設置
上一章
下一章
書頁

第2008章 噬神

請牢記域名:黃金屋 劍道第一仙

  蘇奕靜靜看著這些人,深邃的眼神古井不波。

  他沒有再廢話。

  邁步朝大殿外行去。

  也就在他邁出第一步的瞬間,燎日魔君揚起右手!

  在他掌指間,浮現出一盞赤色銅燈,氣息晦澀神秘,隨著燎日魔君催動此寶,燈芯處驟然爆發出刺目的血色神輝。

  嘩啦!

  血色神輝若漣漪,擴散到整座火鴉神殿。

  那空蕩的神殿四周墻壁上,皆涌現出奇異復雜的神道秘紋,猶如烈日火焰的印記般,構建出一座禁陣。

  而禁陣的核心,就位于大殿中央那座神像上!

  “咄!”

  燎日魔君一聲大喝。

  在眾人震驚目光注視下,整座火鴉神殿轟鳴,禁陣光雨如耀眼的血色洪流激蕩。

  一股難以想象的恐怖神威,隨之從神像上擴散而開。

  這一瞬,所有人都清楚看到,那一手托著烈日,一手捏印,背后衍化出一頭火鴉神禽的神像,活了過來!!

  “這……”

  不知多少人傻眼。

  傳聞中那兇威滔天,曾稱霸這一方水域的邪神火鴉,難道一直活著!?

  “果然,長生殿燎日魔君鎮守此地,原因就在于,這座火鴉神殿內,封印著邪神火鴉的一股精魄力量。”

  來自天凈閣的黑衣女子芮柳眼瞳收縮。

  她了解過和火鴉神殿有關的秘辛,也早從天凈閣一些大人物那獲悉,燎日魔君坐鎮火鴉城,就和守護邪神火鴉的精魄力量有關。

  “完了!”

  神殿大門處,伍靈沖徹底變色。

  他之前還在思忖,燎日魔君哪來的底氣敢和蘇奕撕破臉。

  憑那些屬下?

  憑城中那些大小勢力的首領?

  可現在,他終于知道,一切的殺機,出在這火鴉神殿!

  那是神明的力量!!

  就像此刻,僅僅是那活過來的火鴉神像釋放出的恐怖神威,就壓迫得伍靈沖身心快要崩潰!

  太可怕了,讓人都興不起抵抗之力!

  這一刻,燎日魔君將眾人神色的變化盡收眼底,心中不禁得意。

  他此次召集城中大小勢力的首領前來,并非是要借助這些人的力量對付蘇奕,而是要借此機會立威!!

  可當看到蘇奕時,燎日魔君眼眸微凝。

  這一刻,那青袍年輕人似對這一切變故渾然不覺,一直背對著那從沉寂中活過來的火鴉神像!

  那種淡然自若的儀態,讓燎日魔君心中憑生一絲不踏實的感覺。

  他猛地雙手合抱那一盞赤色銅燈,大聲開口:“還請老祖出手,誅殺此獠!”

  這一瞬,燎日魔君背后,竟也映現出一頭火鴉虛影,完全是由他一身氣血所化。

  場中許多人頭皮發麻,大驚失色。

  他們這才終于知道,原來燎日魔君這位來自長生殿的強者,竟是邪神火鴉的后裔!!

  “可!”

  那座火鴉神像動了,宛如活人般長長伸了個懶腰,一對燦若烈日的金色眼眸驀地盯上蘇奕的背影。

  邪神火鴉出手,掌中虛托的一輪烈日騰空而起,爆綻無盡赤光,朝蘇奕鎮殺過去。

  所有人眼睛都睜不開。

  心神劇顫。

唯有燎日魔君眼神寫滿狂熱,被這一幕所驚  那是真正的神明之力!

  是他先祖邪神火鴉的力量!!

  可蘇奕依舊沒有回頭,背對這一切殺機。

  可這一瞬,卻有一道混沌般的灰光暴沖而起,將那鎮殺過來的一輪烈日拍碎。

  光焰肆虐,神殿劇烈搖晃。

  所有人嚇了一跳。

  “一只猴子!?”

  燎日魔君眼瞳瞪大,唯有他看清楚,那一道混沌似的灰光,實則是一頭三尺高的猴子。

  它渾身流淌如瀑似的混沌氣,憑虛而立,吱吱大叫,似是在嘲笑那座邪神火鴉的神像。

  “潑猴找死!”

  邪神火鴉發出威嚴的暴喝,身影挪動,掌指裹挾足以焚燼蒼穹的赤焰,朝小猴子殺去。

  小猴子齜牙咧嘴一笑,身影猛地暴沖迎了上去,一只爪子猛地一砸。

  轟!!!

  邪神火鴉的身影,猛地摔在地上。

  震得地面亂顫。

  整座神殿四面墻壁上覆蓋的禁陣圖案都遭受到沖擊,四分五裂,那璀璨耀眼的光焰頓時黯然下去。

  “這……”

  大殿外,眾人瞠目結舌。

  一只猴子,竟一爪子把邪神火鴉拍地上了!?

  那猴子究竟是什么來頭?

  “孽障!”

  邪神火鴉怒吼,正欲掙扎。

  小猴子身影一閃,就騎在邪神火鴉身上,而后,在一眾震駭目光注視下,就見小猴子渾身皮毛流淌混沌氣,牢牢將邪神火鴉鎮壓在地,無法動彈。

  而小猴子眉心處那一道天然道紋則悄然睜開,化作一只豎目。

  一道灰濛濛的光,打在邪神火鴉身上。

  瞬間,邪神火鴉渾身顫抖,發出凄厲驚恐的尖叫:“不——!!”

  聲音響起時,小猴子張嘴一吸。

  一股耀眼精純的神魄力量,從邪神火鴉身上掠出,盡數被小猴子風卷殘云般吞吃干凈。

  而地上,邪神火鴉徹底不動了。

  重新化作那一具神像,只不過已經支離破碎,散落一地。

  小猴子兀自蹲在神像碎裂的頭上,吧嗒著嘴巴,那靈動璀璨的金色眼瞳里寫滿了意猶未盡。

  煙塵彌散,隨著火鴉邪神的神魄慘遭吞噬,整座大殿內充斥的可怕神威也蕩然無存。

  蘇奕面朝神殿大門,背對這一切,自始至終都不曾回頭。

  那平靜的神色,也不曾泛起一絲波瀾。

  氣定神閑,八風不動!

  他將大殿外眾人的神色盡收眼底,一如看到一群驚慌失措的跳梁小丑,滑稽可笑。

  尤其是燎日魔君,整個人呆滯在那,雙手保持著抱著那一盞赤色銅燈的動作,一動不動。

  是的,這一刻眾人都被震撼到。

  一位剛從沉寂中活過來的邪神,卻慘遭鎮壓,淪為一只猴子的腹中餐!

  這已不是瀆神二字可以形容。

  而是噬神!

  以神為食物,獵殺之!

  “沒事吧?”

  蘇奕走到神殿大門一側,擔憂地看了伍靈沖一眼,這家伙目光呆滯,面孔發僵,讓人不得不擔心,他的心境會否出問題。

  “沒……沒事!”伍靈沖一個激靈,下意識回應。

  旋即,他急促地喘息起來,平復心情。

  蘇奕點了點頭,邁步走出大殿。

  眾人皆色變,一如看著一位恐怖神秘的存在從神殿走出。

  那些來自火鴉城的大小勢力的首領,更是下意識朝后退出一些距離,看向蘇奕的目光,寫滿了忌憚和不安。

  “他……他……”

  單若琴嚇得花容慘淡,明顯受驚過度,竟結結巴巴說不出話來。

  猛地,燎日魔君一聲暴喝:“都是你這賤人害我!!”

  砰!!

  他一巴掌猛地拍過去,單若琴還沒反應,那傲人的修長嬌軀就被拍碎,四分五裂,血灑一地。

  也迸濺燎日魔君一身。

  這血腥的一幕,讓不少人心中發寒。

  旋即,燎日魔君面帶深深的悔恨,抱拳見禮道:“怪只怪,我被這賤人蒙蔽,以至于鑄下大錯,而今,我已親自將這賤人滅殺,還望閣下高抬貴手!”

  氣氛壓抑。

  誰都看出,燎日魔君慫了!

  “我給你機會了,可你不中用啊。”

  蘇奕語氣隨意道,“要不,你自己抹脖子自殺?或者帶著你那些屬下一起拼一把,萬一能殺出一條生路呢?”

  燎日魔君心中一沉,苦澀道:“不管什么條件,閣下盡管開,只要能換我一條命,我必不會皺眉。”

  “只有你們死了,我才會滿意。”

  蘇奕微微搖頭。

  一下子,所有人變色。

  “閣下非要趕盡殺絕?”

  燎日魔君眼眸發紅。

  “你今日此來,不也打算如此?”

  蘇奕笑了笑,抬手一按。

  虛空巨震,無數劍氣從天而降,鏘鏘劍鳴之音,響徹十方。

  一下子,仿若九天銀河決堤。

  當這浩浩蕩蕩的滂沱劍雨斬落,燎日魔君和身旁那一眾屬下一如紙糊般,盡數被斬。

  無一例外!

  尉遲甲臨死時,滿臉的悔恨和不甘。

  燎日魔君臨死時,則寫滿了憤怒和怨恨。

  而其他人臨死時,甚至都沒能反應過來。

  一切,都太快了。

  而誰也沒想到,蘇奕隨手一按之間,便這般恐怖,一如摧枯拉朽,輕而易舉屠戮全場!!

  也是此刻,伍靈沖才真正見識到蘇奕的實力,不禁震撼失神。

  之前,他以為蘇奕的依仗是那神秘的小猴子,可現在才意識到,蘇奕本身就是一位極端恐怖的存在!

  也是這一瞬,伍靈沖想起蘇奕之前說的一句話——

  那些對手,皆不過是過眼云煙罷了!

  是的,就像過眼云煙,在蘇奕揮掌之間,便煙消云散!!

  遠處,火鴉城大小勢力的首領手腳發涼,面容慘淡,惶恐不安。

  當察覺到蘇奕目光看過來,這些火鴉城的大人物們全都渾身一哆嗦,紛紛顫聲求饒。

  “前輩饒命!”

  “前輩,我等只是迫于燎日魔君淫威,才前來助陣,還請前輩饒恕,我等愿傾盡所有補償!”

  更有人直接跪在那,以頭搶地,哀聲道:“前輩,老朽知錯!”

  “為虎作倀,也要付出代價。”

  蘇奕拎出酒壺喝了一口,“你說呢?”

  他目光看向遠處那來自天凈閣的黑衣女子芮柳。

  此女嬌軀猛地一僵,臉色頓變。

  她本打算趁此機會逃離此地。

  不曾想,卻被蘇奕察覺,一身氣機已將她牢牢鎖定。

請記住本站域名: 黃金屋
上一章
書頁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