設置
上一章
下一章
書頁

第248章 柳凝清與白婭婭的坦白

請牢記域名:黃金屋 重生之我絕不當舔狗

  徐知木在公司里打造這個小房間的目的本來就是為了方便抱著小學姐睡覺。

  但是現在這張床上,白婭婭和柳凝清一起睡的時間比他還要長上不少。

  床上,白婭婭抱著柳凝清溫暖的懷抱。

  雖然自己的比清清姐的好像還大上一圈,但是白婭婭更喜歡清清姐這樣的。

  雖然熊熊也很大,但是清清姐個子很高啊,腿也很長,這種比例簡直就是完美。

  “清清姐,真羨慕你個子長這么高,身材還這么好……”白婭婭羨慕地抱著清清姐蹭了蹭。

  柳凝清輕輕笑著,抱著白婭婭小小軟軟的身體,白婭婭雖然個子不高,但是比例一點也不差,而且……

  這個熊熊,簡直就是逆天發育了,這張青春可愛的娃娃臉,又又這么傲人的熊熊。

  男生應該都喜歡這樣的吧,反正那個壞人是挺喜歡的。

  “婭婭也很可愛啊。”柳凝清輕輕捏了捏她的肉肉的臉頰,手感真的很好,難怪那個壞人也總喜歡捏她的臉。

  白婭婭嘿嘿笑了一下,抬起水靈靈的大眼睛:“清清姐,你這么漂亮,肯定有很多男孩子追你吧。”

  柳凝清愣了愣,心里卻都是徐知木的影子,眼底升起一絲溫柔:“哪有啊。”

  追自己的男生確實很多,但是自己喜歡的男生,只有他一個。

  “那清清姐,你現在有喜歡的男生了嗎?”白婭婭這會像是忽然來了精神,八卦了起來。

  八卦是女人的天賦,和男生寢室討論哪個女生長得漂亮,哪個女生的身材好胸大屁股翹一樣。

  女生寢室里也會經常討論某個男生長的好帥,或者某個小哥哥打籃球的時候露出的八塊腹肌真的好迷人,甚至還會偷偷討論一些長長短短的事情……

  人類的天性如此。

  柳凝清的心里里都是徐知木的影子,但是今天發生的事情也在她的腦海里浮現。

  雖然平時白婭婭和徐知木像是一對冤家,見面就互相懟來懟去的。

  但是今天兩個人一起到了現場,白婭婭還是選擇最先撲到了徐知木的懷里。

  說明在白婭婭的潛意識里,她心里最覺得親近和安全感的人,還是徐知木。

  其實柳凝清能看的出來,白婭婭對徐知木是有一些好感的,或許……也只是少女在陌生的環境里,下意識對一個熟悉男生的依賴吧。

  畢竟他倆是同一個城市里出來的。

  柳凝清看著白婭婭的眼睛,也溫和都開口:“婭婭呢,你有喜歡的男生嗎?”

  這個問題,白婭婭的腦海里,也下意識地出現了個名字,但是她又快速的搖了搖頭。

  “沒,才沒有呢……”白婭婭嘴上說著,但是小臉卻一點點的羞紅了起來。

  柳凝清看著她的臉色,伸出手輕輕戳了戳她的小臉,輕聲開口道:“我記得你之前說過,你和徐知木是高中的時候就認識了是嗎?”

  “是吧……清清姐你問這個做什么呀?”白婭婭有點不理解。

  “沒什么,就是想聽一聽,可以跟我說一說嗎?”柳凝清依然帶著淡淡的笑意,柔聲說道。

  想起之前的事情,白婭婭又感覺有點羞羞的,猶豫了好久,最后才終于緩緩開口:“其實,我第一次見他是高考的時候,那天早上……”

  柳凝清默默聽她說著,臉上的笑容不變,聽到徐知木送她早餐時的借口,還忍不住笑了一下。

  這其實還真有點像是那個家伙能做出來的事情。

  當然白婭婭說的東西其實也很簡單,兩人之間的相處自開學之后的,柳凝清基本上也都知道了。

  兩人之間,或許只是白婭婭這個小丫頭腦補實在是太厲害了,兩人之間,也的確沒有太多的糾纏。

  柳凝清心里那小小的擔憂和醋意也消散了一些。

  “就是這些了,后面的事情清清姐你也都知道了,不過……”

  白婭婭睜著好奇的眼眸:“清清姐,你問這個干什么啊?”

  柳凝清聞言怔了一下,摸著白婭婭軟軟的臉頰,柔聲道:“婭婭,你是不是……喜歡他啊?”

  柳凝清的話雖輕,但落在白婭婭的耳朵里,卻如同放在水里的烙鐵,不斷的翻涌,沸騰。

  那牛奶般白皙的小臉,肉眼可見的紅潤了一大片,渾身上下都似乎升高了溫度。

  白婭婭張著小巧的嘴唇,白糯的小白牙都在不住的顫抖,羞羞的紅霞爬滿了整個臉頰,她看著柳凝清溫柔的眼睛,高聳的胸脯似乎要掩蓋不住心跳聲了。

  “清清姐,你……你怎么,怎么忽然這么問啊……我,我才沒有……”

  白婭婭吱吱呀呀的,半天說不全一句話。

  柳凝清看著她的表情,心里頓時清楚了。

  這個丫頭肯定是對徐知木有好感,當然看起來也只是好感,這讓柳凝清安心許多。

  其實白婭婭這個丫頭她也是很喜歡的,總感覺她傻傻呆呆的模樣,和自己的弟弟小時候很像。

  而且白婭婭心底也很善良,在徐知木回家的幾天,白婭婭陪著她每天四處奔波著辦理貧困生的資料。

  還總會買一些零食小吃,或者一些小飾品送給自己。

  在柳凝清本就為數不多的朋友里,白婭婭占據的比例也很重,她不想因為這件事情……

  “這里就我們兩人,不用不好意思說。”柳凝清又捏了捏白婭婭的臉頰。

  白婭婭低著小腦袋,過了好幾秒才又重新抬起了頭。

  “我,我不知道,我只是……只是覺得他這個人雖然平時很討厭,但是……有時候還是很可靠的……但是喜歡什么的,我……我不知道。”

  白婭婭一張可愛的小臉一會羞的紅紅的,一會又糾結的很。

  其實她自己也說不清楚,對徐知木到底是什么感情,說喜歡吧……總感覺也不全是。

  更多的,還是一種眷戀吧,畢竟自己一個人來到這座城市,熟悉的人也只有他了。

  但要說不喜歡……那個家伙有時候帥氣的表現,還真是挺讓人心動的。

  所以她現在真的是不知道……

  “清清姐,你,你怎么突然問這種……羞羞的問題。”

  “沒什么,就是有點好奇。”

  柳凝清抱著她,輕輕拍著她的小腦袋。

  “那清清姐,你……”白婭婭也像是忽然想到了什么,猶豫了一下才開口道:“你跟那個家伙,到底……是什么關系呀?”

  柳凝清愣了一下,也沒有想到白婭婭會突然問這個問題,笑道:“怎么也突然問這個?”

  白婭婭微微撅著小嘴:“那個家伙在所有人面前都是一副臭屁的模樣,唯獨在清清姐面前老老實實的,而且你們兩個國慶的時候還一起出去了,清清姐,我懷疑……”

  白婭婭哼哼兩聲,抬起頭看著柳凝清的眼睛。

  柳凝清對視著白婭婭水靈靈的大眼睛,心里竟然也緊張了起來。

  “我懷疑,那個家伙絕對是對清清姐你圖謀不軌!”白婭婭一副我早就猜到了的樣子。

  柳凝清忍不住笑了一下,要說圖謀不軌的話,兩個人都有一些吧。

  男的勾引女的叫調戲,女的勾引男的叫調情。

  男生和女生對著勾引,這個逗是愛情!

  “我就早就感覺出來了,他有時候還經常占你的便宜,清清姐,你一定要注意保護好自己啊,這樣的男生有時候可會騙人了……”白婭婭軟軟糯糯的說著。

  柳凝清則是開口調侃道:“那你今天還直接撲到他的懷里,就不怕他占你的便宜嗎?”

  “我,我不是故意的,是……都是我的身體自己動的,我才沒有……”白婭婭又紅著臉狡辯。

  不過說著說著,白婭婭又想起了什么,抬起頭看著清清姐:“清清姐,你是不是……也喜歡他呀。”

  柳凝清怔怔地看著她,甚至沒有聽出白婭婭這脫口而出的話里的問題。

  柳凝清看著白婭婭,腦海里也都是徐知木的影子。

  其實她一開始還擔心,白婭婭會不會也喜歡徐知木,如果真的是這樣……她一時半會真的不知道該怎么處理。

  不過,剛才和她的交談中,柳凝清還是放下了心,現在的白婭婭只是對徐知木有好感。

  好感這個東西,避免不了,畢竟徐知木本來就是一個很優秀的男孩子啊。

  剛入學的時候,寢室里的室友還都對徐知木很有好感呢。

  柳凝清其實也是一個很喜歡吃醋的人,因為只要是喜歡,哪有不吃醋的。

  所以對于徐知木,她是絕對不會放手的,這輩子就他了。

  不過還好,白婭婭只是有一些好感而已,而且這些好感里,大多也都是一種安全感。

  柳凝清摸著白婭婭的俏臉,粉嫩的嘴唇輕輕開啟,露出一抹溫暖到極致的笑意:“是啊,我喜歡他。”

  喜歡他……

  這句話一出,白婭婭的心里像是可樂里混了醬油,說不出是甜是咸。

  兩人默默對視了好一會,然后白婭婭低著頭腦袋,靠在柳凝清的懷里,又有點小心翼翼地說道:“清清姐,我,我真的沒有……我只是。”

  白婭婭小聲說著,聲音委屈的都快要哭出來了,她現在心里真的感覺亂亂的。

  雖然她早就猜出來,清清姐和徐知木之間的關系有點怪怪的。

  只是她的潛意識里一只不愿意往哪個反向去想。

  她對徐知木當然是有好感的,但是對清清姐也很喜歡。

  尤其是知道清清姐的身世之后,她就覺得,一定不能讓清清姐再受委屈了。

  她現在擔心會不會因為這件事情,和清清姐鬧的今后就不相往來了……

  “莪跟他真的沒什么……清清姐你……你以后不要不理我好不好……”

  白婭婭眼眶這會又紅紅的,其實她在這里也沒有幾個朋友,柳凝清又對她這么溫柔,也不會嘲笑她熊熊很大之類的,自己晚上害怕,她也會陪著自己一起睡覺。

  她也不想失去那么好的朋友。

  “我知道我知道。”

  柳凝清抱著她小小的身體,溫柔地伏在她的耳邊說道:“好感是人的本性,自己是控制不了的,所以我沒有怪你。”

  “清清姐,我……”

  白婭婭張了張嘴,卻不知道該說些什么。

  “沒事的,你不是困了嗎?今天發生了這么多事,快點睡吧。”

  柳凝清摸著她的小腦袋,把她摟在懷里,輕輕拍打著她的后背。

  就像是媽媽哄女兒睡覺一樣,白婭婭心里亂亂糟糟的想法頓時平息了,她緩緩閉上了眼睛。

  其實徐知木對于她,現在更像是大哥哥一樣吧,只不過……要說不喜歡,也是不可能的。

  可是……自己也不能對不起清清姐啊。

  小小的少女此刻有著比自己罩杯還大的煩惱。

  呀!都怪那個壞家伙,如果不是一開始他主動招惹自己的話,那她……她也就不會這么糾結了。

  白婭婭靜靜躺在柳凝清的懷里,小小的腦袋已經處理不來這些事情了,一會也就緩緩地睡了過去。

  而柳凝清卻睜開了眼睛,她看著懷里的少女,微微的嘆了一口氣。

  柳凝清知道自己挑明這件事,白婭婭肯定會很傷心,但是在這件事上。

  柳凝清寧愿自己自私一點。

  畢竟,是因為真的喜歡他啊。

  不過……那個家伙還真是能沾花惹草的,柳凝清輕輕咬了咬自己的嘴唇。

  今晚,給他加大劑量!

  這邊,張瑞和陳煒也都回來了,幾個人圍在一起看著李奔剪輯的視頻。

  而徐知木忽然就感覺胯下一涼,打了一個哆嗦。

  “怎么了木哥?”

  “沒事,可能是這幾天有點累……”

  張瑞意味深長地拍了拍他的肩膀::“木哥你這是虛了吧,我一開始也是這樣,年輕人一定要節制啊。”

  “去你的,我可落不到你這個下場。”

  徐知木錘了捶腰,總感覺最近要去討一個方子,加強一下武器增幅。

  雖然他的本錢不錯,可按照小學姐這個壓榨法,不出一個月他就跟張瑞一個德行了。

  補腎刻不容緩。

  “視頻都好了,木哥,你打算設計個什么標題?”

  李奔把視頻都整理了出來,一共分為上中下三集。

  陳煒想了想開口道:“要不然叫《我在農村的那些事?》”

  “什么破名字?”

  張瑞摸著下巴,開口道:“這標題最主要的目的就是吸睛,我看叫《我在玉米地里不得不說的故事》更有吸引力!”

  徐知木:……

  總感覺有被冒犯到。

  不過取名是肯定指望不上這倆貨了。

  徐知木看著視頻里大家在田野中勞作,在炊煙里歡語,以及最后離別時,爺爺奶奶和小武揮手逐漸消失的身影。

  繁華里窺見塵煙,笑語里暗示分別。

  徐知木想了想:“就叫,《隱入塵煙》吧。”

由于各種問題xxbiquge地址更改為aishangba.org新地址避免迷路

請記住本站域名: 黃金屋
上一章
書頁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