設置
上一章
下一章
書頁

第一千九百九十九章 神絕、逍遙牌

請牢記域名:黃金屋 劍道第一仙

  亂魔海深處,一座荒島附近。

  海水翻涌,濁浪排空。

  當蘇奕的神識通過周虛規則力量掃視過來,頓時發現,那座荒島被一層神秘的禁忌力量覆蓋。

  蘇奕頓時動容。

  因為那一股禁忌力量,分明是神明之力!!

  “難道說五年前曾有神明出現,封印此地,將傾綰、青棠等人困在了其中?并且,還不允許其他人靠近?”

  蘇奕心念轉動。

  這個發現,的確出乎他意料。

  “誰?”

  忽地,虛空中浮現一團黑色光云,悄然間化作一個身影瘦削的男子。

  男子長發披散,面容冷硬,穿著一身玄色戰袍,斜背著一柄青銅短矛,一對眼眸開闔間,有懾人的赤色雷霆洶涌。

  他剛一出現,便望向天穹,眸子中爆射出璀璨的赤色電弧,那瘦削的身影上,隱然有恐怖的威能在涌動。

  “你又是誰,為何藏于此地。”

  伴隨著淡然的聲音,天穹深處的秩序力量翻涌,忽地映現出蘇奕的意志法身。

  他從天而降,憑虛邁步走來。

  這瘦削男子身上的氣息很晦澀,明顯用秘法進行遮掩和壓制,才避開了周虛規則的查探。

  可蘇奕一眼就認出,此人是一位神明的意志法身!!

  這讓他眉梢間不由浮現一抹殺機。

  而當看清楚蘇奕的容貌,那瘦削男子一怔,渾身凜冽懾人的力量頓時斂去。

  而后,他抱拳見禮道:“閣下別誤會,我名北垣,五年前奉命降臨此界,只為庇護和閣下有關的那些故友。”

  蘇奕眉頭一挑,頓感疑惑:“誰讓你這么做的?”

  “我家主上。”

  自稱北垣的瘦削男子神色鄭重道,“早在諸神布局針對閣下的時候,我家主上就已知道閣下的身份和來歷,故而特意吩咐我前來,為閣下解決后顧之憂。”

  “你家主上是誰?”

  蘇奕愈發疑惑了,難道是自己前世的某個故友?

  “我家主上道號‘神絕’。”

  北垣道,“閣下應該并不認識,事實上,我家主上之所以要這么做,無非是想和閣下建立一層善緣,希望以后閣下前往神域時,有合作的機會。”

  蘇奕眉頭微皺。

  他的確沒聽說過“神絕”這個稱號。

  “他想如何合作?”蘇奕問道。

  北垣道:“我家主上說,他和閣下有共同的敵人,等閣下前往神域之后,他自會找機會和閣下相見。”

  說著,北垣取出一塊銀白色玉牌,隔空遞給蘇奕,“這是我家主上的信物,名喚‘逍遙牌’,若閣下前往神域后,遇到棘手的麻煩,只需催動此物,便會得到援助。”

  頓了頓,他繼續道:“此物最多只能動用三次,還望閣下收好。”

  “而我……也已完成主上交代的事情,也該離開了。”

  說罷,北垣的身影忽地化作漫天光雨,消失不見。

  蘇奕:“……”

  這家伙,竟然隨隨便便就選擇了自毀意志法身!

  像這樣一個神神秘秘的家伙,說了一堆神神秘秘的話,給了自己一個神秘的逍遙牌之后就打算離開,這也太奇怪了。“神絕,一個神秘的家伙,為了合作……竟提前向我示好,派遣一位神明的意志法身在此守護五年時間……”

  蘇奕陷入思忖,“還說我和他有共同的敵人,難道這家伙的敵人……是那些仇視自己的諸神?”

  很有可能!

  而后,蘇奕低頭打量手中的逍遙牌,又有了新發現。

  此物所烙印的氣息,和燃燈佛祖等神主級人物身上的氣息極為相似!

  這讓蘇奕不禁懷疑,此物的主人神絕,極可能同樣是一位神主!

  “在神域,有人要殺我,有人卻要和我聯手,而我前世那些故友則在等待和我重逢……”

  蘇奕暗道,“難道說,神域將發生某種大事不成?或者說,當我抵達神域時,會有意想不到的變數上演,才會引來各方提前布局?”

  “有意思。”

  蘇奕想了想,收起了逍遙牌。

  不過,他在逍遙牌上覆蓋了多重封印,并且打算等見到本尊時,就動用九獄劍的力量,再把逍遙牌封印一次!

  防人之心不可無。

  誰知道這名叫“神絕”的家伙究竟想做什么?

  至此,蘇奕也終于明白,為何過往五年時間里,無論誰靠近這片海域都會殞命了。

  有北垣這位神明的意志法身在,在這人間界中,的確無人能靠近!

  荒島上。

  一座古老恢弘的廟宇坐落在那。

  皆空寺!

  蘇奕眼神泛起一絲恍惚,腦海中浮現出一幅畫面——

  天地間,一個坦胸露/乳的和尚背著一座巨大如城的寺廟狂奔。

  無聲地笑了笑,蘇奕走進了皆空寺。

  當初在神都星域闖蕩時,他大多數時間就留在皆空寺,在這里修行,在這里宴飲,也在這里看天下風起云涌花開花落。

  時隔六年后,再次歸來,看著那熟悉的一花一木,看著庭院中古老的大樹,許多記憶隨之涌上心頭。

  一陣嘈雜的高談闊論聲響起。

  庭院角落,空照和尚和瘸子老魏在吃火鍋,偶爾會喝一大口酒,在談論一些仙人奇聞。

  不遠處的一座水池旁,古董商蹲坐在地上,手拿一塊獸皮,專心致志地擦拭著堆滿地面的各式各樣的古董,動作小心翼翼,眼神癡迷而專注。

  一座禪房中,魏山在閉關,渾身氣機轟震,渾然忘我。

  而在一處樹蔭下,一對美人正在聊天。

  一個氣質清冷如冰,白衣勝雪,如墨秀發披散在盈盈一握的腰肢處,眉目如畫,精致絕倫。

  一個眉眼彎彎,嬌俏可人,靈眸如水,又大又深邃,俏生生地坐在那,清純靚麗,隱隱又有一種絕艷的卓然風姿。

  前者是青棠。

  后者是傾綰。

  “也不知何時才能離開這里。”

  傾綰忽地幽幽一嘆。

  “別著急,我反倒覺得這樣挺好的,有那位前輩守在那,這天下無論誰想對我們不利,都注定將鎩羽而歸。”

  青棠膝蓋前,橫陳一把道劍,她眸光冷冽如劍鋒,不過當目光看向傾綰時,就會變得柔和許多。

  “我只是很擔心主人,他去了仙界,可卻有許多仙人降臨人間來對付和主人有關之人,他……他的處境肯定不好。”

  傾綰憂心忡忡,小臉上盡是愁容,那婉轉若天籟的嗓音都變得很消沉。

  青棠不禁莞爾,道:“五年了,這樣的話你都說過不知多少次了,看來是對我師尊喜歡到了骨子里,不,是喜歡到靈魂深處了。”

  傾綰俏臉泛起一抹酡紅,靈眸含羞,低著螓首,期期艾艾道:“我……我只是擔心主人。”

  青棠道:“別擔心,五年過去了,我們安然無恙,師尊必然也如此,畢竟,若師尊在仙界遭難,那些仙界來的強者早就撤離了,何須還在這神都星界盤桓?”

  “姐姐,你就不擔心主人么?”

  傾綰似乎很難理解。

  “擔心。”

  青棠不假思索道,“但,我更相信師尊可以逢兇化吉,神擋殺神,佛擋殺佛,沒人能阻擋師尊的道途,哪怕是神明……也不行!”

  聽到這,蘇奕不禁暗贊。

  青棠是自己當初最寵溺的小徒弟,也是觀主唯一的傳人,她的秉性和心性,隱然和自己有些相似。

  “那……姐姐不想主人么?”

  傾綰忍不住道。

  青棠一怔,道:“想,但我和你不一樣,師尊轉世重修后,我獨自一人等待了十多萬年,相比現在,自和師尊分別至今,僅僅過去六年而已,又算得了什么?”

  傾綰幽然一嘆,“可對我而言,這六年卻太漫長了,人都說度日如年,還說一日不見如隔三秋,我總算體會到這般滋味了。”

  青棠笑著拍了拍傾綰的肩膀,以示安慰。

  蘇奕也笑了起來,心中涌起一抹久違的溫情。

  他目光環顧四周,看著一眾親友各行其是,各得其樂,忽地有些不忍心破壞這安靜祥和的一幕。

  可他卻不得不這么做。

  原因就是,他這具意志法身的力量已消耗大半,必須盡早啟程,才能帶這些親友前往仙界。

  “哎,自打那條土狗和紅云真人離開后,忽地少了一些樂子。”正在吃火鍋的瘸子老魏嘆道。

  空照和尚正對著火鍋胡吃海喝,聞言下意識道,“我也有這種感覺,當初它在的時候,我總想著吃狗肉火鍋,可它離開后,卻一點都不想了。”

  剛說到這,一道淡淡地笑聲響起:

  “那我帶你們去找它可好?”

  一句話,讓場中氣氛忽地寂靜下來。

  空照和尚、瘸子老魏停下了手中的筷子,唯有火鍋在咕咕冒泡。

  古董商放下了手中擦拭的古董。

  傾綰、青棠停下的交談。

  這一刻,分散在皆空寺其他地方的那些故友,皆停下了手中動作,有人忙不迭沖出房屋,有人噌地起身。

  而后,所有目光,都齊齊看向庭院中央處。

  一道峻拔的身影立在天光下,古老的樹木枝葉搖曳時,灑下的光斑,讓這峻拔的身影也變得忽明忽滅。

  一陣風吹來,那一襲青袍在飄曳。

  當看到這一道熟悉到不能再熟悉的身影,所有人都不禁愣住。

  當時,天光正好,故友都在。

  君歸來時,便是人間好時節。

  ps:兄弟們,晚上6點前,金魚再來一更_

請記住本站域名: 黃金屋
上一章
書頁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