設置
上一章
下一章
書頁

第一千九百八十九章 底牌

請牢記域名:黃金屋 劍道第一仙

  絕天魔主的意志法身赴死而戰,都沒能奈何蘇奕!

  這一幕,讓其他神主心中一沉。

  大戰還在上演,蘇奕劍斬絕天魔主之后,沒有停留,揮劍前沖。

  劍氣燦燦,直射斗牛。

  劍氣中內蘊的輪回力量流轉,直似要將虛空都磨滅掉,將天地打入幽暗無盡的輪回。

  那等禁忌之力,配合蘇奕那已臻至不可思議地步的劍道造詣,讓那些神主級存在也遭受到莫大的威脅。

  僅僅須臾間,陸續有三位神主的意志法身崩壞凋零。

  或憤怒不甘。

  或怨毒嘶吼。

  或喟然長嘆。

  那一幕幕,讓整個戰場的局勢徹底發生逆轉。

  “有那把道劍在,無人是他的對手!諸位,有底牌就盡快施展出來,否則,我們都得玩完!”

  釣魚佬焦急,他可不甘心就此放棄。

  謀劃了無盡歲月,付出了不知多少心血去布局,好不容易等來這一場前所未有的一場成神契機,誰能接受慘敗的結局?

  不止釣魚佬,其他神主也不甘心。

  不僅僅只是為了滅殺蘇奕這個異端,還有分布在這紀元戰場中的成神契機,尤其是那絕品紀元碎片,更是他們這些神主志在必得之物。

  可現在,局勢逆轉,若再無法壓制住蘇奕,他們的一切付出和心血,都將付之東流!

  狂暴的劍氣呼嘯,又一位神主意志法身崩碎,慘叫聲震天。

  “快啊!”

  釣魚佬心急如焚。

  此時的蘇奕,氣勢如虹,勢不可擋,殺得他們這些老家伙都快要招架不住。

  驀地,聞人琴騰空一閃,周身繚繞的神焰忽地化作一頭朱雀,載著她劃破長空,逃之夭夭。

  咫尺劍清吟,憑空一閃。

  極遠處天穹下,一道劍氣從天垂落,帶著九獄劍那晦澀神秘的無上劍威鎮殺而下。

  朱雀四分五裂,崩散為火焰光雨。

  聞人琴發出一道凄厲的尖叫:“異端!他日我必將你挫骨揚灰!!”

  聲音還在回蕩,她身影已轟然瓦解。

  這便是咫尺劍的奧妙。

  劍鋒所指,化天涯為咫尺。

  無論逃得再快,也是徒勞!

  這一幕,也讓其他一些打算逃遁的神主受驚,當即摒棄了逃走的打算。

  再不甘心,也只能去血拼!

  “燃燈老兒,都他媽到現在了,你還不出手?真想看著我們全都被毀了,你獨自占盡一切好處?”

  猛地,釣魚佬咆哮,徹底豁出去似的,眼睛發紅地等著燃燈佛祖,“別以為我不知道,在你手中,有那位存在所贈的秘符!”

  那位存在。

  這個形容很模糊。

  可其他神主卻仿似一下子聽懂了,無不臉色一沉,神色不善地盯著燃燈佛祖。

  “燃燈老兒,原來你還藏了一手!!”

  羅睺妖祖震怒。

  “你再不出手,我等可不答應!”

  云河神主殺氣騰騰。

  燃燈佛祖神色一陣明滅不定。

  他喟嘆一聲,正要說什么。

  一片劍氣從天而降,當即再有兩位神主的意志法身撐不住,被轟殺當場。

  場中,只剩下了燃燈佛祖、羅睺妖祖、天荒神主、釣魚佬、云河神主這五位神主級存在,并且各自的意志法身都已負傷。

  局勢,已對他們完全不利,處境也岌岌可危!

  “罷了!”

  這一刻,燃燈佛祖似做出決斷,雙手虛托身前。

  一枚渾圓的玉佩憑空浮現。

  玉佩上,彌漫出燦爛的赤色光雨,一股禁忌般的恐怖氣息隨之從玉佩中擴散而開。

  這一瞬,天地猛地一顫,十方虛空轟然崩塌。

  整個紀元戰場都隨之劇烈動蕩起來,似乎要四分五裂。

  分布在混沌道穴附近的仙道本源力量,都猛地收縮起來!

  “這是?”

  遠處觀戰者毛骨悚然,感受到一種說不出的壓抑,心境和神魂像被巨山鎮壓,呼吸都要停滯。

  “是那位存在的力量!!”

  釣魚佬激動,眼眸發亮。

  天荒神主等人則暗自惱恨,終于意識到,釣魚佬說的不錯,燃燈老兒留了一手!

  目的極可能就是為了等他們這些人的意志法身被毀掉后,由他自己一人滅殺蘇奕,獨吞一切造化!!

  同一時間,蘇奕也察覺到那一枚玉佩彌漫出的恐怖氣息,在他識海中,九獄劍都在震顫,似察覺到真正的破威脅。

  “難道說,那玉佩內蘊含的力量,能夠打破紀元戰場的壓制,顯露出遠超下位神層次的威能?”

  蘇奕心念轉動間,已毫不猶豫出手,一劍朝那塊玉佩斬去。

  轟!!

  劍氣衍化無盡幽暗的輪回深淵,并且內蘊九獄劍的一股恐怖劍威,那等力量,讓釣魚佬等人都不得不提前閃避。

  唯獨燃燈佛祖沒有退避。

  他立在那,寶相莊嚴,口中念誦晦澀的梵文。

  當蘇奕這一劍斬來,那一枚玉佩之上,忽地暴涌出一朵瑰麗的赤色祥云,騰空而起,一舉將這一劍托住,再無法斬下。

  幾乎同時,一道帶著獨特磁性的威嚴聲音響起:“我該叫你什么呢,李浮游?易道玄?”

  那聲音,仿似晨鐘暮鼓,飄蕩天地間。

  而后,一道身影從玉佩中出現。

  這是一個長發垂落到腰畔的男子,一襲素凈寬袖長袍,面容清奇,眼眸深邃。

  隨著他出現,天地驟然一暗,如墜黑暗永夜。

  無數黑暗力量像絲絲縷縷的神鏈般締結,衍化為無數奇異的黑暗符文,環繞在長袍男子周身。

  他明明立在那,可給人的感覺,卻像立在無盡黑暗深處,相隔著無盡高遠的距離,那般偉岸,那般神圣,又那般遙不可及!

  轟隆!

  周虛動蕩,黑暗如潮彌漫。

  遠處觀戰者無論什么修為,皆在這一瞬失去感知,身軀和神魂就像墜入無盡黑暗的虛無中。

  再也看不到,聽不到,什么感知不到自己的存在!

  而戰場中,燃燈佛祖、羅睺妖祖、釣魚佬、天荒神主、云河神主等五位神主的意志法身,此刻皆緊繃起來,神色莊肅地齊齊拱手見禮:

  “見過道友!”

這位存在,不喜被人尊稱為前輩,認為大道路  上,相識即道友,不分高低。

  故而,很喜歡被人以“道友”相稱。

  “我的時間不多,便不與你們寒暄了。”

  那長袍男子含笑開口。

  說話時,他的目光則望著蘇奕,眼神清澈若河流,純凈似嬰孩!

  可面對這樣的目光,卻讓蘇奕有種被窺破渾身秘密的感覺,這讓他感到格外不舒服,眉頭不禁皺起。

  “你是何人?”蘇奕開口。

  這長袍男子,一舉一動,令天地變化,一切盡數籠罩于黑暗之中,身上氣息雖平和,但卻像無垠浩渺的海面,當真正爆發時,極可能會掀起足以滅世的怒海狂濤!

  “連我都不認得了么?”

  長袍男子眼神微妙,“看來,你還不曾覺醒以前的記憶。”

  蘇奕忽地想起來,自己當初曾前往探尋太武山消失之秘,當時遇到了天算子和燭幽大鵬鳥。

  而燭幽大鵬鳥就曾施展“燭幽之瞳”,窺伺到一幕畫面。

  那一幕畫面中,映現的是太武山被諸神收走的一幕,出現的有聞人琴、云河神主、燃燈佛祖等人。

  但,燭幽大鵬鳥曾專門提起,它曾看到一個最為可怕的身影,那人立在無盡黑暗中,看不清楚面容,可周身卻有無數規則符文所衍化的神環,一如周天規則般,拱衛在此人周身。

  當時,那立足在黑暗中的男子,還曾說了一句話:“你果然沒死!”

  這一幕,曾給蘇奕留下深刻的印象,清楚那立在黑暗中的神秘男子的話,說的是自己。

  而現在,燃燈佛主、云河神主等人的意志法身都在場中。

  而一個氣息最為禁忌恐怖的長袍男子出現了,同樣立在黑暗中,周身同樣締結著宛如周天規則般的黑暗符文。

  這讓蘇奕一下子判斷出,這家伙,極可能就是燭幽大鵬鳥曾見到的那個神秘男子。

  這些念頭在蘇奕心中一閃即逝,他已開口道:“仙界太武山,就是被你取走?”

  長袍男子一怔,旋即點頭:“正是,從太武山上,我洞察了你轉世為王夜之后的一生經歷,所以才早已推測出,仙界的永夜之戰中,你沒有死,而是又一次輪回了。”

  頓了頓,他目光一掃四周,道:“只是我可沒想到,今日這一場籌謀萬古歲月的布局,竟沒能將你擒下。”

  聲音中,帶著一絲感慨,“不過還好,我做事向來會留一手,為的就是防止意外發生,就像現在。”

  長袍男子笑起來,“有我在,除非你執掌涉及命運長河之上的力量,否則,注定將回天乏術。”

  聲音中,盡是絕對的自信。

  那些神主都心中大定。

  這位存在一向不說大話,而現在他既然這般說,那必然已注定,今日這一局,蘇奕已輸定了!

  一時間,他們看向蘇奕的目光,都帶上冷意。

  ps:今天也算搞了個5更!我自己都沒想到……

  不管兄弟們看的爽不爽,金魚是真累趴了,已傾盡全力碼字,有票票的話,不妨投一下哈。

  明天的更新在晚上6點前。

另外,今天的更新出了個bug,咫尺劍被云河神主鎮壓的問題,待會就去修改。說實話,確實寫懵了,考慮不周,跟諸君道歉

請記住本站域名: 黃金屋
上一章
書頁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