設置
上一章
下一章
書頁

第二十四章 朱祁鈺的奇思妙想

請牢記域名:黃金屋 朕就是亡國之君

  于謙又站起來看了看堪輿圖,抿了抿嘴唇,坐到了座位上,嘆氣的說道:“石將軍所言有理。”

  石亨一樂,這老頭平素里都是一副油鹽不進的固執模樣,今天這是太陽打西邊出來了嗎?

  這不是于謙今天反常,而是他對守住內三關還抱有一定的幻想,但是石亨打破了他最后一絲幻想。

  于謙也希望戰場發生在塞外而不是關內,但是他沒有選擇。

  朱祁鈺點頭說道:“吏部言山東山東都指揮僉事韓青,多有軍功,能征善戰,可前往紫荊關備戰,現在看來,也是不必去了?”

  于謙首先表了個態,點頭說道:“不必去了。”

  “這就對了嘛。”石亨撇了賠罪繼續說道:“陛下,那邊的奸細太多了,里應外合,這天下就沒有攻不破的關隘,末將以為,還是不必去了。”

  石亨又重復了下自己的理由,他可不是胡說。

  朱祁鈺從袖子里掏出了第二份奏疏,繼續說道:“吏科給事中單宇上奏,朝廷命將出師,而用太監監軍,所以將權不專,反而受太監監軍所制,遇有賊寇,戰守無計,宜盡革之。”

  “他以為應廢除太監監軍這種制度,二位以為如何?”

  于謙搖了搖頭,喝了口水,他嗤笑了一聲:“這單宇之前還是在翰林院聽備,這剛入仕途,有些不知輕重,胡言亂語,陛下莫要聽他胡說,這事廢不得。”

  朱祁鈺看向了石亨,石亨被下獄,是因為陽和口與瓦剌作戰失利導致,而陽和口之戰的失利,則是大同鎮守太監郭敬,把他出兵的消息泄露了出去。

  按理來說,石亨應該同意才對。

  石亨認真思量了下,看了看于謙,搖頭說道:“末將以為這事吧,廢不得,有的時候,有些決定,將帥也有摸不準的時候。”

  “而且將領領兵在外,有鎮守太監在身邊,自己也踏實不是?”

  朱祁鈺認真的想了想這個“摸不準”和“踏實”,也明白了一點太監監軍的作用,在將領心中,更多的是一種與皇帝溝通的渠道。

  “那這事就算了。”朱祁鈺畫了個紅×,將奏疏放到了一旁。

  他又拿出了幾本奏疏,多數都是關于軍事,于謙和石亨的意見卻是出奇的一致,沒有多少的分歧,處理國事倒是有條不紊。

  直到傍晚紅霞染滿半邊天的時候,朱祁鈺終于摸出了一把手銃說道:“兩位,隨朕到校場試試?”

  “這是何物?”于謙接過了那個手銃。

  這個手銃是他之前在城門上送給朱祁鈺的永樂造手銃,但是已經完全變了模樣。

  朱祁鈺拿過了拿把手銃說道:“這是燧石夾,這邊是火鐮,按壓扳機,燧石夾下壓拉動引火藥蓋板,露出引火藥。”

  “夾著的燧石夾在火鐮上摩擦,火星引燃引火藥,這樣一來,擊發上就會簡單很多。”

  這是朱祁鈺尋找了幾個匠人做的新的燧發手銃,在永樂造手銃的基礎上改造而成。

  他說著就將燧發夾、扳機、火鐮一整套卡在槍桿上的燧發裝置,拿了下來,又裝到了永樂造火銃上。

  郕王府有個小院子,現在小院子上立著幾個人形草垛。

  火繩槍到燧發槍,減少了點燃引火藥的步驟,但就是這么簡單的改進,卻是提高了射擊的速度。

  不僅如此,因為不再需要左手點燃引火藥,可以更平穩的去瞄準,永樂造手銃的命中率也得到了極大的提升。

  這是朱祁鈺這幾天悶在家里,做出的小玩具。

  石亨是一個將軍,他用了很多次的火銃,對于軍械,他更具有發言權。

  朱祁鈺并不了解軍陣,也不了解自己的改裝是否真的有用,所以請了石亨和于謙上門。

  石亨試射了一發鉛子之后,面色凝重的說道:“不一樣,但是具體哪里不一樣,末將還得再試試。”

  石亨就這樣用了兩三把手銃不斷的試著,試了近五十多發,他才放下了手銃,回到了涼亭之內。

  “石將軍以為如何?”朱祁鈺有些期待的問道。

  石亨面色凝重的說道:“陛下,此物何來?”

  “朕自己做的。”朱祁鈺沒有隱瞞,的確是他畫的線稿。

  兵仗局的太監們,用失蠟法做了五六個。

  石亨和于謙相互看了一眼,眼中盡是驚詫,他有些拿不定主意的說道:“陛下,此物正是軍中急需之物。”

  朱祁鈺卻看向了于謙,石亨這廝實在是太愛拍馬屁了,也不知道他說的話是真是假。

  于謙凝重的點了點頭,他剛才也打了十余發鉛子,深有感觸。

  引火藥點燃并不是簡單事,尤其是下雨天幾乎不可能,而且因為要引火,瞄準時間大大縮短,命中率很低,但是現在,二十步內,幾乎彈無虛發。

  “此物在關鍵時刻,足以保軍士一命,陛下。”于謙向來是有一說一,有用就是有用。

  “那就好。”朱祁鈺松了口氣,讓人拿上來另外一個卷紙筒,卷紙里包裹著火藥和鉛子。

  他對燧發火銃有著強烈的信心,但是對這個卷紙筒就沒什么信心了。

  “這個底部有線,這處是活結,一拉這個活結,火藥和鉛子,一起滑落到了膛內。”

  朱祁鈺拿起了小的紙卷筒,對準火銃的槍口,火藥滑落,朱祁鈺用手一擠,頭部包裹的鉛子也掉進了膛內,他拿起了藥匙,將鉛子和火藥按緊。

  一次的填裝就完成了。

  于謙和石亨拿起了擺在盤子上的幾個紙卷筒,開始認真打量,石亨則是迫不及待的開始填裝。

  于謙則是拆開了紙卷筒,一共兩層,最外層是油紙,可以防潮,內層是普通的畫紙,比較光滑。

  “很方便啊,如果接戰二十余步,手銃可填裝兩次!如果是用于長銃,則至少可填藥三次以上!如此一來,如此一來!”石亨猛地站了起來,走到了校場前的桌子上。

  上面擺放著大明軍常用的邊銃和手銃,他拿起了三個卷紙筒開始填裝、發射、再次填裝、發射,他在心里默默的計數,隨后拿起了手銃,開始繼續填裝發射。

  五聲槍響之后,石亨手舞足蹈的回到了涼亭內,十分確信的說道:“好物!好物啊!陛下,此乃生民之功!好物!”

  “大明將士得此神物,必感念陛下之恩德!太好了!”

  朱祁鈺看石亨的樣子不像作假,又看向了于謙,于謙也是不住的點頭,他的確是文進士,但是不代表他對軍械不了解。

  他也帶兵打仗,這的確是好東西。

  多一次的擊發,就多一次的殺敵機會,乃是守戰之利器。

  戰場上的大殺器。

請記住本站域名: 黃金屋
上一章
書頁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