設置
上一章
下一章
書頁

第2023章 一物降一物

請牢記域名:黃金屋 劍道第一仙

  在火鴉水域,小猴子曾吞噬過火鴉邪神所留的一股神魄力量。

  也因此,小猴子實現了驚人的蛻變。

  也是這件事,讓蘇奕意識到,小猴子這個從混沌本源中誕生的先天神祇,其力量的蛻變,極可能和噬神有關!

  正因如此,在鎮殺那枯瘦老人后,蘇奕想起了小猴子。

  這枯瘦老人生前,同樣是神明,其神魂遭受失鄉之城詛咒力量入侵,淪為了鬼神。

  可歸根到底,枯瘦老人同樣是神!

  其魂魄力量,或許能充當小猴子的補品。

  而現在,眼見小猴子吞噬掉那一條胳膊,無疑印證了蘇奕的揣測——

  這潑猴,擁有以神之魂魄為食的天賦!

  似是食髓知味,小猴子目光看向地面。

  那里,橫陳著枯瘦老人那四分五裂的軀體。

  而后,小猴子張嘴一吸。

  嘩啦!

  枯瘦老人四分五裂的軀體化作洶涌的光團,盡數被吞到小猴子的肚子里。

  它意猶未盡地揉了揉肚子,眉開眼笑。

  遠處,將這一幕盡收眼底的巨漢不禁大驚,渾身發毛。

  那年輕人就足夠變態,可看起來,這毛臉猴子似乎更可怕,竟能生吞鬼神!!

  小猴子渾身皮毛翻涌,爆綻出如潮的混沌光雨,軀體血肉和骨骼都在摩擦作響,似風雷激蕩。

  無疑,它吞噬掉那身為鬼神的枯瘦老人后,一身力量再度發生蛻變!

  這一幕,讓斗笠女子瞠目結舌。

  這……這究竟是什么怪物!?

  伍靈沖則見怪不怪。

  因為他曾目睹小猴子吞噬火鴉邪神魂魄的一幕。

  “看來,正如姥姥所言,不出動全力的話,還真拿不下你這來歷古怪的小東西。”

  遠處,那十丈高的巨漢沉聲開口。

  嘩啦!

  他抬手一抓,身上纏繞的白骨鎖鏈忽地被撤掉。

  而后,就像打開了封印般,巨漢一身的威勢節節攀升,一下子變得比剛才強大了一大截!

  “吼——!”

  巨漢仰天大吼,聲震十方,天穹覆蓋的黑色煞霧都被震碎裂開,一片血色雷云隨之轟然垂落,將巨漢那十丈高的身影完全覆蓋住。

  一瞬,他整個人充滿詭異兇惡的威能,一身的氣息就像和天地完全融合在一起。

  一如這失鄉之城的主宰!

  蘇奕眼瞳一縮,感受到撲面的壓力。

  因為此刻這巨漢,的確和之前完全不同了!

  “死!”

  一聲暴喝,巨漢揮動那十多丈長的青銅棍,破空殺來,滾滾血色雷霆交織,釋放出禁忌般的詭異力量。

  那是古神詛咒之氣,衍化為血色雷電,覆蓋在失鄉之城,當動用這等力量時,巨漢就宛如化身這座城的主宰!

  砰!!

  僅僅一棍,蘇奕就被砸飛出去。

  他渾身氣血翻騰,難受得差點咳血。

  這家伙,可要比造物境下位神都要厲害,倒不在于他修為比下位神可怕,而是掌握的古神之力太強!

  轟隆!

  天搖地晃,巨漢掄起青銅棍,勢若狂風暴雨,對著蘇奕就是一頓狂砸,每一擊,都讓虛空炸裂,讓天地動蕩。

蘇奕頓時遭受到可怕的打壓,哪怕動用全部道行,全力施展輪回力量,也僅僅  只能招架!

  咚!!

  蘇奕再度被轟退,長發披散,很是狼狽。

  “你太弱了,若是成神,或許還能和我一戰。”

  巨漢大笑,若雷鳴似的響徹。

  說話時,他大步上前,青銅棍掀起鋪天蓋地的血色雷霆。

  “你想多了。”

  蘇奕冷冷開口。

  咫尺劍橫空出現,化作四尺長,當落在蘇奕掌間,那古樸的劍鋒頓時垂落億萬混沌劍氣。

  而隨著蘇奕揮劍。

  鐺!!!

  漫天血色雷霆潰散。

  巨漢轟殺過來的青銅棍,被咫尺劍輕松擋住。

  那無匹的劍鋒,更是在青銅棍上留下一道劍痕!

  “紀元神寶!?”

  巨漢吃驚。

  “難道你蠢到以為,我連一件寶物都沒有?”

  蘇奕淡然開口。

  他縱劍長空,開始反擊。

  大戰爆發,天地間劍氣激射,掀起無匹的混沌光,其中更蘊積著晦澀神秘的輪回奧義。

  而巨漢明顯察覺到威脅,出手愈發狂暴,一桿青銅棍像擎天之柱,砸得天搖地晃,虛空崩壞。

  鐺!鐺!鐺!

  一時間,密集的碰撞聲不斷響起,震耳欲聾,肆虐的戰斗余波,直似要讓天地翻覆。

  很快,蘇奕和巨漢的身影各自退開。

  蘇奕渾身無傷。

  而巨漢那十丈高的身影,已出現許多觸目驚心的劍痕,每一道劍痕上皆殘留著輪回的力量,正在磨蝕巨漢的軀體。

  他面容猙獰,一聲大吼,正要再戰。

  可當揮起那青銅棍時,這件寶物卻一寸寸爆碎斷裂。

  原來,之前的激烈廝殺中,咫尺劍早在這一根青銅棍上留下許許多多劍痕,在這一刻,那青銅棍終于撐不住,自己崩碎瓦解。

  這突然的變故,讓巨漢一愣。

  也就在這一瞬,蘇奕揮劍上前,橫空一閃。

  蘇奕連人帶劍,從巨漢那十丈高的龐大軀體中貫穿而過,出現在巨漢身后十丈之地。

  “你……”巨漢低頭看著軀體上出現的巨大窟窿,滿臉寫著錯愕,想要說什么,他軀體已撐不住,仰天倒下。

  直似一座小山傾塌倒地,濺起漫天煙塵。

  小猴子第一時間沖上前。

  這一次,它渾身皮毛翻騰,涌現滾滾混沌氣,而眉心之地,一道神秘的道紋裂開,像睜開了一只豎目。

  眉心的道紋激射出一片灰濛濛的光,將巨漢的碎裂的軀體完全覆蓋,而后,這具軀體轟地一聲化作一片蠕動的神魂光團,被小猴子張嘴吞掉。

  又吞噬了一位鬼神!

  不過,小猴子明顯吃撐,肚子都鼓脹一大圈,走路搖搖晃晃,似喝醉酒似的,渾身血氣翻涌。

  它張嘴似乎想吐,卻又用爪子死死捂住嘴巴。

  這滑稽的一幕,看得蘇奕一陣好笑。

  吃不下還硬吃?

  還真是個……吃神!

  遠處,伍靈沖和斗笠女子卻笑不出來,滿心都是震撼。

  直至進入失鄉之城到現在,蘇奕已斬了包括惡靈首領“宇乾”在內的三位鬼神!

  這和真正的弒神根本沒區別。

甚至在這失鄉之城中,那些  鬼神遠比神明都要可怕。

  可他們還是敗了!

  古神詛咒之力的確很禁忌,足可威脅神明。

  可蘇奕所掌握的力量,卻能克制古神詛咒之力。

  這,大概就叫一物降一物!

  當然,核心在于蘇奕的戰力太逆天,否則,哪怕讓他掌握克制古神詛咒的力量,也必敗無疑。

  而相比蘇奕,小猴子同樣堪稱變態,竟然可以噬神!

  以神為食物的猴子,放眼古今歲月的紀元長河中,誰見過?

  戰斗短暫結束,天地重新歸于寂靜。

  不可思議的是,之前那戰斗的毀滅力量何等可怕,可那一條一眼望不到頭的迷霧長街,卻不受任何影響。

  完好無損!

  這很反常,可蘇奕早就察覺到,在這失鄉之城,那每一處被破壞的地方,都會很快就恢復過來,修復如初!

  整座神秘的城池,在古神詛咒力量的覆蓋下,也和那些鬼神一般,有著一種不死不滅的詭異氣息。

  “竟讓我差點負傷,連道行也消耗不少,還好,并不影響戰斗。”

  蘇奕感受了一下身軀和道行的狀況,決定繼續行動。

  迷霧長街上,霧靄繚繞,兩側建筑屋檐下懸掛著的燈籠灑下斑駁昏黃的光澤,靜悄悄的。

  長街上的建筑鱗次櫛比,大門和窗戶全都緊閉,沒有一個開著。

  行走其中,一眼望去,那長街仿似沒有盡頭,顯得格外漫長。

  蘇奕手握葉春秋的留魂珠,一邊前行,一邊靜心感應。

  伍靈沖和斗笠女子緊隨其后。

  兩人心中都很羞愧。

  因為一路走來,他們非但沒能幫上什么忙,反倒像是累贅般,頗讓他們感到不自在。

  可一想到這里是失鄉之城,是連神明前來,都難逃殞命的禁忌之地,他們心中才好受不少。

  至于蘇奕……

  他們可不敢去比較。

  雖然同時太境人物,可他們都早已沒有去和蘇奕比較的資格。

  當一個同輩中人強大到一個不可思議的地步,只會讓人望洋興嘆,無法嫉妒、無法羨慕、也無法去比較!

  忽地,蘇奕頓足,道:“你們發現沒有,這長街似乎沒有盡頭,無論我們走多久,就像在原地徘徊一樣。”

  伍靈沖和斗笠女子一愣,旋即猛地也反應過來。

  的確,從他們進入這迷霧長街至今,已有半刻鐘時間,速度雖不快,但也絕對不慢。

  可直至現在,都沒有抵達長街盡頭!

  甚至,當望向長街遠處,依舊給人一種遙不可及的感覺。

  “這一條迷霧長街……難道是一座迷陣?”

  伍靈沖忍不住道。

  “若是迷陣,早就被看穿。”

  蘇奕微微搖頭,“依我看,這條長街應當是由古神詛咒之力所化,一如天道中的秩序規則,極有可能已經被某個鬼神掌控,而我們進入此地后,已和自投羅網沒有區別。”

  聲音還在響起,長街遠處忽地響起一陣鼓掌聲:

  “這么早就能察覺到這一點,閣下的確非尋常可比!無怪乎能殺了扎宇乾、紙匠和丘蠻。”

  伴隨聲音,一道身影從遠處霧靄中走來。

  ps:明天是月初第一天,跟兄弟們提前求一下保底的票票。

  明天金魚也會努力多更一些!

  請:wap.

請記住本站域名: 黃金屋
上一章
書頁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