設置
上一章
下一章
書頁

第2010章 幕后主使

請牢記域名:黃金屋 劍道第一仙

  轟隆!

  黑云翻滾,驟然收縮。

  而那張巨大的人臉,也隨之縮小。

  很快,漫天黑云盡數被一道足有三丈高的身影收入體內。

  那是一個威猛高大的男子,模樣和那張巨大人臉一樣。

  無疑,這才是這位天神信使的真實面目。

  不過,他明顯并非人族,骨骼粗大,生有黑色長毛,宛如一頭熊羆似的。

  “帶我去找他!”

  天神信使沉聲開口,殺氣沖霄。

  “是!”

  芮柳領命。

  可這一瞬,卻有一道淡然的聲音響起:“不必麻煩了。”

  遠處虛空翻涌,一道的身影憑空出現。

  頓時,城中無數目光看過去,一襲青袍,面容年輕,赫然正是剛才那一幅畫像所描摹的罪人蘇奕!

  全場轟動,人們皆震驚,沒想到這被九大天神一起通緝的罪人竟敢堂而皇之出現。

  芮柳俏臉微變,同樣沒想到,蘇奕敢主動出現。

  “蘇奕,你這是打算主動低頭認罪?”

  那位天神信使神色威嚴道。

  蘇奕笑起來,“你想多了,回答我一些問題,我饒你不死。”

  場中響起一陣倒吸涼氣的聲音。

  這家伙,竟敢威脅天神信使!?

  “蘇奕!你簡直太放肆,你可知道自己面對的是誰?”

  芮柳喝斥。

  蘇奕掌心一翻,遠在數百丈外的芮柳就被鎮壓跪倒在虛空。

  他語氣淡然道:“睜大眼睛瞧好了,這是你臨死前最后的時光,一定要珍惜。”

  芮柳渾身發寒,焦急尖叫道:“大人救命!”

  “你……的確太放肆了!”

  足有三丈高的天神信使動怒,眸泛滔天殺機。

  他渾身道光暴涌,釋放出遮天蔽日的黑霧,整個人一步邁出,直似一尊太古蠻神出征,揮拳殺向蘇奕。

  能清楚看到,在他拳頭上,覆蓋著一道禁忌般的神明秘符,隨著這一拳打出,秘符燃燒,涌現出璀璨刺目的金光,也讓這一拳的威能一下子變得恐怖無邊。

  這一擊,已堪比神明之威!!

  那片虛空紊亂。

  城中眾人皆毛骨悚然,神明之威豈是尋常可比,足可撼動整座火鴉城,威脅到城中生靈的性命!

  “這家伙必死無疑!”

  芮柳眼神浮現出亢奮之色。

  可下一刻,她就愣住。

  在場所有人都愣住。

  就見蘇奕屹立原地沒動,僅僅只隨意地探出一只手,就隔空將揮拳殺過來的天神信使壓制!

  那璀璨刺目的拳勁,更是被寸寸磨滅!!

  “這……”

  全場死寂,瞠目結舌。

  天神信使臉色頓變,猛地發出怒吼,三丈高的身影驟然間暴漲變大,掀起滔天的黑云。

  可任憑他如何掙扎,都被壓制在那,無法掙脫!

  “半神又如何,便是神明來了,我也照斬不誤。”

  蘇奕掌指發力。

  天神信使龐大的軀體從半空中砸落大地,地面都印出一個凹陷的“大”字,碎石飛濺,煙塵彌漫。

  “怎么可能……”

  芮柳俏臉慘白,眼眸失神。

  那可是天神信使,并且動用了神明秘符,怎還會那般不堪,連一擊都擋不住?

  “怪不得蘇兄會被永晝之國的九大天神通緝,他……的確太兇殘了……”

  伍靈沖眼神恍惚,在他眼中,蘇奕簡直和神明也沒區別,橫壓長空,橫推無敵!!

  而城中眾人,都已呆滯在那,鴉雀無聲。

  在這紀元長河中,多少年沒有再出過這樣的絕世狠人了?竟都敢暴打天神信使!!

  “姓蘇的,你可知道這么做的后果?”

  地面,天神信使爬起來,憤怒咆哮。

  過往歲月中,他無論前往何處傳信,必會被眾星捧月,要風得風,要雨得雨,因為他是天神的人!

  誰敢在他面前造次?

  正因如此,當被蘇奕這樣一個被通緝的罪人暴打,他一時都有些難以置信,也難以接受。

  砰!!

  蘇奕的身影從天而降,一腳踩在天神信使頭頂,將他整個人硬生生踩進了地面深處,只露出一個碩大的腦袋。

  他滿臉寫滿痛苦,終于意識到不妙,道:“住手!我就是一個傳信的,兩國開戰,還不斬來使,你不能殺我!!”

  全場愕然。

  誰能看不出,這位高高在上的天神信使慫了?

  這帶給人們的震撼太大,也讓芮柳整個人像失去了依仗,心死如灰。

  之前,她曾被蘇奕放過一次。

  這讓她下意識認為,蘇奕在得罪長生殿后,不敢再得罪她背后的天凈閣。故而她之前才敢站出來,直接提供蘇奕藏身火鴉城的線索,欲圖一箭雙雕。

  可現在她才終于明白,自己猜錯了。

  蘇奕不是忌憚天凈閣,而是根本不屑在當時殺她這樣的角色!

  “說說吧,為何要通緝我?”

  蘇奕問道,他兀自一腳踩著天神信使的腦袋。

  天神信使道:“這是九位天神的旨意,我并不清楚。”

  “那你知道一些什么?”蘇奕問道。

  天神信使明顯察覺到不對勁,焦急道:“我真不清楚!”

  咔嚓!

  蘇奕腳尖發力,天神信使的頭骨都裂開一道血痕。

  他大驚失色,連忙道:“我說!在前不久,神域曾傳來一則消息,之后九大天神就匯聚在一起,進行了一場無人知曉的密談。而后就向我們這些信使下達命令,向外界傳達通緝閣下的懸賞。”

  “這件事早就在永晝之國引發轟動,各種議論聲都有,可除了九位天神大人,根本沒人知道,為何要這么做。”

  聽完,蘇奕眉頭皺起,是從神域傳到永晝之國的消息,才有了這樣一場針對自己的通緝?

  這么說的話,幕后主使必然和那仇視自己的諸神有關!!

  蘇奕眸光閃動,心中已做出推斷。

  當初,諸神在仙界紀元戰場的聯手布局大敗,不止沒能滅了自己,還吃了大虧,他們自然不可能就此善罷甘休。

  無疑,他們已算準自己極可能會橫渡紀元長河前往神域,故而才會提前下達命令,于是就上演了一場針對自己的通緝!

  “該說的,我已經說了,還請閣下高抬貴手,莫要為難我這樣一個跑腿傳信的小角色。”

  那位天神信使求饒。

  這讓人們很是無語。

  天神信使,代表的是永晝之國的天神意志,豈可能是尋常的跑腿小角色可比?

  這家伙,簡直太慫了,也太給天神丟臉!

  “可以。”

  蘇奕收起踩著天神信使的腳掌,一把將對方從地下拎了出來,“趁此機會,我也想傳信給那九位天神,就由你來跑一趟便可。對了,你叫什么名字?”

  “石九!”

  蘇奕道:“好,你回到永晝之國,就告訴那些天神,不想死,就別摻合到我和神域諸神之間的事情中,這既是警告,也是威脅,聽與不聽,全看他們自己。”

  自稱石九的天神信使渾身一哆嗦,根本沒想到,眼前這年輕人,竟兇狂到敢這般去威脅九位天神!!

  連遠處觀望的人們都懵了。

  這蘇奕究竟是誰?

  他怎么就敢!?

  蘇奕深深看了石九一眼,“記住,要一字不落、一字不改地傳回去,當然,我也相信,你不敢不如實稟報,否則,那些天神恐怕就會第一個饒不了你。”

  他揮手道:“去吧。”

  石九頓時如蒙大赦,轉身就走,逃得比誰都快,眨眼間就消失不見。

  “前輩,我錯了!”

  而此時,一直被鎮壓在那的芮柳似預感到不妙,哀聲求饒。

  說著,她似猛地想起什么,大聲道:“伍靈沖,伍師兄!你快去求這位前輩,難道你非要眼睜睜看著我死么?師尊生前可一直叮囑,讓你好好照顧我,難道你忘了?”

  蘇奕一怔。

  他本來懶得廢話,打算一劍斬了這不識好歹的女人。

  可現在才知道,這女人竟是伍靈沖的師妹!!

  “原來是一對反目成仇的師兄妹嗎?怪不得伍靈沖見到她時,情緒會那般失控,無法壓制住憤怒。”

  蘇奕暗道。

  他想起在火鴉神殿時,伍靈沖剛見到芮柳時的那一幕。

  “你還有臉叫我師兄?”

  這時候,伍靈沖從遠處掠來,滿臉憤恨,“當初,是我帶你前來紀元長河闖蕩,也是我費盡心思為你爭奪一個進入天凈閣修行的名額,可從那之后,你是如何待我的?”

  談起過去的事情,伍靈沖氣得渾身哆嗦。

  可見當初芮柳帶給他的傷害有多大。

  芮柳花容慘淡,淚流滿面,“師兄,我錯了,我真的錯了,請你看在師尊的份上,饒恕我一次,行不行?”

  伍靈沖神色一陣陰晴不定。

  蘇奕走上前,語氣隨意道:“說實話,對我而言,似她這樣的角色,殺不殺根本無足輕重,我可以給你這個面子,饒她一次,不過,我給你的人情只能用一次,是否用在這女人身上,你自己考慮。”

  芮柳面容凄婉,急切地看著伍靈沖。

  她知道,自己的生死,已完全捏在伍靈沖手中。

  沉默片刻,伍靈沖忽地一步上前。

  一掌拍碎了芮柳的首級。

  臨死,芮柳滿臉寫著錯愕、不甘和困惑,似無法相信,自己這位師兄竟會狠心殺了自己!

  蘇奕都有些意外,不禁多看了伍靈沖一眼。

  請:m.lstxt.cc

請記住本站域名: 黃金屋
上一章
書頁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