設置
上一章
下一章
書頁

第十章 大明,要變天了

請牢記域名:黃金屋 朕就是亡國之君

  “有。”盧忠趕忙說道,這種宮門守備的大事,沒有郕王的敕喻,他怎么敢給呢?

  太監擅權掌握空庭戍衛之事,唐中晚期已有血淋淋的教訓了。

  在朱祁鈺的敕喻中明確規定了借的時間和歸還時間,若是失期,則可照例擒殺之。

  今夜真是處處顯得有些怪異,盧忠隱隱約約覺得有大事要發生。

  于謙認真思慮了一番說道:“你把腰牌給興安吧,順便讓宮里的大漢將軍,聽從興安的調遣。”

  盧忠神色復雜,點頭稱是,大明真的要變天了。

  宮里的大漢將軍負責各個宮門的守備,開關城門,可披甲帶刀巡查京城,宮門值守乃是大漢將軍的本職。

  提督宮門,一直是皇上朱祁鎮的大珰金英負責,但是提舉宮禁的腰牌在北鎮撫司衙門。

  現在宮里的大珰、老祖宗要換人了。

  于謙不是命令,只是一個建議。

  現在是在選邊站的時候,選擇被俘皇帝朱祁鎮還是選擇馬上要登基的新帝,命運都在自己手里掌握。

  于謙再次翻身上馬,宵禁的五城兵馬司的軍士都認得于謙,并沒有攔他,他騎著馬找到了吏部尚書王直。

  王直此時是文官之首,于謙快馬趕至尚書府的目的,自然是商量下郕王殿下的條件。

  王直聽到了于謙的說法,驚駭的問道:“當真如此?這可如何是好?如何是好啊!”

  他一聽到郕王殿下案頭,居然有本李世民的帝范,額頭就滿是冷汗,但是他也只有驚慌,沒有什么好的應對之策。

  兩個人互相對視了一眼,愁容滿面。

  王直嘆了口氣,兩手一拍無奈的說道:“請郕王殿下監國是我們的主意,立皇上長子朱見深為太子,也是我們的主意,這不是兩頭不討好嗎?”

  于謙放下了茶杯,低聲說道:“興安帶著人進宮了,而且還要走了提舉宮禁的腰牌。”

  王直立刻搖頭說道:“萬萬不可,唐末時宦官得勢掌控神策軍,隨意廢立天子之事,可不能不防!”

  “郕王殿下莫非真的如同傳聞那樣,目不識丁?皇上…他都沒有將宮禁之事交給王振啊!”

  “那倒不是,用幾天就還給錦衣衛了,就這幾天,失期則擒殺。”于謙搖頭說道:“再說了,興安,他不是不知道輕重的人。”

  “那就好,那就好。”王直才松了口氣,點了點頭,感情自己想多了。

  他認真的思索著。

  一陣疾風吹過,窗欄晃動著,天空的明月慢慢的隱在了烏云之下,王直看著窗外,頗為感慨的說道:“要變天了。”

  “那就應了郕王殿下吧。”于謙站起身來,他也是想明白了。

  先帝只留下了朱祁鎮和朱祁鈺兩兄弟,一個既然已經在敵營了,國不可一日無君,他也只能暫時應下。

  王直也站起身來準備送客,他低聲說道:“廷益啊,其實郕王殿下有此決斷,你心里應該一塊大石頭落地才是。”

  “我初聽聞這消息,也是驚駭,但是立刻,我就放松了一些。”

  “咱們做的事,可是廢立的大逆不道,郕王殿下若是肯背些罵名,這事對廷益大有好處,至少不用擔心秋后算賬了。”

  于謙沒有回答,他俯首說道:“天色有變,我就不多叨擾了,先行告辭,請郕王殿下登大寶位的事,就請王老師父費心了。”

  “好說,我來操持。”王直回禮,拜別了于謙。

  朱祁鈺在書房里重重的打了個噴嚏,站起身來,然后整個身體十分的僵硬的看著門前。

  兩個貌美如花的女子,懷里一人抱著一個娃娃,她們帶著驚恐的目光看著朱祁鈺。

  啊,這…好像是自己的兩個老婆?

  這兩天事情實在是太多了,惶惶不可終日的她們終于見到了主心骨。

  結果朱祁鈺卻在書房待了很久,和朝廷大員聊了很久,這郕王終于有空閑了,她們帶著孩子來到了書房。

  “殿下萬安。”兩個女子行了個蹲禮,慢慢的走到了朱祁鈺的跟前,兩個孩子閃爍著大眼睛,樂呵呵的看著他們的爹爹。

  可是他們的爹爹剛剛看了他們一眼,他們就哇哇的哭了起來,拼命的向兩個年輕的媽媽懷里拱著。

  “乖,濟兒乖。”兩個年輕的媽媽哄著孩子。

  朱祁鈺撓了撓頭,這倆孩子難不成看出來,這個爹已經不是原來的那個爹了嗎?

  他腦海里不斷的浮現著這兩個女子的點點滴滴。

  長得有些威脅性艷麗,帶著兩分甜美、三分心機、五分御姐味兒的女子,懷里抱著女兒的是郕王妃,汪美麟,她的父親乃是金吾衛左衛指揮使。

  而另外一個有些小家碧玉,怯生生的女子,膝下則有個兒子的是側室,姓杭,單名一個賢,乃是普通人家出身。

  “這么晚了,還沒睡嗎?”朱祁鈺斟酌了一番,穿越而來繼承一個國了,再繼承兩個貌美如花的老婆和兩個可愛的孩子,其實也沒什么大不了的。

  汪美麟往前走了一步,行了個半禮,有些疑惑的問道:“夫君還未休息,臣妾輾轉反側,今天這到底是怎么了?外面都在傳,殿下要做皇帝了,宮人們也都在說。”

  “皇嫂還召我進宮敘話,莫名其妙的說了不少的怪話。”

  皇嫂,朱祁鎮的皇后錢氏。

  朱祁鈺搖了搖頭說道:“以后宮里有傳,皆以身體不適推辭,朝政繁忙,你們這些婦道人家不要多問,在家看好孩子就是。”

  朱祁鈺要做什么?

  要做皇帝。

  做了皇帝還要擊敗來犯的瓦剌大軍,還要殺掉前任皇帝朱祁鎮。

  這些事,哪一件不是伴隨著腥風血雨?家人們卷入這些紛爭之后,結果又當如何?

  “臣妾知道了。”汪美麟眉頭稍皺,還是點頭應了下來。

  杭賢欲言又止,她想開口說話,但是郕王妃在,她也不知道如何開口。

  朱祁鈺想到了宮里那個兩歲大的太子朱見深,再看著自己一歲大的兒子的朱見濟,心中慢慢有了計較。

  朱見深作為朱祁鎮的孩子,那必然是要被廢的,那么朱見濟就是替代的對象。

  他笑著問道:“杭妃有話就說好了,都是家里人,有話但說無妨。”

  杭賢看了一眼郕王妃,才怯怯的說道:“殿下,臣妾就是想問問,殿下,殿下,今天晚膳還沒吃,是不是熱一下?”

  朱祁鈺眨了眨眼,有些愕然,然后點頭說道:“熱一下吧,王妃,先去睡吧。”

  這個安排讓汪美麟的眉頭皺的更深,她看了一眼杭賢,抱著女兒離開了書房。

  等到汪美麟走遠之后,朱祁鈺十分認真的說道:“明天起,濟兒的所有飲食,都要有人嘗過之后,再喂下,你明天找興安要個奢員,定期更換,聽到了沒?”

  奢員,就是專門為了皇室嘗菜的宦官,都是由王府信任的人擔任,比如朱祁鈺的奢員就是興安。

  杭賢那張小臉上,滿是迷茫,她不太懂為什么自己的丈夫,如此鄭重的叮囑這件事。

  但是她的臉色,變得越來越蒼白,從朱祁鈺的話里,她知道,可能會有人對她的孩子下手。

  “殿下。”杭賢的手有些顫抖的抓住了朱祁鈺的手,她十分的害怕,能依靠的人,只有朱祁鈺。

  朱祁鈺寬慰的說道:“暫時還沒那么兇險。”

請記住本站域名: 黃金屋
上一章
書頁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