設置
上一章
下一章
書頁

第八十四章 朱叫門迤北娶親

請牢記域名:黃金屋 朕就是亡國之君

  還墻頭佐以刀斧,點檢出入,查備來往?

  朱祁鈺繼續說道:“朕,可是為了大明的官吏們好啊!他們不是說大明俸祿淺薄,說朕這朱明薄涼寡恩嗎?”

  “朕這么做,可是全都為了咱們大明的官吏們,能夠沒有顧及的為大明盡忠啊!”

  朱祁鈺說的那叫一個深情,甚至他自己都信了!

  其實他主要是防備朝臣串聯,現在官吏們太自由了,整日里尋歡作樂,整日就是結黨營私,那大明能好的了?

  錦衣衛帶隊,緹騎們招募義勇,出入點檢,往來查備。別的不說,京官首先就得做到,至于地方官,那也能用,不過得多管齊下。

  下了班,不回家造小孩,在外面瞎溜達啥?

  至于創意來源,自然是慈父搞出來的各種各樣,五花八門的家屬院了。

  只不過慈父守門的是克格勃,朱祁鈺這當門衛的自然是錦衣衛了。

  朝臣們老想給皇帝蓋個豬舍,把皇帝塞進去養豬,朱祁鈺反其道而行之,給他們搞集體家屬院,把這群人統統塞進去,當豬養!

  朱祁鈺走出九重堂的時候,臉頰一涼,他抬起頭看向了天空,朦朦朧朧。

  下雪了。

  最開始小雪紛紛,沒過多久就開始大雪揚揚,刺骨的寒風開始肆虐著京師,北方陷入了萬物皆靜籟。

  而此時的迤北,朱祁鎮凍的瑟瑟發抖,這是他在草原上過得第一個冬天。

  莫羅看著朱祁鎮抖如篩糠的模樣,眉頭緊蹙,有那么冷嗎?

  這炭火已經燒到了最旺的時候了,為了給朱祁鎮生火取暖,可是用上了碳。

  牛糞這種東西,用在大明大皇帝身上,實在是不合時宜。

  雖然昨天開始就下起了大雪,但是并沒有刮起白毛風。

  白毛風是什么樣的,關內人是很難想象的。

  大風夾雜著大雪,那些雪片如同利刃一樣在天空盤旋著,稍有露出肌膚的地方,就會被割出血口來。

  從天到地就只有一個顏色,那就是雪白。

  就是再老道的牧人,在白毛風的季節里,都會淹沒在漫天的大雪之中,再無蹤跡。

  若是氈包的繩索扎的不夠扎實,會被直接吹上天,那躲在氈包里的人,會連人帶著氈包被一起卷上天。

  現在,這種天氣算是溫和的了。

  “皇上,奶豆腐做好了。”莫羅將一碗熱騰騰的奶豆腐遞給了朱祁鎮,不是很燙,但是取暖最佳。

  朱祁鎮躲在厚重的被子里,他真的很冷,哆哆嗦嗦的問道:“有酒嗎?”

  “皇上,忍耐下,迤北不比中原。”莫羅將奶豆腐遞上去后,走出了氈包。

  她嘆氣的看了朱祁鎮一樣,從大明京師撤軍以來,大明京師送來的給養,都已經用完了,現在都是伯顏帖木兒在養著這尊大神。

  大明也沒有絲毫送給養的準備了。

  正所謂請神容易送神難,這朱祁鎮一應開銷,著實是不小,對于伯顏帖木兒,也是個巨大的負擔。

  伯顏帖木兒從沒想到一個人的吃穿用度開銷會這么大。

  伯顏等在帳外,看到了莫羅走出了氈包,趕忙迎了上去問道:“今天又吃了多少?”

  “挑剔的很,羊肉只吃頸肩肉,還只吃嫩羊,其他的都浪費了,這一天就殺了三只羊羔,再這樣下去,哪里夠他吃?咱們家的羊,都要被他吃光了。”莫羅重重的嘆了口氣,頗為無奈。

  她從來沒想過一個人吃飯,可以如此的挑剔,奶只喝現取的,這從哪里去找現取的羊奶?

  還要飲茶,草原上茶葉最是金貴,而且還要喝貢茶,那是伯顏帖木兒都討不到的好東西。

  大明京師送來的那些茶葉,也早就取用完了。

  “唉。”伯顏帖木兒聞言也是重重的嘆了口氣,相互無言。

  季鐸是最后一次送給養了,這之后,大明似乎跟忘了他們還有個太上皇在迤北一樣。

  再過半個月,朱祁鎮就要過生辰了,他還吵鬧著要過萬壽節,這瓦剌貧寒,這都要被吃窮了,哪里還有過萬壽節的資材?

  悠揚的琴聲忽然響起,伯顏帖木兒側耳傾聽,眉頭緊皺的問道:“這大皇帝,又在彈胡不思了嗎?”

  莫羅無奈的點了點頭,這朱祁鎮可真是好雅興,每次吃晚飯,總要彈彈琴,可是草原上哪有漢琴,只好給了朱祁鎮一把胡不思。

  胡不思是一種四弦、無品梨形的琴。

  這沒幾天的功夫,彈的倒是有模有樣了,偶爾他還會唱曲,引得路過的瓦剌人頻頻駐足。

  每每如此,莫羅臉都擰到了一起,忿忿的說道:“他倒是自得其樂,怡然自得。”

  “愛彈,就彈吧。唉。”伯顏帖木兒重重的嘆了口氣。

  他們本來以為這朱祁鎮怎么也算是皇帝,他連自己的閨女都貼了出去,結果沒想到卻是個燙手的山芋,養這么一尊大佛,他們真的養不起了。

  伯顏帖木兒萬般無奈的說道:“太師說,要把朱祁鎮送還給大明。”

  “大明新帝執掌乾坤,也日趨穩定了下來,本來還以為那于謙和那大明新皇帝,必然有一番沖突,于謙軍權在握,定會是個亂臣賊子。”

  “可是沒成想,卻是個君圣臣賢的局面,大明新君每事垂詢于謙,對其頗為信任,而這于謙在戰后,居然卸了專權,一門心思做自己的兵部尚書了。”

  每個人都會以己度人,也先這個太師,聯合阿噶多爾濟,架空了大汗脫脫不花,也先以為于謙,也定會如此!

  而且因為打仗,于謙大權在握,這權力在手,又怎么會舍得撒手呢?

  但是于謙就是于謙。

  這是也先沒有料到的局面,他還以為可以趁著君臣相隙的時候,再次出兵,這下子完全沒有機會了。

  “現在唯有一個機會,讓這位皇上正式迎娶你,然后太師那里,我們再去商定。”伯顏帖木兒鄭重的叮囑道。

  莫羅眼中一亮,女人最重要的不就是名分嗎?

  她低聲說道:“皇上身邊的那個錦衣衛袁彬,寸步不離,我一說起此事,袁彬就會講一堆的道理,你讓喜寧和小田兒,把袁彬支開,我好去勸說皇上。”

  “好。”伯顏帖木兒點頭,喜寧和小田兒是氈包里那位皇上的寵臣,只要能夠支開袁彬,此事并不難辦。

  莫羅搓了搓手,回到了氈包里,她可是用了不少的炭火燒水,沐浴之后,換了干凈衣服來的。

  草原人不是不知道洗澡的好處,尤其是天天和牛羊牲畜打交道,洗澡必然是好處多多,但是沒那個條件。

  柴米油鹽,柴自當頭,草原貧瘠,普通人家每每都要儲存大量的牛糞風干,燒火取暖。

  再有就是洗了澡之后,那萬一受了風寒,就只有等死的份兒了。

  莫羅為了伺候朱祁鎮,可謂是費盡了心思。

  為什么不筑城呢?

  筑城的話,不是給大明一網打盡的機會嗎?中原王朝強勢的時候,沒有草原部落會筑城,那是在自掘墳墓。

  袁彬很快就被喜寧給叫走了,而莫羅也開始跟朱祁鎮聊起了娶自己的事兒。

  “皇上,臣妾已經有了皇上的身孕,可是這一直名不正,言不順,臣妾這心里著實是苦。”莫羅說著說著就眼中帶著淚,委屈極了,卻又故意扭著身子,不讓朱祁鎮看見眼淚掉下來。

  這的確是有點嬌作,不過朱祁鎮好像特別好這口兒。

  朱祁鎮重重的吐了口氣,娶了莫羅,他就成了伯顏帖木兒的女婿,伯顏帖木兒和也先是兄弟,他這一下子就從一統四海之大君,變成了倒插門女婿。

  這種身份調換,五味陳雜,一言難盡。

  他依舊認為自己是皇帝,絕對無法接受這種身份的轉變。

  “朕尚流亡,豈可玷辱公主?日后回京,當婚聘之,明媒正娶。”朱祁鎮搖頭說道。

  那是萬萬不能娶的。

  莫羅早知道朱祁鎮會如此說,神情頓時悲苦了起來,嘆息的說道:“臣妾本來只是覺得下人笨手笨腳,無法伺候皇上,也一直好奇這漢人的天子是如何神俊。”

  “承蒙皇上垂簾不棄,春宵一榻終無悔,蒙長生天不棄,又有了龍種,只是…只是臣妾一想到孩子出生了,卻連父親都沒有,臣妾這心里,就一陣的難過。”

  “皇上啊!”莫羅便撲到了朱祁鎮的懷里,哽咽了起來。

  朱祁鎮一時間百感交集,拍打著莫羅的背,滿是嘆息,要不就在迤北娶親?要不就這樣過日子?

  他的好弟弟,在德勝門外就敢對他放銃,這回大明朝的半道上,自己豈不是就一命嗚呼了嗎?

  娶了莫羅,似乎是個不錯的選擇。

請記住本站域名: 黃金屋
上一章
書頁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