設置
上一章
下一章
書頁

第2006章 火鴉神殿

請牢記域名:黃金屋 劍道第一仙

  眾目睽睽之下,一指點出,抹殺一位太境存在!

  全場皆驚,毛骨悚然。

  不少人甚至想到,倘若這一指沖著自己而來,是否能擋住,越想越是害怕!

  “敬酒,我吃得下,罰酒,我也吃得下。”

  蘇奕隨口道,“誰還想試試?”

  他那淡然的目光從眾人臉龐掃過,許多人都下意識避開。

  “你……”

  有人被激怒,正要說什么,卻被燎日魔君攔住。

  他深呼吸一口氣,朝蘇奕抱拳見禮道:“閣下的態度,我心中已清楚,給我三天,必給閣下一個滿意的答復,如何?”

  滿意二字,被他加重了語氣。

  蘇奕眉頭微皺,正欲拒絕,轉念一想便改變注意,道:“可以,無論你是想趁這三天請幫手,還是做其他一些準備都可以。”

  他深深看了燎日魔君一眼,道:“不過,我勸你最好按我說的去做,良言逆耳,好自為之。”

  說罷,他邁步朝遠處的火鴉城行去。

  前方路上,被許多人擋著,可蘇奕卻視若無睹,旁若無人,就那般走過去。

  前方擋道之人,臉色都陰沉下來,這是挑釁嗎?

  “讓開!”

  燎日魔君沉聲喝斥,“請這位道友入城!”

  聲若炸雷,響徹十方。

  那些擋道之人這才心不甘情也不愿讓開。

  而自始至終,蘇奕的步履都不曾停下,如入無人之境。

  “那個誰,跟上。”

  他頭也不回地吩咐。

  一直立在原地不動的伍靈沖渾身一僵,心中氣惱,說多少次了,我叫伍靈沖,不是“那個誰”!

  在場許多目光,如刀鋒般落在伍靈沖身上。

  許多人更是毫不掩飾殺機。

  伍靈沖暗呼不妙,無疑,他被視作了蘇奕的同伙!!

  這時候若解釋,根本沒人會相信,反倒會徹底得罪蘇奕,那樣的后,完全就是兩頭不討好,必然會遭殃!

  最終,伍靈沖一咬牙,硬著頭皮在眾人那幾欲殺人的目光注視下,朝蘇奕靠近了過去。

  只是他心中卻很悲涼。

  他很清楚,從此刻起,整個火鴉水域的人們注定將視他為蘇奕的同伙,這個印記,已無法摘掉!

  直至蘇奕和伍靈沖的身影消失在火鴉城城門內,燎日魔君這才輕語道:“不是猛龍不過江,可他是否明白,什么叫強龍不壓地頭蛇?”

  眾人皆從這番話中,嗅到一股濃烈的殺意。

  “三天后,我不止讓他滿意,還要給他一個驚喜!”

  燎日魔君聲音低沉,金色的眸光森然可怖。

  火鴉城繁華如水,街巷如蛛網般交錯蔓延。

  到處可見來自不同族群的生靈,形形色色,奇形怪狀。

  一些獨特的族群生靈,連蘇奕都是頭一次見到,大開眼界。

  “去找一家客棧。”

  蘇奕吩咐。

  從離開仙界后,他一直在紀元長河中橫渡,路途上雖沒有遇到什么危險,卻極為枯燥和耗費體力。

  因為要時刻對抗歲月洪流的侵襲。

  而此次,他打算在火鴉城歇一歇,順便打探一些消息,了解一下紀元長河中的事情。

畢竟,距離王夜闖蕩紀元長河已過去極為  漫長的歲月,在當前這個年代,紀元長河上的情況,注定早和以前不同。

  “你就不擔心我趁機離開?”

  伍靈沖禁不住問。

  “你可以試試。”

  蘇奕反問。

  伍靈沖頓時語塞,胸口發悶。

  從進入火鴉城那一刻起,他注定已經被燎日魔君的手下盯上,此刻想離開,簡直癡心妄想。

  “我怎么就上了你這條賊船!”

  撂下一句充滿幽怨的話,伍靈沖匆匆而去。

  蘇奕不以為意地笑了笑。

  他負手于背,開始在城中閑逛,打算購置一批恢復體力的神藥,順便看看能否淘到一些稀罕的寶貝。

  紀元長河上,分布著許多紀元文明,故而從不缺各種各樣稀奇古怪的寶物。

  運氣好的時候,甚至能找到一些不可思議的古寶。

  這就是俗稱的撿漏。

  可出乎蘇奕意料,他一路所經過的商行,都拒絕賣給他東西!

  “閣下請走吧,我們的店面太小,沒有閣下所需的寶物。”

  “前輩還是別為難小的了,您要不去其他地方看看?”

  ……連續吃了幾次閉門羹,讓蘇奕忽地意識到,有關自己和燎日魔君結仇的消息,注定已經在火鴉城中傳開。

  甚至,有關自己的畫像和行蹤,也都早被人盯在眼底!

  以至于,沒有哪家商行敢和自己進行交易。

  連在街巷上擺攤的人,都視自己如瘟神,眼見自己靠近過來,唯恐避之不及,早早收攤走人!

  “偌大一個火鴉城,竟容不下我一個?這燎日魔君……可真是小氣。”

  蘇奕摸了摸鼻子,倒也并未對此著惱。

  三天后,這一切必將改變!

  很快,伍靈沖匆匆返回。

  只是他臉色卻很陰沉。

  蘇奕若有所思道:“城中的客棧,都把你拒絕了?”

  “嗯。”

  伍靈沖點頭。

  “這一路上,你還遭受許多威脅?”

  伍靈沖驚愕道:“你怎么知道?”

  蘇奕笑了笑,道:“他們之所以敢威脅你,是因為你好欺負,而他們的目的,必然是讓你充當我身邊的奸細,對否?”

  伍靈沖嘆道:“正是。”

  “你答應了?”

  “哪可能!”

  伍靈沖怒道,“閣下把我當做什么人了?我伍某人雖不才,可也絕非毫無氣節的鼠輩!”

  蘇奕拍了拍他的肩膀,道:“大丈夫在世,有所為,有所不為,在這一點,你比那尉遲甲強。”

  伍靈沖怔了怔,沉默片刻,道:“你能否給我透個底,究竟是否有把握從火鴉城活著離開?”

  蘇奕不禁莞爾,道:“那你可要聽清楚了,我只說一次,在我眼中,那些你所忌憚的對手,在我這和過眼云煙并無區別。”

  過眼云煙?

  伍靈沖第一反應就是,這家伙的確很厲害,可吹牛的本領分明更厲害!

  否則,豈敢不把燎日魔君的威脅當回事?

  “你來帶路,我們去燎日魔君的老巢。”

  蘇奕吩咐道,“既然因為他,而讓我們無法在城中客棧歇腳,那就只能去他那借宿幾天了。”

  伍靈沖:“???”

  瘋了,這家伙絕對瘋了!!

  半響,伍靈沖才說道:“你不怕燎日魔君,我也理解,可若因此得罪長生殿,以后這紀元長河中,焉可能有你立錐之地?”

  蘇奕輕聲一嘆,都懶得解釋,道:“你只需帶路便可。”

  伍靈沖欲言又止,最終忍住。

  不過,就在兩人打算行動時,一個人匆匆而來。

  尉遲甲!

  “前輩,燎日魔君大人已為您安排了住處,若您不嫌棄,還請隨我來。”

  尉遲甲躬身見禮。

  “這一定是個陰謀!”

  伍靈沖心中咯噔一聲,正要提醒。

  卻見蘇奕已點頭道:“你來帶路。”

  尉遲甲暗松一口氣,道:“請!”

  很快,在尉遲甲帶領下,他們來到了火鴉城深處,那里有著一片枝椏光禿禿的山林。

  山林深處,坐落著一座古老的青銅殿宇。

  “前輩,這殿宇名喚‘火鴉神殿’,在最初時候,乃是邪神火鴉的修行之地,只不過早在很久以前,隨著邪神火鴉離奇地失蹤,這里也成了無主之地。”

  尉遲甲恭聲介紹道。

  蘇奕眼眸微瞇,旋即笑道:“很不錯的地方。”

  尉遲甲笑道:“前輩滿意就好。”

  頓了頓,他低聲道:“前輩,若您愿意高抬貴手,晚輩保證,您和燎日魔君大人之間定可以冰釋前嫌,化敵為友!您看……”

  蘇奕揮斷:“我一生行事,向來言出必踐。”

  尉遲甲一聲長嘆,道:“晚輩明白了。”

  很快,他告辭而去。

  伍靈沖則再忍不住道:“那火鴉神殿是城中一處大兇之地,這件事,火鴉城人盡皆知,過往歲月中,根本沒人敢靠近過去,你……你怎么就能答應來此地住宿?”

  這簡直離譜。

  稍有點腦子的就知道,燎日魔君這樣的安排,必是個陰謀!

  可偏偏地,蘇奕卻答應了。

  這讓伍靈沖都差點瘋掉,自己這是遇到了怎樣一個人!?

  “很久以前,我曾來過此地。”

  蘇奕眼眸泛起一絲追憶之色。

  伍靈沖一愣。

  這家伙,并非第一次前來火鴉水域!?

  “據說,這里有邪神火鴉的成神證道之秘,也有人說,這里是邪神火鴉的圓寂之地,藏有不為人知的災禍。”

  “可惜,當年我來此地時,并未探尋到這里所藏的秘密。”

  說著,蘇奕已邁步走進那座古老的青銅大殿,“這一次,恰好借此機會,一探究竟。”

  伍靈沖呆了呆,忽地發現有些看不懂蘇奕了。

  說他狂妄無知,可偏偏至今都不曾遭難。

  并且戰力之恐怖,讓燎日魔君都只能忍氣吞聲,暫避鋒芒。

  說他聰明,可偏偏所做的事情無一不堪稱膽大包天!甚至可以用喪心病狂來形容!

  最終,伍靈沖暗嘆一聲,也一咬牙,朝那座青銅大殿走去。

  他徹底豁出去了。

  沒辦法,除了跟著蘇奕一起去瘋狂,他已沒有退路可選。

  而當得知蘇奕竟然痛快地答應入住火鴉神殿時,燎日魔君也不禁愣住,腦袋有些懵。

  那狂妄囂張的家伙,居然如此容易就上當了?

  一時間,燎日魔君都不禁有些懷疑人生,這世上怎么會有這種……蠢貨?

請記住本站域名: 黃金屋
上一章
書頁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