設置
上一章
下一章
書頁

第五十五章 真·朱棣遺產

請牢記域名:黃金屋 朕就是亡國之君

  石亨和范廣兩人是夜襲的主要執行者,他們手下的兩位指揮使高禮、毛福壽首當其沖,帶著人就沖進了瓦剌大營,而石亨和范廣兩位主將,卻沖進了漢兒軍。

  漢兒,是一種草原上對歸附漢人的蔑稱,也是關內對叛逃漢人的蔑稱。

  這個稱呼關內關外是統一的,比如“漢兒盡作胡兒語,卻向城頭罵漢人”就表達了這些漢兒們的身份。

  但是有些漢兒是主動歸附、叛逃,有的漢兒則是大明的軍隊無法再庇佑他們,他們無法出逃,最終被迫無奈成為了漢兒。

  而這些漢兒,也是瓦剌人攻打大明時的“急先鋒”,不沖鋒,后面就是瓦剌人帶著血槽的彎刀。

  同樣也是大明軍頭疼的地方,畢竟都是大明的子民,而且最可怕的是,漢兒軍絕大多數都是被迫的。

  尤其是西直門外的瓦剌大營這里的漢兒軍,他們多數都是土木堡之戰的俘虜、山外九州來不及逃入城池的百姓,這都是戰爭失利之后,人為刀俎我為魚肉的局面。

  于謙對今夜夜襲的目標,就是徹底驅散漢兒軍,解救俘虜。

  朱祁鈺對此持贊同態度,這場夜襲順利施為。

  石亨和范廣攻破了漢兒軍的大營,殺掉了駐守的一些瓦剌軍將之后,打開了漢兒軍的大營的大門,示意他們逃跑。

  “我以小股前鋒為開路先鋒,爾等緊隨其后,至東安門外駐扎,不得有誤!”石亨對著身邊的親從下著命令,而親從騎著快馬在漢兒軍的陣營中,大聲呼喝著京師總兵官的命令。

  這些漢兒軍與其說是軍隊,不如說是流民,他們衣衫襤褸,沒有武器,甚至連鞋子都不全,他們在戰場上唯一的作用,就是替瓦剌人抵擋箭矢、鉛子。

  石亨勒馬,示意范廣帶人回去,他去接應指揮使高禮和毛福壽,正當他要出發的時候,一個黑色的人影,突然從漢兒軍中拔地而起,撲向了調轉馬頭的石亨。

  石亨塞外征戰多年,他聽到動靜的時候,就下意識的按住了馬鞍,從馬上跨下,右腳踩在了地上,而另外一只手中的鉤鐮槍,用力的刺向了飛撲而來的人,就扎了一個串糖葫蘆。

  石亨的右腳用力一點,飛身再次上馬,拔出了鉤鐮槍,看著那個人,有些疑惑的問道:“漢人?”

  不過他很快就發現了,這人是瓦剌人,因為他有耳洞。大明這邊講究身體發膚受之父母,打耳洞這種事很少,而且此人面色黝黑,飽經風霜,一看就是典型的草原人。

  石亨拍馬而去,向著瓦剌人的大營而去,漢兒軍身扈從軍,自然沒有和瓦剌人駐扎在一起的權力,他們軍帳破破爛爛,甚至是沒有,但是瓦剌人則全然不同。

  負責接應的劉安,看到范廣的身影的時候,非常失望,撈一份大功勛的機會與自己失之交臂。

  按照既定計劃,劫掉漢兒營之后,負責佯攻瓦剌大營的軍隊就會在石亨的接應下返回。

  沒過多久,劉安就看到了石亨的身影。

  而此時瓦剌人的太師也先,萬萬沒想到,大明軍隊非但不投降,還主動進攻!

  這還是六師新喪的大明軍隊嗎?他在草原上擊敗的軍隊,明明不是這樣!

  他完全沒有想到大明軍隊會夜襲大營,在經過了一連串的雞飛狗跳之后,他好不容易騎上了馬,準備組織反攻的時候,敵人已經退了,只留下了一地雞毛的漢兒營。

  “這群家伙!”也先拍馬想追,但是看著夜色和遠處的火把蔓延到遠方的長龍,最終沒有下定決心去追,他怕于謙在不遠處設伏。

  這個于謙,實在是詭計多端,用兵無常。

  而此時的朱祁鈺手里攥著一份申請大明功勛撫恤的奏疏,滿打滿算不到六萬兩,主要是人頭賞賜之類的獎勵。

  問題是他沒錢,一分錢都沒有,郕王府上下能拿出來的只有汪美麟和杭賢兩位名義上皇后和賢妃的陪嫁首飾。

  “朕可以準,但是朕兌換不了啊。”朱祁鈺有些感慨的批準了這份奏疏,這需要戶部配合,但是據他所知,戶部也沒錢。

  前線吃緊了,但是戶部沒有余糧,京師六部私庫和各庫有糧沒錢,按照以往的規矩,這些賞賜會折價為糧進行發放。

  大約折十余萬的米粱。

  “陛下,其實陛下有錢。”興安面色猶豫的說道:“內帑有三百七十余萬白銀,二十余萬兩黃金,打完這一仗還是綽綽有余的。”

  朱祁鈺一愣呆滯的問道:“多…多…多少?”

  “三百七十二萬兩白銀,二十四萬兩黃金。”興安又匯報了一個精確的數字,拿出了一本奏疏,遞給了朱祁鈺。

  “內承運庫太監林繡奏,本庫自永樂年間,至今收貯各項金七十二萬七千四百馀兩,銀一千二百萬四百馀兩,兩累因賞賜,金馀二十四萬三百馀兩,銀三百七十二萬四千九百馀兩。”朱祁鈺讀完了這本奏疏,才知道內承運庫這么有錢!

  國帑空虛,內帑卻是富得流油。(注1)

  朱祁鈺看著奏疏上的數字,頗為奇怪的說道:“太宗文皇帝陛下,不是五征沙漠,七下西洋,修永樂大典,用朝臣們的話說,可堪比漢武,奢侈而無限,窮兵極武,百姓空竭,萬民罷弊嗎?”

  “哪來的這么多錢?”

  打仗是要花錢的,朱祁鈺對此是心知肚明的。

  朱棣五征沙漠,每次都要籌備半年以上,人力物力豈止是天文數字?還修永樂大典,那可是數萬讀書人的大工程!

  這哪一樣不是花了大錢才能夠做到?

  可是現在內承運庫太監林秀說,自永樂年間留下了黃金七十二萬兩,白銀一千二百萬兩,這是什么道理?

  錢哪來的?

  興安想了想搖頭說道:“臣不知…”

  “你倒是誠實,知道就是知道,不知道就是不知道,是吧。”朱祁鈺被這一句不知道差點給氣笑了,你查的內承運庫的賬目,現在卻是一問三不知。

  朱祁鈺有些鄭重的問道:“錢能調的動嗎?”

  “那自然是可以,陛下乃天下之主,這內承運庫自然是陛下的內帑,沒多說什么。”興安趕忙俯首說道。

  “那就先調動金銀之物,犒賞彰義門外作戰勇猛軍士。”朱祁鈺這才了然的點了點頭。

  他現在迫切的想要知道,永樂皇帝朱棣,是怎么做到在五征沙漠的時候,依舊攢下了這么大的家當。

  這已經用了景泰年間,依然剩下了這么多錢!

  其實朱祁鈺不知道的是,朱棣攢下的這筆錢,一直用到了成化年間,也就是現在兩歲的朱見深登基盤庫的時候,依舊剩下兩百多萬兩白銀。

  “金濂最近一直在盤查戶部賬目,走,去問問他!”朱祁鈺站起身來,有錢在手的感覺真滴好。

  (原文:戶部言比者內承運庫太監林繡奏本庫自永樂年間至今收貯各項金七十二萬七千四百馀兩銀二千七十六萬四百馀兩累因賞賜金盡無馀惟馀銀二百四十萬四千九百馀兩)

請記住本站域名: 黃金屋
上一章
書頁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