設置
上一章
下一章
書頁

第二十九章 真正的黑火藥

請牢記域名:黃金屋 朕就是亡國之君

  朱祁鈺對這個公式背的很熟練,這個比例絕對沒有問題。

  于謙卻是皺著眉頭思索了半天說道:“陛下,這樣配,即便是點燃,也僅僅是能燒火罷了,做這樣的火藥出來,又有何用?”

  朱祁鈺眨了眨眼,他也就是聽說過這個比例,具體這個比例代表著什么,他壓根就沒了解過。

  他本來想說,立刻馬上現場就做,但是考慮到于謙做了十幾年的兵部侍郎,在軍事這塊,于謙是極為專業。

  朱祁鈺在軍營的火藥制備營地里,反復觀摩了火藥的生產方式之后,終于清楚了做火藥真的不是一件簡單的事情。

  比如那些熬硝,大明兵部就專門在通州設置了一個熬硝營,專門從事熬硝、淋硝,是一個很苦的活兒。

  大將軍炮的一發炮彈消耗的硝,就需要一個人三年熬的硝,所以就有了“熬硝千日,不抵將軍一炮”的說法。

  比如那些木炭,就是需要研磨成粉末狀,但是這種研磨之后,還要過網篩,成為均勻的粉末狀才可以使用。

  而硫磺的制作,都是俘虜或者犯人在做,朱祁鈺遠遠看了一眼,那些人的眼睛都熏腫了。

  但是朱祁鈺也清楚的制作火藥的環節,他取了熬好的硝、硫磺還有炭末和常見的一些添加物回到了郕王府。

  校場是郕王府本來的花園,被興安簡單收拾之后,就成為了朱祁鈺的試驗場,他的燧發槍也不是一蹴而就的,而是經過了幾番改良,才合用。

  而此時的朱祁鈺面前是一個小秤,他開始按照那個公式配黑火藥粉。

  他現將木炭粉鋪好,然后將硫磺粉木炭粉中,二成分混合做好之后,放入木箱里,蓋上木箱的蓋子,老師父們說這是隔箱操作。

  他加入一點點水防止攪拌時的粉塵之后,再倒入硝粉。

  自然晾干之后,一個個黑色的小結晶出現在了朱祁鈺的面前。

  他試著點燃,正如于謙所說的那樣,一個微弱的小火苗靜靜的燃燒著,出現在了朱祁鈺的面前,無聲的嘲諷著他…

  朱祁鈺十分確信自己設計的小天平沒有任何的問題,絕對不是配比出現問題,而是他的配方出現了問題。

  朱祁鈺又點燃了一些黑色結晶體,無一例外,都在慢慢的燃燒著,有幾個例外,是水分太大,根本無法點燃。

  畢竟那么多的碳粉,燒不起來才奇怪,還有一股廁紙被點燃的惡臭。

  他將所有的黑色結晶點燃之后,終于知道自己失敗了。

  朱祁鈺沉默了良久,拿出了紙,開始寫寫畫畫,既然配方不是質量比,那一定是摩爾比。

  他把記憶里那些知識拿出來,開始了第二次的調配。

  他做好、自然陰干之后,將火藥粉小心的取了出來,開始試驗。

  在他準備填裝到手銃里的時候,忽然在電光火石之間,想到了炸藥之父諾貝爾,炸死了他弟弟的事。

  “興安,取火繩來。”他沒有扣動扳機,而是選擇了一種更為穩妥的方式。

  穩健。

  火繩很長,朱祁鈺和興安躲得很遠,火苗吱吱吱的向著火銃而去,隨后就是爆炸聲和炸膛之后,四射而出的銅料碎片,帶著呼嘯的風聲,扎進了樹干、窗欄和瓦片之上。

  于謙送給他的第一支手銃,就這樣炸的粉碎。

  朱祁鈺和興安離的很遠,他們呆若木雞的看著這一幕,威力實在是大得離譜。

  “朕這算是成功了呢,還是失敗了呢?”朱祁鈺目瞪口呆的看著這一幕的發生,他完全沒有想到黑火藥居然有如此大的威力。

  “成功了…吧。”興安呆滯的看著朱祁鈺,吞了口唾沫說道:“如同天雷滾滾的轟鳴之聲。”

  朱祁鈺略微呆滯的走進了偏廳,就是他搗鼓的小型試驗內,這一次,他取了一點點的自制火藥粉和兵部提供的火藥粉,小心的做著實驗。

  兵部的火藥粉,火繩點燃之后,火藥其實多數被吹散,就是燃燒波慢于爆燃的沖擊波,打散了火藥粉,在爆燃之后,燃燒痕跡很大,甚至會有殘留,有很強的的碳化現象,整個白銅板一片烏黑。

  而他自制的火藥粉,火繩點燃后,燃燒波快于沖擊波,爆轟之后,燃燒痕跡很小,不會有任何的殘留,白銅板上留下的事灼燒的痕跡,空氣中的硝煙味極其濃郁。

  對比相當明顯,他確信自己成功了。

  “陛下,王妃說可以開飯了,是…”興安小心的走進了偏廳,低聲問道。

  朱祁鈺擺了擺手,他低聲說道:“送過來吧,朕在琢磨琢磨。”

  朱祁鈺吃過飯之后,又搗鼓了半個晚上,才明白了添加這些玩意兒的用途。

  他白天待在書房,晚上則待在偏廳之內搗鼓火藥,終于在一次轟鳴聲之后,朱祁鈺滿臉漆黑的從房間里走了出來,對著興安囑咐了幾句。

  大明有很多的皇莊,這些皇莊隸屬于各宮,比如乾清宮、坤寧宮、慈寧宮等等,而這些皇莊的管理,分屬與內署十二監四司八局。

  其中兵仗局就是專門負責火器生產,兵仗局有不少的作坊。

  他將寫好的配方交給了興安,讓其生產一批新火藥,并且按他寫的量填裝火藥。

  尤其是長銃、子母炮、大將軍炮這三種的填裝數量,只能少不能多。

  多了…就炸膛了。

  “陛下,王妃讓臣問問,今天還睡書房嗎?”興安拿好了配方,小聲的問道。

  朱祁鈺讓他帶著配方,去兵仗局多做一點,用于重復試驗,如果沒有問題,就交給兵部的三大廠去制作新的黑火藥。

  朱祁鈺點了點頭說道:“還有點奏疏沒批完,朕還有國事要忙。”

  他沒撒謊,隨著備操軍入京,關于十團營各級將領的任免,朝堂上爭吵不休。

  于謙堅持要用京師剩余的兩萬軍士們充填各營的領隊、管隊,尤其是管隊,以老帶新。

  對于高級將官則是軍隊環評提拔,這等同于拔了勛戚們的根兒。

  但是勛戚卻始終堅持京營隸屬五軍都督府,需要從駙馬都尉和各公侯伯府內選人。

  吵吵鬧鬧的結果,就是兩份名單放在了朱祁鈺的面前,看似由他定奪。

  其實就是看他如何選擇。

請記住本站域名: 黃金屋
上一章
書頁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