設置
上一章
下一章
書頁

第八十三章 反其道而行之

請牢記域名:黃金屋 朕就是亡國之君

  “叫什么?”朱祁鈺拿起了一封遺書,這個只留下了兩個遺書的大明軍士。

  他鄭重的把遺書放進了自己的袖子里,略有些失神的問道。

  “張順,臨漳人。”于謙回答著,君臣在這一瞬間都有些沉默。

  朱祁鈺不住的點頭說道:“好,好,家里還有什么人?”

  于謙收起了另外一張文書,深吸了口氣,折好,放進了袖子里說道:“家中有一老母,還有一剛過門的媳婦,這媳婦有了身孕。”

  “家徒四壁,臨漳縣衙已經派去了慰問。該有的都會有的。”

  “嗯,家徒四壁。”朱祁鈺連連點頭,隨后良久都沒有說話。

  他甚至不知道這個張順的其他事,于謙也不是很清楚,這是一封很普通的遺書,而于謙面前還壓著很多。

  大明的軍士識字的并不多,文盲占據了九成以上,最近軍士們也在掃盲,不識字,連最基本的大將軍炮都不會用。

  朱祁鈺這頓晚飯吃的不是很香,他最喜歡的干魚也在桌上,這當然不是于謙家眷做的,是朱祁鈺讓人化成小廝在朝陽門買的,五個銅板一條。

  咸香味兒的干魚。

  飯吃完之后,就到了談正事的時候,朱祁鈺坐在主座上。

  于謙長揖俯首說道:“陛下,臣猥以淺薄致位六卿,任重才疏,已出望外。”

  “今虜寇未靖,兵事未寧,當圣主憂勤之時,人臣效死之日。豈以犬馬微勞,遽膺保傅重任,所有恩命未敢祗受,如蒙憐憫仍臣舊宅居住,以圖補報庶協輿論。”

  于謙這段話的意思就是自己的才能和德行配不上少保之位,也配不上這淇國公的大宅子,實在是太過于冠冕堂皇了。

  他想回家。

  朱祁鈺示意于謙平身:“坐下說話。于少保,朕有個想法。”

  于謙坐在座位上,依舊覺得這軟墊,還不如自己家的長凳舒服,但是君所賜,莫敢辭。

  他想起興安所言的陛下另有深意,便立刻明白了,陛下要說他的深意。

  討頓飯,完全是個借口罷了。

  他俯首說道:“陛下明言,若有臣效犬馬之處,臣定當竭盡所能。”

  朱祁鈺擺了擺手說道:“好事。”

  他面色頗為痛苦的說道:“咱大明的官員,他…苦啊!”

  (⊙ꇴ⊙)!

  別人若是說大明官員苦,于謙還會信一點,但是陛下這個樣子,看起來,真的是痛心疾首啊!

  朱祁鈺面帶悲苦的說道:“咱們大明不奉高薪養廉,所以俸祿極低,還屢屢折大明寶鈔,天下官吏怨聲載道啊,而不得不自謀生路。”

  “便有了這冰敬碳敬之事。”

  “瑞雪逍遙下九重,行衙吏部掛彩燈。頻叩朱門獻暖爐,玉做火塘熔炭紅。”

  “赤日炎炎似火燒,京里老爺錦扇搖。欲得晴空展雙翅,納來寒玉配君腰。”

  朱祁鈺忍不住的吟了兩句詩。

  冰敬碳敬,非常類似于后世大美利堅的合法貪污,地方官進京的時候,都要向京官們孝敬錢財,少則百兩,多則千兩。

  但是讀書人的事,怎么能叫貪腐呢?

  那怎么可以帶煙火氣呢?那怎么能有惡臭之名呢?

  讀書人偷能叫偷嗎?

  就像是中華煙里放大鈔,茅臺酒里塞黃金一樣。

  冰敬碳敬,不帶一絲煙火氣。

  “惡心!”

  朱祁鈺終于是裝不下去了,臉上滿是厭惡,直接露出了自己本來的面目。

  于謙已經過了知天命之年,朱祁鈺一個小年輕,也藏不住多少事,還不如直說。

  “陛下有何打算呢?”于謙還是沒想到,自己住在這九重堂內,到底和這冰敬碳敬扯上了什么關系。

  朱祁鈺認真的說道:“定天下條文,公侯宅院的規制,但是現在僭越的人何其多?那小小監察御史顧耀,就住著一個十七萬兩銀子的大宅子,堪比公侯!”

  “英國公府還不如他顧宅豪氣!”

  “要說恭敬,視王法為無物,才是最大的不恭敬!”

  于謙愣愣的說道:“陛下有所不知,當年太宗文皇帝為此也曾大發雷霆,徹查京師,但是,收效甚微。”

  “其一,乃是各臣子,僭越家宅,皆是經紀買辦代持,其中錯綜復雜,根本不知道到底是誰的宅邸。”

  “其二……”于謙嘆了口氣,眼神全是惆悵,他嘆息的說道:“一旦有風吹草動,就會有人通風報信,官官相護,最終的結果就是不了了之。”

  “其三,此疾根由已久,非一家一地,一門一戶,牽扯甚廣,太宗文皇帝牽連數百人,最終只是抄家了事。”

  產權不清,找不到直接責任人;

  查辦此事的人,也是食利者,他自己都住豪宅,自然稍有風波,必然是:傳下去,陛下要清產了。

  牽連甚廣,根深蒂固,于謙對此事知之甚詳,他自己可以住破宅子,不嫌寒酸,他自己可以兩袖清風,不嫌貧寒。

  但是他不能要求其他人和他一樣了。

  己所不欲,勿施于人。

  于謙是個典型的嚴于律己寬以待人的君子。

  朱祁鈺自然不是啥君子,他的歪門邪道的盤外招、奇思妙想實在是甚多。

  “朕知道,朕沒打算查。”朱祁鈺十分確定的說道。

  于謙還以為朱祁鈺就是臨時起意,也沒多想,趕忙說道:“那臣這大宅子,也住不安生。”

  朱祁鈺喝了口茶,擺了擺手說道:“于少保,朕來問你。”

  “這大宅子,住的可還好?一應開支出自內帑,家里的開銷很少,這大明俸祿是不是就顯得不是那么寒酸了?”

  于謙完全想不明白陛下到底是何意,只好照實說道:“那自然是極好的,若是沒有太多的開支,大明俸祿,就不算少了。”

  “這就是朕要辦的事。”朱祁鈺終于說出了自己的深意到底是什么。

  但是于謙依舊是云里霧里,陛下的話,著實有點跳脫。

  朱祁鈺樂呵呵的問道:“大明有于少保,兩袖清風,為國為民夙夜哀嘆。”

  “試問于少保,我大明是不是還有,朕看不到的這樣的臣子,在朕看不到的地方,為大明盡忠竭能?”

  于謙毫不猶豫的說道:“那自然是有。”

  朱祁鈺嘆氣的說道:“那別人卡吃拿要,吃的滿嘴流油。”

  “這些忠心的臣子,為國竭盡的臣子,這些持正的臣子,會心生怨氣,也會有怨言,更會有想法,會甘于寒舍清湯?最終慢慢同流合污。”

  “少有麒麟志,暮耕千頃田。”

  “年少的時候,懷揣著一腔熱血踏入仕途,卻看著大明仕途這副模樣,最終選擇同流合污的,不在少數啊。”

  朱祁鈺嘆息,后世的他,年少的時候,夢想是做科學家!后來慢慢長大了,夢想卻變成了買房和買房。

  能夠像于謙這樣,一生持正之人,實在是太少了。

  別人都貪,你自己不貪!你還混不混了!

  于謙在外巡撫二十四年,不就是因為他兩袖清風嗎?

  于謙作為大明官場上的一個異類,走到今天這一步,實在是太不容易了。

  試問天下有才者,誰能夠忍受這般苦楚?顛沛流離二十四年?

  但好在,二十四年的巡撫,非但沒能磨平于謙的棱角,反而是讓其更加鋒芒畢露。

  于謙依舊不太明白,陛下到底想要做什么。

  官場貪腐橫生,官場敗壞腐爛如斯,他深知這種現象,也知道原因,陛下說的就是原因。

  可是怎么解決?

  要是有好法子解決,他早就上奏,讓陛下趕緊推行了。

  于謙重重的嘆了口氣。

  朱祁鈺卻是笑意盎然的說道:“朕打算給我大明天下官吏,按照大明規制,建立官舍。”

  “讓咱大明的官員們啊,都有符合規制的房子住,有符合規制的衣服穿,一應日常開銷,吃穿用度,出自國帑。”

  “這樣一來,持正之臣子也算是有了保障,雖然不能大富大貴,但是絕對不愁吃穿。”

  “官舍?”于謙眼睛瞪大,這個解決思路…

  朱祁鈺繼續說道:“大明官員為官一方,那必然是少不了得罪人的,咱大明呢,民風彪悍。”

  “朕打算官舍建起圍墻,佐以刀斧,再派緹騎出京,當地招納義勇團練,日夜巡邏官舍,點檢出入,查備來往人員。”

  “當然京官也是要住官舍的。”

  “于少保,朕這個法子,是不是極好?”

  于謙眨著眼睛,看著自己這九重堂,再聯想到陛下所說的官舍,頭皮發麻的說道:“好。”

  這都是什么點子,陛下到底從哪里尋摸這么多稀奇古怪,卻行之有效的點子啊!

  這是做官,還是坐牢?

請記住本站域名: 黃金屋
上一章
書頁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