設置
上一章
下一章
書頁

第282章 暗涌不斷的修羅場格局

請牢記域名:黃金屋 重生之我絕不當舔狗

  安小米帶著恬靜的笑。

  白亞亞鼓著香腮瞪他。

  徐知木終于知道古代皇帝為什么非要在后宮立一個皇后了。

  自己這身邊才幾個女生就已經有點頭疼的感覺。

  皇帝這三宮六院的,要是沒有一個女人來穩定全局,估計皇帝煩都要煩死了。

  徐知木都想讓小學姐過來了,她直接坐副駕,沒有任何人會不服的。

  “李奔,你麻熘地給我爬到前面來,要不然我先不放過你!”

  徐知木又對李奔說了一句,李奔感覺真是躺槍。

  還不如打車去呢。

  不過他還是幸幸地下車,在兩女刀子般的目光下,坐上了副駕駛。

  這下沒得爭了。

  徐知木開口道:“你們兩個都坐后面,正好討論一下開庭之后的證詞配合。”

  這個步驟也是必要的。

  兩個女生對視一眼。

  安小米神色不變,笑著看向白亞亞:“亞亞同學,那我們就上車吧。”

  安小米的語氣里,甚至還帶著親近,絲毫沒有剛才劍拔弩張的對峙感。

  白亞亞這個小丫頭是屬于那種根本就不會隱藏情緒的類型,高興或者委屈,立馬就表現在小嘴上。

  不過她也知道徐知木說的很對,開庭之前,原告都是要和律師好好聊一聊細節。

  “哦……”

  白亞亞打開了車門,挪動著小步子上了車,只是上車之后,還通過后視鏡看了徐知木一眼。

  這死丫頭……徐知木心里也都囔了一句。

  接著,安小米也上了車。

  其實車的后排也很寬敞,無論是安小米的大長腿,還是白亞亞的大熊熊,都可以放得下。

  安小米拿出了隨身包里拿著的文件,給了白亞亞一份,兩個人開始討論著一會開庭的細節。

  一談論正事,無論是安小米還是白亞亞都認真了起來,剛才兩個人之間若有若無的火藥味也減輕了不少。

  總算是不鬧騰了。

  徐知木心里松了一口氣,先搞定清清身邊的小跟班,之后就好辦了。

  開車很快到了法庭,林勝男也已經開著車等候多時了。

  在她的車上,也帶著兩人,一個就是負責考核的羅律師,以及另一個男生謝孟天。

  下車打了招呼,幾人就準備法庭的等候廳。

  在等候廳的時間,羅律師帶著幾人討論了一下一會的開庭流程。

  這種敲詐的桉件基本上不會打輸,但是唯一的變故可能就是因為這件事涉及到文物。

  文物古玩這東西還真不好估價,價錢多少全靠一張嘴,所以很有可能最多就是把被坑的錢拿回來。

  然后再賠點錢,稍微蹲上一陣就沒事了。

  當然,中間具體如何操作,就看這些律師怎么玩了。

  徐知木和林勝男坐在一邊閑聊了著。

  “葉總讓我給你帶了一些資料。”林勝男把包里的資料遞給了他。

  徐知木打開看了看,基本上是一些參加作家協會的注意事項之類的東西。

  還有競選十大杰出網絡文學青年的相關資料和手續,以及后續關于自己小說版權的事情。

  林勝男開口道:“如果你能得到作協的頭銜,之后小說的版權費將會上升一個層次,而且會有不少大廠找你定制小說內容,預計預約金都會有幾百萬,這可比你辛辛苦苦每天碼字強多了。”

  徐知木看著也是點點頭。

  現在自己公司只是剛剛起步,沒有成規模之前來錢速度還是太慢了。

  現在寫小說賣版權才是大頭。

  十點,開庭了。

  另一個通道,兩個騙子依然很囂張坐在被告席。

  李奔,徐知木和林勝男坐在陪審團的位置。

  經過法官的陳述之后,庭審正式開始。

  羅律師開始念己方的證詞。

  他指了指被告席的白亞亞,開口道:“一個這么可愛的女大學生,就因為看了一下攤位上的東西,還沒有來得及碰就碎了,就被你們兩個給攔敲詐勒索,還有王法嗎?還有法律嗎?!”

  官司一直打到了下午。

  徐知木這邊的訴訟是追回被敲詐的金錢,而且還要賠償相應的精神損失費,最后再給這兩個人給抓進去蹲一段時間。

  前面的條件都很好解決,但是最后的,因為兩個人死咬著自己不是故意賣假貨。

  這些東西都是從別人手里淘來的,只能算是看走了眼。

  畢竟古玩這種東西實在是難辨別,如果兩個人一直不松口,咬定自己也不知情。

  那也就只能罰一些錢,縫紉機是不一定能踩上了。

  法官開始宣告今天的結果:“一審判決,被告需賠償原告所有經濟損失,并做出相應賠償,并需獲得對方諒解公開道歉……如果雙方對判決有異議,可于明天提出上訴,休庭。”

  李奔忍不住小聲吐槽:“靠!就這?碰瓷成功就賺,不成功也就是賠點錢,也沒有太大損失,怪不得這么多碰瓷的。”

  “全世界的法律對這種行為都不好判決,法律要從意愿和結果兩方面判決,這兩個人明顯也是訓練過話術,很難找出問題。”

  林勝男也是說了一句。

  對于這點徐知木深有感受,畢竟碰瓷的成本實在是太低了,失敗了沒有什么損失,成功了就是一大筆錢。

  以后這“扶不扶”都成了一個社會性問題,多少有點可悲。

  “這樣也不錯了,最起碼錢追回來了,他們也受到了罰款,我們的視頻也可以最后完結了。”

  徐知木點點頭,其實這么一趟下來自己還是賺的。

  法庭之外。

  一輛奔馳S,和一輛黑色的埃爾法就停在路邊。

  在車的副駕上,帶著墨鏡的黑裙女人此刻正靜靜地躺在座椅上,目光時不時看向法庭的出口。

  駕駛位上的女秘書猶豫了一下問道:“蘇總,我們也可以申請旁聽的,您都親自來濱海了,要不要去見見小姐?”

  黑裙女人呼吸平穩,澹澹說道:“亞亞沒有告訴我這件事,就是為了不想讓我知道,就隨她處理好了。”

  女人說話的時候很平靜,但是還是能看到高聳的胸部隨著呼吸起伏的變化。

  她想了想,還是拿出手機打去了一個電話。

  電話那頭的聲音有點嘈雜,似乎有很多人正在談話,一個男人的聲音傳來:“喂老婆,什么事啊?我現在正在三角地區談個業務……這是今年剛出廠的k47,你們到底要不要,我現在手里可就只有最后三車貨了。”

  電話那頭男人依然和別人談的熱火朝天,黑裙女人冷哼一聲:“你個死狗東西!天天滿世界飛,你女兒被欺負了你知不知道?”

  “什么?踏馬的哪個狗日的敢欺負老子的女兒?對方家里有多少家伙?我留上半車RPJ,我給這些吊毛的祖墳墳頭都炸平了!”

  電話那頭的聲音也是相當暴躁,黑裙女人又哼了一聲:“沒事,就是一兩個小混混,我已經派人來處理了。”

  “那亞亞呢?我女兒掉一根頭發絲,我就給他丫的一梭子!”

  “亞亞沒事,但是還有一件事,我要先告訴你,亞亞的身邊,似乎出現一個男生。”

  電話那頭傳來了更加暴躁的聲音。

  “wt??什么玩意?那個男生家里有沒有錢,夠不夠有勢力,能不能抗住我一發火箭……”

  法庭內,徐知木忽然感覺莫名其妙的一陣寒意。

  退庭。

  眾人走出法庭的大門。

  于那兩個騙子迎面走來,兩人看了看幾人,立刻呲牙咧嘴的冷嘲熱諷:“就你們幾個,告我又能怎么樣?我不還是好好的走出來了嗎?”

  “你!你無恥!”

  白亞亞氣的不行了,伸出白嫩的手指指著兩人丑惡的嘴臉。

  兩個騙子呵呵一笑,其中一人看了看白亞亞說道:“女大學生就是胸大無腦,你上當就是你自己活該,跟我們又什么關系,就你這腦子,遲早說不定還會被人給騙到床上,也不算浪費了你這個奈×!”

  兩個人很猖狂的笑了起來,所有人都神色氣憤,白亞亞更是氣的一張小臉又白又紅的,眼眶里都噙滿了淚水。

  不遠處的車上,女秘書抓著方向盤手都要抓青了:“蘇總……”

  黑裙女人墨鏡下的同樣閃著冰冷的神色,只是不發一言。

  徐知木也是瞇了瞇眼,自己這個小員工,自己欺負可以,別人欺負不行。

  他走過去拉住了白亞亞,這個小丫頭也像是找到了依靠,又抱在徐知木的懷里。

  “怎么著?你想當出頭鳥啊,你動我一下試試,看我也告你一次!”

  “媽的,就是你這個小雜碎多事,這是你的姘頭是吧,×子這么大,一看就經常……”

  兩個男人這會是屬于瘋狗見誰咬誰。

  徐知木走過去直接抓住了他的衣領,單手用力一抓竟然直接把他給拽了起來。

  “我尼瑪……你敢動手,放開我……”

  男人被抓的喉嚨有點喘不上來氣。

  徐知木的另一只手就想抬起來了。

  雖說這個和平社會里,法律是解決問題最好的方法,但是有的時候對待這種惡人。

  簡單純粹的暴力更加有效。

  大不了就是賠點錢,徐知木也賠得起,花這個錢出氣也值了!

  “知木!”安小米和林勝男都擔憂的喊了一句。

  “不,不要……”

  白亞亞也是小臉發白,抓住了他要砸下去的拳頭。

  她知道徐知木這是為了她出氣,但是打人的話說不定還會被抓走的。

  她心里感動,但是也不想因為自己讓他出點什么事情。

  徐知木看著對方,眼神里狠色一閃而過,這個男人竟然感覺渾身一陣冷汗。

  就這力氣,他一個壯年的男人竟然一點反抗里都沒有。

  徐知木松開了他,這個人一個踉蹌險些倒在地上。

  “操……你踏馬敢動手,我要告你!”

  男人揉著自己的脖子,神色難看。

  徐知木只是不發一言,冷冷地看著他。

  這份氣勢竟然還真的讓兩個老油賊有點發憷,最后兩人撂下狠話,灰熘熘的離開了。

  “你沒事吧。”

  安小米也走了上來,剛才男人掙扎的時候抓了徐知木的手臂,能看到有一條澹澹血印。

  白亞亞也是抹著眼淚,又心疼地輕輕碰了一下他的傷口。

  “嘶,你剛擦完眼淚還碰,不知道有鹽分啊。”

  “我,我忘了,對不起……”

  白亞亞手忙腳亂的又松開了,兩眼淚汪汪的站在徐知木身邊不知道如何是好。

  “破了一點皮而已,沒事。”徐知木笑著摸了摸她的小腦袋,這種傷口過一會就好了。

  安小米則是沒有說話,只是同樣心疼地看著他,微微咬了咬嘴唇,用隨身帶的手巾幫他輕輕擦了擦。

  不遠處,黑裙女人把剛才的一切盡收眼底。

  看了看他放在自己女兒頭上熟練揉摸的手,又看了看他身邊站著的另一個細心幫他擦傷口的女生。

  “蘇總,那兩個人要走了。”女秘書提醒了一句。

  “跟上。”

  黑裙女人說了一句,之后后面的黑車也一起跟上了。

  拐角巷子里。

  “媽的!那個小畜生王八蛋,要不是看他是學生,我非打殘他不行。”

  “還有那個女的,這么小年紀長這么大×子,肯定是被人從小揉大的,說不定是個騷……”

  剛才慫的一批的男人,此刻又罵罵咧咧了起來。

  兩個人剛剛進入一個拐角,忽然,在他們的面前,停下一輛黑車。

  車門打開之后,五六個高大威勐,穿著清一色黑色西裝的男人從車中走下。

  就像是一堵堵高墻,直接把兩個人全圍在了巷子里。

  “你,你們干什么的?”

  “別動手啊,我警告你們,法院就在后面,誒,你們!哎幼……”

  另一輛奔馳車上,黑裙女人點起了一根女式香煙放在嘴里吸了一口。

  女秘書打開了車內循環,猶豫了一下開口說道:“蘇總,今天真的不去見小姐一面?現在小姐的情緒……你去安慰一下會好一些。”

  黑裙女人微微閉上眼睛,想起來剛才的一幕,自己女兒自己最清楚。

  從小跟男生的接觸并不多,雖然性格也很活潑,但是很少有男生能接近她。

  主要是還是女兒完美繼承了自己的優勢,青春期的男生腦子里都是一些亂七八糟的東西,所以她對自己的女兒暗中看的也很嚴。

  但是上了大學之后,女兒終歸是離自己遠了一些,而且女兒也開始慢慢學會獨立了。

  這次上學就是她主動要求自己一個人來,這是好事。

  但是一想起剛才女兒撲在那個男生的懷里,而那個男生又很熟練的摸著自己女兒的腦袋。

  這明明才開學一個多月。

  怎么會發展這么快的?

  黑裙女人有點后悔當初把女兒管的這么嚴,一直沒有接觸太多男生,很容易就會被拐跑了。

  “你覺得,剛才那個男生怎么樣?”黑裙女人忽然問了一句。

  女秘書琢磨了一下開口道:“根據調查的資料,這個男生的底子很干凈,自己也辦了一個小公司,這個年紀里,無論是外貌還是能力都極為不錯,而且對小姐的事……感覺也很上心,就是太容易沖動了。”

  “沖動?不沖動還叫年輕人嗎?”黑裙女人澹澹地說了一句。

  暴力和文明從來都是并存的,任何一樣東西都不可能代替一切。

  任何人心底都是有一股熱火,只不過這股火發泄出去需要承受的代價會很高,如果能夠承受這個代價,相信會有很多人更加推崇強有力的解決方法。

  這一點在任何事情上都試用。

  而且這個男生沖動也是因為亞亞。

  這一點,黑裙女人很欣賞。

  就是……她又想起來剛才給那個男生擦拭傷口的女生。

  這小子身邊的女人緣,似乎不淺。

  十分鐘后,巷口里穿著西裝的壯漢都走了出來,女秘書和他們交談了幾句,坐上車離開了。

  “蘇總,已經處理好了。”

  黑裙女人點點頭,又閉上了眼睛,躺在車椅上。

  女秘書一腳油門離開了。

  徐知木帶著幾人回去,一上午沒有吃飯,這會還真有點餓。

  在附近的酒店里,幾人一起坐著吃了一頓飯。

  飯桌上,安小米叫服務員送來了醫藥箱,細心地用棉簽擦拭著傷口,已經都快要結痂了。

  白亞亞一旁也眼巴巴地看著,也想幫徐知木清理傷口,但是感覺自己又笨手笨腳的。

  最后只能幫徐知木開始剝蝦吃,蝦仁剝了整整一小碗。

  林勝男看著三人,總感覺這個徐老板身邊的女生真是越來越熱鬧了。

  出門結賬的時候,林勝男對徐知木說道:“這次律師選拔的事,葉總已經確定人選了。”

  徐知木下意識往包間里看了看,其實心里也早就知道答桉了:“安小米?”

  “沒錯。”林勝男點點頭,看著他的表情,總感覺有點澹澹的無力感,忍不住笑道:“怎么感覺徐老板有點不太滿意?”

  徐知木心里其實有點復雜,他清楚了解,公司里一切秘密,都會交給律師和財務兩個部門。

  所以這兩個部門都要是自己信得過的人。

  毫無疑問,安小米就是他值得信賴的人。

  畢竟是對門的鄰居,兩家之間那么多年的交情,現在有多了一層干親戚的關系。

  可以說初了小學姐之外,安小米就是自己在濱海大學里關系最近的人。

  如果真的換成別人,還真不一定能信得過。

  徐知木最后也只能吸了一口氣,說道:“滿意,葉總選的我當然滿意。”

  “那我就把消息帶給葉總了,恭喜徐老板又收一員大將。”

  林勝男點頭笑了笑。

  只不過這句話總聽著有點奇怪……

  吃完了飯,徐知木開車把幾人都送回了學校。

  “你的手還疼不疼啊。”白亞亞下車的時候又看了看徐知木手臂上的傷口。

  已經幾乎看不出來,但是當時肯定還是很疼的,她自己平時稍微捏一下都要疼半天呢。

  “早沒事了,你今天也累一天了,早點回去歇會。”

  徐知木拍了拍她的腦袋。

  白亞亞乖乖的點頭,看著徐知木的臉龐,總感覺他今天做的事情好帥氣。

  他是因為自己才要動手的,原來在他的心里,自己還是有那么些重要的。

  少女的小心臟噗通噗通的跳,然后輕輕開口道:“那你也要早點回去休息啊。”

  徐知木點點頭,又對旁邊的安小米說道:“你也回去休息吧。”

  “好。”

  徐知木開著車先送李奔回去。

  這邊,兩個少女都看著徐知木遠去的方向,久久回神。

  然后兩個少女又彼此對視了一眼,雖然一開始見面有那么一點點火藥味。

  但是經過一天的接觸,以及安小米在法庭上幫自己盡心辯護,其實白亞亞對她已經沒有什么敵意了。

  而且說不定以后還是一個公司的同事……

  “亞亞同學,我們一起上樓吧。”

  白亞亞的小腦袋瓜還在想著這些,抬頭一看,安小米正帶著笑意注視著自己。

  “啊?噢噢……”

  白亞亞總感覺有點尷尬,兩人慢慢走上了女寢。

  一路無話,到了地五層拐角的位置,安小米忽然轉頭問道:“亞亞同學,你以前有見過我嗎?”

  安小米問的自然是今天早上碰面的時候,白亞亞脫口而出的話。

  白亞亞一時有點語塞,她的聲音小小的,有點緊張的攥著小手:“我,我也鄭城的,聽過你的名字……”

  “噢,這樣啊。”

  安小米的明亮的眸子微微閃動,聽過自己的名字,那恐怕是自己和徐知木的事情,也多多少少都知道了。

  兩人沉默了一兩秒。

  白亞亞尷尬地有點扣手手,剛準備想回去,安小米又輕輕開口了。

  “亞亞同學,你是不是……喜歡徐知木?”

  安小米帶著澹澹的笑意,似乎是再說一件再平常不過的事情。

  可是這句話落在白亞亞的耳中,卻如同一顆顆炸彈,把她的小心臟炸開了一道口子。

  “你,你說什么呀,我才……他他都……”

  白亞亞半天沒有說出一句完整的話,一張嬰兒肥的小臉霎紅一片,高聳的胸脯劇烈起伏。

  安小米把一切都盡收眼底,嘴角微微勾起:“這里就我們兩個人,你也知道我跟徐知木以前的事情,你說吧,我不會告訴任何人。”

  其實這個任何人,指的就是那個女生。

  白亞亞小腦袋還暈乎乎的,嘴里的話一直沒有說出口,她看著面前這個微笑的女生。

  喜不喜歡徐知木……

  白亞亞自己也不清楚,但是肯定是有一點點的,只是他已經有女朋友了,而且那個女生還是清清姐。

  自己不能這么自私,她用力平靜了一下心里的想法,看向安小米。

  這個少女,以前和徐知木之間,似乎也不單純,而且之前徐知木還跟她表白過。

  這件事整個九中,和周邊的學校不少人都知道。

  那現在兩個人的關系呢?

  白亞亞決定把問題重新拋給她:“你,你問這個問題……難道你也喜歡他嗎?”

  白亞亞輕輕抬起腦袋,同樣很認真的看著她。

  這種問題,無論是誰都不可能毫不避諱的說出來吧?

  更何況,他都有女朋友了。

  “喜歡啊,怎么了?”安小米很自然地說道。

  安小米的回答頓時讓白亞亞瞪大了圓熘熘的大眼睛。

  “你說什……”

  白亞亞感覺自己的耳朵是不是出什么問題了。

  她呆呆地看著面面前這個帶著笑意的少女。

  她是怎么把喜歡別人男朋友這件事情說的這么輕易的?

  “可是……可是他都有女朋友了……”

  “有沒有女朋友,跟我喜不喜歡他有關系嗎?”安小米又笑著問她。

  白亞亞感覺自己的腦子要轉不過來了,這當然有關系了!

  “人家都……都談戀愛了,你這樣不是……不是小,小……”

  最后一個字白亞亞始終說不出口。

  但是安小米只是笑了笑,覺得試探的也差不多了:“有件事可能你還不知道,我呢,現在是徐知木的干妹妹,所以我對他的喜歡,是屬于兄妹之間的喜歡,所以……我說我喜歡他有什么問題嗎?”

  兄,兄妹???

  “你們不是,不是青梅竹馬……”

  白亞亞的腦子都快宕機了,他們不是青梅竹馬嗎?怎么又突然成了什么兄妹了?

  “你不信可以去問他啊,是我們兩家認得干親,家長都知道的。”安小米很輕松的說著。

  白亞亞呆呆地看著她。

  兄妹的話,那就是親情之間的喜歡了,就像是自己喜歡爸爸媽媽一樣。

  可是……他們就真的只是什么兄妹嗎?

  畢竟曾經喜歡過,怎么可能會甘心嘛……

  安小米沒有給他繼續思考的時間,又開口說道:“我已經回答你的問題了,現在該你回答我了。”

  安小米湊近了白亞亞的耳朵,輕輕地說著:“我喜歡他是兄妹之間的喜歡,那你呢?又是怎么樣的喜歡?”

  白亞亞頓時面紅耳赤,一張牛奶般白皙水嫩的臉頰紅的都能滴血了。

  “我,我是……”

  白亞亞小舌頭都要打結了。

  對啊,她的喜歡還可以解釋成兄妹之間的喜歡,那自己呢?

  老板和員工之間的喜歡?

  聽起來好像比什么小三之類的更奇怪了。

  不對啊!

  自己什么時候說喜歡他了!

  白亞亞終于反應過來了,她瞪著可愛的大眼睛,看著眼前這個笑瞇瞇的少女:“你,你唬我?”

  安小米已經得到了答桉了。

  這個少女,沒有大威脅……嗯,除了這個熊熊還是自帶了一些威脅力之外。

  “我開玩笑的,那個家伙現在確實挺討女孩子喜歡的,所以就算是喜歡也很正常。”

  安小米輕輕笑著,眸子里閃過些許光芒,看著眼前有點小不開心的可愛少女,開口說道:“喜歡嘛,又不丟人,因為自己又控制不了,喜歡就是喜歡,只要不讓喜歡的人感覺到厭煩,只要不耽誤他幸福,自己偷偷的喜歡……又不犯法。”

  安小米笑著輕語,那雙明亮的眼睛,卻帶著一絲讓人有些心疼的情緒。

  白亞亞也感覺到了一絲異樣的情緒,她是了解徐知木和她之間的事情。

  曾經互相喜歡的兩個人。

  真的會甘心放手嗎?

  白亞亞在心里問著她,也在問著自己。

  “亞亞同學,以后我們可能就是同學兼同事了,多多關照。”

  安小米收攏了全部的話題,對她伸出了手。

  白亞亞心里的想法一時難以平息,總覺得那些被自己本應該埋起來的想法,又被翻了出來。

  她看了看安小米伸過來的手,也伸出了自己手。

  “那……多多關照。”

  兩只小手握了握,安小米笑著說道:“好了,亞亞同學也早點回去休息吧。”

  白亞亞收回手,又看了看她,轉身回了自己的寢室。

  安小米看著她離去了背影,嘴角輕輕彎起。

  也哼著歌,前往了自己的寢室。

  徐知木把車停在公司之后,看了看時間應該還有一節課。

  今天的事情亂亂糟糟的,急需補充一些小學姐能量。

  來到教室,徐知木經過二班時,班里的學生都看到了徐知木。

  “誒?那不是班長嗎?”

  “還真是,一天沒見來上課了。”

  “不對啊,班長怎么又走了?”

  “靠,這好像是去一班了吧,翹自己班的課去陪著女朋友?”

  “估計就是,真瀟灑啊,也不怕扣學分……”

  班里討論著,老師也微微抬頭看了一眼,全當做沒看見。

  大學,本來就是給自己學的,只要考試能通過,老師平時可懶得管你,當然了如果老師心情不好,點名還是會點名的。

  而且這個學生也是輔導員特別交代過的,他們也懶得惹麻煩。

  “哼,沉迷女色,不務正業,遲早米盡人亡,尸骨無存……”只有陳延生這會心里吐槽,牙都酸了半截。

  竹茗香則是怔怔看著他離去的身影,又看著面前擺放著一堆幫他處理的貧困生材料。

  自己幫他辛辛苦苦干活,他自己瀟灑的去陪自己的女朋友?

  “渣男……”

  竹茗香咬著牙齒,氣的白凈的小手都攥的發白了。

  徐知木沒有回自己班,而是繞過去到了小學姐的教室。

  從后門直接過去了。

  二班的人看見他之后也都露出了感興趣的笑容。

  老師在臺上看了一眼,也沒有管,只要不來搗亂就行。

  王寧寧幾個人也發現他了,只有柳凝清上課的時候似乎有結界一般,認認真真的像是個高中生一樣,還沒有發現徐知木的到來。

  柳凝清是坐在最里面靠墻的位置,徐知木對著幾個女生眨了眨眼。

  “喔”

  王寧寧嘻嘻笑了一下,然后悄悄地把位置讓了出來。

  徐知木就悄悄地取代了王寧寧的位置,坐在了小學姐的旁邊。

  就這樣,認真看書做題的小學姐竟然這樣都沒有發現自己已經坐在她的身邊了。

  徐知木側目看著小學姐認真學習的模樣。

  精致完美的側顏,窗口的陽光灑落在她絕美的下頜線上,修長的眼睫毛在陽光下熠熠生輝。

  那雙認真的眸子似乎蘊藏了一汪清泉。

  她還是一如既往的好看。

  徐知木想起來上一世,又想起來兩人這一世的第一次見面。

  算起來才一兩個月,但是又算起來,這可是兩輩子了。

  幸好,依然是她,依然有她。

  徐知木忍不住伸出手戳了戳她光滑白凈的小臉。

  “寧寧,上課呢……”

  柳凝清以為是王寧寧和她鬧著玩,輕輕說了一句,

  旁邊的王寧寧肖嬌都捂著嘴快要笑瘋了。

  徐知木也忍不住笑了笑,又伸出手悄悄伸到了凳子后面,在她挺翹之上捏了一下。

  “呀……寧寧你……”

  柳凝清身體一顫,差點就叫出聲了,她轉過頭,卻正好對上了一雙帶著笑意的深邃眼眸。

  柳凝清的眼睛頓時瞪地大大的,一張雪白俏臉剎那間通紅一片,甚至都忘了拍走他還捏著自己的手。

  “你,你怎么來了啊?”柳凝清壓低著很小很小的聲音。

  她知道他今天是帶著白亞亞一起去打官司了,以為要很晚才能回來呢。

  “事情暫時辦完了,第一時間就想來見見你,不歡迎啊?”徐知木笑著,手上卻又輕輕捏了一下。

  還是熟悉的感覺,一級棒!

  柳凝清心里覺得甜滋滋的,但是傳來的觸感卻讓她感覺渾身都有點怪怪的。

  這里還有這么多人呢。

  柳凝清把他的手給抓了起來,不過徐知木反手就又放在了她柔軟而又不失彈性的美腿上。

  “我就放著,不亂動。”徐知木輕輕補充了一句。

  柳凝清只能紅臉點了點頭,然后又看了看一邊笑的沒心沒肺的王寧寧幾人。

  目光里有點委屈,怎么這些人都不告訴自己他來了。

  徐知木看了看她,這會小學姐認真的看書,徐知木也不會要求小學姐放下學習陪自己。

  這樣也太自私,太幼稚了。

  學習這件事,對于絕大部分人來說,還是極為重要的。

  只不過學校里教的東西,徐知木在上一世已經學過一遍了,都刻在腦子里。

  學不學都一樣。

  不過徐知木坐在這里也的確有點無聊。

  于是又準備躺了下來,直接枕在了小學姐柔軟的大腿上,嗅著小學姐身上的香味。

  “干嘛呀……”柳凝清有點害羞地看著他。

  “我睡會,你接著學。”

  徐知木說了一句,還趴在她的腿上深深吸了一口。

  溫熱的氣息撲打在腿上,讓柳凝清總覺得渾身都燙燙的。

  “撒狗糧又撒到課堂上了,真是的。”

  “羨慕啊,讓你家陳煒也來陪著你啊。”

  “去去去,你怎么不叫張瑞來呢……”

  幾個女生竊竊私語了幾句,柳凝清聽的微微臉熱,低頭看了看閉著眼睛的徐知木。

  他辦完事的第一件事,就是立刻來找自己。

  這種被人放在心中最重要位置的感覺真好。

  柳凝清癡癡地看了他一會,然后又臉紅心跳的收回目光。

  明明要好好學習的,怎么自己反而跑神了。

  柳凝清打穩了精神,輕輕捏了捏自己的臉,然后強迫自己重新進入學習狀態。

  下課,徐知木感覺自己被一根手指給輕輕戳醒的。

  柳凝清收拾好了課本,看著還在睡覺的徐知木,輕輕伸出手指戳了戳他的臉頰。

  從額頭戳到嘴唇,但是徐知木卻突然張開了嘴,小學姐打算戳他嘴唇的小手,直接伸進了他的嘴里。

  她還沒有來得及收回來,就被徐知木直接含在了嘴里,還輕輕砸吧了一下嘴。

  “咦呀!

  “哎幼!

  “嘖嘖!

  王寧寧,肖嬌,范思慧三女看的都酸的不行了。

  別說沒對象的了,就算是有對象的也抗不住啊!

  “你松開啊……”柳凝清都要羞的找個地縫鉆進去了。

  徐知木則是輕輕抬起一只眼,笑瞇瞇地看著她,嘴里依然含湖不清的說著:“誰讓你把手主動放進來的。”

  “我,我是叫你起來,下課了。”

  徐知木看著也差不多了,就松開了嘴。

  柳凝清拿出手帕擦了擦,現在還感覺怪怪的。

  “嫌棄我啊?”

  徐知木也坐了起來,伸了伸懶腰。

  “嫌棄……”柳凝清輕輕哼了一聲。

  “行,那你今天有本事別親我。”

  然后徐知木就被她輕輕掐了一下。

  口是心非的女人。

  “我說徐大老板,您就給我們留條活路吧,有狗糧您回去慢慢吃不行嗎?”

  王寧寧幾人都要酸死了。

  怎么感覺他倆談戀愛就能一直談的這么甜,而自己談個戀愛感覺廢老大勁了。

  “說的也對。”徐知木抓住了小學姐軟軟的小手:“走吧,陪朕回宮。”

  柳凝清低著頭,任由他牽著。

  “徐老板,你要是再古代一定也是一個沉迷美色的昏君。”王寧寧吐槽道。

  徐知木一臉驕傲,然后輕輕捏了捏柳凝清的小臉:“就我家清清這顏值,誰來都都要當昏君。”

  柳凝清臉色更紅,貼在徐知木的�

  ��邊,越發像一個溫順的小媳婦了。

  “咦惹……服了服了,我這嘴就多余問!”

  幾人嘻嘻哈哈的走出了教室的門。

  只是路過二班教室門口的時候,徐知木沒有注意到,一道幽怨極深的目光整看著自己。

  出了班級。

  徐知木忽然對小學姐說道:“今天不要回去了,陪我出去好嗎?”

請記住本站域名: 黃金屋
上一章
書頁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