設置
上一章
下一章
書頁

第200章 一個家的兩家人

請牢記域名:黃金屋 重生之我絕不當舔狗

  一別上月,徐知木的房間里倒是依然干干凈凈的,一點灰塵都沒有。

  老媽估計是三天兩頭就來打掃一遍。

  反正自己房間也沒有什么不該有的東西,隨便了。

  徐知木把行李箱中的東西都拿了出來。

  里面除了衣服,最主要的是兩條煙和兩瓶茅臺酒。

  老爸和小米爸爸平時其實都愛喝點小酒,家里面條件雖然還算不錯,但是肯定不至于天天逮著幾千塊錢的酒喝。

  今天就算是給他們過過酒癮了。

  整理完之后,徐知木看了看電腦,啟動了一下,電器這玩意就算是不用也要隔三差五充充電,啟動一下,要不然容易“餓死”。

  開了一上午的車,他打算先瞇一會。

  這個時候,手機突然響了。

  徐知木拿出一看,竟然是小學姐的電話。

  他這才猛的想起來,還沒有來得及和小學姐報平安。

  “喂,你現在到家了吧。”

  電話那頭,小學姐依然在公司里,白婭婭買回來了一些炸雞奶茶之類的。

  就坐在徐知木那張大紅木桌上墊了一些吸油紙,就直接開吃了。

  按照白婭婭的說法是,趁著萬惡的資本主義獠牙回家之際,她要趁機享受一下本該屬于勞動人民的福利。

  這兩天在徐知木的老板椅,和小房間的床上可沒少躺。

  畢竟這里也裝了空調,床也比寢室里的舒服多了。

  要不是因為這里半夜沒人,她有點害怕。

  恐怕就直接選擇住在這里了。

  “嗯,剛剛到家,還沒來得及給你打電話。”

  一聽到小學姐的聲音,他這心里忽然有點安靜的感覺,同時又有一點點小躁動。

  “你到家怎么也不跟我們打個電話啊,清清姐剛才一直擔心的拿著手機四處走,連炸雞腿都沒有胃口吃呢。”白婭婭的聲音在電話那頭也傳了出來。

  “婭婭,你別說……我,我沒事的,你到家了就好。”

  柳凝清好像是離開了房間走到了畫室里。

  徐知木聽著,腦海里已經能浮現出小學姐攥著手機來回踱步的場景。

  這個傻丫頭,要是自己不給她打電話,她是不是連飯都不吃了?

  “想我了嗎?”

  徐知木語氣溫柔。

  “嗯……”

  “有多想我啊?”

  “我,我比你想我的,還要多一點點……”

  柳凝清眼底都是羞澀的,要是面對面的話,她肯定不敢這么說,但是隔著電話,她的膽子還是大了好多。

  徐知木都愣了一下,接著笑道:“好啊清清,你敢瞧不起我是吧,明明就是我更想你才對,敢瞧不起我,等著我過兩天去收拾你。”

  “哼哼……”

  柳凝清哼哼了兩聲,露出了甜絲絲的笑容,接著又微微吸了一口氣,像是下定了很大的決心。

  “那,那你來啊,我我才不怕你。”

  呦呵?這還是那個小學姐嗎?

  徐知木頓了一秒:“說,是不是寧寧教你這么說的?”

  “哼。”

  小學姐這次哼了一聲,但是底氣明顯有點不足。

  果然如此,還是王寧寧教她說的這些話,要不然以小學姐的性格很難說出這些話。

  “最多兩天,等我去接你,這幾天欠我的早安吻,午安吻,晚安吻,統統都要一口氣還給我。”

  徐知木笑著說道。

  “啊?”

  柳凝清有點被嚇到了,這個壞人每次欺負自己至少都要一二十分鐘。

  這兩天欠的……欠的這些要是一口氣還,那豈不是…嘴都要被親腫了。

  “你不是挺能的嗎?這就怕了?”

  徐知木揶揄的說道。

  “我不……不理你了。”

  柳凝清臉紅的不像話,她輕輕抿了抿自己的嘴唇。心想今天晚上就去買一個潤唇膏涂一涂。

  安小米的房間里。

  她安靜地坐在桌子前,手里攥著那封已經放了好幾年的情書。

  畢竟是這么多年的青梅竹馬,她怎么可能一點都不喜歡他啊。

  只是當時的自己太年輕,那個時候的徐知木對自己又太好,好到她已經把徐知木對自己的好當成了一種本能。

  有恃無恐的性格,終究會有一天反噬自身。

  安小米看著書信上還有些青澀的字跡,有些地方還涂涂改改的,把那些肉麻的話都改成了一些平常的話。

  這是當初那個連情書都不敢袒露自己真正情感的少年啊。

  “小米,從我們小時候第一次見面,我就覺得你長的好可愛好漂亮。

  我還記得我們第一天見面,阿姨讓你喊我哥哥,你臉紅了半天,輕輕的喊了一聲。

  這一聲,我記了十年。

  安小米不是第一次看這封信了,但每次看到這一部分,她都忍不住輕輕揚起著嘴角。

  “小米,很多男生都給你寫過情書,不知道你是不是都看煩了,但是我還是決定寫給你一封,我給你的情書……”

  安小米一字一字地看著,臉上的笑容時而甜蜜時而苦澀。

  “小米,我喜歡你,我也不知道這個詞用的對不對。

  但是我每次看見你,我就感覺很幸福。

  你開心,我也跟著開心,你傷心我也會跟著難過,我不求你能立刻答應我,但還是想一直跟在你身邊啊。

  我只要每天都能看著你笑就可以了。

  可是,如果可以的話,我還是希望能和你在一起……我媽也可喜歡你了,肯定會天天做你喜歡吃的……

  小米,如果可以,無論結果,給我回一封信好嗎?”

  安小米看了一遍又一遍,這些她曾經覺得幼稚又矯情的文字。

  此刻卻字字都在敲打她的心門。

  原來……自己曾經糟蹋了他這么多的喜歡。

  而這封信,她也沒有回。

  安小米愣坐在桌子上很久很久。

  她又來到了衣柜的方向,哪里醒目的位置,還掛著那身校服。

  看了許久。

  她從桌子里拿出了許久不用的紙和筆,提起筆,筆尖在紙上滑動,一個個字符不斷出現。

  徐知木掛了電話之后就躺在床上閉著眼睡覺。

  等醒來的時候,周圍都是亂亂糟糟的聲音,在他的耳鼻之間,還有一股很好聞的味道。

  有點癢癢的,徐知木下意識伸手撓了撓,結果抓住了一片細膩的肌膚。

  同時還有一聲嬌聲喘氣。

  徐知木迷迷糊糊地睜開眼,結果入目處,就是安小米那張帶著紅暈的精致俏臉。

  而自己抓的,就她的小手。

  徐知木一個激靈,瞬間松開了她的手,往后退了退。

  “你怎么進我屋的?”

  “叔叔阿姨都已經回來了呀,看你睡著了就沒有叫你起來,這會飯都快做好了。”

  安小米也收回自己的手,總感覺還有溫度殘留。

  徐知木這才順著門外的聲音看了一眼,果然發現人都來齊了,都能聽到老爸和小米爸爸正在客廳聊天的聲音。

  看了眼時間,已經四點多了。

  這一覺睡的也不算短了,徐知木爬了起來,從桌子上把煙和酒都拎了起來。

  “喲,咱家的小少爺可終于醒了。”

  徐母還在廚房忙活,看到徐知木,頓時笑著說了一句。

  “小木木,有沒有想阿姨呀。”小米媽媽這會正在洗一些帶殼的海鮮。

  見到徐知木之后直接走兩步過來抱了一下徐知木,差點沒有伸手摸他的腦袋。

  “阿姨手下留情,您手上還有水呢。”

  “咦這孩子還害羞呢。”

  徐母看著徐知木手里拿的東西,頓時眉毛一挑:“你這臭小子,怎么還買這么貴的煙酒,有錢也要攢著知道嗎?”

  “沒事,錢沒了就再掙唄,今天叔叔阿姨都來了,高興高興。”徐知木跟她們擺擺手,往客廳走去。

  “阿姨,我幫你摘菜吧,我嫌我媽洗的不干凈。”

  “誒?你這死丫頭,又在這拆你老娘的臺。”

  這一對活寶母女倆你掐我一些我推你一下的,整個后廚也熱鬧了起來。

  “老爸,安叔。”

  徐知木掂著煙和兩瓶茅臺酒,放在了兩人的面前。

  徐父看著頓時眼前一亮:“你這小兔崽子,怎么買這么貴的東西。”

  安小米爸爸是經常出入各種酒席,也清楚這款茅臺酒的價格。

  雖然不缺錢,但平時沒有應酬也肯定不會舍得喝這么貴的酒。

  一瓶好幾千,可以消費,但沒必要。

  不過兩家人現在都知道徐知木寫著小說,而且還創辦了自己的公司,可以說比他們任何人年輕人的時候都要強得多。

  “一個月沒見您二位了,今天肯定要陪著喝點好酒。”

  徐知木笑著坐下了。

  安小米老爸拍了拍徐知木的手臂,頓時點頭道:“不錯,這半個月軍訓沒白練,身體比以前又結實不少。”

  “哪啊,跟安叔比起來差遠了。”

  徐知木笑著把煙拆開,給老爸和安父都點上了。

  廚房里不斷有熱鬧的聲音,客廳里,三個人有說有笑。

  儼然有一種逢年過節,兩方親家在一起聚會的感覺。

  “知木啊,你不是說買了輛車嗎?在哪停著呢?”

  徐父這還沒有見過徐知木的車,而且小區里好像也沒有十萬左右的二手車出現。

  “就在門口的露天車位上啊。”

  “那可是輛奧迪A3啊,我看車況還跟新的沒什么差別,就算是二手的你低于十五萬也買不過來。”

  徐父有點不信,安小米爸爸也是想起了樓下的那輛銀白色的奧迪車。

  其實安父開的是一輛二十萬的老車了,倒不是買不起新車,但是他這份工作,如果開豪車會被人嚼舌頭。

  “騙你們干啥。”徐知木從腰間拿出了奧迪的車鑰匙,又開口道“要不信一會給你們拿購車合同讓你們看看。”

  這話一出,兩人自然都信了,安父由衷說道:“知木可比咱年輕的時候強多了,我十八歲的時候還在為一天吃幾頓飯發愁呢,英雄出少年啊……”

  安父拍著徐知木的肩膀,這是越看越滿意。

  以前還總是覺得是徐知木拐跑的自己的女兒。

  現在一看,這好女婿就擺在眼前,倒是自己這個寶貝女兒好像遲遲沒有什么進展啊。

  ------題外話------

  今天三更,一萬字起步吧,拼一拼!

  感謝書友支持!

  請:m.xshengyan8

請記住本站域名: 黃金屋
上一章
書頁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