設置
上一章
下一章
書頁

第四十五章 夜哭天明,能把瓦剌人哭死嗎

請牢記域名:黃金屋 朕就是亡國之君

  朱祁鈺提出的糧草問題,不是無的放矢。

  事實上,瓦剌人真的會這么做,作為蒙兀三巨頭之一的瓦剌人,已經建立了一個西起中亞、東接朝鮮、北連西伯利亞、南抵長城以北的廣大地區。

  此時的瓦剌人是北元之后,最大的蒙兀政權,他們擁有著廣袤的領土,強大的戰爭底蘊和不遜于北元的組織能力。

  堅壁清野固守城池的結果,就是整個華北平原生靈涂炭。

  這是朱祁鈺絕對不想看到的景象。

  即便是最后贏了,大明依舊是輸得一塌糊涂,他不可能接受這樣的結果,好在他不是紙上談兵,胡說八道,于謙也支持他的觀點。

  于謙大聲的說道:“陛下,城廂有大量的民宅,這些民宅的百姓已經入城安置在官舍之中,但是民宅可以利用!臣以為以城郭民宅步步為營,可以牽扯也先主力,使其進退不能。”

  “楊王在宣府組織哀兵,郭登在大同組織敗兵,只要楊王和郭登能夠騰出手來,奪回紫荊關,也先如同困獸之斗,介時方可大獲全勝,也可避免生靈涂炭。”

  石亨吐了口氣濁氣,低聲問道:“多久?楊洪郭登組織敗兵,需要多久?若是楊洪輕出,敗軍嘩變,宣府不保,大同不保,大明京畿時刻處于瓦剌鐵蹄之下,何談大獲全勝!”

  石亨是個渾人,他擅長阿諛奉承。

  他在牢里的時候,是于謙舉薦了他,他對于謙人前人后從來不說壞話,但是這次他的態度十分堅決。

  于謙不動聲色的說道:“某相信楊王,就如同相信你石亨一樣。”

  “某以為楊王和郭登,不會不知道宣府與大同的重要,若無完全把握,他們決計不會出兵收復紫荊關。”

  “至于多久,臣以為三個月為期。”

  石亨閉目良久,思前想后,深吸了口氣說道:“三個月就三個月!末將沒有意見,全憑于尚書做主兵事。”

  “備操軍和備倭軍能頂得住三個月嗎?”朱祁鈺提出了自己的疑問,城外作戰,三個月,那群顯得有些稚嫩的預備役們,真的可以嗎?

  “能。”于謙十分確切的說道:“陛下,臣以項上人頭擔保,此戰,大明必勝。”

  這是于謙的軍令狀,朱祁鈺點頭說道:“朕的錦衣衛可以隨時聽從調遣,與敵接戰。”

  “錦衣衛乃大明精銳,于尚書不要有所顧忌。”

  錦衣衛在京師二十二衛中只聽從皇帝的號令,朱祁鈺的話很明白,他不會干擾于謙的指揮,一切的指揮調度,都由于謙一個人決定。

  軍隊最忌諱的是什么?

  朱祁鈺這一個月在十團營訓練,只有一種感覺,那就是令出多門,是軍隊最大的忌諱。

  軍隊只能有一個大腦,容不得其他的聲音。

  在京師保衛戰中,朱祁鈺將指揮權完全交給了于謙,包括錦衣衛。

  “臣領旨!”于謙俯首說道。

  他站直了身子,大聲的喊道:“石亨!范廣!領五萬兵馬鎮守德勝門外。”

  “都督陶瑾領兩萬,鎮守安定門外!”

  “廣寧伯劉安領兩萬,鎮守東直門外!”

  “武進伯朱瑛領兩萬,鎮守朝陽門外!”

  “都督劉聚領兩萬,鎮守西直門外!”

  “臨陣,將不顧軍,先退者,斬其將!軍不順將,先退者,后隊斬前隊!”

  “陛下,臣斗膽,請陛下領錦衣衛,巡查各城門城防,臣等城外死戰,悉閉諸城門,不得有退!”

  朱祁鈺一愣,他分配到的任務居然是守城門…而且任務是守著城門,不讓軍士們入城。

  他有些悵然的說道:“朕知道了…”

  他要做的就是一件事,將城門緊閉,防止軍士們戰敗,也先大軍裹挾潰軍入城,這是一道極其殘忍的軍令。

  朱祁鈺多少知道了些,慈不掌兵的含義。

  背水一戰,破釜沉舟,這需要多大的勇氣?

  “末將領命!”九門鎮守使齊聲高喝,帶著于謙賜下的兵符,帶上皇帝信寶的敕喻,離開了中軍大帳。

  朱祁鈺茫然的看著諸多將領的背影,他喃喃的說道:“他們難道都不怕死嗎?這樣看似送死的命令,他們居然毫無怨言嗎?”

  興安立侍左右,想了想說道:“陛下,相比較之下,土木堡驚變的羞辱,才更讓軍士們寢食難安。”

  “死不過是馬革裹尸,但是只要瓦剌人逞兇一日,將士們便不得一日安寢。”

  朱祁鈺愣愣的說道:“這樣嗎?”

  他慢慢的走出了中軍大帳,他本以為會有沙場秋點兵之類的校場鼓舞,但是并沒有,軍營靜悄悄的,一批一批軍卒從十團營離開,向著城外而去。

  即便是有喧鬧,也是拉動著軍械出城而去。

  這些軍士們,居然也沒有一個要逃的?

  或許他們從各地守備軍征召的時候就可以逃。

  進京的路上,他們也可以逃。

  哪怕是在十團營,他們也可以逃,光明正大的離開。

  畢竟朱祁鈺說了逃兵不殺。

  戶部的官吏就在軍營外,可以隨時改籍。

  但是那些稚嫩的面龐,臉上并沒有恐懼,而是拿穩了手中的鉤鐮槍、盾、短兵和火銃,默不作聲的向著城外而去。

  而街道的兩邊站滿了大明的百姓,即便是深秋寒霜的日子里,他們依舊穿著草鞋麻布衫,他們看著不停通過的軍士,似乎是想從里面尋找他們的家人。

  但其他們心里清楚,京營二十萬,民夫五十萬,折戟土木堡,家家披麻戴孝。

  他們只是從這些軍士身上,找到他們家里兒郎的影子吧。

  但是他們的兒郎死了,或者在山外九州做了馬匪,或者是敗軍。

  “云從龍,風從虎,功名利祿塵與土!”

  “望神州,百姓苦,千里沃土皆荒蕪!”

  人群之中忽然有人開始哼唱,朱祁鈺凝神靜靜的聽著,他滿是疑惑的問道:“百姓們唱的什么?”

  “看天下,盡胡虜,天道殘缺匹夫補!”

  “好男兒,別父母,只為蒼生不為主!”

  興安屏氣聽了兩句,百姓們的哼唱的聲音,也越來越大,越來越整齊,聲浪滾滾,如同一股股的滔天巨浪不停的以人群為中心,散播而出。

  他湊到了朱祁鈺的身邊高聲喊道:“是紅巾歌,當初紅巾軍唱的…”

  后面的話朱祁鈺已經聽不清楚了,他現在已經被震天的歌聲所籠罩,那滾滾聲浪仿若將他拋上了云霄一般。

  “手持鋼刀九十九,殺盡胡兒方罷手。”

  “我本堂堂男子漢,何為韃虜作馬牛。”

  “壯士飲盡碗中酒,千里征途不回頭。”

  “金鼓齊鳴萬眾吼,不破黃龍誓不休。”

  歌聲一直在軍士們從九門魚貫而出之后,才慢慢的小了下來。

  朱祁鈺愣愣的看著這一幕,心中五味陳雜。

  大明的軍士、百姓,從來沒有對不起大明的皇帝,是大明的皇帝對不起他們,這些可愛的人。

  “陛下,皇太后說群臣等在殿上很久了,問陛下何時上殿。”成敬打遠出來,人群擠得他無法靠近十團營,只待軍士們出城,他才擠了過來。

  “現在就去吧。”朱祁鈺翻身上馬,向著奉天殿而去,兵事安排完了,自然要安排民事,昨天易州軍報送達之后,朱祁鈺先來到了十團營,才準備去上殿。

  他還沒到奉天殿,就聽到了震天的哭聲,走進去一看,他不禁撓頭。

  群臣正在抱頭號啕大哭…

  朱祁鈺眉頭緊皺,一臉嫌棄的看著這群魔亂舞的景象,不就是大兵壓境嗎?

  “夜哭天明,能把瓦剌人哭死嗎!”朱祁鈺一甩袖子走上了月臺,坐到了龍椅之上。

請記住本站域名: 黃金屋
上一章
書頁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