設置
上一章
下一章
書頁

第一千九百九十八章 以我道替天行道

請牢記域名:黃金屋 劍道第一仙

  黑衣男子終于明白兇手是誰。

  不過,他對蘇奕的認知,依舊停留在五年前。

  但這都已不重要。

  重要的是,他的處境很危險!

  不假思索地,黑衣男子威脅道:“蘇奕,我來自太清教,你……”

  “太清教覆滅了。”蘇奕道。

  “啊?”

  黑衣男子眼珠瞪大,一時有些反應不過來。

  “不止齊涅死了,血霄子也死了。”

  蘇奕再次開口。

  黑衣男子:“???”

  看著他那呆頭鵝似的發懵模樣,蘇奕不禁一聲哂笑,道:“等一個月后,仙界之門開啟,發生在仙界的消息,應當就會傳到東玄域。可惜,你卻再無法見到這些了。”

  “我……”

  黑衣男子剛要說什么,軀體已化作一片灰燼飄灑。

  這樣一個宇境劍仙,的確能在人間橫行,無法無天。

  可在蘇奕眼中,已和蚍蜉般不堪。

  “不能再耽擱時間了,而在這人間界……我也無須隱瞞什么,必須盡快接走傾綰他們。”

  蘇奕目光望向天穹。

  “您……您是蘇劍尊嗎?”

  旁邊,那剛被救下的老人戰戰兢兢開口。

  蘇奕微微頷首。

  附近區域,氣氛原本很死寂,所有人都被蘇奕滅殺黑衣劍仙那一幕驚嚇到。

  而隨著老人開口,死寂的氛圍頓時被打破,場中轟動。

  許多人早注意到,蘇奕的模樣和蘇劍尊的雕像無比神似,當得到蘇奕的確認,全場都沸騰了。

  “真的是蘇劍尊?”

  “他從仙界回來了?”

  “老天,我怎么感覺像在做夢?”

  ……嘩然聲四起,直似炸開了鍋。

  蘇劍尊!

  星空第一人,人間第一劍!

  放眼天下,誰人不識?

  而今,這位在人間宛如曠世傳奇般的存在,親自出現在面前,那種震撼可想而知有多大。

  蘇奕心生一絲感觸。

  在以前,東玄域的修士大多稱自己為觀主!哪怕知道自己是觀主的轉世之身,可也很難改變這種稱謂。

  原因很簡單,觀主的影響力太大了!

  可現在則不然,世人再談起自己時,已不再用觀主這個稱謂。

  這就是變化。

  也意味著在世人眼中,自己今世在人間的地位和影響力,已遠超觀主!

  不過,這些感觸很快就消失。

  對如今的他而言,那些威名皆不過是浮云罷了。

  他腳下一踏。

  腳下那百丈高的雕像,轟然崩碎瓦解。

  全場錯愕。

  誰都沒想到,蘇奕會自己毀掉為他所建的雕像。

  “蘇劍尊,這是何故?”

  有人禁不住問。

  “當這人間以后無人能超越我時,無須修筑雕像,世間何人能忘卻我?”

  蘇奕一聲輕笑,淡淡開口。

  眾人心緒翻騰。

  的確,以蘇劍尊的大道成就,足可震爍古今未來,萬世留名!根本無須修筑雕像去銘記!

  就見蘇奕的聲音繼續響起:“當這人間有人能超越我時,哪怕在世間修建再多雕像,也注定會變得無人問津。”

  “與其如此,又何須在意一座雕像?一件死物罷了!”

  說到這,蘇奕笑了笑,“我倒是希望,后世之人可以超越我留在人間的那點榮光,如此,這大道路上,才算得上后繼有人!”

  眾人皆動容,油然而生高山仰止之感。

  而蘇奕的身影,早已憑空消失不見。

  荒野郊外。

  一座山峰之巔。

  蘇奕的身影飄然立在懸崖之畔。

  山風吹來,吹得他一襲青袍獵獵作響。

  他長吐一口氣,而后抬眼望向天穹深處。

  一股恐怖的神識力量從蘇奕身上涌現,沖霄而起,抵達天穹深處,頓時間,風云激蕩,萬象變幻。

  籠罩在整個神都星界周虛中的規則力量,也隨之出現劇烈的動蕩,隱然要對蘇奕的神魂力量進行反噬!

  蘇奕卻不慌不忙,唇中輕語:“接下來,便由我的大道暫且代替這周虛秩序,姑且也算是……替天行道。”

  他神識擴散,瞬息間涌入那神都星界的周虛規則之中,并且牢牢壓制住周虛規則的反噬之力!

  而后,蘇奕的神識開始順著周虛規則不斷蔓延,不斷擴張。

  若把神都星界的周虛規則比喻是一張大網,那么蘇奕的神識力量就如同溪流般,朝整張大網蔓延過去。

  僅僅幾個呼吸,蘇奕的神識已籠罩在整個神都星域上空的周虛規則中。

  一股奇妙的感覺,隨之涌上蘇奕心頭。

  神都星界天下的每一處區域、每一片山河、每一座城池、每一處街巷……皆纖毫畢現地呈現在心中。

  那般清晰,那般生動。

  連這天下間每一處角落中的蟲鳴鳥叫,那在世間呼嘯流轉的風聲,那在天光下冰雪融化的聲音,那藏匿在暗室中交談的人聲……

  皆能被瞬間捕捉在心頭。

  西北邊陲,有兇禽展翅高空,撕裂云層,正在尋找獵物。

  東南海畔,舟船如林,人聲喧沸,而在那海岸不遠處的海水深處,則隱匿著一頭巨大的巴蛇。

  人跡罕至的密林里,有一對男女在做著最為隱私的媾和之事,女子雪白肌膚微微顫抖時,有晶瑩的汗珠滑落鵝頸。

  人煙稠密的城池中,地下陰暗的水道中,有被遺棄的嬰孩在黑暗中哭泣。

  無論在星都星界何處,無論是什么動靜,只要蘇奕心念轉動,就能盡收眼底。

  這就如同造物主,在俯瞰屬于自己掌控的世界,這個世界的一切,這世間的眾生百態,盡數掌控于心中!

  那一瞬,蘇奕都不禁憑生一種化身天道主宰般的奇異感覺。

  不過,這種做法極為消耗力量。

  眼下的他,還僅僅只是一道意志法身,一旦力量消耗過大,勢必將就此煙消云散。

  “仙界和人間,屬于不同的位面,天道法則截然不同,可同樣都屬于當前紀元的一部分,還好我不曾試圖改變和破壞這周虛規則力量,僅僅只是暫時的取而代之,否則,換做是我的本尊前來,也必將遭受周虛規則反噬……”

  想到這,蘇奕啞然失笑。

  不可能的。

  他的本尊已是仙道之巔最強大的存在,足可斬殺下位神,若試圖降臨人間,絕對會先被仙道秩序力量阻截和反噬,更別說降臨人間了。

  這就是約束和羈絆。

  也是這一刻,蘇奕進一步深刻意識到,為何強大如那些神主級存在,卻無法降臨仙界。

  原因很簡單,他們的本尊同樣遭受著規則和秩序的束縛!

  若非如此,一旦諸神心情不好要踏滅仙界,如今這仙界,早被滅掉不知多少次了。

  “接下來,該做正事了。”

  蘇奕摒棄雜念,開始從神都星界中尋找自己想獲知的一切。

  一座繁華的城池中。

  “下個月,仙界之門就將開啟,我打算重返仙界一趟,這人間……根本沒什么意思,靈氣污濁不堪,完全不適合修行。”

  一位仙人在抱怨。

  “非但如此,當我們動用全力時,還會遭受仙道規則的反噬。”

  另一位仙人輕嘆,“這五年來,我的修為不僅沒有進步,竟隱隱還有變弱的征兆!”

  “都怪那該死的蘇奕,若不是為了對付他,我們何至于被派來這人間界,去抓捕和他有關之人?”

  一位仙人憤然開口。

  下一刻,兩道劍氣從天而降。

  兩位有著宇境修為的仙人,瞬間斃命。

  而他們的神魂碎片,則被一片秩序力量收集起來。

  “五年了,別說這神都星界,就是整個東玄域中和蘇奕有關之人,也早被找尋了一遍!”

  “眼下,我就等著下個月仙界之門開啟,那些仙人會帶我們一起飛升!”

  “我也一樣。”

  一個修行道統中,一些老輩人物在商討事情。

  談起一個月后飛升仙界的事情,眾人都不禁露出期待之色。

  可很快,一道炫亮的秩序力量從天而降,將這些人抹殺一空。

  類似的一幕幕,幾乎是同時發生,但卻發生在神都星界的不同地方。

  一瞬間,便有數以千計的強者殞命!

  有的是來自仙界的強者。

  有的是為仙界強者效命的人間修士。

  也有一些是仙人逝靈!

  那一幕幕血腥上演時,也是在天下各地引發騷亂,驚恐的嘩然聲此起彼伏地響起。

  可卻沒人知道,兇手是誰!

  轟!!

  一道秩序神雷從天而降,將一個古老道統的盤踞之地轟碎。

  嘩啦!

  一座城池中,突兀地出現一片劍氣,在城中精準地屠戮掉一群為太清教效命的強者。

  若把神都星界比作一幅畫。

  那么此刻上演的殺戮,就像鮮紅的墨汁,在這一幅畫卷的不同區域暈染。

  驚慌和恐懼,也隨之伴生而出。

  這是一場極端不可思議的屠殺。

  蘇奕如天道主宰,俯瞰神都星域每一個角落,那分散在這片世界的對手,皆無所遁形,被無情收割。

  而隨著時間推移,通過獵殺不同對手,搜集他們的神魂力量,漸漸地,蘇奕終于從無數線索中,找到了自己最想要的答案——

  當年那些故友,就藏身在亂魔海深處的一座荒島上!

  那里,也正是紅云真人曾隱居的地方。

  早在五年前,來自仙界的一批強者就已經將那一座荒島團團圍困住。

  可離奇的是,那一批強者全都死了!

  并且在接下來的五年中,但凡試圖靠近那座荒島的敵人,無一例外全都慘死!

  這頓時引起了蘇奕的注意。

請記住本站域名: 黃金屋
上一章
書頁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