設置
上一章
下一章
書頁

第2005章 罰酒

請牢記域名:黃金屋 劍道第一仙

  火鴉水域。

  這里水流寂靜,當紀元長河流淌到這里,就如同變得溫柔起來,連一絲浪濤都沒有。

  在這片水域上,漂浮著一座巨大的陸地,其上修建著一座古老的城池。

  火鴉城。

  城中極為熱鬧,繁華如水,古老的街巷縱橫交錯,到處是鱗次櫛比的古老建筑。

  城中絕大多數是原住民,但也有許許多多闖蕩紀元長河中的強者前來。

  當抵達這里,讓人恍惚間還以為來到了紅塵人世。

  可當走出城門那一刻,入目所見,就是那茫茫無盡的紀元長河。

  歸根到底,這僅僅只是一座位于紀元長河中的城池,是紀元長河上眾多的驛站之一。

  一座大殿內。

  紫衫女子單若琴依偎在一個金袍男子懷中,那傲人的嬌軀衣衫半解,露出一大片高聳雪白,嫵媚嬌俏的的臉龐不再冰冷如雪,反倒泛起如火霞似的酡紅色,媚眼如絲。

  一對大手,正在她身上恣意而有力地游走。

  大手的主人,便是那金袍男子。

  燎日魔君!

  他身影軒昂修長,面容如青年般年輕,滿頭如火赤發,一對眼眸則呈璀璨的金色。

  在火鴉水域,燎日魔君是當之無愧的王!

  不止是因為他道行強大,還因為他來自長生殿,背靠白焰天神,麾下高手如云。

  整個火鴉城內,大大小小勢力上百個,可都得在燎日魔君面前俯首稱臣!

  此刻,大殿內氣氛很曖昧。

  單若琴傾盡手段,不斷挑逗燎日魔君,讓對方漸漸有了反應。

  那金燦燦的眼瞳深處,隱然有火焰在洶涌。

  他迫不及待地要抱起懷中的嬌媚尤物大干一場,可單若琴卻阻止了他。

  “等尉遲統領幫妾身出了氣,妾身定陪著夫君好好雙修一場。”

  單若琴語聲婉轉柔媚,指尖則牢牢按住了燎日魔君那探入裙底的一只大手。

  燎日魔君眉頭一皺,正要說什么。

  大殿外有人稟報道:“魔君大人,尉遲統領有急事來報。”

  “尉遲統領回來了?”

  單若琴噌地掙脫燎日魔君的懷抱,興奮道,“快讓他進來。”

  燎日魔君冷哼一聲,道:“待會送走了尉遲甲,本座非把你這蕩婦好好教訓一頓不可!”

  單若琴輕咬紅唇,吃吃笑起來,風情萬種,看到燎日魔君眼睛發直。

  道行越高,就越不會被女色影響心境。

  可若當一個天生精修媚術的太玄階女人成為雙修道侶,那滋味……足可壞了佛陀的金剛禪心!

  歸根到底,修行,絕非斷情絕欲。

  道行越高之輩,往往會隨心所欲不逾矩,根本不屑壓制內心的七情六欲!

  對戰殺敵時也如此。

  說殺你就殺你,才不管什么是非曲直,拳頭就是道理!

  這時候,尉遲甲匆匆走進大殿,噗通一聲就跪在那,“屬下有負所托,請大人責罰!”

  燎日魔君皺眉,心中的欲念登時消散,道:“莫非發生了意外?”

  尉遲甲這才把事情一一道來。

  包括他那四位屬下如何被殺死的細節,都沒有隱瞞。

  聽完,燎日魔君臉色明滅不定。

  單若琴則又驚又怒。

  大殿氣氛壓抑。

  半響,燎日魔君自語道:“不是猛龍不過江,看來咱們火鴉水域來了一條過江猛龍啊。”

  尉遲甲低聲道:“大人,那人實力之恐怖,足可輕松碾壓太玄境人物,若無必要,萬不可與之火拼!”

  燎日魔君冷哼一聲,“我又不蠢,沒摸清楚此人底細之前,自不會冒然動手。”

  說著,他眼神冰冷地瞪了單若琴一眼,“都是你惹的禍!”

  單若琴心中一顫,連忙跪伏在地,聲音顫抖道:“夫君,妾身知錯了。”

  “放心,你我相處多年,情比金堅,我怎可能舍得殺了你?”

  燎日魔君面無表情道,“更何況,為了化解一樁仇怨,就殺自己的侍妾去求和,我若真這么做了,顏面何存?以后這火鴉水域,誰還會服我?”

  他扭頭看向尉遲甲,“人,不能白死,可按你所說,那條過江龍實力不容小覷,既如此,就得好好準備一下了。”

  尉遲甲心中一震,道:“大人打算如何做?”

  燎日魔君唇中輕吐四個字:“先禮后兵!”

  兩個時辰后。

  紀元漩渦消失不見。

  而蘇奕僅僅收集到十多塊蘊含不朽物質的寶物,看起來就和一堆廢銅爛鐵一樣。

  可那等價值,卻彌足珍貴!

  收起藤椅,蘇奕決定啟程前往火鴉水域。

  伍靈沖終究還是沒忍住,道:“閣下此去火鴉水域,和自投羅網有何區別?”

  不是他好心,而是他擔心連累到自己!

  蘇奕隨口道:“給你個選擇,要么從此刻起,老老實實跟我去火鴉水域,要么我現在殺了你,自己選。”

  伍靈沖頓時怒了,“我伍某人豈是貪生怕死之輩!?”

  可旋即,他搖頭嘆道:“算了,從此刻起,我不再勸你,你想送死就送死吧!”

  蘇奕轉身就走,都懶得理會這戲精一樣的家伙。

  “我倒要看看,遇到燎日魔君時,你這家伙會死的有多難看。”

  伍靈沖一咬牙,跟了上去。

  兩個時辰后。

  遠遠地,已經能夠看到火鴉城所在的那一塊漂浮在紀元長河中的陸地。

  “這地方果然還是和以前一樣,沒發生多少改變。”

  蘇奕輕語。

  前世王夜也曾來個火鴉水域。

  只不過那時候,還沒有什么長生殿,火鴉水域的主宰也不是燎日魔君。

  不過想一想,蘇奕也就釋然。

  無盡漫長的歲月過去,哪怕火鴉城猶在,可也早已物是人非。

  “哈哈哈,道友駕臨火鴉城,有失遠迎!”

  遠處,一陣豪邁的笑聲響起。

  就見一襲金袍的燎日魔君,率領一眾屬下,浩浩蕩蕩地從火鴉城中掠出,朝這邊掠來。

  尉遲甲也在其中。

  “好大的陣勢!”

  伍靈沖心中震顫,臉色變了。

  燎日魔君此次將四位統領和上百位太境層次的部下帶來不說,還召集了火鴉城各大勢力的首領一起前來。

  這架勢,哪里是來迎客的,分明是來耀武揚威的!

  給人的感覺就是,誰敢在此撒野,

  誰就是和整個火鴉水域為敵!!

  而蘇奕對這一切卻視若無睹,目光淡淡地打量了燎日魔君一眼,道:“單若琴的人頭可帶來?”

  一句話,讓氣氛驟然壓抑下去。

  許多人露出怒容,眸泛殺機。

  燎日魔君臉上的笑容也頓時凝固。

  伍靈沖則傻眼了,這……這也太不給面子了吧?!

  尉遲甲連忙站出來打圓場:“前輩,有話好說,此次我家大人是帶著誠意而來,什么事情都好商量。”

  燎日魔君點了點頭,抱拳見禮道:“事情的經過我已了解,之前的確是賤內有錯在先,故而當得知道友駕臨,我才會親自率領一眾同道前來迎接,為的就是向道友表達歉意。”

  許多人都吃驚。

  沒想到燎日魔君會如此隱忍!

  須知,作為火鴉城的霸主,過往歲月中,無論是哪個進入火鴉水域的強者,都得對燎日魔君禮讓三分,斂眉低目,不敢造次。

  可現在,面對一個來歷陌生的青袍年輕人,燎日魔君卻表現得極為隱忍,這任誰不意外?

  一時間,許多看向蘇奕的目光都變了。

  像那些火鴉城各大勢力的首領,雖然是跟著燎日魔君一起前來,可對事情經過并不了解,無非是來給燎日魔君助陣罷了。

  可現在,他們才察覺到,此次的事情不簡單!

  當即就有人笑著站出,進行勸和:“這位道友,冤家宜解不宜結,不管什么紛爭,燎日魔君大人如今主動迎駕,欲化解干戈,也請道友高抬貴手,一笑泯恩仇。”

  其他人也紛紛開口。

  可蘇奕卻不為所動,語氣淡然道:“那女人的命是我救的,現在我要收回來,這是原則問題,只要她死了,一切都好說,她若不死,今天無論誰來相勸,都得先問一問我手中之劍。”

  一番話,讓氣氛驟變,壓抑得讓人喘不過氣來。

  眾人都很驚詫,無法想象,這樣一條來頭陌生的過江龍,怎么就敢如此霸道和強勢!

  伍靈沖都快懵了!

  他這輩子見慣大風大浪,也曾歷盡風波,什么場面沒見過?

  可還是第一次像蘇奕這般橫行無忌之人。

  霸道。

  實在太霸道!

  給人的感覺,就仿佛他根本不把任何威脅放在眼中,也根本無懼面對任何后果。

  燎日魔君的臉色一點點陰沉下來。

  他身旁一眾屬下的眉梢間,則有殺機在蓄積。

  那火鴉城各大勢力的首領也都心生不滿,不再勸和,甚至有狠狠教訓蘇奕重新做人的沖動。

  這種強勢的姿態,分明就是不給他們面子啊!!

  “閣下這是打算敬酒不吃吃罰酒?”

  一個身負甲胄,魁梧如山的男子冷冷開口。

  薛山。

  燎日魔君麾下一眾戰將之一。

  隨著他開口,場中氣氛已多出三分肅殺之氣。

  蘇奕忽地抬手,隔空一點。

  砰!!!

  薛山一身的甲胄四分五裂。

  他那魁梧高大的身軀,都隨之崩碎瓦解,化作一地血肉。

  蘇奕微微搖頭,道:“這就叫你的罰酒?簡直寡淡無味,飲之無趣。”(問,這句話用了什么修辭手法?)

請記住本站域名: 黃金屋
上一章
書頁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