設置
上一章
下一章
書頁

第一千九百九十三章 崩壞的戰場

請牢記域名:黃金屋 劍道第一仙

  一片山地中。

  “僅僅只是第五階紀元碎片么……”

  駱天都眉頭皺起。

  他剛獲得一塊紀元碎片,可當察覺到這塊紀元碎片的品相僅僅只在第五階,心中的喜悅頓時消散大半。

  對他這樣的絕世神子而言,很難接受這樣的成神契機。

  因為哪怕成神,以后的大道之路,將止步在下位神層次!

  可沒辦法,紀元戰場中的成神契機極為有限,而第三階之上的紀元碎片,更是少之又少。

  “駱兄。”

  忽地,遠處響起一道爽朗的笑聲。

  一群身影呼嘯而來。

  為首的是一個銀袍英武男子,身邊還有一位神明的意志法身相伴,其他十余人,則是神使。

  駱天都眼瞳一縮,正欲轉身就走。

  那位容貌如耄耋老者的神明突兀地阻截在前方,面無表情道:“別怕,只需乖乖配合,就能活命。”

  駱天都臉色一沉。

  “駱兄,別讓我們為難,把紀元碎片交出來,我們立刻就走。”

  一個銀袍男子笑著開口。

  駱天都目光一掃眾人,強忍著心中的怒意,道:“盧軒,你可真是能耐了啊!”

  那銀袍英武男子,同樣是一位神子,來自神域,在以前時候盧軒根本不敢在他面前放肆!

  “呵呵。”

  盧軒揉了揉鼻子,笑道,“時過境遷,人亦不同,一步之差,便是天壤之別。”

  說著,他聳了聳肩,“誰讓我搶先一步證道成神了呢?認清現實吧,咱們之間并無多少矛盾,我呢,也不想趕盡殺絕,只要交出紀元碎片,一切都好說。”

  那眉梢眼角,盡是戲謔和得意。

  駱天都臉色很陰沉。

  可卻不得不承認,這就是現實。

  以前,他可以壓盧軒一頭。

  可現在,盧軒已成神,是一位名副其實的下位神!在道途上,已完全碾壓他一頭!

  “我若不交呢?”

  駱天都冷冷道,“你還敢殺了我不成?”

  盧軒臉上的笑容變淡,道:“有駱氏一族給你當靠山,我自然不會下狠手,可你不配合,那也別怪我等不客氣!”

  說著,他猛地邁步上前,探手朝駱天都抓去!

  駱天都祭出一塊秘符,擋住這一擊,可整個人被震得倒退出去,渾身氣血翻騰。

  “敬酒不吃吃罰酒!”

  驀地,一側那耄耋老者冷哼一聲,“你且試試,手中的底牌能撐得了幾時!”

  駱天都心中暗嘆。

  擋不住的。

  再掙扎,終究難免一場踐踏和羞辱。

  若是叔祖駱衡的意志法身在……何至于此?

  駱天都拿出那塊紀元碎片,狠狠丟了出去。

  盧軒探手一抓,將那塊紀元碎片拿在手中,仰天大笑道:“識時務者為俊杰,駱天都,你的確很識趣!”

  駱天都陰沉著臉,一言不發,就要離開。

  “慢著!”

  盧軒開口。

  駱天都皺眉,“還有什么事?”

  “把你身上的寶物也交出來,機緣之爭,勝王敗寇,既然你已低頭認輸,哪會不明白這個規矩?”

  盧軒笑吟吟道。

  “你……”

  駱天都氣得肺都快炸開。

  “不交?”

  那耄耋老者眼神森然地看過來。

駱天都內心羞憤,總算  深刻體會到,什么叫龍困淺灘的滋味。

  就在此時——

  一道峻拔的身影突兀地憑空出現。

  “蘇奕?”

  駱天都一呆。

  盧軒和耄耋老者等人則臉色微變,認出蘇奕的身份。

  “你這是被打劫了?”

  蘇奕目光一掃在場眾人。

  駱天都頓感顏面無光,苦澀道:“讓你見笑了。”

  “異端!諸神早已視你為必殺的獵物,如今你早已自身難保,奉勸你一句,最好莫要摻合進來!”

  那耄耋老者眼神幽冷,“否則,可別怪我們不客氣!”

  蘇奕袖袍一揮。

  耄耋老者軀體直接炸開,化作漫天光雨飄灑。

  盧軒等人倒吸涼氣,大驚失色。

  那耄耋老者,乃是一位中位神的意志法身,誰能想象,僅僅在蘇奕拂袖之前,就將其轟殺當場?

  駱天都唇角抽搐,不禁嘆服。

  不曾成神又如何?

  此時的蘇奕,還真有神擋殺神,佛擋殺佛的底氣!

  “你……你就不怕被諸神報復?”

  盧軒厲聲道。

  蘇奕瞥了此人一眼,道:“他們的意志法身都已經死了,我為何要怕?”

  盧軒:“???”

  駱天都忍不住道:“死了?”

  無疑,他和盧軒等人一眼,并不清楚混沌道穴前發生的那一場驚世大戰。

  蘇奕只嗯了一聲,沒有解釋。

  冷不丁地,盧軒一把將紀元碎片還給駱天都,直接道:“我認栽!”

  駱天都:“?”

  就這么認慫了?

  卻見盧軒抬手一揮,身上的寶物全都浮現出來,“這是閣下的戰利品,但求閣下能高抬貴手。”

  說著,還朝蘇奕躬身低頭。

  其他神使見此,也忙不迭行動,把身上寶物交出來。

  駱天都看得一陣瞠目結舌。

  這變臉的速度,可比翻書都快!

  “要不要殺了?”

  蘇奕問。

  駱天都神色一陣陰晴不定。

  可最終,他搖頭道:“這個仇,我想以后由我自己來報!之前他們也并不敢真正對我下狠手。”

  盧軒等人不禁都松一口氣。

  對此,蘇奕不置可否。

  他拿出一塊第一階的紀元碎片,道:“你我相識一場,這塊紀元碎片權當我的一點心意。”

  不由分說,就塞給駱天都。

  駱天都心中涌起濃濃的感動和暖意。

  而盧軒則傻眼了。

  那可是第一階的紀元碎片!隨便就送人了?

  若駱天都憑此成神,以后的道途,注定要碾壓自己!!

  忽地,盧軒心中發毛,察覺到蘇奕目光看過來。

  “你還有一件寶物沒交出來。”蘇奕道。

  盧軒一呆,“什么寶物?”

  “神格。”

  蘇奕身影突兀出現在盧軒身前,右手五指裹挾著輪回力量,按在了盧軒頭頂。

  下一刻,盧軒渾身抽搐,滿臉痛苦。

  一股璀璨的大道光暈,被蘇奕的手掌硬生生從他身上抓了出來。

  那是盧軒的神格!

  是他一身的大道本源!

  眾人看到這一幕,不禁毛骨悚然,亡魂大冒。

  噗通!

  盧軒跌落在地,發出凄厲痛苦的慘叫。

一朝成神,未曾風光幾時,卻  被剝奪神格,打落凡塵!

  這樣的打擊,簡直比殺了他還難受。

  “這塊紀元碎片也送你了。”

  蘇奕抬手一拋,從盧軒身上剝離的神格,就落入駱天都手中,“我該走了,以后再相見時,或許會是在神域。”

  聲音還在飄蕩,蘇奕已飄然而去。

  眼見他身影就將消失,駱天都禁不住道:“蘇兄,多謝!”

  極遠處,蘇奕頭也不回地揮了揮手。

  很快,他身影徹底消失。

  “神子大人,您沒事吧?”

  那些神使擁簇到盧軒身旁,滿臉擔憂。

  這一瞬,駱天都眸子中浮現出濃烈的殺機。

  原本,他還打算以后成神時再跟盧軒算賬,可現在,他不想再等了!

  沒有猶豫,他直接動手。

  片刻后。

  盧軒和身旁一眾神使皆慘死。

  無一生還。

  駱天都獨自立在那,長吐一口氣,舒服了。

  當然,他并非僅僅只為了宣泄心中恨意。

  而是他清楚,不趁此機會殺了盧軒,一旦讓消息泄露出去,勢必會讓所有人都知道,他和蘇奕有交情!

  這在仙界不算什么。

  可若在神域,他和背后的宗族,都會被諸神盯上!

  “說起來,我駱氏一族同樣也仇視蘇兄的,可誰能想象,我和他卻成了好友?”

  駱天都心中有些復雜。

  最終,他做出決斷,喃喃道:“不管如何,以后我定要全力阻止宗族去和蘇兄為敵!”

  對蘇奕而言,解救駱天都只是一個小插曲。

  之前,他一直在找尋南平天的下落,并且已經有了線索!

  正因如此,在解救駱天都后,他沒有任何耽擱,繼續啟程。

  兩天后。

  紀元戰場發生劇變,天穹和大地,到處出現無數巨大的裂痕,整個世界千瘡百孔,似乎隨時將傾覆。

  “紀元戰場要消失了……”

  羲月神尊抬眼望向天穹。

  這一場萬古未有的成神契機,持續了不到半個月時間,而今就將落下帷幕!

  同一時間,分布在紀元戰場各地的強者,也都察覺到這一幕,一時間,許多人心中涌起不甘。

  因為,他們絕大多數人至今,還不曾找尋到成神契機!!

  這就是成神的艱辛。

  苦苦等待萬古歲月,哪怕成神之路出現,真正能奪得成神契機的,也只是一小撮幸運兒罷了。

  這兩天里,還有許多人死在蘇奕手底下。

  有神子,有神明的意志法身,也有一些來自仙界的太境人物。

  或多或少,都和蘇奕有仇、有怨。

  至于那些無仇無怨的,蘇奕都懶得理會。

  他向來不是一個濫殺之人。

  “終于要結束了!”

  一座山坳中,南平天心中激動。

  從混沌道穴附近逃走后,他就擔驚受怕,寢食難安,一路逃亡許久,最終找了一處隱蔽之地藏匿了起來。

  現在,他已根本不奢望去證道成神,只想能夠活著重返仙界!

  轟隆!

  天穹四分五裂,混沌氣如狂暴的洪流在肆虐。

  整個世界,呈現出破敗凋零的景象。

  南平天沒有遲疑,一躍而起,朝那天穹上的一道巨大裂痕中沖去。

  逃出裂痕,便可重返仙界!

  可尚在半途,一只大手忽地按在了他肩膀上。

請記住本站域名: 黃金屋
上一章
書頁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