設置
上一章
下一章
書頁

第五十四章 可借瓦剌大勢施為

請牢記域名:黃金屋 朕就是亡國之君

  “還是你們漢人懂的怎么對付漢人,就按說的辦!”也先情不自禁的鼓掌。

  這招數,簡直是殺人誅心的典范,哪怕是無法成功誘騙到于謙,那也沒關系,只要埋下君臣相隙的種子,就足夠了。

  這是在提醒大明的新皇帝,于謙是個類似于文襄王高澄的權臣,說不定哪天,就會三拳錘在了朱祁鈺的臉上。

  “但是有一個問題。”也先停止了興奮,有些疑惑的說道:“坊間流言,需要醞釀許久,才會傳到宮里去,大明皇帝知道,心里起疑,又不知道多少日子了。”

  “你說明日在德勝門外的土城里讓群臣朝見,那怎么才能這么快的離間君臣呢?”

  喜寧露出了一個笑容,他半瞇著眼說道:“這就是咱家的事了。”

  “好,就聽你一言!”也先笑得十分開心。

  如果真的抓了于謙,那絕對不虧,如果抓不到于謙,也無傷大雅,左右不過是件小事罷了。

  “咱家告退。”喜寧錘了錘胸口,離開了也先的大帳。

  孛羅惡狠狠的啐了一口,他面色猙獰的說道:“若非此人有用,某定要親手摘了他的腦袋,剖出他的心來,看看到底是不是黑心!”

  “亂臣賊子,人人得而誅之!”

  瓦剌人自稱蒙兀正朔,他們乃是蒙兀三部中的最大一部。

  洪武二十一年,藍玉北征捕魚兒海,抓了天元帝的次子地保奴,天元帝帶著長子和宰相幾十騎卒逃走,隨后,也速迭兒殺掉了天元帝,正式自立。

  東西蒙兀開始了數十年的征程,但是瓦剌人從來沒有絕對的自己不是蒙兀人,他們以黃金家族為榮,弒君者也速迭兒乃是阿里不哥嫡系,也就是忽必烈的弟弟。

  大元在蒙哥被砸死在釣魚城下之后,就分成了兩大派系。

  一大派系就是阿里不哥反對漢化的塞外蒙兀人,一派就是忽必烈一系,主張漢化。

  而瓦剌人統一東蒙兀之戰,就是在也先手中完成,他們從來不認為自己不是蒙兀大元的正朔。

  即便是討厭漢化的阿里不哥家族,也在潛移默化中修筑城池、種植田地、優待工匠和供養讀書人,所以也先和孛羅并非大明口中,茹毛飲血的野蠻人。

  他們也讀書,對于喜寧這種亂臣賊子,哪怕是為他們效命的貳臣,也是一口一個唾沫,恨不得殺之而后快。

  “這等小人,用完便棄就是了,何必與這等人較真呢?”也先又教訓了一句孛羅,這種人何必廢那么多口舌呢?那不是浪費表情嗎?

  喜寧回到了朱祁鎮的身邊,事無巨細的回稟也先召見的點點滴滴,他俯首說道:“皇上,郕王僭越稱帝,臣以為,可借瓦剌大勢施為,一來,可奪回大寶之位,二來,可正本清源,讓天下之臣民知道誰才是正統。”

  朱祁鎮到了瓦剌軍營之后,就很少說話,他猛地睜開了眼,兇光乍現,點頭說道:“準。”

  “臣領旨。”喜寧松了口氣。

  他是個太監,他只有也只能有一個主子,真正的一榮俱榮一損俱損,他做大大小小的事兒,沒有朱祁鎮的首肯,他哪里敢做?

  說到底,他只是朱祁鎮手中的一顆微不足道的棋子罷了。也先對他態度較好,也是看在朱祁鎮這個皇帝的面子上。

  而也先給朱祁鎮面子,是因為他的身后是一個強盛的大明朝。

  “臣告退。”喜寧看著面色變得更加陰冷的朱祁鎮,情不自禁的打了個寒顫,趕緊推出了朱祁鎮的軍帳。

  喜寧看著滿天的月色,不由的有些悵然,滿是感慨,出口成憲的大明皇帝,怎么就淪落到了如此的地步?

  土木堡驚變已經過去了將近兩個月,這段時間大明有了新皇帝,大明也有力挽狂瀾之重臣。

  但是舊皇帝不愿意淪落為太上皇,他乃是嫡子,乃是正統,京城里的那個皇帝,是個僭主!

  這樣在敵營之內忐忑不安的日子,什么時候才是個頭兒呢?

  他仰望著星空,長長的嘆了口氣。

  “那是什么?”他看到了一道道反射著月光的流光,從天邊而來,在天空中劃過了一道優美的弧線,然后穩穩的落到了軍帳之中。

  有些熟悉。

  轟,炸裂聲陡然響起,隨著轟鳴聲之后,是漫天的大火,在軍帳之間開始蔓延。

  “敵襲!”喜寧驚呼了一聲,立刻撲倒了朱祁鎮的大帳之內,就要拉著朱祁鎮逃離!

  這是最好的機會,大明軍夜襲大營,大營必然亂作一團,若是趁著這個機會,逃離敵營,那這樣的日子就到頭了!

  “皇上,大明軍來救皇上了,皇上快走,即便是我大明軍士,沒有打到這里,趁著瓦剌人沒注意的時候,皇上混入漢兒軍之中,漢兒軍一哄而散,皇上也可趁機逃脫。”喜寧喜出望外,不停的脫著衣服。

  他打扮成了瓦剌人的模樣,就是在等待著瓦剌人的騷亂。

  今夜就是最好的時候,只要朱祁鎮穿上這件瓦剌人模樣的衣服,混到漢兒軍之中,朱祁鎮也可以逃脫!

  “朕堂堂九五之尊,天下之主,豈能穿你這等宦官衣物?這豈不是折煞朕?”朱祁鎮拿起了喜寧的衣服,嗤之以鼻的說道。

  “皇上!眼下哪里還顧忌到這些啊!”喜寧一聽整個人都傻了!

  雖然他沒有和朱祁鎮溝通過逃跑計劃,但是到了這等緊要關頭,他的皇上居然嫌棄衣服不合規制?!

  鬧呢!

  朱祁鎮搖頭說道:“拿去吧,朕不穿。”

  朱祁鎮想的很明白,一旦離開了瓦剌人的大營,他就什么都不是了。

  最好的結果就是被人當成太上皇供養在宮里,稍微有點差池,混入漢兒軍里,萬一被大明將士給殺了怎么辦?

  還是留在瓦剌人的陣中,更加安全。

  喜寧握著手中的衣服,重重的嘆了口氣,呆滯的走出了營帳之外,他終于明白了,為什么也先連個守衛,都沒派到朱祁鎮的軍帳里。

  因為也先得知大明新立了皇帝之后,就料定了朱祁鎮不敢逃跑,也不會逃跑,所以才撤去了所有的看守。

  因為朱祁鎮壓根就不會逃!

  喜寧頹然的跪在了營帳之前,看著天空漫天的箭雨落下,軍帳起火,卻是兩行熱淚滾滾而下。

  “陛下!”喜寧重重的扣在地上,悲愴的喊著,他拿起了地上那頂圓帽,再次扣在了頭上。

  而此時的大明軍隊正在組織夜襲,目標是瓦剌人組建的漢兒軍。

  漫天的箭雨甚至遮蔽了一些月光,神箭帶來的火光,在瓦剌的大營之內,猛烈的燃燒起來,有的瓦剌人在四處奔命逃跑,尋找水來澆滅自己身上的火苗,有的瓦剌人則拿起了自己的彎刀,找到了自己的馬匹。

  大明的軍隊,膽子太大了!居然敢趁夜來偷襲!

請記住本站域名: 黃金屋
上一章
書頁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