設置
上一章
下一章
書頁

第一章 亂糟糟的朝堂

請牢記域名:黃金屋 朕就是亡國之君

  正統十四年,八月十八日,北京城,奉天殿內。

  “殿下,是不是該上朝了?”一個略顯有些渾濁的聲音,在朱祁鈺的耳邊響起。

  朱祁鈺用力的擠了擠眼睛,緩緩的睜開。

  入目則是無數的大紅色的木柱,黃色的帷幔在春風之中,獵獵作響,兩盞鶴形宮燈就在眼前,香氣裊裊。

  似乎是一股松香的味道?

  這是哪里?我是誰?我在這里干什么?

  惡作劇嗎?

  他用力的眨了眨眼,眼前的世界慢慢的清晰了起來,他用力的吸了幾口秋日的涼氣,意識逐漸的清醒了起來。

  他看著面前的太監,有些疑惑,擱這兒拍戲嗎?

  那我的臺詞應該是什么?

  他用力的坐直了身子,正要說話,忽然身體一僵,那種朦朦朧朧的感覺,如同氣泡被戳破了一般,無數的幻影在自己面前不斷的閃過。

  穿越了,穿越到了朱祁鈺的身上,這朱祁鈺在大明并不是很有名,甚至連個正經的廟號都沒有,明代宗,人稱景泰帝。

  景泰年間,最出名的大約是景泰藍?

  朱祁鈺一頭亂麻。

  他的好哥哥知名的叫門天子朱祁鎮,在七月份帶著京師三大營,親征瓦刺部,行至土木堡,被瓦剌部的也先俘虜,京師三大營二十萬精銳,一戰打了個全軍覆沒。

  作為閑散王爺的郕王朱祁鈺,在完全不知道狀況的情況下,被皇太后從郕王府里提了出來,扔在了監國位置之上。

  群臣在殿外候著正等待著上朝、皇太后在簾子后面垂簾聽政、內官監太監和司禮監太監等待著朱祁鈺的指令、大黃色的龍椅之上空空如也。

  他現在只是一個監國,而不是皇帝。

  朱祁鈺深吸了一口氣,自己這算是被趕鴨子上架了嗎?他看了一眼珠簾之后的皇太后。

  現在的他,真的沒得選,就算是再頭皮發麻,哪也得捏著鼻子干下去!

  “上朝!”朱祁鈺深吸了口氣,強作鎮定,雖然手心已經攥出了汗。

  前世的他只是一個普通教師,朝五晚九,這沒想到熬了一夜,再醒來,居然做了監國。

  監國該怎么當啊?挺急的。

  “上朝!上朝!”內官監太監成敬轉過身來,喊了一嗓子,隨后小黃門高聲呼和。

  停擺了數日的朝議,終于再次開始,胸前繡著各種禽獸的朝臣們,在大漢將軍的查驗之后,走進了奉天殿內。

  前線戰事吃緊、天子被俘、群臣惶恐,進了殿之后,諸臣依次站好之后,都在小聲的交頭接耳,一時間奉天殿內,居然有幾分嘈雜。

  朱祁鈺坐在一個四方凳上,這個四方凳很小,甚至有點硌得慌,和那寬闊的龍椅形成了鮮明的對比。

  還是監國,還不是皇帝。

  右都御史拿著手中的黃冊大聲喊道:“稟太后、殿下,應到二百零五人,實到一百三十二人,七人病休。”

  朱祁鈺眉頭緊皺,這缺勤實在是太多了吧,七人病休可以理解,可是剩下的六十六人去哪了?

  他打量了一圈,認真的想了想,便回過味兒來,剩下那六十六位本該上朝的大臣、勛戚、軍將,都死在了土木堡之下。

  大明朝的在廷文武,僅一戰損失了超過三成!

  “有事啟稟,無事退朝。”內官監太監成敬,大聲的喊道。

  “吾皇萬歲。”諸臣俯首,山呼海嘯,聲浪很大,只不過他們要行禮的對象并不在奉天殿內,而是在瓦剌部的大帳內。

  這畫面頗為的諷刺。

  “殿下,臣有事啟奏。”右都御史出列俯首說道:“殿下,國不可一日無君,天下不可一日無主,如今天子北狩,還請殿下早日定奪社稷之主,以安天下。”

  北狩…皇帝被俘虜的專用名詞。

  朱祁鈺認真打量著面前的右都御史,這人名叫趙謙,原來郕王也只知道此人叫趙謙而已,別的就真的不知道了。

  這是在勸進嗎?

  朱祁鈺準備推辭,按照他記憶里的規矩,至少要三推而就,否則就是大不敬,畢竟朱祁鎮這個皇帝,還活著。

  趙謙想要再說話,可是站在另外一側的司禮監太監,一甩斗牛服的袖子,拿出了一卷圣旨。

  他高聲呼喝到:“奉天承運皇帝,詔曰:自古帝王繼天立極、撫御寰區,必建立元儲、懋隆國本,以綿宗社無疆之休。”

  “皇長子朱見深,天資粹美,恪遵皇太后慈命,載稽典禮。”

  “授朱見深以冊寶。立為皇太子。正位東宮、以重萬年之統、以系四海之心。”

  “傳播天下,咸使聞之,欽此。”

  朱祁鈺看著這個司禮監太監,此人名叫金英,司禮監提督太監,那是內官之首。

  這段圣旨簡單翻譯就是皇長子朱見深,在皇太后的慈命下,被冊立為了太子。

  朱見深,兩歲,自己那個便宜哥哥朱祁鎮的庶長子。

  朱祁鈺額頭瞬間起了一層冷汗,他對明史本就是一知半解,這一道圣旨下來,內容很簡單,也瞬間明白了自己的處境。

  無論他做什么,這個江山,還是,也只能是他那個哥哥朱祁鎮的江山。

  朱祁鎮人在瓦剌人的大帳里,從哪里來的詔曰!詔個屁!

  趙謙伸出右手來,探出一步,似乎是想說什么,但是最后還是忍住了,搖了搖頭退回了自己的位置。

  殿內一片寂靜,所有人都沉默不語。

  這詔書誰下的?

  自然是坐在珠簾之后的皇太后。

  為何要立北狩天子朱祁鎮的長子為皇太子?

  因為朱祁鎮是那皇太后的親兒子,而他朱祁鈺是庶出。

  朱祁鈺只覺得好笑,皇帝被人俘虜了、大明二十萬精銳被全殲、朝堂三成朝臣殉國、瓦剌部磨刀霍霍正欲南下,大明國勢危如累卵。

  朝堂停擺數日,上朝的第一件事,居然是確立皇太子之位,而不是退敵之策,保住大明的江山社稷!

  真應了那句,六朝何事,只成門戶私計。

  一個留著山羊胡子的胸前繡著云雁的朝臣,站出來俯首說道:“殿下,臣僉都御史徐有貞有本啟奏。”

  朱祁鈺看別人沒反應,點頭說道:“講。”

  “眼下當務之急,乃是迎回皇上,瓦剌部太師也先派來了使者,要求金帛相贈,以早迎皇上還朝,還請殿下定奪。”

  贖回人質?

  不和親、不賠款、不割地、不納貢、天子守國門,君王死社稷的大明朝!就這樣被叫門天子朱祁鎮給壞了規矩!

  朱祁鎮這是要把大明朝的脊梁抽斷嗎?!

  “啟稟殿下,這事已經令戶部辦下了。”司禮監太監、皇太后的傳話筒、朱祁鎮的狗腿子金英,立刻回稟了一句。

  事事啟奏的時候讓他這個殿下定奪,卻事事都由太后定奪嗎?

  朱祁鈺卻是嘴角露出了一絲笑意問道:“有多少?”

  金英顯然沒想到一向溫和不通政事的郕王突然詢問,想了想說道:“九龍蟒龍緞百匹、珍珠六托、兩百兩黃金、兩萬兩千六百兩白銀,八車珍寶。”

  朝堂一片嘩然,朝臣們立刻吵吵鬧鬧,奉天殿的頂差點被掀了。

  一直老神在在一句話不說的吏部尚書王直猛地睜開了眼厲聲呵斥道:“好你個閹賊!金英,某問你,你可知這九龍蟒龍緞乃是天子御用之物,豈可輕贈?!”

  朱祁鈺閉目用力的吸了口氣,王直說完了話,朝堂總算是安靜了下來,他心頭的煩躁卻越來越盛。

  他猛地睜開了眼,大聲的問道:“袞袞諸公,天子北狩、大兵壓境!爾等皆為社稷之臣,喋喋不休些狗屁倒灶之事,如今當務之急為何?”

  “不應該是退敵之策嗎?”

  “還是你們以為瓦剌人入不了關!”

請記住本站域名: 黃金屋
上一章
書頁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