設置
上一章
下一章
書頁

第六章 權臣行徑

請牢記域名:黃金屋 朕就是亡國之君

  于謙連連搖頭,心事重重的向前走著,卻迎面撞到了一人,其余五位各部管主已經走了老遠。

  “于尚書。”興安滿是笑容的說道:“于尚書,殿下請尚書,今夜過府一敘。”

  “啊?哦。”于謙點了點頭。

  他想到了之前幾位朝臣們在文華殿前商量的事,最終答應了下來。

  本來作為朝中重臣,還領兵的于謙,和親王走得這么近,尤其是夜里過府一敘,是很犯忌諱的事。

  但是他都打算行廢立之事了,自然就不顧及什么忌諱了。

  還有比廢立皇帝更犯忌諱的事情嗎?

  而且犯忌諱的主體,是人在迤北的朱祁鎮。

  于謙告別了朱祁鈺的近侍興安,若有所思的穿過了大明門,回到了兵部。

  兵部諸多主事和侍郎等人,早就等在了大堂之上,他們帶著期盼的目光看著于謙。

  于謙一步步的走到了主位上,轉過身來,從袖子里掏出朱祁鈺朱批蓋章的奏疏,展示了一下,又傳閱了下去。

  他大聲的說道:“此時,敵寇得志!留大駕于塞外,勢必輕中國,長驅而南!請飭諸邊守臣,協力防遏。”

  “都督孫鏜!”

  “末將在!”

  “你領兵兩千余人,前往朝陽門,枕戈待旦,不得松懈,事有突變,則領郕王及太后、太子等宮內之人,急速南下至南京。”

  這是于謙給朱祁鈺和太子朱見深留下的后手,萬一京城守不住,則快馬前往南京。

  “末將領命!”孫鏜大聲應道。

  “都督衛穎、都督張軏、都督張儀、都督雷通!”

  “末將在!”

  “命爾等各領兵兩千,分兵守九門要地,列營郭外!”

  “末將領命!”

  “給事中王竑!”

  “在。”

  “即刻起,前往順義、昌平、大興幾縣,在秋收之后,立刻入縣城安置,十月前,務必堅壁清野。”

  “下官領命!”

  于謙一道道的下著早就準備好的命令,不斷的進行著統籌安排。

  除了堅壁清野之外,最主要的事情,就是組織百姓,組成工程隊修繕城墻,修筑外墻等事。

  更要組織百姓前往通州運糧,這件事可不是什么好差事,如果好做的話,金濂也不會在文華殿內,說付之一炬這種話了。

  他將親自帶兵,督辦此事,只能成功,不能失敗。

  無論多么大的阻力,都要打通從通州到京師糧倉的路。

  “至軍旅之事,臣身當之,不效則治臣之罪…天地共鑒!”

  于謙說完有些頹然,本來后面這句話是:「圣上明鑒」,主語應該是圣上,皇帝能夠治罪,而不是天地。

  可是他的圣上…在叩關。

  而此時依舊在文華殿的朱祁鈺,則是在閉目養神,他在梳理今天一整天的見聞。

  孫太后必然是希望朱祁鎮回來,那畢竟是親兒子。

  那個徐有貞應該是投降派,司禮監提督太監金英,還有稟報消息的小黃門曹吉祥應該是朱祁鎮的死忠了。

  這些人勉強可算是一派,但是各自打著各自的算盤。

  還有就是以王直為首的文官,以于謙為首的武官等人,他們算是自己的人嗎?

  朱祁鈺思前想后,得到了一個答案,王直也好,于謙也罷,他們其實是大明的人,而不是他朱祁鈺的人。

  不過,這就夠了!

  “殿下,臣回來了。”興安俯首說道。

  “殿下,臣有句話要說。”興安打了一輪腹稿之后,俯首說道:“殿下,臣在殿外聽到了幾位老師父們,似乎在議論一件事,說什么人人有份。”

  “雖然他們沒有明說,但是臣思前想后,應當是廢立之事了。”

  朱祁鈺睜開了眼,看著興安,這個人頗為機靈,猜的很準。

  朱叫門在宣府叩門的事,但是這件事瞞不住的。

  宣府近萬軍卒都睜著眼看著呢,前線的潰軍,正在翻山越嶺回到了京師,用不了多久,朱祁鎮被俘,并且在宣府府外叩門的消息,就會傳遍整個京畿。

  而且朱祁鎮過不了幾天,就又去大同敲門了。

  到時候更是人心惶惶,不行廢立之事,那這京師…不守也罷。

  “嗯,你猜的很準。”朱祁鈺肯定了興安的猜測。

  興安將頭低的更深說道:“殿下!于謙等一眾臣子,也是為了我大明興廢大計,還請殿下勿計較朝臣們一時僭越之舉。”

  “君臣不和,則天下之務皆廢,臣,斗膽。”

  但凡是哪個朝臣搞廢立皇帝這事,都會被皇帝所忌憚,這不是擁立的從龍之功,這是廢立還健在的皇帝。

  這豈止是僭越?簡直是權臣行徑。

  朱祁鈺深深的吸了口氣,看著將頭埋得很低的興安,這個小宦官,不僅值得信任,還有一定的大局觀,很不錯,膽量也很大。

  “起來吧,多大點事兒。”他滿不在乎的說道,搖頭說道:“也是為難這些臣子了。”

  攤上朱祁鎮這等貨色,你讓朝臣們怎么辦?

  自己非要親征草原,效仿文皇帝朱棣,結果玩砸了,被俘了。

  其實被俘了,也沒什么大礙,只要是大明依舊強盛,其實瓦剌部的也先太師,也不敢拿朱祁鎮咋樣。

  宋徽宗和宋欽宗這對父子,把大宋弄的腰斬。

  他們兩位皇帝,到了金國之后,百般受辱,老婆女兒都被肆意玩弄,兩個人也被牽著小弟弟滿世界亂跑,雅稱牽羊禮。

  可是隨著岳爺爺南征北戰,南宋武力越來越盛,這對倒霉父子的日子,反而越來越好。

  從最開始住土窯,到后面到了五國城做了重昏侯,等閑也沒人敢折辱他們。

  大明越強,瓦剌的太師也先,就越要禮遇有加的對待朱祁鎮。

  但是朱祁鎮干了什么?

  叩門,叩宣府的門,叩大同的門,刨大明的根基!

  再過倆月,朱祁鎮甚至還要叩京師的門!

  這種帶路黨的行徑,只會削弱大明!

  就連宋徽宗和宋欽宗這倆倒霉玩意兒,都能想明白的道理,朱祁鎮他…想不明白。

  碰到這么個東西,朝臣們該咋辦?

  真的眼看著京師南遷,大明變成第二個南宋不成?

  所以,朱祁鈺才認定了王直和于謙都是大明的人。

  “興安啊,你要學著做宮里的老祖宗了。”朱祁鈺拍了拍心安的肩膀。

  郕王有倆大伴,一個興安,一個成敬。

  在郕王的記憶里,興安更值得信任一些,所以,他在一些事上,更相信興安。

  至于成敬,只要不搗亂,做他的內官監大太監也無妨。

  “殿下,太后有請。”小黃門曹吉祥有邁著小碎步,走進了文華殿。

  朱祁鈺站起身來,向著皇宮而去。

請記住本站域名: 黃金屋
上一章
書頁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