設置
上一章
下一章
書頁

第一千九百九十七章 人間幾度秋

請牢記域名:黃金屋 劍道第一仙

  人間界。

  東玄域。

  神都星界,東玄域第一星界,號稱東玄域的心臟。

  觀主的故鄉,就在神都星界。

  當年,蘇奕也曾在此征戰天下。

  一座繁華的城池中。

  熙熙攘攘的行人在街巷上穿梭,車水馬龍,無比熱鬧。

  “聽說了嗎,仙界太清教的使者又在招收人手了,據說已經有不少大勢力臣服,答應為太清教效命!”

  “越來越熱鬧了,再過一個月,從人間通往仙界的大門就將再次出現,也不知此次有多少強者有幸飛升仙界。”

  “我倒是聽說,此次仙界之門開啟后,將會有許多仙界的大人物降臨人間!目的都是為了抓捕和蘇奕有關的親友!”

  “唉,這叫什么事啊,過往六年時間,那些仙界前來的強者召集部下,全天下抓捕和蘇劍尊有關的親友,簡直……沒法說了!”

  ……一座酒樓內,議論聲四起。

  在那無人注意的臨窗位置,坐著一個年輕人。

  一襲青袍,俊逸出塵。

  正是蘇奕。

  這是他的一道意志法身。

  才剛剛降臨人間界不久。

  聽著眾人的議論,蘇奕的眉頭微微皺起。

  太清教的人馬,一直在東玄域抓捕和自己有關的親友?

  不應該啊。

  須知,早在一年前的時候,太清教、太一教、神火教這些仙道巨頭勢力就已覆滅!

  略一思忖,蘇奕長身而起,朝一側桌上的食客打探此事。

  很快,他就打探出真相。

  原來,在他進入仙界的第一年之后,人間界和仙界之間的門戶開啟,一批仙界強者降臨東玄域。

  其中,就有太清教的強者。

  他們此來東玄域的唯一目的,就是抓捕和蘇奕相關之人。

  距離現在,已經過去五年了。

  而人間界和仙界之間的門戶,每隔五年才會開啟一次。

  換而言之,這五年時間里,那些降臨仙界的太清教強者,根本不知道仙界發生的事情!

  這等情況下,那些太清教的強者又怎可能知道,短短五年時間,仙界早已發生翻天覆地的變化?

  甚至,他們都還不知道太清教早已覆滅的消息!

  一切,都因為消息閉塞不通!

  而再過一個月,仙界之門才會再次開啟,到那時候,有關仙界這五年中發生的事情,才有可能傳到東玄域。

  想明白了這些,蘇奕不禁暗嘆。

  抓捕人質,極為爛俗的手段,可在古來至今的歲月中,類似的事情卻屢見不鮮。

  為何?

  原因很簡單,對世上絕大多數人而言,這樣的威脅往往最有用!

  至此,蘇奕甚至有些慶幸,當初玄黃星界被封印了起來,徹底從世間消失。

  否則還不知會出現多少幺蛾子。

  蘇奕不怕威脅,可每當有類似的威脅發生,他自然不可能無動于衷。

  這就叫牽絆。

  人生于世,但凡有親友,必受此牽制。

  “不過,既然要威脅我,哪怕他們抓捕再多和我有關的人,定然不敢下死手。”

  蘇奕飛快思忖,“并且,當初紅云真人前往仙界時,早已為那些故友安頓好棲身之地,以她那仙君層次的手段,必然會留下一些后手,以防那些故友遭遇不測。”

  忽地,遠處街巷上傳來一陣喧嘩聲。

  “有一位劍仙出現城中,揚言要踏碎蘇帝尊的雕像!”

  “什么?走,快去看看!”

  ……嘩然聲四起,街巷上許多人朝城中央行去。

  “和我有關的雕像?”

  蘇奕一怔。

  就在此時,他身旁一個食客眼神怪異地盯著他,咧嘴笑道:“年輕人,用易容術假扮蘇劍尊可不好,一旦被太清教的仙人看到,你小命可就沒了!”

  這番話一出,附近其他食客也抬眼看向蘇奕。

  一時間,都不禁驚奇發現,蘇奕的模樣竟然和城中那一座蘇帝尊的雕像極為相似!

  “我就是蘇奕,何須假扮我自己?”

  蘇奕笑了笑,長身而起,朝酒樓外行去。

  眾人聞言,卻哄堂大笑。

  蘇劍尊早在六年前就已前往仙界,他若真的在東玄域,也早已被太清教的強者抓走!

  這年輕人,竟還堂而皇之冒充蘇劍尊,何其可笑。

  不,是何其作死!

  這些年來,誰不知道仙界許多強者在滿天下抓捕和蘇帝尊有關之人?

  這年輕人卻冒充蘇帝尊招搖撞騙,這不就是作死嘛!

  城中央。

  一座足有百丈高的雕像立在那。

  雕像是一個負手于背的年輕男子,衣袂飄舞,容貌清俊,斜眼望天,雖然是雕像,卻自有一股俯瞰世間的睥睨姿態。

  這的確是蘇奕的雕像!

  此時,早有許許多多人擁簇而來,在遠處觀望。

  因為此刻,有一個渾身彌漫著凌厲仙氣的黑衣男子來到了那雕像上空,在眾目睽睽之下,用雙腳踩在雕像的頭顱之上!!

  這無疑是對蘇劍尊最大的褻瀆和不敬。

  場中每個人看到這一幕,都不禁心生一股說不出的滋味。

  蘇劍尊是天下修士所敬仰的星空巨擘,可如今,他的雕像卻被人踩在腳下,任誰心中能舒服?

  “當年,蘇劍尊稱尊星空,一劍橫壓星空三千界,被譽為人間第一劍!”

  一位老人語氣低沉開口,“正因如此,東玄域凡有修士匯聚的城池,皆曾為蘇帝尊修筑雕像,一是紀念蘇劍尊的豐功偉績,二是激勵天下修士向蘇劍尊學習。可誰能想到,竟會發生這等事?”

  場中,許多人心中翻騰,很不是滋味。

  可沒人敢說什么。

  那黑衣男子渾身彌漫著屬于仙人的威勢,背后負劍,氣息懾人,一看就是來自仙界的大人物,誰敢說什么?

  可那老人聲音再低,還是被那黑衣男子聽到了。

  他不禁一聲嗤笑,道:“星空第一人,人間第一劍?那是因為我輩以前不曾從仙界前來,才讓他蘇奕有了猴子稱霸王的機會!”

  言辭間,盡是不屑。

  眾人皆默然,無人敢反駁。

  “在來此城之前,我已一路踏碎東玄域一百零五城中的每一座和蘇奕有關的雕像。”

  卻見黑衣男子目光俯瞰全場,唇角掀起一抹玩味弧度,“在此期間,曾有許多人不服,認為我詆毀和侮辱他們心中宛如神明的蘇劍尊,于是對我大加指責,你們猜結果怎么著?”

  眾人面面相覷。

  “他們都死了。”

  黑衣男子笑道,笑得肆無忌憚,“沒有一個活下來,這就叫禍從口出!現在,我同樣要踏碎這座雕像,所以想問一問,爾等之中,可有反對之人?”

  氣氛死寂,無人應答。

  黑衣男子不禁失望,“看來,你們對蘇奕的敬仰可并非出自真心,都不敢來斥責和阻撓我!”

  說著,他驀地出手,隔空一抓,將之前曾說話的那位老人抓到了身前。

  “你想做什么?”

  老人大驚失色。

  黑衣男子笑道:“我聽得出來,你之前的言辭之間,似有不滿,既如此,自當和我腳下的雕像一起,徹底毀滅!”

  老人亡魂大冒,竟是嚇得失禁,尿水滴落在雕像頭頂處。

  黑衣男子一呆,旋即不禁仰天狂笑:“你們瞧瞧,這老家伙尿在了蘇奕這座雕像的頭上!!”

  眾人低著頭,無人敢吭聲,只是心中都很憋屈。

  這不止是在詆毀和侮辱蘇劍尊,更是在蔑視和踐踏他們所有人的尊嚴!

  “我也來!”

  黑衣男子猛地一把解開腰帶,竟是當著在場所有人的面,掏出了胯下之物,痛痛快快地朝腳下的雕像頭顱尿去。

  這簡直喪心病狂。

  許多人扭過頭,完全看不下去了。

  可就在這一瞬,不可思議的一幕出現了,那一道尿水還未灑落,就猛地倒卷回來,沖灑在黑衣男子臉上。

  嘩啦!

  溫熱的尿水從黑衣男子臉上橫流,他整個人愣在那,臉龐額頭青筋爆綻。

  全場愕然,一片死寂。

  人們睜大眼睛,難以置信。

  這位劍仙,竟尿了自己一臉!?

  “誰!給本座滾出來——!!”

  一道充斥羞憤的嘶吼,從黑衣男子口中傳出,他面目猙獰,陷入狂怒,那一身的仙道氣息,驚天動地。

  一聲悶響,一截血淋淋的東西拋空而起,砰地一聲炸碎成灰燼。

  而黑衣男子已疼得捂住褲襠,目眥欲裂,嘴里發出殺豬般的慘叫,啊——!!!!

  在場所有男人都渾身一哆嗦,胯下涼颼颼的,為之肉疼。

  而一些人已再憋不住,哄然大笑起來。

  這一幕,實在是……太滑稽!!

  一位劍仙,不止尿了自己一臉,還被割了那東西!!

  這是老天開眼在懲罰那劍仙嗎?

  否則,怎會發生這等匪夷所思的事情?

  “究竟是誰,敢不敢現身一見!?”

  黑衣男子厲聲嘶叫,已被怒火和羞憤沖昏頭腦,眼睛發紅。

  說話時,他抓住那老人的手猛地發力,就要將這位老人捏死。

  可就這樣簡單的一個動作,他卻做不到了。

  因為一股可怕的威能,將他整個人徹底禁錮和壓制,整個人跪在了雕像頭頂!

  也是這時候,黑衣男子終于看到了兇手。

  一個青袍年輕人。

  容貌和腳下那座雕像幾乎一模一樣!

  一下子,那黑衣男子如遭雷擊,整個人傻眼,蘇奕!?

  ps:明天結束仙界篇。

請記住本站域名: 黃金屋
上一章
書頁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