設置
上一章
下一章
書頁

第三十一章 兵權旁落之始

請牢記域名:黃金屋 朕就是亡國之君

  朱祁鈺始終認為如何靈活的利用制度、規定,去實現自己的目標和調節朝堂的爭斗,才是一個皇帝最重要的工作。

  而不是天天跟朝臣們狗斗,玩陰謀,朝堂之上的大臣們個頂個都是進士及第出身,這些人都是選優再選優而出的人,腦袋太靈活了,朱祁鈺跟他們玩,不見得玩得過。

  但是他是皇帝,他掌握著制度、規定,或者說秩序的最大話語權,既然朝臣們把他推到了這個位置上,他就必須做好這個工作。

  既然打算讓脊梁們充當自己堅定的后盾,那就要把舞臺搭建好。

  那么這個軍備學堂,就是他搭建的舞臺之一,搭好臺子才好唱戲。

  駙馬都尉焦敬,張輗、張軏兩兄弟,這才明白了皇帝的深意,焦敬立刻出列說道:“陛下長算遠略,淵圖遠算,意在無遺,臣以為此舉甚善,既然于尚書所言,不為私計。那這事,于尚書以為如何啊?”

  “臣無異議。”于謙立刻俯首說道:“陛下斯言洞見癥結,亦可對癥下藥,實乃大明之幸也。”

  “只是這學堂第一祭酒何人可領,不知陛下心中可有計較?”

  朱祁鈺立刻說道:“必然是德高望重軍勛之人方可,朕以為宣府總兵楊洪可堪此任。”

  宣府楊王,也就是楊洪,帶兵打仗這么多年,要資歷有資歷,要謀慮有謀慮,從哪方面看都是最佳人選。

  若是英國公張輔未亡,那張輔就是最佳人選,可是張輔隨朱祁鎮北征,殉國在了土木堡,那就只有楊洪了。

  張輗、張軏兩兄弟的表情如同吃了蒼蠅一樣,但是又說不出話來,他們的哥哥張輔在的時候,他們在張輔的羽翼之下,毫無建樹。

  現在皇帝搭好了臺子,他們卻吃不到肉,只能跟著喝喝湯。

  于謙一聽是楊洪,稍微有些抵觸的心思,瞬間化為了烏有,他俯首說道:“臣以為陛下明定升階之事,還須陛下一力定奪為好,這京師講武堂之山長,還是陛下合適。”

  朱祁鈺松了口氣,他其實很擔心于謙在朝堂上跟他據理力爭,那他這個軍備學堂,不見得能夠辦的下去。

  但是于謙好像很支持這件事誒。

  他點頭說道:“那于尚書就擬個奏疏,報于文淵閣,金尚書,定要全力配合,爭取在擊退瓦剌人之后,軍備學堂可隨時啟用。”

  “臣領旨。”于謙慢慢的退回了自己的班列。

  于謙所說的明定升階之事,其實和科舉制中殿試如出一轍。

  在科舉之中,各地的舉人進京之后,要進行會試,會試第一叫做會元。但是所有的進士科,都要再走一輪程序,叫做殿試,只有殿試第一才叫狀元。

  殿試的目的有兩個,第一個是確定進士的名次,第二所有的進士及第皆為皇帝所賜。

  這樣的進士們可稱呼自己為天子門生,而皇帝自然是所有進士們的老師。

  武備學堂明定升階之事,其實就是科舉之殿試。

  這件事只能由皇帝去操持。

  朱祁鈺批了于謙的奏疏,確定了十團營將校名單,但是戰后,這些人都回到武備學堂里進修,成為天子門生之后,再授之兵柄。

  那十團營既不是兵部的十團營,更不是勛戚的十團營,只是皇帝的十團營。

  焦敬為何不反對?

  因為無論是焦敬還是英國公府張氏兩兄弟,都知道他們的名單根本沒法批下來,這已經是皇帝代表勛戚們能夠爭取到最好的結果了。

  雖然皇帝吃了肉,但是他們還是喝了一口湯,畢竟往學堂里塞人,比往十團營里塞人更簡單一些。

  朱祁鈺收起了手中的奏疏,坐直了身子,成敬才高聲喊道:“有事啟奏,無事退朝。”

  禮部尚書胡濙立刻出列說道:“陛下,體恤愛民,不愿靡費,登基大典一簡再簡,這不能再簡了。”

  “皇太后的懿旨不是已經通過驛站通傳四方了嗎?眼下上皇北狩,不宜操持,胡尚書,此事無須再議。”朱祁鈺連家都懶得搬,更別提登基大典了,他一個庶皇帝的登基大典,辦了只是讓人笑話。

  “這…”胡濙并沒有歸班,而是看向了珠簾后的皇太后,孫太后面含難色,最終搖了搖頭。

  胡濙這才歸班。

  “陛下,臣有一事奏稟。”浙江道監察御史李賓言出列說道:“陛下,各邊總兵官肆為欺罔。”

  “官軍被賊殺則稱病故,買誘番夷進貢則稱之為向化,出師以負為勝,遇敵以少為多;殺良冒功,殺避敵之人,則假作犯邊,擒殺來降之眾,則捏作對敵。”

  “偽作功次,希求升遷封賞,以至于賞罰不當,人心解體,臣乞行巡按御史及各地按察司,核實再報,敢有前欺罔作者,當斬!”

  監察御史們隸屬于都察院,都察院的前身是御史臺,掌管彈劾及諫言,除了左右都御史、左右副都御史,還有十三道監察御史110余人。

  他們干的活兒,就是挑錯,雞蛋挑骨頭。

  朱祁鈺一聽樂呵呵的看向了滿臉漲紅的石亨,這看似說的是各邊總兵官,其實是指著石亨的鼻子在罵。

  “陛下明鑒,臣可未曾做過此等的事!”石亨立刻站不住了,站出來俯首說道。

  他在大同做參將的時候,的確干過不少喝兵血的事,但是如此嚴重的需要論斬的罪名,他從來沒有做過。

  “又沒說你,何必急于承認呢?”浙江道監察御史李賓言不屑一顧的繼續說道:“這不就是不打自招嗎?”

  “你!”石亨的臉色瞬間就變了,他指著李賓言卻是無話可說。

  朱祁鈺揮手讓石亨退下看著這名御史說道:“李御史所言,可有出處?私役之事朕略微有聞,殺良冒功按例當斬啊,李御史慎言啊。”

  “臣請旨督查此事。”李賓言乘勝追擊,朱祁鈺笑容滿面的說道:“哦?你以為石總兵在大同府有殺良冒功之嫌疑,那若是查不出呢?”

  李賓言此時還沒有預料到事情的可怕,他繼續說道:“臣定引咎致仕!”

  “石總兵這殺良冒功的罪名一旦坐實,那是要殺頭的,李御史難道僅僅是引咎致仕這么簡單嗎?”朱祁鈺坐直了身子。

  李賓言剛要說話,左都御史徐有貞趕忙站了出來,俯首說道:“陛下息怒,李賓言無狀,還請陛下恕罪。”

  李賓言才緩過神來,俯首站立,一言不發。

  “國之大事,在戎在祀,言官還是莫要清談的好。”朱祁鈺示意兩人歸班。

  李賓言的目的是臣乞行巡按御史及各地按察司,核實再報,敢有前欺罔作者,當斬!

  稍微咂咂這句話,就知道巡按御史和按察司的御史,將掌控軍隊軍功核定之事,那軍將們到底有沒有殺良冒功呢?就只有巡按御史說了算。

  這才是真正的把手伸到了軍隊里,將巡按御史和按察司對各地軍功核實,有了稽查的權力。

  李賓言被徐有貞當了槍使,徐有貞想借著于謙的十團營之事,將都察院的手伸進軍隊里。

  這才是大明皇帝兵權旁落的開始。

  賞罰和升階,是皇帝對軍隊控制的最有效的手段,徐有貞以殺良冒功為切入點,將審查功勛的職能攬到都察院手中。

  這是朱祁鈺絕不允許發生的事。

  升階賞罰,功勛審查由督查院完成,那以后軍士們只能仰都察院的巡按御史之鼻息,對皇帝的忠誠還有幾分?

  石亨只是覺得不對勁兒,所以才會下意識的反駁,但是皇帝沒有同意,他也不再多想。

  于謙站在那里一言不發,但是依舊是輕輕的松了口氣,幸好皇帝沒有答應。

請記住本站域名: 黃金屋
上一章
書頁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