設置
上一章
下一章
書頁

第七百九十四章 從實踐中來,到實踐中去

請牢記域名:黃金屋 朕就是亡國之君

  “一般來說,固體和液體是看做不可壓縮的。”朱祁玉回答了萬杰利的問題,比如一塊鐵,放在空氣中為何沒有被壓扁?

  “某些特殊的情況下,是可以壓縮的。”朱祁玉又補充了一句。

  在宏觀狀態下,固體和液體一般視為不可壓縮,但是在微觀狀態下,分子和分子之間存在間隙,原子和原子之間存在間隙,自然萬物可以壓縮。

  萬杰利并沒有去探究怎么樣的特殊情況,而是在思考陛下說的話:一般情況下,固體和液體視做不可壓縮。

  他覺得自己窺到了一個驚天的秘密,但是他完全不知道那個秘密到底是什么,如同重重迷霧一樣蒙在自己的眼前。

  朱祁玉并不知道萬杰利在想什么,笑著說道:“大膽猜想,提出假設,小心論證,得出結論,從實踐中來,到實踐中去。”

  “不要害怕做錯什么,更應該害怕不去做,想做什么就做什么。”

  “你們很好,朕很滿意。”

  人類對這個世界的認知,是由具體事件一件件堆疊起來,并非空中起高樓,存在量變的知識倉庫,由量變引發質變。

  研究了大量的問題,會讓認知發生的質變,進而上升到概括性的理論,便是很自然的事。

  朱祁玉一直希望大明所有人都對世界充滿了原本的好奇,對現象產生本能的疑惑,進而去天馬行空的想象,最后經過長時間的探討和論證,形成結論,最后將知識系統化和公式化。

  這就是科學,顯然大明正在科學完整構建的路上,大踏步的前行,無論有沒有成果,這都是值得慶賀之事。

  萬杰利看到了玉衡、恒升汲水三丈,一直在猜測為何,提出了自己的假設,并且想要去論證,最終得到了面前的幾根玻璃管,并且通過測量驗證了假設,得到了結論。

  這就是從實踐中來,到實踐中去。

  “臣等謹遵圣誨。”許敦、貝琳、萬杰利齊聲說道,這是陛下對欽天監的指示,自然謹記于心。

  《控衛在此》

  朱祁玉又研究了一番面前這幾根柱子,詢問了幾個問題,當然因為汞有毒,天子之尊的他,并沒有靠的太近,讓朝臣們為難。

  不能拋開劑量談毒性,但是興安、欽天監諸位臣工頗為緊張。

  朱祁玉和幾人,又討論了許久關于大氣壓的應用問題,比如根據抽水機的原理,制作了一種抽氣機,用來長久的保存食物,比如恒升車的改良,十丈以上的抽水解決方案等等。

  “朕記得讓工部的大工匠、石景廠、匠城、十大歷局對蒸汽機小型化的差事,做得怎么樣了?”朱祁玉二月末從廣州出發,用了將近四個月的時間才回到京師。

  這是他今天來的第二個目的,對蒸汽機小型化進度的聞訊。

  許敦、貝琳、萬杰利互相看了看彼此,才俯首說道:“臣等有愧,有進展,但是不多。”

  朱祁玉略微有些失望,但還是笑著說道:“不急,不急,慢慢來,慢慢來便是。”

  真的不急,就不會親自過問了。

  許敦等人立刻感受到了壓力,陛下寬仁,不愿意給壓力,但是欽天監和十大歷局不能真的以為陛下不急。

  試驗機到大規模的工業化、規范化、標準化的生產,并不是一件容易的事兒,朱祁玉并沒有過于急迫,這里面要解決的問題很多很多。

  “陛下,臣倒是有一物,還請陛下點檢。”貝琳看陛下失望的模樣,趕緊俯首說道。

  朱祁玉笑著問道:“哦,何物?”

  貝琳俯首說道:“陛下,制酪小暖于人體;作豆豉令溫如腋下為佳;”

  “養蠶,自覺身寒,則蠶必寒,使添熟火,自覺身熱,蠶亦必熱,約量去火;炒茶用火常如人體溫,若火多則茶焦不可食。”

  “水沸,初始如魚目微微有聲,為一沸;緣邊泉涌連珠,為二沸;奔濤濺沫,為三沸。”

  制備奶酪的時候,要稍微比體溫高一些,作豆豉時候,作豆豉的甕,溫度和人體溫度大致相同。

  養蠶人在蠶室內穿單衣,以體感為溫度,如果自己覺得寒冷,則蠶也覺得寒冷,就要加柴,若是自己覺得熱,則蠶也覺得熱,需要去火降溫。

  炒焙茶的時候,溫度要和人體溫大約相同,否則茶炒焦了就不能喝了。

  貝琳接著說道:“這一沸、二沸、三沸,到底是多少,約莫而已,度數旁通以來,臣斗膽以冰水為零,三沸水為百,以定溫度之計量。”

  朱祁玉感覺這段話莫名的熟悉,興致勃勃的問道:“哦?人體溫如何計數?”

  貝琳俯首說道:“各有不同,大致為三十六到三十七度。”

  “如何度量?”朱祁玉又問道。

  貝琳左看看右看看,才撓了撓頭說道:“陛下請隨我來。”

  在墨翟的凋像之后,有一個五層高的閣樓,牌額上并未提字,顯然新落成不久。

  這樓閣既沒有凋梁畫棟、金碧輝煌的奢華,也沒有亭臺樓閣、池館水榭、青松翠柏之中,假山怪石之間的秀麗。

  普普通通、落落大方的一個樓閣,甚至沒有名字。

  一進門的左手邊,擺放的是螺旋水力壓床、水力鍛床、地動儀、飛輪、水地畜船碓等物,右手邊則是石灰噴燈、水利鐘、擺輪鐘表、筒表、六分儀、渾天儀等儀器。

  而貝琳走向了一個置物架,取下了三個木盒,挨個打開,出現在朱祁玉面前的是三根溫度計。

  “這里面一個是油墨填充,一個是酒,一個是汞,其中汞柱溫度計最為精準。”貝琳介紹了這三種物件,這都是他為了度量溫度精心發明的三種溫度計。

  貝琳指著溫度計說道:“汞柱溫度計是太醫院那邊送來的樣物改良而成,本身并沒有刻度,一般只用于測量體溫,比較精準,但是有惰性,用之前,要甩一甩。”

  大明的太醫院有一種汞柱溫度計,大約一扎長,只有一個標記,超過為發燒,就需要進行降溫,極為簡陋,而面前的汞柱溫度計,就顯得精確的多。

  酒柱溫度計,則沒有熱慣性,隨著溫度的變化而變化。

  朱祁玉將三只溫度計拿在手里好好打量了一番,笑著說道:“好,很好,賞!”

  “謝陛下隆恩。”貝琳趕忙俯首說道。

  朱祁玉想了想說道:“取筆墨紙硯來,此樓閣存放我大明奇技淫巧之物,焉能無名?”

  朱祁玉斟酌了許久,在紙上寫了三個大字:天工閣。

  從今以后,這天工閣,就是朱祁玉御用的手辦箱了,但凡是得來的祥瑞,天工閣放一份,泰安宮再放一份。

  朱祁玉走出天工閣的時候,駐足良久,想了想才對盧忠說道:“派一名緹騎千戶前來鎮守,等閑不得靠近。”

  朱祁玉說完才滿是笑意的離開,大明日后的發明創造,都會收錄其中,這五層閣樓決計放不下。

  但是天工閣已經立起,并且將會對大明的未來,造成不可估量的影響。

  大氣有重量,而且還有壓強,在儒學士們的眼中,這實在是太過于離經叛道了。

  若是大氣真的有重量,而且還能把水壓三丈有余,那人豈不是早就被壓死了?

  欽天監的這番言論,刊登在邸報上之后,立刻引起了京城的熱議,并且引起了爭執。

  這場爭執,旗幟鮮明的分成了兩派。

  一派堅定的認為欽天監十大歷局離經叛道,應該立刻取締十大歷局,讓欽天監恢復本身的職能,大氣并不存在壓強。

  而另外一派,則是堅定的認為存在,并且做了許多的實驗去驗證這一說法,但是這一派以欽天監的五百天文生為主,他們勢單力薄,并沒有人愿意看他們的實驗。

  朱祁玉一直作壁上觀,讓這場討論越發高漲。

  “這個叫尹凡的莫斯科公國的使臣,按制而言,應該是鴻臚寺卿接待吧,怎么禮部把這件事送到了朕的御前?”朱祁玉拿著一本奏疏問道。

  按照大明制,各藩屬國使臣可以通過禮部請求覲見皇帝,而外番蠻夷的王國使臣大多數都是禮部尚書接待,若是那些不知名的小國,則完全都是由鴻臚寺應對。

  這一個公國使臣,哪怕是世子,也沒有請求覲見的權力。

  興安看了看這奏疏上的印戳,才說道:“是禮部送來的,蕭晅、姚夔還沒回京呢,應當沒弄錯。”

  朱祁玉又認真的看了一遍奏疏,才對興安說道:“你去尋于少保和胡尚書來。”

  他第一次看到這個名字覺得有些陌生,而后才想起來,這個尹凡·瓦西里耶維奇到底是誰。

  全俄君主,初代沙皇,沙俄奠基人。

  “臣領旨。”興安雖然不知道這小小公國的世子,為何讓陛下如此鄭重,但是興安還是去請來了于謙和胡濙奏對。

  “臣等參見陛下,陛下圣躬安否?”于謙和胡濙見禮。

  朱祁玉點頭說道:“安,坐。”

  胡濙這離退休的日子看起來過得很是逍遙,這精氣神都看起來好了很多,沒有桉牘勞形,胡濙這身子骨看起來頗為健康。

  朱祁玉將奏疏遞給了興安說道:“這個尹凡,朕要見見,但是怎么見,見了說些什么,于少保、胡尚書都來說說看。”

  于謙看完了奏疏說道:“這個尹凡臣倒是有所耳聞,王復、王越都說此人乃是人杰,到了大明也未曾惹是生非,倒是頗為豪爽,交友甚廣,勤學好問,算是青年俊才,但他是莫斯科公國的繼承人,怕是無法留下做韃官,為陛下效命。”

  胡濙倒是沒看奏疏,但是奏疏上是什么,他倒是清楚。

  “陛下,尹凡為何東游?”胡濙先拋出了一個問題,而后開口說道:“他必須要了解大明。”

  “因為大明的遠征軍在西征,并且有取代金帳汗國之勢,而康國和大明又有說不清、理不清的關系,到底該如何和康國相處?是莫斯科公國,或者說斯拉夫人,必須思考的問題。”

  “就像朝鮮必須要清楚如何和大明相處一樣。”

  金帳汗國是莫斯科公國的宗主國,康國的實力如何,作為莫斯科公國的繼承人,致力于建立全俄王國甚至帝國的尹凡而言,這是頭等大事。

  “要弄清楚和康國如何相處,就要想辦法了解大明。”胡濙頓了一下繼續說道:“陛下,日耳曼、法蘭克、昂撒遜人,都是北方的強盜,而羅斯三公國,則是斯拉夫人一分為三。”

  “斯拉夫人和整個泰西有世仇,世代交戰,從未停歇,無論是宗教、信仰、文化、還是價值觀念都格格不入,互相仇視。”

  “臣以為應當讓斯拉夫人和泰西人之間的戰爭永不停歇、曠日持久;我們應當讓斯拉夫人和泰西人之間始終無法徹底擊敗對方,長久消耗下去;我們應當支持斯拉夫人和泰西人之間長久對立,永不和解。”

  “讓泰西人永遠仇視斯拉夫人,讓斯拉夫人永遠無法消滅泰西人。”

  “進而使得泰西人為主體的羅斯三公國,不得不依仗康國,甚至依仗大明,也讓泰西的蠻族無片刻安寢,忐忑不安。”

  胡濙從不傲慢,從尼古勞茲帶來的文集中,可以看出泰西的潛力。

  泰西大致有七千五百萬多萬人,黑死病后,泰西的人口不僅得到了恢復,而且進一步暴漲。

  人口是一切的基礎,而且黑死病給泰西的社會結構和宗教信仰,帶來了極大的變化和沖擊。

  教廷的統治正在變得及及可危,一場泰西的大思辨,正在發生。

  黑死病肆虐之中的死城佛羅倫薩,恢復了往日的繁華。

  一個文明要有韌性,這毫無疑問就是韌性。

  胡濙的意思很簡單,就是讓斯拉夫人和泰西昂撒遜、日耳曼、法蘭克人死掐,說好聽點叫坐山觀虎斗和離岸制衡,說難聽點就是攪屎棍。

  “胡尚書不愧是讀書人啊。”朱祁玉感慨良多的說道。

  胡濙頗為誠懇的說道:“謝陛下盛贊。”

  “無論是全俄王國還是泰西,他們一旦強盛起來,或者聯手,我大明恐無寧日,他們都是強盜,無論誰強大起來,無論多遠,富碩的大明,必然是他們搶劫的目標。”

  “只要他們能吃得下,就絕對不會放過。”

請記住本站域名: 黃金屋
上一章
書頁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