設置
上一章
下一章
書頁

第九章 皇權更替,腥風血雨

請牢記域名:黃金屋 朕就是亡國之君

  朱祁鈺看著長長的行軍奏疏,明確了一件事,他那個哥哥,真的不是個省油的燈。

  英國公張輔在朱祁鎮籌謀親征的時候,就強烈反對,甚至給出了「秋暑未退,旱氣未回,青草不豐,水泉猶塞,兵兇戰危」的具體理由,告訴朱祁鎮,此戰兇多吉少。

  塞外作戰,天氣尤其是秋季凍雨的危害,張輔這個老將一清二楚。

  跟蒙兀打了八十多年的大明也是一清二楚。

  戶部尚書王佐在奉天殿高聲疾呼,絕對不能去!

  因為只準備了一個月左右,士兵就帶著炒麥三斗,如何能戰?餓都餓死了,哪來的力氣打仗?

  但是朱祁鎮執意要戰,戶部尚書王佐無奈,只好調配順天府、山西布政司、保定等七府的夏糧至大同宣府交納。

  一切都像張輔和王佐預料的那樣,秋季凍雨加糧食不足,朱祁鎮行至陽和時,連日風雨,人情甚洶洶,兵士已乏糧,僵尸滿路。

  在陽和這個地方,大明軍卒凍死餓死在路邊,被野狼撕咬的面目全非,軍心渙散到了極致。

  兵部尚書鄺埜,以六十四歲高齡,跪在朱祁鎮的大帳外的草窩子里,整整一夜,勸朱祁鎮退兵。

  但是朱祁鎮依舊執意從宣府至大同,繼續親征。

  當朱祁鎮覺得不能打了準備從大同跑回京師的時候,大明的朝臣們一致同意,并且規劃好了路線和行軍路線。

  幾個以英國公張輔為首的將領,以王佐、鄺埜為首的文官,甚至提出了皇上先走,他們斷后的決定。

  當時也先再次南下大同,兵情兇險,朝臣們準備把朱祁鎮先送回來,但是朱祁鎮執意要大軍隨行。

  而到最后的土木堡的駐軍命令,更是由朱祁鎮親自下達,理由是這里適合決戰。

  駐蹕意決戰,是于謙在奏疏中,最隱忍的表達了駐扎在土木堡,是朱祁鎮的軍事冒險。

  事實上,此時兵部尚書鄺埜依舊在勸諫朱祁鎮,行至居庸關再言決戰,但是被斥責“腐儒安知兵事,再妄言必死”,而鄺埜則奏對曰:“我為社稷生靈,何得以死懼我!”

  但是呢,已經沒有人能夠阻攔這場悲劇的發生了。

  這些將官們真的是忠勇至極,在土木堡驚變的時候,文官武官全部戰死殉國,只有少數幾個逃脫了戰場。

  朱祁鈺合上了幾本奏疏,當然所有的罪責,都落到了王振的頭上,這么大的一口鍋,也只能扣在王振的身上。

  為尊者諱,這種自古以來的話術,朱祁鈺能明白于謙看到土木堡驚變之后,大明京營全軍覆滅時的痛楚。

  “呼。”朱祁鈺合上了奏疏,他看了一眼帝范,內心深處已經確定了,要效仿李世民之舉。

  朱叫門這個家伙,是戰犯,不殺他,天理難容!

  于謙整理這些兵部文書的時候,整個人都恍恍惚惚,行筆之時,極為認真,生怕把王振寫成朱祁鎮,鬧出笑話來。

  “殿下,眼下有一件事需要辦。”于謙低聲說道:“臣以為皇上北狩,必有奸人冒充皇上詐取太行關隘,眼下應該向宣府、大同各鎮通傳,不得開關。”

  冒充,是于謙能夠想到的給朱祁鎮體面的唯一法子了。

  但是無論大同府的劉安還是宣府楊洪,都等著朝中的命令,皇帝在敲門,到底開不開門?

  于謙的答案當然是不開門,甚至通傳全軍,乃是奸人假扮,為朱祁鎮留下了最后一絲的顏面,也給大家一個臺階下。

  “那就這么辦吧。”朱祁鈺點了點頭。

  “臣告退。”于謙又看了一眼那本帝范,書是好書,只是寫書的人是李世民。

  他走出了郕王府時,只覺得有點冷,快走了幾步,沒入了月色之中。

  朱祁鈺對著興安揮了揮手說道:“今天孤在宮里轉了一圈,郕王府上下百無禁忌,此時宮里宮人人心惶惶,你應當做什么,可知道嗎?”

  “拉一批,打一批,讓人都聽你的話,就是和大多數人站一起,你去辦吧。”

  “還有那個金英是吧,找個地兒埋了吧。”

  朱祁鈺讓興安去宮里當老祖宗,不先里里外外打掃干凈,窗明幾凈,他這個郕王當了皇帝之后,也逃不過落水、刺殺、宮中水食有毒等等路數。

  歷史上的明代宗的孩子,剛被立為皇太子,立刻就夭折了,而后壯年的朱祁鈺也病了,這病就稀奇古怪的很。

  “一定要打掃干凈。”朱祁鈺對興安叮囑著,這件事很重要。

  “臣領命。”

  興安回想起了在慈寧宮外,朱祁鈺別有深意的看他那一眼,點頭應是,帶著自己的腰牌和幾個宮人,向著皇宮匆匆而去。

  朱祁鈺的手無意識的敲著桌子,他看著那本帝范,于謙沒有答應他的條件。

  他的條件很簡單,登基可以,他必殺朱祁鎮。

  但是于謙顯然很猶豫,尤其是最后的時候,所謂的奸人假冒的折中之法,就是于謙權衡后的決定。

  朱祁鎮該死嗎?

  他將大明歷經三代的三大營精銳全都凍死、餓死在了山外九州的宣府和大同,他不該死嗎?

  他是戰犯,導致大明超過二十萬精銳,五十萬民夫慘死于沙場,是慘死而非戰死,他不死如何告慰那些冤魂?

  如果不殺朱祁鎮,到時候,一個大明,兩個皇帝!

  朝堂之上圍繞著兩個皇帝爭名奪利,斗爭立刻出現,黨爭立刻席卷整個朝堂。

  不殺朱祁鎮,難道等著朱祁鎮發動奪門之變,奪回皇位,毀掉自己妻兒的陵寢,尸骨無存?

  最后,再給自己扣一個戾的謚號?

  不殺朱祁鎮,難道等著朱祁鎮,殺掉力挽狂瀾的于謙和范廣等人,把他們的妻女家眷送給瓦剌人凌辱嗎?

  他有一萬個理由要殺掉朱祁鎮,唯一不能殺的理由,就是像李世民那樣,殺兄之名一直被人津津樂道罷了。

  朱祁鈺才不怕被人嚼舌頭根兒,更不在乎什么歷史污名。

  后人應該可以理解「皇權更替、血雨腥風」的道理。

  應該吧。

  即便是不理解,就不做了嗎?

  他看著窗外的一輪明月,一覺醒來,明月還是那個明月。

  但是他一個普通的老師,就這么突然而然的成為了大明的郕王,即將登基的皇帝,他內心深處百感交集。

  但是沒有人給他任何一點的反應時間,他就坐到了奉天殿的寶座旁,他就得處理國政,他就得萬事小心翼翼的試探。

  稍微閑暇的時候,他略微有些遺憾的是,自己訂購的那個刻晴霆霓快雨主題鍵盤,還沒有發貨。

  父母有哥哥照料應該無礙,自己也沒什么女朋友之類的可以擔憂。

  既來之則安之,既然穿越了,自己也算是天命之人。

  朱祁鈺如是想到。

  于謙已經五十多歲了,已是知天命之年,他騎著馬來到了大明門外的西江米巷北側的錦衣衛衙門口,翻身下馬。

  他裹了裹衣物,走進了錦衣衛,錦衣衛的指揮馬順被當殿擊斃,現在錦衣衛的左都督是盧忠。

  于謙小心的交待了抓捕陰結虜人的名單,順便告訴盧忠不得錯殺一個好人,但是決不可放過一個壞人。

  他叮囑了許久,盧忠點了幾個北鎮撫司的都尉,開始布置于謙派下來的任務。

  當然若不是有郕王的印章,盧忠也不敢胡亂調動錦衣衛。

  “剛才郕王殿下的大伴興安,要取走提舉宮門的腰牌,末將不知道他要做什么,也沒有郕王府的印信,我沒給他。”盧忠此刻并不知曉大明要變天了,他有些忐忑的問道。

  “興安說用幾天就還回來。”

  興安想干什么?效仿王振不成?

  于謙面色冷如寒霜的問道:“可有郕王殿下的印綬文書為證?”

請記住本站域名: 黃金屋
上一章
書頁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