設置
上一章
下一章
書頁

第七百九十五章 讀書人的心比墨還黑

請牢記域名:黃金屋 朕就是亡國之君

  胡濙的判斷是杞人憂天嗎?

  明明距離大明數萬里之遙,遠離文明的中心,并且和大明并無交際的泰西蠻荒之地,會來搶劫大明嗎?

  胡濙的判斷是基于越來越繁忙的海上貿易。

  大明的官船仍然未至慢八撒,甚至沒有達到永樂年間的巔峰疆域,但是大明的商船已經開始了擴張之路,達到了歷朝歷代之最,并且正在擠占大食人和波斯人商賈的領地。

  來自慢八撒的象牙已經出現在了松江府市舶司的商行之中,而犀牛角杯器,更是有一兩牛角二兩金的說法。

  泰西和大明有交際是順理成章、水到渠成之事,有交際就會有碰撞、摩擦,甚至是沖突,大明勢強他們自然不能,但是大明勢弱,這群強盜會露出怎么樣猙獰的面孔?

  胡濙頓了下,他知道自己說的在某些人看來不著邊際,但是他還是繼續解釋道:“陛下,無論是大食人還是波斯人,他們在販賣昆侖奴的時候,都會將其閹割后,販售各地,以此來保證對這種貨物的壟斷。”

  “但是那些威尼斯商人抓捕昆侖奴后,并不會閹割,沒有閹割的昆侖奴,活的更久,也更加強壯。為了獲利更高,威尼斯商人甚至會和昆侖奴繁衍后人。”

  “所以羅馬人要吊死威尼斯商人。”

  威尼斯商人是一個專用的名詞,在泰西特指奸商。并不是單純指來自威尼斯的商人,因為地理位置的原因,威尼斯的商貿往來頻繁,商賈眾多,來自四面八方。

  威尼斯商人這個名詞,是指為了盈利不擇手段、囤貨居奇之人,比如把黑面包賣到四千兩百億馬克,把一公斤黃油賣到六萬億馬克,或者為了獲利與昆侖奴繁衍后代。

  胡濙十分確切的說道:“泰西之人,豺狼虎豹也。”

  胡濙的擔憂自然不是杞人憂天,中原這片土地勢弱之后,這群豺狼虎豹如何對中原分而食之,又給這片土地帶來了多么沉重且無法愈合的傷痛,朱祁玉非常清楚。

  之前胡濙說文明真的會滅亡,而朱祁玉就對胡濙的說辭表示了贊同,而那段人間煉獄一樣的百年屈辱史,中原文明之火,搖搖欲墜,幾欲熄滅。

  而胡濙對泰西之人的判斷,朱祁玉也深表贊同。

  “于少保以為呢?”朱祁玉看向了于謙,胡濙對泰西的了解大抵來自尼古勞茲和王復在西域的情報收集,還有大明重開絲綢之路后,往來商賈的情報。

  雖然也只是管中窺豹,但信息已經足夠全面,并且做出一定程度上的判斷了。

  于謙眉頭緊蹙的說道:“莫斯科公國,給金帳汗國收稅而強大起來,在莫斯科公國之中,有大量的韃靼人,一旦斯拉夫人和瓦剌人聯合起來,康國、西域、漠北、甚至是漠南,都有傾覆之危。”

  “雖然不太可能,但是的確有這種可能,所以臣以為胡尚書所言極善。”

  于謙同意胡濙的說辭,斯拉夫人和泰西的日耳曼、法蘭克、昂撒遜人打的越是兇殘越好,只要他們一方不能消滅彼此,就會一直打下去,這符合大明在西域的利益。

  朱祁玉這才點頭說道:“朕以為如此甚好。”

  “陛下要宣見尹凡三世,禮部應如何其溝通?”胡濙問起了具體的事務,大方針敲定之后,如何實施,就是接下來的議題。

  朱祁玉笑著說道:“有的時候,做壞事說好話更管用。殺君馬者,路旁兒也。”

  想要殺死一個人一定要罵嗎?

  其實不是,而是捧。

  朱祁玉說的殺君馬者,路旁兒也,出自東漢末年文人應劭寫的《風俗通》,大約和《尹索寓言》、《天方夜譚》一樣的民間風俗故事會。

  東漢時候,高官食用厚祿,他們的馬也長得膘肥體壯,有一次某大員出行,圍觀的人紛紛拍手叫好,騎者就不斷催動馬匹,結果騎者的騎術不精,馬匹力竭而亡。

  想要做事,不一定要罵,也可以夸。

  過分地贊揚和吹捧,讓被贊揚者變得虛榮自負,招致他人反感,使被稱贊的人,在言語之下逐漸迷失自我,最終走向毀滅。

  有時候想要毀掉一個人,你只需要夸他就行。

  知人者智,自知者明。

  自知之明,是一種很少有人擁有的大智慧。

  比如大明皇帝就不擅長指揮作戰,所以干脆就直接不參與,只是上前線為軍事行動做充分保障、鼓舞士氣。

  “臣以為不妥。”胡濙往前探了探身子說道:“陛下,這夸贊之事,禮部來說,陛下還是以勸諭為主。”

  胡濙的意思很明確,這種臟活累活,陛下出面干不合適,還是他們這些讀書人做合適些,一來,他們很擅長此道;二來,則是政治余地。

  第三個原因則是陛下是大明的皇帝,皇帝作為億兆瞻仰之人,就必須是英名無損,功業無垢,是道德的高地,是完美的化身,即便是為了皇位殺兄這等違反了五常大倫之事,那也要說成大義滅親。

  “臣也以為這些事,還是臣來做便是。”于謙也是認為不妥,頗為鄭重的勸諫。

  陛下英名無損,功業無垢,是于謙實現他天下人人為私,陛下一人公耳的政治理想和主張最重要的保證。

  這是禮制,于謙和胡濙從來沒有超脫千年來,君君臣臣的框架。

  朱祁玉雖然很想親自拱火看看熱鬧,但最終還是從善如流、良言嘉納。

  臟活累活,臣子來做,美名贊譽,皇帝承擔。

  而此時的尹凡三世,正在大明會同館驛內,焦急的等待著大明方面的決定,他很想要見到那個如同人間神祇的大明皇帝,他迫切的想要見到,那個將大明從最危難時刻解救的人,是何等模樣。

  尹凡三世從撒馬爾罕來到大明的路上,非常的順利,他本身是個很膽小的人,但是這一路上,他并沒有受到任何的驚嚇。

  從撒馬爾罕到大明京師的這段一萬兩千里的路,比他從莫斯科到撒馬爾罕那六千里路,走的還要順利。

  從撒馬爾罕出發,到碎葉城,而后順著商道至輪臺城,就到了大明的統治范圍,而后尹凡三世見識到了什么叫做繁華。

  即便是在君士坦丁堡,他都沒有見到過的繁華。

  尹凡三世寫了很多的游記,記錄了撒馬爾罕與碎葉城的大學堂如何讓人向往;記錄了王復在赫拉特之戰中的英勇;記錄了康國局勢復雜和大明千絲萬縷的關系;

  記錄了駝鈴聲下的商隊在大漠之中的斜影;記錄了繁忙的粟特商人的狡詐與精明;

  記錄了嘉峪關長河落日圓的宏偉;記錄了河西走廊的天地一色,山城佇立;記錄了河套之地的欣欣向榮朝氣蓬勃。

  繁華之后,只有更加繁華,尹凡三世到了大明之后,游記越寫越厚,越寫越多,幾乎到了詞窮的地步。

  而這一路上,他聽到的最多的就是大明皇帝的故事,故事千變萬化,從每個人口中訴說的故事,都不盡相同。

  在他看來,大明的皇帝是一個很有趣的人,和大明的先帝一樣,有自己的愛好。

  大明皇帝喜歡釣‘魚’,但如常因為備受關注而釣不到魚,可這個有趣的人,從來沒有因為釣不到而放棄這個愛好。

  “篤篤篤。”鴻臚寺卿、海事堂祭酒馬歡敲開了尹凡三世的門,笑著說道:“我帶來了好消息,陛下準備接見你了。”

  通事將話翻譯給了尹凡三世。

  海事堂的前身是通事堂,陛下給了六萬銀幣籌建,馬歡作為通事堂祭酒,自然會說希臘語和拉丁語,而尹凡三世所在的莫斯科大公國信仰東正教,自詡羅馬正朔,也說希臘語和拉丁語。

  馬歡自然可以和尹凡三世直接溝通,但是此刻的他代表大明朝廷而言,就會說漢話,而后讓通事看似多此一舉的翻譯。

  這是一種禮制。

  “我需要準備什么嗎?”尹凡三世頗為激動的問道。

  馬歡搖頭說道:“如果說要準備什么,那就記住一句話,陛下是對的。”

  尹凡三世愕然,他萬萬沒料到,會得到這樣一句忠告。

  “我記下了。”尹凡很是客氣的說道。

  馬歡簡單的通知之后,并沒有多說什么,而是轉身離開,胡濙將事情交待了下來,馬歡并沒有刻意為之,太過刻意反而適得其反,而是換了一種潤物細無聲的辦法。

  尹凡一直申請前往四夷館就學,到了那里,自然有人完成胡濙的交待。

  大明作為眾多藩屬國的宗主國,如果去稱贊一群尚未開化的蠻夷,實在是不合時宜,但是到了四夷館這種都是蠻夷的地方,讓蠻夷去稱贊蠻夷,讓蠻夷去拱火蠻夷,就變的合情合理起來。

  大明皇帝朱祁玉知道后,只能說,讀書人的心,比墨還要黑,比豺狼還要兇狠。

  尹凡頗為興奮的掏出了紙筆繼續寫著自己的游記:

  來到大明京師已經月余,那個名字已經聽到讓人疲憊的陛下,在一個月前回到了順天府,這位有趣的陛下一回來,就引起了廣泛的討論。

  爭論的議題是:大氣是否有重量的問題。

  這種爭論,似乎不僅僅是關于真相的探究,還涉及到了大明禮教文化之事,反對的人似乎不僅僅在反對議題,而贊成的人,似乎也不僅僅在贊成議題。

  這個議題本身變得不再重要,更像是在文化之上,舊秩序和新秩序激烈沖突的縮影,若是在這個議題中得勝,那文化之上的新時代,便會來臨。

  我認為這種激烈沖突是有益文化的進步,正如大明皇帝所說的那般,理越辯越明。

  隨著實踐派的人越來越多的實驗,證明了空氣真的存在重量和重量必然帶來的壓強,結果越越來越清晰,守舊派正在敗退,而那位在幕后的皇帝,似乎在等待某個時機,將這個議題以最有利于他的方式結束。

  這位有趣的陛下,很擅長如此,即在每件事上獲得最佳收益。

  尹凡三世寫到了這里,眉頭緊蹙,而后繼續寫道:我的記錄讓人誤會,這種謀求最佳收益,是為了實現皇帝的政治主張,而不是為了個人的利益,這也是這位皇帝被大多數人擁戴的原因。

  據我所知,這位皇帝非常的節儉,并不喜歡奢侈。

  尹凡三世沒有記錄皇帝陛下的大禮服只有一套這件事,在他看來,完全是以訛傳訛。

  從陛下回京之后,申請覲見,已經近一個月的時間,仍然沒有得到任何的回應,果然天下所有的官僚都是一個模樣,辦事緩慢而且規矩很多。

  有幾個好消息。

  今天終于得到了大明禮部的回復,說是已經呈送陛下,僅僅是那些覲見的禮儀,都是讓人非常頭疼的事,禮部的人要求太過于嚴苛,我已經練習了半個月的時間,幸好,得到了允許覲見,練習的時間不算白費功夫。

  我獲得了前往四夷館就學的機會,這是一個很好的機會,我希望可以學習到大明的長處,并且將這些長處帶回莫斯科,建立一個穩定而長久的全俄王國。

  大明對泰西同樣的厭惡,大明皇帝迎娶了羅馬帝國的嫡女埃來娜,并且孕育了一個皇子,這個皇子在法理上有羅馬帝國和萬王之王的繼承權,如果他能夠做到的話。

  這樣一來全俄王國和大明有一定的共同話題,日后全俄王國和大明的遠征軍、康國的和解,就有了些許的可能。

  我不喜歡戰爭,我也不擅長戰爭。

  尹凡停筆,看向了那巍峨的皇城,他對在大明的生活充滿了向往,雖然四夷館昂貴的學費,讓他略微有些心疼,但是一想到可以學到東西,就變的輕松了許多。

  大明四夷館是專門面對外番設立的學堂,把原來國子監的外番安置其中,本來不收費,但是景泰年間起,四夷館移至天津衛后,就開始收取每年等同于兩萬兩白銀的學費。

  這筆昂貴的學費讓尹凡的經費耗去了大半,但他因為出色的希臘語和拉丁語,得到了一個在尼古勞茲手下翻譯羅馬文牘的機會。

  這個機會在尹凡看來,比白銀和黃金還要珍貴。

  那些文牘,是在羅馬消亡之前,莫斯科大公國想都不敢想而又夢寐以求之物。

請記住本站域名: 黃金屋
上一章
書頁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