設置
上一章
下一章
書頁

第七章 帝范李世民著

請牢記域名:黃金屋 朕就是亡國之君

  朱祁鈺并不住在皇宮里,他只是監國,并不是皇帝。

  按照大明的祖制,后宮不得干政,朝臣不許與后宮聯系,他見皇太后,乃是違制。

  不過此等時刻,孫太后也顧忌不了太多,也沒人會管那么多。

  她對遠在敵營的朱祁鎮,非常的擔憂。

  所以,她準備和朱祁鈺談談。

  從得到了皇上在叩關的時候,她經過了很長一段時間的六神無主之后,也漸漸的想明白了一些事。

  她臉上的淚滴依舊沒有擦拭,朱祁鈺已經從慈寧宮外,進入了慈寧宮內。

  “拜見皇太后。”朱祁鈺俯首行了一個禮,左右張望了下,確定了沒有五百刀斧手埋伏左右。

  孫太后擦干了眼淚,頗為無奈的說道:“郕王,眼下皇上北狩,朝中上下人人自危,惶惶不可終日,全仰賴郕王上下打理了。”

  “郕王機敏聰慧,處事有度,本宮相信郕王不會辜負皇上的期望,也不會辜負朝臣的期望。”

  朱祁鈺再拜了拜,平靜的說道:“這都是臣應盡的本分。”

  孫太后用力的吐了口氣,擦掉了眼淚說道:“郕王,本宮希望郕王在監國之時,多考慮下皇上目前的處境。”

  “本宮是個婦道人家,也就這么一個兒子,自然是希望他平安無事,若是國朝無傾覆之危,還請郕王護我兒周全。”

  朱祁鈺認真的品味了孫太后的話,首先是在國朝無傾覆之危,再其次孫太后對皇帝朱祁鎮的稱呼,已經變成了我兒,而不是皇上了。

  這是一個信號,作為皇太后的孫太后,她已經有了朱祁鎮這個皇帝,做不下去的準備了。

  畢竟叩門天子這種事,實在是太離譜了。

  擊穿了由宋徽宗、宋欽宗、宋高宗這對吉祥三寶共同構建的皇帝下限,達到了獨一檔的昏君標準,與不抵抗、丟失整個東三省的運輸大隊長并列。

  里通外國這可是誅九族的大罪。

  可是皇帝里通外國該怎么辦?

  丟失皇位。

  孫太后也是說在國朝無危的情況下,保證朱祁鎮活著。

  “臣領旨。”朱祁鈺俯首,慢慢的退出了慈寧宮,看著那個紅底金字的慈寧宮,看了下站在自己一旁的興安。

  興安立刻知道了郕王殿下這個眼神的含義。

  “陪孤來回走走吧。”朱祁鈺看著巨大的宮城,要不了多久,這里就是自己的地盤了。

  只是他對這里并不是特別喜歡,氛圍極其的壓抑,因為中宮無主。

  “興安,你說這皇帝做得,做不得?”他負手慢行,一路上沒有遇到任何的阻攔,他像是在問興安,也像是在問自己。

  所有的宮人都駐足行禮,等到他走遠以后,這些宮人才會站起來,繼續自己的事。

  顯然是郕王監國,并且有可能登大寶位的消息,已經被皇太后傳了下去。

  興安一臉惶恐的說道:“此等大事,豈容臣這等腌臜之人可以置喙。”

  “不過殿下,臣以為,這皇帝位,坐也得坐,不坐也得坐啊。”

  朱祁鈺從慈寧宮而出,走過了武英殿的庭廊,踩著金水河的河岸,走過了皇極門的五鳳樓,好奇的從樓上看向午門方向,又回到了文華殿。

  但是他并沒有進殿,而是看著文華殿外的三棟小樓。

  中間最高的那個是文淵閣,也就是通俗意義上的大明內閣。

  從宣德年間起,敕諭改為了票擬制,來自全國各地的奏疏,內閣大臣們就將自己的意見寫到了奏疏之上,皇帝負責裁決批紅,之后再發往全國執行。

  票擬制的繁雜公務,讓文淵閣從不置官屬,變成了下轄西制敕房和東誥敕房,每房設置中樞舍人,但并不常設,以輪值的形式出現。

  文淵閣的兩邊就是東西敕房,專門處理公務。

  這里就是大明權力中心,而他此時身居監國位,就有批紅的權力。

  這三棟不比文華殿小的閣樓,里面全是翰林院學士,或者大明的閣老,而且也在皇宮之內。

  朱祁鈺從西制敕房進入,路過了文淵閣,卻沒多過打擾,從東誥敕房而出,向著古今通集庫而去。

  古今通集庫就在文華殿外,也在皇城內,其規模比文華殿加文淵閣還要大上一號。

  里面是一排排的書架,一眼望不到頭,每個書架都有三人多高,里面全都分門別類的各種各樣的書。

  朱祁鈺瞪著眼看著如同浩渺大海一樣的書籍,呆滯的問道:“興安啊,孤記得,當皇帝好像要每日講經對吧,就是讀這里的書是吧。”

  “殿下,據臣了解,是這樣的。”興安俯首說道。

  朱祁鈺打了個哆嗦,指著兩個書架說道:“孤估計一輩子都看不完這兩個書架上的書。”

  興安十分為難的說道:“殿下,那是…目錄。”

  朱祁鈺用力的撓了撓頭,隨意的在書架上取了一本書,唐太宗文皇帝李世民的帝范。

  他很想了解一下,李世民殺掉了他哥哥之后,是如何善后的。

  這個是必須要學習的技能點。

  興安看到了朱祁鈺拿起的那本書,心中大驚。

  “好地方啊。”朱祁鈺將帝范塞進了袖子里,看著無窮無盡的書籍,感慨的說道。

  這里有自寶船廠開船從龍江關出水直抵外國著番圖,也就是大名鼎鼎的鄭和航海圖,也有天文包書四卷,里面有元人測景二十七所的四海測影。

  什么是四海測影?

  元時郭守敬帶著人踏足萬里海塘的的黃巖島,再到大漠長煙的大明城,跨越千里,設立了二十七座天文觀測臺,東至高麗,西極滇池,南逾朱崖,北盡鐵勒,四海測驗,驗證地球是不是個球。

  確定了一個基本的事實:惟謂海水附地共作圓形,亦焉地如雞子,中黃孤居天內,屬于地球說和地心說雛形。

  他隨手翻動了一下,里面有大明寶船所有的資料和制作工藝,以及數十頁的過洋牽星圖、針路航圖、海船武備圖等等,都是以圖文并茂的形式出現。

  這本書是鄭和第六次下西洋后,全體下洋官兵們守備南京期間,匯集成冊,一式兩份送到了京城。

  朱祁鈺信步走出了古今通集庫,又回頭看了一眼,叮囑興安一定要做好這里的防火工作。

  他十分隨意的走出了皇宮,回到了郕王府,這郕王府規模并不大,但是勝在精巧。

  他走進了書房里,拿出了帝范好好的研讀著,興安開始秉燭挑燈的時候,他才回過神來問道:“于尚書來了沒?”

  “已經到了半盞茶的時間了,在正廳等著,現在宣見嗎?”興安回答道。

  朱祁鈺眉頭一皺說道:“以后于尚書來的時候,不管孤在做什么,你都要第一時間通稟。”

  “是。”興安點頭,匆匆去正廳請于謙來到了書房。

  于謙進入書房立刻額頭上蒙上了一層冷汗,他看到了桌上的帝范,朱祁鈺就那么將那本書平攤在桌上。

  “殿下真是…手不釋卷啊。”于謙趕忙見禮,他盯著那本帝范,頭皮發麻,他已經確定了就是李世民的帝范,他并沒有看錯。

  李世民玄武門殺掉了胞親太子李建成!

  “坐。”朱祁鈺指了指面前的座椅說道:“于尚書,今日孤喚你過來,是有件事要問。”

  “在大殿之上,徐有貞言京畿、順天府、北直隸、山西、河南等地的富戶為了躲避兵禍,很多都逃向了南方?”

請記住本站域名: 黃金屋
上一章
書頁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