設置
上一章
下一章
書頁

第三十九章 來都來了

請牢記域名:黃金屋 朕就是亡國之君

  六部尚書圍坐在長桌之上,小聲的竊竊私語著,商量著應該如何辦才好。

  “于尚書,朕已經讓盧忠把鳳陽詩社的十四個人抓緊了詔獄之中,這篇文章,就讓五城兵馬司的人負責收繳,瓦剌大兵壓境,不要幾日,就會從紫荊關入關之大明京師之下。”

  “這片社論,陳循大學士以為還是當沒有出現過的好。”朱祁鈺大聲的說道:“上皇敕喻,乃是由瓦剌人脅迫所寫做不得真,諸公以為呢?”

  徐有貞哆嗦了幾下,立刻俯首說道:“當不得真,必然是上皇受脅迫所寫,臣…覺得還是行封駁之權,將其封駁才好。”

  朱祁鈺眼睛一瞇,點頭問道:“哦,徐御史的意思是,讓六科給事中行封駁之權是嗎?”

  “讓上皇之敕喻讓六科給事中都看到,讓在廷文武都知道,讓全天下的老百姓,街頭巷尾的討論此事嗎?”

  “我大明的皇帝,讓大明量中國之寬,贈予西虜,割讓大同、宣府是吧。”

  “你是準備打算迎回上皇之后,讓上皇被人戳脊梁骨罵,羞憤難當嗎?”

  “臣不敢!”徐有貞一抖,跪在了地上。

  行封駁事,是六科給事中的權力,徐有貞的意思就是讓上皇的敕喻繼續走流程,一直卡到六科給事中封駁。

  朱祁鈺的意思是直接卡在他們手里,當朱祁鎮說的話是廢話。

  這里面其實還是在爭論話語權。

  朱祁鈺怎么可能容忍朱祁鎮的敕喻,在大明依舊有效力呢?

  徐有貞的話是最后的抵抗,可惜,他所有的抵抗,都是建立在維護朱祁鎮的皇權之上。

  奈何朱祁鎮的所作所為,自絕于天下。

  徐有貞就是再能救,也攔不住他的主上朱祁鎮,自己一點點的毀掉自己的根基。

  “陛下,廣寧伯劉安,應當如何處置?”于謙說起了這次親自送朱祁鎮敕喻的大同總兵官劉安。

  禮部尚書胡濙立刻說道:“陛下,廣寧伯劉安擅離重鎮,素無智謀,莫救邦家之難,不由朝命,圖加侯爵之榮,臣以為當斬。”

  吏部尚書王直卻是看著那篇文章,似乎滿是憤慨,對劉安之事卻是不聞不問。

  “陛下,劉安乃是大同總兵官,乃一鎮軍長,擅離城邦至城外,獻媚賊寇,失我大明威嚴,有辱大明顏面,臣以為,當斬!”右都御史趙謙高聲疾呼道。

  “陛下,臨陣脫逃,若不加懲戒,恐怕軍心動蕩不已,還請陛下早做決斷!”

  “陛下,此人素來沒什么自謀,全憑祖宗劉榮之恩德,膽敢無宣入朝!不殺不足已警示,釀大禍就晚了。”

  “陛下,臣以為應當以臨陣脫逃論死。”

  幾個大學士也紛紛表態,陳循面色復雜的說道:“還請陛下,早做決斷。”

  “還請陛下,早做決斷。”

  朱祁鈺點頭說道:“盧忠,將劉安帶到詔獄之內,暫加禁錮,待大理寺卿、都察院和刑部,商定好了罪名再加處置。”

  “于尚書留一下,都回文淵閣和各部衙門吧。”朱祁鈺懶洋洋的揮了揮手。

  于謙剛站起來,只好再次坐下。

  “于尚書,劉安該不該死?”朱祁鈺轉動著手中的茶杯,若有所思的問道。

  站在朱祁鈺的角度,劉安從大同城墻放下吊籃,去城外送金銀給瓦剌人,并且要求見朱祁鎮,沒見到之后,痛哭流涕。

  但這一條,就很該死了。

  但是他本能的覺得這件事,不那么簡單。

  劉安在朱祁鎮的敕喻里,被加封了侯爵,如果真的貪戀這個侯爵之榮,他此時應該在大同,而不是在京師。

  養寇自重這種本事,在這個年代,是所有武將們必須掌握的技能。

  對于劉安也是這個道理,他要是真的打算加侯爵,就應該留在大同府。

  把敕喻散播天下,咸使知聞,讓宦官們把敕喻帶回來。

  而不是親自送回來了。

  這一趟有多危險,劉安這么大的人了,他能不清楚嗎?為何要羊入虎口呢?

  失去了軍隊的軍將,就像是失去了獠牙和利爪的猛虎,劉安真的覺得憑借著一封太上皇的敕喻就能從朝廷這里掏到侯爵的封賞嗎?

  尤其是朱祁鈺見了劉安之后,更覺得劉安不是這么蠢笨之人才對。

  劉安更像是背鍋,也像是請罪,而不是為了侯爵之榮。

  所以他才打算問問于謙。

  于謙當然看出了朱祁鈺的猶豫,他想了很久才說道:“陛下,眼下正是用人之際,雖說劉安擅離職守,但是離開時也命令讓郭登代其總兵官之職,把兵權都交給了郭登。”

  “現在當務之急是朝廷下令正式任命郭登掛征西前將軍印,出任大同總兵官,防止禍端再起。”

  朱祁鈺認真的想了想,代總兵和朝廷任命的征西前將軍,大同總兵官,對于展開工作而言,為他正名,的確是必須的。

  朱祁鈺點頭說道:“好,成敬,你令司禮監擬詔,快馬送到大同府。”

  郭登雖然被劉安所托付,但是終究是個副總兵官,萬一朱祁鎮再次叩門,郭登有實無名,怕是會被人置喙。

  于謙繼續說道:“若說臨戰斬將,臣也以為有點不妥。”

  “陛下,劉安一脈,乃是廣寧伯劉榮三子,這劉榮忠武之名,天下聞名,這一刀下去,怕是天下軍士皆膽戰心驚啊。”

  朱祁鈺認真的品了品于謙的意思,劉安兵權交了,對于軍將來說,那就失去了最大的依仗,最大的保護傘。

  于謙的話,算是肯定了之前朱祁鈺的想法。

  劉安送敕喻進京,壓根不是為了侯爵之榮。

  臨陣斬將,乃是兵家之大忌,雖然不是一個防區,但因為你們老朱家的兄弟鬩墻,就殺一個為國戍邊的將領,軍士們總會內心有點想法。

  劉安是劉榮的第三子,劉榮乃是洪武、建文、永樂年間的善戰之將,一生縱橫沙場,死后獲贈廣寧侯,謚忠武。

  忠、文、武、正,這都是謚號里排前面的美謚。

  劉安代表著是勛戚,這個時候,大刀闊斧的砍向勛戚,的確是件親者痛仇者快的蠢事。

  朱祁鈺主意已定,低聲問道:“那既然劉安來都來了,不如讓他守一下東直門?”

  “前幾天于尚書還說人手不夠用,讓朕把范廣從遼東調了回來。”

  于謙長長的松了口氣,長揖之后說道:“臣領旨。”

  于謙走后,朱祁鈺一直在琢磨一件事,為什么朝臣們,都要殺劉安?

  他都能想明白的事,朝臣們想不明白嗎?

  他們什么都明白!

  朱祁鈺立刻靈光一閃,站起身來說道:“興安,去詔獄,朕要見一見劉安。”

  之所以劉安該死,就是因為劉安卸了兵權,跑到了京城!

  這不是在維護朱祁鎮,而是劉安對朱祁鎮已經徹底失望了!

  朱祁鈺想明白了這一點之后,確定了劉安有必要拉攏的時候,決定出面見一見這個劉安。

  斗爭的真諦是什么?

  教員曾經說過,搞清楚誰是敵人,誰是朋友,把敵人搞得少少的,把朋友搞的多多的。

  朱祁鈺來到了詔獄,見到了已經醒來的劉安。

  朱祁鈺看著還算淡定的劉安,笑著問道:“你從大同府千里迢迢的乘快馬跑過來,是已經想到了要住這詔獄了嗎?”

請記住本站域名: 黃金屋
上一章
書頁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