設置
上一章
下一章
書頁

第七十二章 我笑那于謙無謀,石亨無智

請牢記域名:黃金屋 朕就是亡國之君

  脫脫不花跑掉的時候,暗自竊喜,得虧自己跪的快,跪的慢一點,怕是要跟這位威揚草原的楊王打一仗了。

  打得過嗎?

  兩方都打了幾十年,都是知根知底,還沒脫褲子,就知道必輸無疑?

  打個屁。

  脫脫不花不知道的是,他能夠從北古口脫逃的主要原因,朱祁鈺批紅的主要原因,是脫脫不花沿路未曾燒殺搶掠,倒是拉了幾個村寨的壯丁,但現在都還給了大明。

  還有個重要的原因,朱祁鈺始終認為,打狗,不能把狗,逼到墻角里,否則,狗真的會拼命的。

  大明已經完成了類似合圍,把脫脫不花逼迫到不得不和也先和解,槍頭對準大明軍,那實屬不智。

  大明的主力都是預備役啊!

  脫脫不花順利的跑路了,但也先和阿噶多爾濟就沒有那么幸運了。

  也先完全不知道固安和霸州已經重兵屯集,就等著他一頭扎上去呢。

  也先帶領大軍來到了固安城下,他拿出了千里鏡仔細的觀察了一番,護城河已經結冰,城頭上的守軍并沒有多少,而且十分的松懈,唯有幾個似乎是連夜巡視,靠著城頭五鳳樓的木柱打盹。

  好!大事可成!

  也先深吸一口氣,也不疑有他,也未曾下令扎營,直接下令瓦剌大軍直接攻城。

  打下了城池,還用扎營嗎?住在民舍里,不比住在城外強?

  還能搶劫一番。

  “唾手可得啊。”

  也先收起了千里鏡,撐起了身子,頗為感慨的說道:“大明贏了八十一年了,你們老是贏!你看這城墻,乃是土坯,高不過兩丈,馬匹只要輕輕一躍,就可以跳上去!”

  也先坐在大攆上,頭頂是狼頭大纛,在寒風中陣陣飄揚。

  勝券在握。

  瓦剌步戰提著大楯,向前前進,將木板放在了塹壕之上,準備通過的時候,固安城頭突然響起了一聲聲的巨響!

  大將軍炮的聲音!

  也先一聽到這個聲音,一個激靈。整個人猛地站了起來。

  有點應激反應了,實在是石亨天天拉著子母炮到他的營里放炮,他就沒睡過一個安穩覺。

  他看到了不遠處的城頭上,城垛的土坯被推開,露出了一個個黑洞洞炮管,火炮聲整天!

  而與火炮聲相得益彰的是馬蹄聲,兩隊大明騎卒從不遠處的山口殺出,待到炮火聲漸漸變小的時候,讓也先夢里都驚懼的火銃手,再次出現在了城頭,不停的對瓦剌的步戰陣射擊。

  這是在排隊槍斃啊!

  也先眉頭緊蹙的看著那隊騎卒,他本來以為大明的火器因為一些特殊的辦法,可以在雨天射擊,只要天氣放晴,箭矢可以對這些騎銃手、銃手造成威脅。

  但是他錯了。

  這些銃手的射程,比箭矢更遠,他們的陣型更加分散,甚至不耽誤大將軍炮和子母炮對步戰的轟擊。

  瓦剌軍哀嚎遍地,也先也只能眼睜睜的看著大明的火炮、火銃收割瓦剌軍,卻沒有絲毫的辦法。

  “通傳全軍,先鋒變殿后,大軍撤退!快快快!”也先看著戰場上的形勢,終于下了一道命令。

  雖然他沒有把固安放在眼里,但是依舊按照習慣,讓先鋒軍試探攻擊,大軍可以撤退。

  先鋒軍呢?

  先鋒軍,收到的命令是殿后,就是用他們的命,阻攔大明軍隊的追擊之勢。

  也先再派兩千軍前往霸州,霸州乃是劉安駐守,正等待著戴罪立功的他,直接以十倍的兵力,將也先派出的兩千軍,團團圍住,吃的干干凈凈。

  至此,也先的南下計劃徹底宣告破產。

  別說去南京了,他連固安都過不去。

  也先頗為懊惱,但是只能繼續撤退,向著清風店而去。

  阿噶多爾濟按照他和也先的約定,來到了清風店,這里已經接近太行余脈,丘陵漸漸變多,清風店位于拒馬河之內,兩側的丘陵,將清風店圍成了一個口袋。

  阿噶多爾濟勒馬停駐,看著清風店的地形,心神安定了幾分,便大笑不止。

  伯都滿是疑惑的問道:“濟農為何發笑?”

  阿噶多爾濟搖頭說道:“我笑那于謙無謀,石亨無智啊。”

  “我若是于謙,就于這兩側丘陵之上設伏,待到我軍行半,以滾木落石擊之!我等其實要落個大敗而歸!”

  “駕!”阿噶多爾濟言畢,向著清風店而去,河面已經結冰,阿噶多爾濟牽馬而行,只是他忽然眉頭緊皺的問道:“伯都,可曾派出探馬搜山?”

  “派了,并無異常。”伯都據實以答。

  阿噶多爾濟撓了撓頭,他這心里總覺得有點怪異,但是又說不上哪里怪異。

  他看著兩側的丘陵之上,并無異常,便以為是自己想多了。

  等到大軍行至過半的時候,他終于松了口氣,正在松懈之時,轟鳴聲再次響起。

  一語成讖。

  石亨早就帶著三萬人駐扎在了清風店的兩側山崖,等的就是現在。

  探馬為什么沒有發現他們呢?

  石亨在大同府與瓦剌人、韃靼人征戰多年,深知他們斥候喜歡探查的方法,如何隱蔽,對于他而言,并不是一件難事。

  他帶的三萬人,光大將軍炮就有一百余門,子母炮三百余門,這種規模的炮戰,聲音如同滾滾驚雷一般,在阿噶多爾濟的頭上猛然炸響。

  當然,阿噶多爾濟要求的滾木和落石,那也是不再話下,只不過是時間倉促,滾木不是很多。

  落石都是鮮炸的,安放的火藥轟鳴的響起,滾石帶著呼嘯之聲,砸向了阿噶多爾濟的韃靼人。

  石亨直接因地制宜,直接炸了山崖。

  在阿噶多爾濟側面的山崖突然傳來了爆鳴聲,山石被炸裂之后,本就被前兩日大雨滂沱沖的有些不穩的山體,在轟鳴中,終于形成了滑坡。

  阿噶多爾濟生于草原,長于草原,他哪里見過山體滑落是什么?

  山體如同脫落一樣,泥土、樹木、石塊,從山體上脫落,開始十分緩慢,隨后聲音越來越響,土木石鋪天蓋地,向著阿噶多爾濟的軍陣而去。

  阿噶多爾濟的瓦剌軍如同淹沒一樣,瞬間被吞沒。

  石亨站在南側丘陵之上,直道可惜,若非拒馬河河面結冰,這一下,就能滅掉敵人大半!

  但是炮聲一響的時候,瓦剌無數人都逃向了河對岸,算是躲過了這必殺的一擊。

  正當石亨準備下令全軍接站殺敵的時候,突然看到了遠處也先的狼頭大纛。

  站的高望的遠,他看到了也先的軍隊,深吸了口氣,大聲喊道:“結三才陣!”

  三才陣,是一種極為簡單的變陣,大概就是分為站鋒隊,主要是大楯,腰刀;跳蕩隊,主要是銃手;駐隊,主要是預備役,手持短兵。

  這個陣型卻是主要以防御為主,每陣百余人,主要是為了防止別人沖陣。

  “諸將士聽著,咱們逮著大魚了!能得到陛下多少賞賜!全看你們手里的家伙了!”

  “如果敵人沖上來了不要慌。”

  “要是實在是怕,就唱一唱把銃歌!”

  “誰要是敢退!老子一刀砍了他!”

  石亨知道自己這三萬人絕對吃不下也先的大軍,他的目的就是最大限度的擊斃傷敵軍,消耗對方的有生力量。

  而不是全殲對手。

  掌令官迅速將總兵官的軍令傳到了各指揮手中,隨即個個把總,小都統開始整理隊伍。

  這都練了很多遍了。

  石亨非常擔心會潰營,更加擔心來不及結陣,瓦剌人就沖了上來。

請記住本站域名: 黃金屋
上一章
書頁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