設置
上一章
下一章
書頁

第2007章 天凈閣

請牢記域名:黃金屋 劍道第一仙

  燎日魔君愣神許久,才終于相信了這個事實。

  他嘿地一聲笑起來,“我本來只是隨便讓你試探一下而已,誰曾想,這蠢貨竟真的去了!”

  一側,尉遲甲道:“或許,那頭過江龍是藝高人膽大,根本不相信火鴉神殿會藏有致命危險。”

  燎日魔君伸手摩挲著下巴,思忖許久,最終做出決斷,道:“既然如此,那就無需再等三天后了,今夜就動手!”

  尉遲甲心中一震,道:“大人,那人來歷蹊蹺,我們還沒有摸清楚其底細,現在就動手,萬一……”

  燎日魔君笑著揮手,道:“自從我當初抵達火鴉水域定居之后,這漫長的歲月中,你可見過有誰能從火鴉神殿中活下來?”

  尉遲甲搖頭道:“沒有。”

  “小心是好事,可太過小心,就太窩囊!”

  燎日魔君語氣中流露出一抹自信,“放心,但凡進入火鴉神殿,神明之下,必死無疑!”

  當初,他之所以代表長生殿入主火鴉水域,很大的原因就在于要看守那座神秘的火鴉神殿。

  只不過這件事,極少有人清楚罷了。

  在火鴉城沒有白晝和黑夜之分,也沒有天穹,高空是混沌般的虛無地帶,一望無垠。

  那是神明都無法抵達的地方。

  在紀元長河中行走,最忌諱的有兩點——

  上天和下河。

  上天,會被無盡的虛無空間放逐,道軀和神魂皆會凋零和衰朽。

  下河,則會被歲月力量和紀元氣息湮滅,身隕道消。

  火鴉神殿。

  灰塵遍布的殿宇內,已被伍靈沖清掃了一遍,纖塵不染。

  大殿中央位置,矗立著一座九丈高的神像。

  神像是一個身影偉岸的赤袍男子,眼眸如火,一手托著烈日,一手捏印,背后映現出一頭振翅高飛,橫擊青冥的火鴉。

  在神像前,擺設著供桌,供桌早已斑駁,香爐傾倒。

  連那座神像,都蒙上厚厚一層灰塵。

  此時,蘇奕就立在那座神像前,認真端詳。

  整座火鴉神殿,除了這座神像、供桌和香爐,其他地方空空蕩蕩,再沒有任何物事。

  伍靈沖一屁股坐在大門角落處,沉默不語,在想心事。

  忽地,一陣吱吱的叫聲響起。

  伍靈沖心中一凜,扭頭看去。

  就見蘇奕身前,不知何時多了一只三尺高,仿似童子的猴子。

  那猴子很特別,皮毛油亮光滑,飄灑著混沌氣息,一對金燦燦的眼眸似火炬般懾人。

  在它身上,有著一股讓人感到心悸的絕世兇威!

  “這是什么兇物?”

  伍靈沖驚訝。

  冷不丁地,那猴子扭頭看過來,那一瞬,被它那金燦燦的眼眸盯著,伍靈沖都不禁心生壓抑之感,只覺得那目光直似要把他的神魂吞掉!

  伍靈沖嚇了一跳。

  就見那猴子嬉皮笑臉地咧嘴一笑,就扭過頭去,探出爪子,指著那座神像吱吱叫喚,似在說什么。

  蘇奕則立在那,靜靜聆聽。

  伍靈沖心中奇怪,難道這猴子發現了什么?

那是邪神火鴉的  神像。

  早在火鴉城出現的時候,就已經存在。

  而邪神火鴉,據說是從紀元長河中誕生的一頭強大生靈,曾稱霸這一方水域,殺死過許多曾路過這片水域的強大人物。

  傳聞中,邪神火鴉早已前往神域修行。

  也有傳聞說,邪神火鴉遭受詭異大劫,喪命于此。

  而這座火鴉大殿,就是邪神火鴉的埋骨之地。

  不過,這些都是傳聞,不曾被證實過。

  唯一確定的是,在過往歲月中,只要試圖進入火鴉神殿探尋機緣的強者,幾乎全都離奇地消失不見!

  以至于在很長一段時間里,火鴉大殿成了城中最危險的禁地,哪怕是那些手腕通天的太玄階強者,都不敢越雷池一步。

  伍靈沖不確定此次自己會否死在這里,他已考慮不了這么多。

  他現在唯一在想的是,自己堂堂一位太玄階存在,一個闖蕩紀元長河多年的老人,怎么就稀里糊涂地成了蘇奕身邊一個打雜的角色……

  偏偏地,自己好像還慢慢接受了這一切。

  忽地,一陣腳步聲在大殿外響起。

  伍靈沖心中一凜,抬眼望去。

  就見一個身著霓裳,姿容絕代的黑衣女子從遠處走來,在她背后,斜背著一柄古樸的劍匣。

  “怎么是你?”

  伍靈沖噌地起身,臉色一下子變得陰沉無比。

  那眉梢間,不可抑制地浮現出一抹怒意。

  “別擔心,我可不是為你而來。”

  黑衣女子抿嘴一笑。

  她在大殿外佇足,一對秋水似的眸直接無視了伍靈沖,看向大殿內立在神像前的蘇奕。

  “我名芮柳,來自白晝之城天凈閣,見過道友。”

  黑衣女子微微拱手,聲音清脆開口。

  “有事說事,我不喜寒暄。”

  蘇奕立在那,背對大殿,也只留給那黑衣女子一個背影,都不曾回頭看一眼。

  這傲慢無禮的姿態,讓黑衣女子娥眉微皺。

  旋即,她想起此行的任務,按捺下心中不悅,道:“道友如今身陷重圍,又得罪長生殿燎日魔君,可以說已經成為火鴉城的公敵,想要活著離開,怕是已不可能。”

  蘇奕立在那,沒有理會,一點反應都沒有。

  這讓黑衣女子感覺,自己就像在自說自話,眉頭皺得愈發厲害。

  深呼吸一口氣,黑衣女子繼續道:“可若閣下愿意加入我們,我們保證,可以幫閣下化險為夷,從火鴉城中脫困!”

  聽到這,伍靈沖不禁冷笑,道:“可笑,你怎知道我們是身陷重圍?不妨告訴你,此次是我們主動進入火鴉城!至于來自燎日魔君的威脅,還不勞你們‘天凈閣’費心!”

  黑衣女子眼眸冰冷地掃了伍靈沖一眼,道:“伍靈沖,別怪我沒提醒你,你可比誰都清楚,阻撓天凈閣辦事,會落怎樣一個下場。”

  伍靈沖臉色變幻,最終默然不語。

  “怎么樣,閣下是否考慮加入我天凈閣?”

  黑衣女子目光重新看向蘇奕。

  “你走吧。”

  蘇奕淡淡開口,自始至終都不曾回頭。

主動上門施以援手,卻吃了個閉門  羹,碰了一鼻子灰,這讓黑衣女子頗為不甘心。

  她再次說道:“道友可知道,能被我天凈閣看中意味著什么?”

  說著,她忽地一指伍靈沖,“此人乃太玄階修為,可他在很多年前,曾多次要進入天凈閣,皆被拒之門外,原因很簡單,他還不夠資格。”

  剛聽到這,伍靈沖臉色變得無比難看,憤然道:“芮柳,當初我之所以無法加入天凈閣,你還不清楚?”

  黑衣女子面無表情道:“我只是在舉例,還有,你說話最好客氣一些,信不信我只需一道命令,就能讓你再次遭受驅逐,在這火鴉水域沒有立足之地?”

  “你……”

  伍靈沖氣得目眥欲裂。

  而此時,背對著神殿大門的蘇奕語氣平淡道:“要不要我幫你殺了她?”

  黑衣女子一呆,似難以置信。

  伍靈沖卻搖頭道:“別,你已徹底得罪了長生殿,再得罪天凈閣,簡直就是雪上加霜。”

  他嘆了口氣,冷冷掃了黑衣女子一眼,“你走吧!這里不歡迎你!”

  黑衣女子終究沒控制住內心的不悅,道:“也罷,那我就看看,你們三天后拿什么去和燎日魔君斗!”

  她轉身要走,嬌軀卻猛地一僵。

  就見遠處,一支浩浩蕩蕩的隊伍走來。

  為首的,赫然是燎日魔君!

  身后是他的四大統領、上百位部下,以及火鴉城內大小勢力的首領人物!

  遠遠地,燎日魔君已笑著開口:“不必等到三天后,今天我就會和這條敬酒不吃吃罰酒的過江龍做個了斷!”

  說著,他目光一掃那黑衣女子,“天凈閣也打算摻合進來?”

  黑衣女子搖頭道:“良言難勸該死鬼,我自不會干擾了道友的雅興。”

  燎日魔君大笑起來,眼神肆無忌憚地打量了黑衣女子一番,道:“那就請芮柳道友作壁上觀!”

  黑衣女子轉身退避開。

  而此時,大殿內的伍靈沖已緊張起來,心都沉入谷底。

  打破腦袋,他都沒想到,燎日魔君會這么快找上門來!

  并且看這陣容,分明就是要做一個徹底的了斷。

  “良言難勸該死鬼,你這句話說的很不錯。”

  便在此時,立足在神像前的蘇奕,終于轉過身來。

  他抬眼看向伍靈沖,輕笑道:“你不是總感覺,在我身邊做事很不靠譜嗎,現在我便讓你看看,為何我從不把這里的每個人放在眼中。”

  伍靈沖:“……”

  他苦澀一笑,都這時候了,你想說什么就說什么吧,再囂張……也無非一死而已。

  “不把我等放在眼中?”

  燎日魔君不禁笑起來。

  “這家伙,還真是狂妄到了可笑的地步。”

  這一次,單若琴也來了,抿嘴輕笑,看向蘇奕的目光,一如看著一個死人。

  事實上她此來,就是要親眼看著蘇奕是如何死的!

  “夫人說的對。”

  一側,尉遲甲笑著附和起來。

  之前的他,在蘇奕面前姿態卑微,謹小慎微。

  可現在,完全變了一個樣,看向蘇奕的眼神戲謔而放肆,透著憐憫。

請記住本站域名: 黃金屋
上一章
書頁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