設置
上一章
下一章
書頁

第2014章 第二次懸賞

請牢記域名:黃金屋 劍道第一仙

  那是一個把長發盤成一條長辮的男子,一襲藍衣。

  他面容俊美妖異,身影軒昂如松,背上斜背一口黑色刀鞘。

  刀鞘不帶刀,空空如也。

  在蘇奕抵達時,藍衣俊美男子就立在伍靈沖一丈之地。

  詭異的是,伍靈沖明顯沒察覺到這藍衣男子。

  “道兄,事情如何了?”

  伍靈沖問道。

  “你先立在那別動。”

  蘇奕說著,目光已看向藍衣男子,道:“神?”

  伍靈沖一呆,他猛地扭頭看過去,卻沒有發現任何異常。

  或者說,他的眼眸和神識,都無法感應到藍衣男子的存在!

  這讓他心中一顫,毛骨悚然。

  藍衣男子沒有說話。

  他狹長的眸泛著歲月滄桑的氣息,上上下下認認真真地打量著蘇奕,似乎要將蘇奕身上的秘密看穿。

  半響,他似無比失望,嘆了口氣,道:“你不是李浮游。”

  聲音就像刀鋒緩緩摩擦在堅硬的石塊上,低沉、冷冽、肅殺,有著一股懾人的凜冽之氣。

  他轉身就要離開。

  冷不丁地,就聽到蘇奕的聲音響起:“我可以是。”

  藍衣男子當即頓足,背對蘇奕,道:“當你是的時候,我會再來找你。”

  聲音還在回蕩,他身影悄然消失不見。

  連一絲痕跡都沒有留下。

  以蘇奕的神識,就都沒能察覺到,對方是如何離開的!

  “這家伙……必然是一位神!”

  蘇奕皺眉。

  神明,可以行走于紀元長河,但卻會遭受“紀元神劫”的威脅!

  這種神劫,誕生于紀元長河中,專門針對神明。

  據說,那殞命在紀元長河中的神,大都是喪命在這種禁忌般的神劫之下。

  像失鄉之城中分布的鬼神,就是死在紀元長河中的神明所化。

  不過,這并非絕對。

  在紀元長河一些特殊的地方,神明便不會遭受紀元神劫的威脅。

  比如永晝之國、禁斷島、九黎之山、古神路等等。

  其中,永晝之國最為人熟知。

  而禁斷島、九黎之山則是紀元長河中的禁區,充斥詭異不詳的事物。

  古神之路則最為神秘,很難尋找到。

  可現在,一位疑似“神明”的家伙,卻突兀地出現在金橋城內,并且似乎認出自己是李浮游的轉世之身!這就太奇怪了。

  旋即,蘇奕想到了一種可能——

  對方,也可能是一位鬼神!

  也就是被紀元長河上許多強者稱作“不詳生靈”的詭異存在!

  “難道說,以前李浮游闖蕩紀元長河時,曾留下過許多未了的恩仇?”

  蘇奕沉吟。

  “道兄,剛才是怎么回事?”

  伍靈沖已驚出一身冷汗。

  因為自始至終,他根本沒有察覺到那藍衣男子的存在,并且連藍衣男子的聲音都沒聽到!

  這令人不寒而栗。

  “沒什么,一個疑似神明的奇怪家伙。”

  蘇奕搖了搖頭。

  疑似神明!!

  伍靈沖倒吸涼氣。

在金橋城留  宿了一天后,蘇奕和伍靈沖繼續啟程,橫渡紀元長河而去。

  接下來的兩個月時間里,兩人陸續經過五座驛站,每到一處,蘇奕就會帶著伍靈沖堂堂正正進入城中。

  先殺敵,后清掃戰場,再休息恢復體力,最后再次啟程出發。

  一路勢如破竹,將那分別駐守在五座驛站中的天凈閣、萬空寺、長生殿等勢力的地盤連根拔起!

  一路上,殺敵近八百之眾。

  除此,還遇到一些為獲得九大天神懸賞的亡命之徒,也盡數被蘇奕殺了個一干二凈。

  自始至終,并未遭遇多少危險。

  一路上,伍靈沖初開始還很緊張,很擔心。

  可到最后,反倒開始享受這種大殺四方的感覺。

  直至在踏上前往失鄉之城的途中,伍靈沖甚至有些留戀和不舍。

  以前時候,他在紀元長河中可從不曾這般揚眉吐氣過。

  哪怕狐假虎威的機會都沒有!

  “我伍靈沖雖在一路征戰中不曾出多少力,可也算在親眼見證一樁足以震爍古今的大事在上演!”

  “說不準,那永晝之國的九位天神都已知曉我的名字!”

  每當想到這,伍靈沖內心就涌出一種難言的滋味,自豪、亢奮、驕傲,不一而足。

  對此,蘇奕倒也沒有嘲弄伍靈沖,而是隨口道:“當你不再畏懼這一切,何嘗不是打碎了心中的一層壁障?勇猛精進,殺伐果斷,說的是心境無懼無畏,神天有何懼,神有何畏?只要用這般心境,以后只需一個成神契機,便可證道。”

  一番話,如當頭棒喝,讓伍靈沖陷入久久的沉思中。

  事實上,正如伍靈沖所想,這兩個月時間里,蘇奕連闖六座驛站,掀起腥風血雨無數,早在紀元長河中引發轟動。

  連永晝之國都掀起波瀾,九位天神無不被驚動!

  而蘇奕的名字,則像耀眼的彗星般,劃過紀元長河上空,引來無數的矚目和議論。

  “我就知道,被九位天神一起通緝的罪人,必是一位極端恐怖的存在,根本不是隨便誰就能招惹!”

  “半神都不夠看,太玄階前往和送死也沒區別!”

  “鬧出如此大動靜,這蘇奕是要和九位天神徹底掰一掰手腕?”

  “據說許多驛站中駐守的大勢力強者,已人人自危,唯恐那蘇奕會殺上門去……”

  “可這蘇奕究竟是什么來路?”

  這個問題,沒人知曉,就如同謎團一般,也讓蘇奕的身份平添一股神秘的色彩。

  直至后來,當有關蘇奕的消息愈演愈烈,已引發紀元長河各大驛站動蕩,永晝之國九位天神一起下達第二道旨意——

  誰若能活擒蘇奕,賞賜一塊紀元碎片為獎勵!

  當那些為天神效命的信使將消息傳達到紀元長河各地,當即引發舉世轟動,一些早在不知多少年前就已閉關的老古董們都被驚動。

  就連一些刀口舔血的絕世狠人,都為之心動!

  紀元碎片,代表著一個成神契機,任誰能拒絕這樣的誘惑?

  “這蘇奕,明顯徹底激怒了九位天神,竟不惜拿出成神契機為懸賞!”

  有人驚嘆。

“這一下,還不知會讓多少恐怖存在出動,去瘋狂追殺  那蘇奕!”

  “換做我是只差一個成神契機就能證道成神的角色,絕對會舍命去搏一搏!成了,一躍而封神,若不成,無非一死而已!”

  許多人蠢蠢欲動。

  “這樣的機會太過燙手,我勸諸位還是冷靜冷靜。”

  “拿成神契機為懸賞,已足以證明九位天神很清楚那蘇奕是何等難纏的一個狠茬子,不掂量掂量自己的實力,就冒然出擊,注定和送死沒區別。”

  “不錯,直至現在,九位天神都沒有公布這蘇奕的來歷,反倒像故意在隱藏什么,明眼人都能看出,那蘇奕……斷不可能是憑空冒出來的,他定然有著非同一般的來頭。”

  “這太過反常!”

  “的確,九位天神何等高高在上的存在,卻一直不曾公布那蘇奕的來歷,這的確太奇怪了。”

  各種議論聲響起。

  有人磨刀霍霍,決意搏一把,看淡生死,只為謀一個成神契機。

  有人意識到這件事很反常,心生疑慮。

  不管如何,蘇奕這個名字,徹底在紀元長河上出名了,據說連一些盤踞在兇惡禁區的鬼神,都被驚動,開始關注此事!

  外界鬧得沸沸揚揚時,蘇奕正在浩渺廣闊的紀元長河中橫渡。

  他依舊坐在藤椅上,心中暗暗感慨,要想富,打劫敵人無疑是最簡單有效的途徑。

  連續掃蕩六座驛站,也讓蘇奕獲得了海量的財寶,琳瑯滿目,堆積如山。

  唯一遺憾的是,大都是太境層次的寶物。

  真正入得了蘇奕法眼的,是上百種蘊含著不朽物質的古寶碎片,以及足足三千多顆“流煞珠”。

  在紀元長河中闖蕩,流煞珠是恢復體力的必備之物,除此,此寶也可以視作硬通貨,能夠拿來以物換物。

  三千多顆流煞珠,絕對價值連城。

  最終,蘇奕把這些戰利品都扔給了補天爐處理。

  補天爐已經快要凝聚出完整的神性力量,很快就能蛻變為真正的神寶,到那時,就能幫蘇奕煉制真正的神丹、以及熔煉各種神材!

  “道兄你看,那就是混天水域!失鄉之城就在混天水域深處!”

  忽地,伍靈沖開口。

  蘇奕抬眼望去。

  就見極遙遠的地方,霧靄彌漫,血色閃電交織,這里水流湍急,層層疊疊的驚濤駭浪排空而起,發出隆隆轟鳴之聲。

  狂暴的歲月氣息猶如風暴般肆虐,將虛空都撕裂,一片混亂。

  遠遠地,當看到這一幕時,伍靈沖神色間已盡是凝重。

  太可怕了!

  別說進入失鄉之城了,僅僅是靠近混天水域,隨時都有翻船四人的危險!

  “奇怪,這對方,為何和以前不一樣了?”

  蘇奕眉頭微皺。

  王夜當初也曾抵達這片水域,雖然最終沒有進入失鄉之城,可卻對這片地帶的情況了如指掌。

  以前時候,混天水域雖然兇險,但遠沒有像現在這般動蕩和混亂,太玄階人物只要小心一些,就能橫穿其中。

  而現在,太玄階人物怕是都不敢越雷池一步,一旦強闖,注定是九死一生的下場!

  正自思忖,蘇奕眼瞳悄然一凝。

  那渾天水域附近,竟出現一群身影!!

請記住本站域名: 黃金屋
上一章
書頁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