設置
上一章
下一章
書頁

第六十七章 各懷鬼胎

請牢記域名:黃金屋 朕就是亡國之君

  阿噶多爾濟不是傻子,這次大明京師之戰,連下面的軍士稱呼大明京師也從汗八里改為了北京,知道這是一個難啃的骨頭。

  而且據他所知,大明守城的軍士,多數都是各地調過來的預備役。

  大明民兵這個戰斗力,南下跑去劫掠,那是去打劫啊,還是去找死?

  這就是他在也先說起南下時候,第一反應。

  成吉思汗可以破開紫荊關和居庸關后,大掠河北、山東,是建立在金人龜縮,瑟瑟發抖不敢出戰的基礎上。

  大明軍隊現在就在城外!

  他的第二顧慮,則是考慮到元裔了。

  其實元裔久居東蒙古高原,與大明打仗打了八十多年,也打膩歪了,很多人都被大明招安,兀良哈部,更是有大明忠犬的稱呼。

  有的時候,阿噶多爾濟其實蠻羨慕兀良哈部,每次朝貢,兀良哈部都能得到大筆大筆的賞賜,與大明也多有商貿交通,兀良哈人過得比其他部族都要好一些。

  南下劫掠,本就不高的士氣,再碰一頭包,那基本上可以原地解散了。

  萬一碰到大明皇帝生孩子、娶媳婦、過生辰,大赦天下,就地解散的蒙兀人,甚至可以獲得大明的戶籍,搖身一變,直接變成大明人。

  豈不美哉?

  大明那么多的韃靼馬隊,不就是這么來的嗎?

  阿噶多爾濟沉思了許久才說道:“這樣吧,我率部前往清風店,清風店乃是出紫荊關的必經之路,若是大明軍隊在此設伏,我們損失就大了。”

  “不如我占清風店,大石南下,我也好為大石殿后不是?”

  阿噶多爾濟的潛臺詞是,如果也先戰敗,也好有個退路,打仗,未慮勝,先慮敗,這是基本的軍事考量,阿噶多爾濟說的不無道理。

  也先嘆了口氣,點頭說道:“那也行。”

  也先這邊相談甚歡的時候,脫脫不花則招來了自己的兩個兒子。

  脫脫不花的大兒子脫古思猛可,次子馬可古兒吉思。

  脫古和馬可兩個人的打扮頗為古怪,脫古乃是漢人打扮,右衽蓄發,渾身的書生氣。

  而馬可年紀尚幼,僅有六歲。

  脫古思猛可的母親是兀良哈部首領沙不丹的女兒,沙不丹是大明的忠犬,崇尚漢學,脫古之前一直跟隨母親,學習漢學。

  “脫古,你是長生天下的一個異類,但是此時到了部族生死存亡之際,我希望你能夠摒棄私怨,以大局為重。”脫脫不花的語氣滿是感慨。

  長生天下的異類。

  脫古身為草原人卻是飽讀詩書,以右衽蓄發為榮,與草原格格不入。

  但是脫古為人機敏,處事進退有據,敘事條理清楚,軍政大事上多有獨到之處,是他最出息的兒子。

  可是脫脫不花這個最有出息的兒子,卻是他最不想見到之人。

  因為脫古的母親與部屬私通,脫脫不花知道后,盛怒之下,刺傷脫古母親的耳朵和鼻子,割掉了她的舌頭,將其送回了兀良哈。

  兀良哈部首領沙不丹大怒!

  沙不丹率領兀良哈部,直接脫離了北元汗廷,并且揚言,這等仇怨,世代無休無止!

  雖然脫古的母親失去了耳朵、鼻子和舌頭,但是她依舊能寫字,她回到兀良哈后,向父親講明,她并沒有與部屬私通,這全都是栽贓嫁禍。

  而栽贓之人,是也先。

  脫古逐漸長大,越來越表現出了他的賢德,也先擔心脫古威望愈大,增大元裔在草原上的聲望,才出此離間之策。

  這一切都是綽羅斯氏的陰謀。

  脫脫不花后來查明之后,才知道冤枉了脫古的母親,但是脫古對脫脫不花的仇怨,也就比捕兒海稍小一些了。

  這個最有出息的兒子,卻對脫脫不花恨之入骨,脫脫不花重重的嘆了口氣。

  脫古面色凝重,戰事不順,他一清二楚,父親想什么,他多少也能猜到點兒。

  “父親,是有差遣嗎?”脫古拉著自己弟弟的手,平靜的問道。

  脫脫不花拿出一封信來說道;“是,有大事要你去做。”

  脫古從脫脫不花的手中拿過了書信,看了兩眼,點頭說道:“孩兒知道了,孩兒對父親有怨懟乃是私怨,但是公事,孩兒身為元裔的臺吉,知道該怎么做。”

  “孩兒告退。”脫古拉著馬可的手,走出了脫脫不花的大營。

  大軍就要撤軍,大明軍隊是否會銜尾掩殺,讓整個軍營里一片蕭索。此次南下,可真是…一無所獲。

  馬可抬著頭看著哥哥的臉色,頗為天真的問道:“哥哥,父親讓你去做什么事啊?”

  脫古露出一個讓人安心的笑容,摸了摸馬可的腦袋,笑著說道:“哥哥要去一個很遠很遠的地方,可能很久很久不會回來,你要聽母親的話,知道嗎?”

  “哥哥教你的課業,一定要按時做完,否則哥哥回來會生氣的。”

  馬可一想到脫古的那些課業,就是愁眉苦臉,但還是點頭說道:“知道了,哥哥,你不會不回來了吧。”

  脫古看著馬可的表情,頗為寵溺的捏了捏他的臉頰說道:“放心了,哥哥怎么會不回來呢?哥哥每年都會托人給你帶去新的書,每年都會給你留課業!”

  “要是完不成,可是要吃戒尺的。”

  “你要好好讀書,明事理,幫助父親好好治理我們的國家,讓百姓們不再顛沛流離。”

  馬可面色兇狠的看著脫古,忿忿的說道:“不許捏我的臉,都捏大了,如果不好看,就娶不到可敦了!”

  脫古一聽馬可這么說,終于長笑了起來。

  “陽光燦爛,大地寬廣,駝羔從睡夢中醒來,烘干好的奶酪香,在風中飄蕩。”

  “肯特山是我們的家鄉,年末的雪,帶來了春天的雨水,帶來了無數的牧場,睡吧,明天醒來時,牛羊在草場上歡唱……”

  脫古拍著馬可的肩膀,哼著兒歌,最終將馬可哄睡。

  一個侍從在旁邊低聲的說道:“摩倫臺吉,該上路了。”

  “嗯。”

  脫古借著夜色,帶著三個隨從,向著德勝門而去,這三個隨從是脫脫不花派來的,脫脫不花派人聯系大明,這三個隨從就是居中聯系的人。

  三個隨從趁著夜色,將脫古送到了德勝門外,下馬拜別了脫古。

  而此時的郕王府內,朱祁鈺挑著燈,在努力的研究于謙寫的匠爵的奏疏。

  “陛下,脫脫不花請求徘徊北古口處外三十里外,待也先從紫荊關撤離之后,想要與陛下秘密會盟。”

  興安從門外一溜煙的跑了進來,呼吸急促的說道:“于尚書就在門外,隨行的還有一人,乃是脫脫不花的兒子,脫古。”

  “會盟?”朱祁鈺一臉茫然的問道:“莫不是誘敵之策?”

  這是朱祁鈺的第一反應,隨即反應過來,說道:“宣。”

  朱祁鈺第一次見到脫古,這個和他年紀相仿的年輕人,不卑不亢的行了一個稽首禮說道:“參見陛下,陛下萬福金安。”

  “免禮。”朱祁鈺認真打量下脫古,這蒙兀人的王子,居然是個漢人打扮,他也是頭一次見。

  會盟這個詞是非常對等的,但是以現在北元汗廷元裔的實力,也有結盟的資格嗎?

  朱祁鈺倒不是非常熱絡,但是瓦剌勢大,敵人的敵人就是朋友的道理,他倒是清楚。

  若是平時,像脫古這類的臺吉朝貢,也都是鴻臚寺的四夷館接待,想要面圣,那真的不夠資格。

  奈何大明現在就像巨龍被抽了筋兒,翻個身都困難,也沒有那么多的講究了。

  “所為何事?”朱祁鈺四平八穩的問道。

請記住本站域名: 黃金屋
上一章
書頁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