設置
上一章
下一章
書頁

第2025章 來都來了 為何要走

請牢記域名:黃金屋 劍道第一仙

  葉春秋當年選擇了臣服,所以成為了那位姥姥的手下。

  而他當初能斬殺一位鬼神,為蕭如意和虛浮世報仇,也證明兩件事。

  一,在臣服那位姥姥之后,他的實力有了驚人的突破,才能有能力去滅殺一位鬼神。

  二,他很受那位姥姥器重!

  畢竟,既然是這失鄉之城的鬼神,必然也是那位姥姥的手下,葉春秋擅自斬殺那位鬼神,卻沒有為此付出代價,足可見那位姥姥何等器重他。

  甚至,蘇奕敢確定,在這失鄉之城,若那位姥姥要想阻止葉春秋報仇,絕對輕而易舉。

  可那位姥姥沒有這么做。

  也可見在她心中,葉春秋的價值遠比那位鬼神更重要。

  這,便是蘇奕感慨的原因。

  “老王你這是在怪我嗎?”

  葉春秋苦笑。

  蘇奕搖頭,“沒有,以你的風骨,若非為了給蕭如意和虛浮世報仇,寧死也斷不會選擇臣服和隱忍。”

  葉春秋拿起酒壺喝了一口,笑道:“還是你了解我,這些話,我也只會跟你說。”

  所謂肝膽相照,就是如此。

  彼此了解對方的秉性和風骨,無須太多的解釋,就能心照不宣。

  可蘇奕卻不確定,如今的葉春秋,在被困這失鄉之城無盡歲月后,是否已發生改變。

  他直接道:“你此來,是打算報答那位姥姥的恩情,勸我臣服,還僅僅只是為了敘舊?”

  葉春秋笑起來。

  只是那笑容里卻有些哀傷,輕語道:“老王,你的確不是以前的你了。”

  他從石階上長身而起,長吐一口氣,道:“若換做是當初的你,根本不會問這種廢話。”

  蘇奕一怔,旋即默然。

  嚴格而言,他擁有多次轉世重修的人生,屬于王夜的人生僅僅只是其中之一,在這方面看,他的確和葉春秋所認識的王夜有些不同。

  但,也因為擁有王夜的完整人生閱歷,讓蘇奕一下子意識到自己那番話,傷到了葉春秋!

  道歉?

  太見外了,也不是王夜的風格。

  蘇奕從藤椅起身,又拿出一壺酒,拋給葉春秋,“你打算怎么做?”

  葉春秋仰頭將壺中酒飲盡,笑罵道:“還問,你是真打算把我氣死?”

  他把酒壺摔在地上,滿足似的打了個酒嗝,道:“我其實從一開始就知道,誰才是害死蕭如意和虛浮世的罪魁禍首,過往那漫長歲月中,一直把這筆賬藏在心底深處,等待著以后有朝一日徹底做個了斷。”

  他扭過頭,苦笑著看向蘇奕,“可我沒想到,在我還遠沒有積蓄到足夠力量時,你這家伙卻跑來了,當然只能直接掀桌子了!”

  說到最后,他聲音中已帶上一抹決然之意。

  蘇奕笑起來。

  罪魁禍首,當然是那位姥姥!

  當年害死蕭如意和虛浮世的鬼神,也不過是那位姥姥的一個屬下罷了!

  無疑,葉春秋的確選擇了臣服,可他一直在隱忍,在暗中積蓄力量,在等待一個滅殺那位姥姥的機會。

  而因為自己殺入失鄉之城,葉春秋不得不提前暴露,于是才決定在此刻掀桌子!

  葉春秋沒有變!

這讓蘇奕心中那一絲疑慮和擔憂一掃而  甚至,內心還有些慚愧。

  自己之前那番話,的確太傷葉春秋的感情了。

  “果然,本座就知道,無論如何對你好,你也不會真正甘心為我所用。”

  一道冰冷的女子聲音響起,那一股震懾人心的壓迫感頓時再次出現在這迷霧長街上。

  葉春秋嘆道:“之前你讓我來勸說老王,不就是想借此機會試一試我對你的忠心嗎?現在這結果,你可滿意?”

  “你可清楚背叛本座的代價?”

  那女子的聲音再次響起。

  葉春秋大笑起來,“無非一死,何足道哉!”

  “不,生不如死才是對叛徒最好的懲罰。”

  那女子語氣淡漠,“本座既可以讓你活著,可以讓你成神,也可以讓你求生不得,求死不能!”

  葉春秋笑著一指蘇奕,道:“若我真生不如死,老王定然會第一個給我個痛快,讓我瀟瀟灑灑的死!”

  蘇奕一陣搖頭,道:“有我在,誰也殺不了你。”

  那女子聲音忽地笑起來,“那本座可就真要拭目以待了,姑且先看看,你們又能蹦跶多久。”

  聲音冰冷徹骨,就此消失。

  而那迷霧長街深處,那俊秀書生踱步而來。

  “葉兄,何苦來哉?”

  俊秀書生輕搖羽扇,面露惋惜之色。

  “我雖然淪為鬼神,可脊梁骨還沒斷,你呢,被困失鄉之城這么久,就甘心一直被困于此?”

  葉春秋袖袍一揮,一把道劍出現掌間。

  面對那俊秀書生時,他眉梢間罕見地浮現一抹凝色。

  “紀元長河的力量正在逐漸走向衰竭,按姥姥的推斷,用不了多少年,失鄉之城的古神詛咒力量就再困不住我們,到那時,天下之大,何處去不得?”

  俊秀書生道,“就是和姥姥一起殺向神域,都并非難事!可惜啊,葉兄你卻選擇了背叛。”

  他搖了搖頭,言辭間盡是遺憾。

  “我可從沒有真正視她為主,何來背叛之說?”

  葉春秋道,“行了,無須廢話,動手便是!”

  他手腕一抖手中道劍,一身氣勢驟然變得凌厲雄渾,恍如一位絕代劍神,殺伐氣震天動地。

  “老王,你帶人先離開,沿原路返回!”

  葉春秋眸光如電,決然道,“我來斷后!”

  蘇奕道:“既然來了,為何要走?”

  葉春秋一怔。

  蘇奕邁步上前,拍了拍葉春秋肩膀,“殺了那位姥姥,再走也不遲,你啊,幫我照看好他們兩人就好。”

  “哈哈。”

  俊秀書生笑起來,“有種!”

  葉春秋則無奈道:“赴死這種事,你都要跟我搶?或者說你是打算和我一起去赴死?”

  這句話,看似在抱怨。

  可卻能看出,在葉春秋心中,根本不抱多少活著的希望,完全已做好赴死而戰的準備!

  蘇奕沒好氣道:“殺一些魑魅魍魎罷了,我何時逞強過?”

  他一把抓住葉春秋,扔到了伍靈沖和斗笠女子身邊,“什么時候我撐不住了,允許你出手,在此之前,老老實實看著。”

  葉春秋唇角一陣抽搐。

  這家伙,竟敢視那些鬼神為魑魅魍魎?

  還真是和以前一樣驕狂啊!

  也罷,姑且就看他如何應對!

  遠處,俊秀書生一直在冷眼觀望,不驕不躁,不疾不徐。

  眼見蘇奕和葉春秋搶著送死,他甚至感到很好笑,道:“葉兄,你不必著急,送走這位老王,我自會親自將你鎮壓,由姥姥來發落。”

  說著,他手中羽扇揮動。

  嘩啦!

  迷霧長街上,霧靄翻涌,懸掛長街兩側屋檐下的燈籠急劇搖晃。

  而后,一道道身影從燈籠內騰空沖出。

  共有一百三十三人。

  其中有十三人,還是鬼神!

  每一個身上,皆洶涌著滔天的詭異血煞氣息,僅僅身上彌漫出的兇威,就讓天地黯然,虛空震顫。

  如潮般的恐怖殺機,肆虐擴散。

  “過往歲月中,神明也闖不過這條迷霧長街,看到了嗎,這就是一百三十三位失鄉者,雖然早失去了記憶,徹底迷失自我,可他們的實力可一點不比生前弱。”

  “老王,你若能闖過,我可就真會高看你一眼!”

  俊秀書生一聲大笑,轉身消失不見。

  轟!!

  那一百三十三個氣息恐怖的“失鄉者”,這一刻全都動了,全都殺向蘇奕一人。

  為首的,是十三位鬼神級存在,有的操縱血色龍蛇,有的身映億萬道光,有的手托山河,有的掀起滔天劍光。

  那恐怖兇悍的威能匯聚在一起,一如眾神出征,驚天動地,整個迷霧長街,都籠罩在一股末日般的毀滅氣息中。

  遠處,伍靈沖和斗笠女子幾欲窒息。

  葉春秋袖袍揮動,衍化一道熾盛的血色劍幕,擋在他們前方,同時出聲安撫兩人:“別怕,無非一死而已,老王若頂不住,還有我呢!”

  遠處天地動蕩。

  這一瞬,蘇奕也動了。

  他峻拔的身影上,驀地映出一方神秘幽暗的輪回世界,大若無量,如淵如獄。

  而伴隨著咫尺劍鏘鏘劍吟響徹,蘇奕縱步前沖,揮劍斬出。

  一劍之下,虛空似炸開,一片無垠無涯的渾濁苦海鋪天蓋地而出,浩浩蕩蕩,席卷前方。

  輪回劍意——苦海流殤!

  十三位鬼神的聯手一擊,頓時遭受抵擋,被無盡驚濤駭浪拍打,而苦海釋放出的沉淪力量,就如無形的大手,要將他們拖拽到苦海深處,永世沉淪!

  轟隆!

  驚天動地的爆鳴響起。

  十三位鬼神全力對抗。

  可其他上百位失鄉者的身影,則都遭受到無盡苦海的席卷,直似墜落大海中的浮萍。

  轉瞬間,便有數十個失鄉者的身影被淹沒,一個個臉上寫滿驚恐和無助,而后身影化作青煙,在苦海中消弭!

  轟隆!

  苦海滔滔,肆虐長空,任誰看到都不禁會生出渺小之感,而其中內蘊的輪回沉淪之力,更是禁忌無比,專門克制邪祟鬼物,也對那些失鄉者造成致命的威脅。

  遠處,葉春秋不禁驚訝地挑起眉毛。

  這老王,可遠比前世強大太多了!

  ps:先來2章,晚上7點左右,努力再來個3連更!

月初第一天,跟兄弟們求一下免費的保底

請記住本站域名: 黃金屋
上一章
書頁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