設置
上一章
下一章
書頁

第2032章 攤牌了

請牢記域名:黃金屋 劍道第一仙

  壓抑沉悶氛圍中,蘇奕的身影從容自若,淡淡道:

  “在你眼中,主動交出我兩位故友,已是最大的誠意。”

  “可在我眼中,這無非是你為贖罪活命做出的讓步罷了!僅憑這一點,還遠遠不夠化解這場恩怨。”

  他自進入失鄉之城,就遭受各種阻截打擊,一路好不容易殺到此地,可對方卻要收手,哪有這么容易!

  誠然,蕭如意和虛浮世還活著,讓他感到意外和驚喜。

  可這一切,都無法抵消蘇奕內心的殺機。

  這被稱作“姥姥”的紅裳女子,必須為此付出代價!

  遠處,紅裳女子的臉龐都變得冰冷起來,道:“是嗎,那你說說,我該付出怎樣的代價才行?”

  蘇奕道:“留下性命!”

  聲音剛響起,蘇奕已經殺過去,手中那一把道劍虛影轟鳴,掀起令天地為之顫抖的無上劍威,斬了過去。

  混沌彌漫,輪回光影遮天蔽日。

  那一劍之下,一如一座完整的輪回界域衍化出來。

  “去!”

  紅裳女子身影閃爍,抬手一招。

  那天穹上懸掛的一輪紫色圓月,竟是轟然鎮殺而下,直似一道巨大的光輪劈來,紫光如潮。

  頓時,驚天動地的碰撞聲乍現。

  輪回般的劍意與紫色圓月對抗,產生驚天動地般的毀滅波動。

  那座本就被劈開的紫月山再也撐不住,轟然傾塌倒地,四分五裂,三萬丈長空崩碎,陷入混亂動蕩的破滅景象中。

  砰!!!

  僅僅瞬息,那巨大的紫色圓月被轟飛出去。

  紅裳女子更是遭受反噬,修長綽約的身影倒飛出去,周身肌膚出現許多破損的傷口。

  但并沒有鮮血流出。

  原因很簡單,這位“姥姥”再厲害,同樣也是鬼神!

  可出人意料的一幕發生,那巨大的紫色圓月遭受重擊后,竟突然間縮小了無數倍,最終化作一枚形似月牙的紫色古印,被紅裳女子一把抓在手中。

  “哈哈!”

  紅裳女子仰天笑起來,滿頭雪白長發狂舞,盡顯歡愉和高興,“這一次,還要再次謝謝閣下,讓我輕而易舉執掌‘詛咒神印’!”

  “自此以后,我才算得上真正的失鄉之城主宰!可以隨心所欲執掌此地!”

  葉春秋臉色難看,這次又被這老妖婆算計了!?

  詛咒神印,據傳就是那位古神所留,也是這失鄉之城的本源核心!

  掌控此印,就等于真正掌控了此城,成為這里的主宰!

  “這就是你最終的目的?可惜,你高興太早了。”

  蘇奕微微搖頭。

  說話時,他身影猛地一展。

  他那一身的傷勢,在瞬息恢復過來。

  原本混亂衰竭的氣機,也隨之變得強盛無比,一如沸騰的鼎爐,轟鳴如雷,響徹乾坤。

  更驚人的是,他那一身威勢都暴漲一大截!

  “嗯?”

  葉春秋一呆,旋即猛地意識到,老王之前藏拙了,分明是在示敵以弱,扮豬吃虎!!

  “害我瞎操心,這家伙簡直也太能裝了!”葉春秋很高興,也很惱火,之前那一路上,自己可為這家伙揪心了不知多少次。

  誰曾想,全都是裝出來的!

  “你……”

遠處,紅裳女子的笑聲戛然而止,美眸睜大,明顯也被驚到  ,俏臉上寫滿錯愕。

  “很意外?一點小伎倆而已,不值一哂。”

  蘇奕淡淡道。

  之前,這位神秘的“姥姥”一直不曾顯現蹤跡,蘇奕心中焉可能沒有防備?

  他也不可能不做一點準備!

  之前那一路的殺戮戰斗中,他很清楚,自己的一舉一動皆在對方的關注之下。

  故而從一開始動手,就隱藏一部分實力。

  為的,就是不至于被對方看穿全部的底細,如此才能在真正亮劍時,殺對方一個措手不及!

  而現在,已經到了徹底分勝負的時候,蘇奕自不會再保留。

  “你可真陰險!”

  紅裳女子眸光冰冷,這個意外,明顯讓她無法淡定了。

  “和你相比,只能算小巫見大巫。”

  蘇奕淡淡道。

  這女人,利用他來打碎身上的詛咒力量,又利用他來降服詛咒神印,論陰險,他可比不了。

  紅裳女子攏了攏耳畔銀色發絲,道:“既然大家都已明牌了,依我看就無須再拼個你死我活,你想要什么補償,盡可以提,只要能消除你內心怒火,都可以談。”

  蘇奕一指紅裳女子手中的詛咒神印,“把此寶交出來,我給你一個談判的機會。”

  紅裳女子嗤地笑起來,眼神帶怒,“我誠心化解干戈,你卻獅子大開口,不怕把自己撐死?”

  “試一試?”

  蘇奕縱身上前,揮劍殺去。

  掌中,由九獄劍力量所衍化的道劍愈發凝實,彌漫無上劍威,橫壓長空,轟殺斬下。

  紅裳女子一手握著詛咒神印,全力催動。

  頓時,天地變色,無數血色秩序力量憑空乍現,整座失鄉之城都在這一刻劇烈轟鳴起來。

  這一刻的紅裳女子,的確和真正的主宰般,掌控天地秩序,翻手為云覆手為雨!

  可她這一擊,卻被蘇奕那一劍碾壓!

  轟隆!!

  漫天血色秩序崩碎,化作如潮光雨擴散。

  劍氣勢如破竹,視天地如無物,大開大合,無堅不摧!

  饒是紅裳女子早有準備,依舊被這一劍的威能掃中,整個人狠狠倒飛出去。

  那修長的嬌軀,都出現許多裂痕。

  她心中驚駭,終于徹底變色。

  輪回的力量,怎會如此禁忌?

  是那把神秘道劍的力量最可怕。

  連詛咒神印的力量,都完全擋不住!!

  眼見蘇奕追殺上前,紅裳女子唇中驀地發出一道晦澀的道音,直似風暴尖嘯,激蕩天地。

  黃猿鬼神悍然出擊。

  他身影一下子化作萬丈高,渾身彌漫著滔天的詛咒力量,猛地一拳朝蘇奕轟過來。

  蘇奕揮劍之間,一道劍氣沖霄而起。

  黃猿鬼神萬丈高的身影,直接從中間裂開。

  臨死,他怒目圓睜,保持著揮拳砸來的動作,可想而知,蘇奕這一劍何等鋒利,又是何等霸道!

  一如切割豆腐,輕而易舉。

  可與此同時,虛浮世和蕭如意兩人齊齊挪移長空,朝蘇奕殺來。

  “早料到會如此。”

  蘇奕抬手一按。

  虛浮世和蕭如意的身影齊齊被鎮壓,被輪回力量封印起來。

  然而,這一瞬卻再有變數發生——

一道身影突兀地從  背后朝蘇奕殺來,迅疾如電。

  赫然是葉春秋。

  他來到蘇奕身后,一劍朝蘇奕背部狠狠刺去。

  這突如其來的一幕,太過兇險可怕,任誰恐怕也想不到,葉春秋會反水!

  砰!!

  沉悶的碰撞聲響起。

  一柄劍鋒抵在蘇奕背部,卻再無法寸進,完全被蘇奕一身道行抵擋住。

  蘇奕頭也不回,輕嘆道:“老葉,果然不出你我所料,那女人在你的神魂中做了手腳。”

  此刻的葉春秋眼眸猩紅,神智明顯出了問題,眼見一劍沒能刺穿蘇奕,就要再次動手。

  結果,被蘇奕一把攥住脖頸,直接用輪回力量鎮壓封印。

  “你先休息一下。”

  蘇奕輕語。

  這個變故,的確不出他意料。

  也被葉春秋早預測到。

  兩人在一路殺到這紫月山之前的時候,就已交談過可能出現的變數。

  那時的葉春秋就提出,他在為姥姥做事之前,神魂曾被詛咒力量侵蝕。

  而姥姥為了掌控他們這些屬下,很可能會在他們身上做手腳!

  這等于給蘇奕提了個醒。

  故而,哪怕這一刻被葉春秋冷不丁地從背后刺殺,也根本不意外。

  “怪只怪,葉春秋、虛浮世他們太弱了,讓我的一切布局都成了鏡花水月。”

  遠處,紅裳女子幽然一嘆,有些不甘。

  她此刻很狼狽,修長的身影負傷多處,出現許多裂痕,長發披散凌亂。

  “一切布局,都是小道,在絕對實力面前,這點伎倆無疑顯得很可笑。”

  蘇奕說著,已邁步朝紅裳女子走去,“還有什么花樣,你盡管施展出來。”

  紅裳女子神色一陣明滅不定。

  可最終,她展顏一笑,道:“罷了,我認栽,這詛咒神印還未被我真正煉化,就贈予閣下了。”

  說著,她抬手把詛咒古印拋了過來。

  蘇奕抬手抓住此寶,直接以九獄劍的氣息進行鎮壓封印。

  “放心吧,我既然認輸,自然不會再玩弄什么手段。”

  紅裳女子眼神泛起一絲諷刺。

  似乎認為,蘇奕封印詛咒神印的舉動顯得很沒膽魄。

  “真就這么放棄了?”

  蘇奕問道。

  紅裳女子淡淡道:“認輸歸認輸,但這筆賬可不能這么算了。”

  說著,她露出一抹玩味的笑容,輕語道:“你眼前所見,只不過是我的一具神魂分身,不出意外,我的本尊此刻已經離開這失鄉之城了。”

  蘇奕眼眸微凝。

  這才猛地意識到,紅裳女子之所以一直在拖延時間,其最終目的不是為了對付自己,而是為了讓其本尊從失鄉之城脫困!!

  “是不是感覺很不甘心?”

  紅裳女子笑起來,眼神盡是戲謔。

  蘇奕也笑了,道:“我能讓你輸一次,就能讓你輸無數次!”

  “更別說,我此行的目的已經達到,除此,還獲得了詛咒神印,連你過往漫長歲月中傾盡心血栽培的那些屬下,要么死在我手中,要么被我鎮壓,以后這失鄉之城,也會被我掌控,我為何要不甘心?”

  “真正不甘心的,是你吧?”

  說著,蘇奕深深看了那紅裳女子一眼。

  一下子,紅裳女子臉上的笑容消失。

  蘇奕這番話,何止是在打臉,簡直像刀鋒般捅到她肺管子里去了!

請記住本站域名: 黃金屋
上一章
書頁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