設置
上一章
下一章
書頁

第一千九百八十一章 四方皆動

請牢記域名:黃金屋 劍道第一仙

  一片山地中。

  “懸崖勒馬,為時不晚。”

  一個身著道袍的男子盤膝坐在那。

  他容貌如少年,頭盤道髻,面孔清秀,渾身繚繞著絲絲縷縷的神性光澤。

  連聲音都如少年般清朗。

  “多謝前輩!”

  羲月神尊躬身見禮,面露感激之色。

  她暗松一口氣。

  事情,終于辦妥了!

  “從現在起,你和那個小姑娘,就留在我身邊行走便可。”

  少年似的道人開口。

  “是!”

  羲月神尊趕忙致謝。

  眼前這位道人,看起來宛如少年似的,連身上的氣息也很平和。

  但在神域,他是三清道庭的神主級存在,是令眾神都只能低頭的絕世大能!是神域名震寰宇的一位傳奇巨擘!

  有這樣一位恐怖大能庇護,這紀元戰場其他人注定不敢再視羲寧為蘇奕的同伙!

  “弟子霍劍峰,叩謝老祖!”

  遠處,一個男子走來,叩首于地,朝那少年道人恭恭敬敬行了一個大禮。

  “快起來吧。”

  云河神主唇邊浮現一抹笑意,“待重返神域,你便去我閉關之地潛修,屆時,我會傳授你神道絕學。”

  霍劍峰精神一振,感激道:“多謝老祖!”

  而后,他這才緩緩起身。

  就在前天,他在云河神主的幫助下,奪得一塊絕品紀元碎片,并在昨天一舉證道成神!

  現在的他,已是當世底蘊最頂尖的一個下位神!

  霍劍峰目光挪移,看向立在遠處的羲寧,唇角不禁浮現一抹譏笑:“羲寧,我可真沒想到,以你的性情,會劃清和那蘇奕的界限,甚至不得不來向我派云河老祖求助。”

  羲寧秀眉蹙起。

  最終,她語氣平靜道:“和蘇道友劃清界限的,是羲氏一族,而不是我!”

  羲月神尊頓時變色,道:“阿寧,休要胡言亂語,你是羲氏一族的神女,自然和宗族同進同出。”

  羲寧抿唇不語。

  霍劍峰卻沒有善罷甘休,道:“這么說,你依舊打算站在蘇奕那邊?”

  云河神主的目光也看向羲寧。

  這一瞬,氣氛驟然變得壓抑下去。

  羲月神尊連忙傳音相勸,讓羲寧隱忍。

  可羲寧卻沒有這么做,她認真道:“我和蘇道友相識相知,乃是大道路上的至交好友,若我為了避禍,就選擇和他劃清界限,我自己都會看不起自己!”

  霍劍峰眸光一寒。

  羲月神尊心中咯噔一聲。

  出乎意料,云河神主卻贊許道:“有情有義,真不錯。”

  眾人皆一怔。

  連羲寧都有些意外。

  卻見云河神主道:“我雖欣賞你的秉性,可在對付那蘇奕時,你倘若敢壞事,本座必饒不了你。”

  羲寧抿唇,靜默不語。

  羲月神尊則長松一口氣,連忙道:“多謝前輩寬厚大量!”

  唯有霍劍峰緊蹙眉頭,看向羲寧的目光很是不善。

  他對蘇奕恨之入骨,而羲寧到了現在,竟還不惜選擇站在蘇奕那邊,這讓他哪能不惱?

  忽地,云河神主掌心一翻,浮現一塊秘符。

  他略一打量,當即長身而起,道:“那異端出現了,正在被靈機老兒和燃燈佛祖聯手追殺!”

  眾人心中一震。

  羲月一對玉手悄然握緊,蘇道友正在被兩位神主的意志法身追殺?

  可千萬別出事了!

  “走,我們也該行動了!”

  云河神主大袖一揮。

  一片神光乍現,將眾人的身影籠罩其中,而后憑空消失不見。

  幾乎是同一時間,紀元戰場各地,有關蘇奕正在被追殺的消息,幾乎被那些降臨仙界的神明全部獲悉。

  “青虞,跟我走一趟。”

  一個衣袍火紅的女子輕語。

  她身影修長,繚繞著璀璨晶瑩的火焰神光,氣息恐怖。

  “是!”

  聞人青虞肅然領命。

  眼前這位,乃是聞人氏的一位神主級巨頭,名喚聞人琴!

  一片荒原中。

  “哼,釣魚佬和燃燈禿驢休想捷足先登!”

  “傳本座命令,讓其他人速速與我匯合!”

  一道沉悶如雷的聲音響徹。

  就見一個身影偉岸的男子邁步長空,身影化作一道刺目的雷光,鑿穿無盡長空,瞬息消失不見。

  羅睺妖祖。

  神域六大妖祖之一。

  絕世神子封無忌的長輩!

  “前輩,我最了解那蘇奕的性情,還請允許我和您一起走一遭。”

  南平天恭敬開口。

  在他身前,立著一個身著戰袍,面容冷厲的偉岸男子,渾身蒸騰著滔天的神威。

  恒沙神尊!

  神子符天一的一位宗族長輩。

  蟠桃會一戰,符天一慘死在蘇奕手底下,這件事,仙界人盡皆知。

  此次恒沙神尊的意志法身降臨仙界,也有為符天一報仇的目的。

  “好!”

  恒沙神尊答應下來。

  南平天心中振奮。

  作為王夜生前的大敵之一,若能親眼看著蘇奕殞命在神明手底下,自然再好不過!

  紀元戰場各地,陸續有氣息恐怖的身影沖出,朝同一個方向全速趕去。

  而那些剛證道成功的新神,同樣收到命令,紛紛行動起來。

  一時間,風起云涌。

  至于那些還未證道成神的,大多都在紀元戰場外圍地帶探尋機緣,自然不清楚,一場針對蘇奕的潑天大禍已經拉開帷幕!

  天穹下。

  釣魚佬和天荒神主挪移虛空,正在全力追擊蘇奕。

  只是,隨著時間點滴推移,兩位神主級人物的臉色都變得陰沉許多,心中暗暗焦急。

  “這異端在被我的燎日神矛刺穿道軀之前,就已負傷慘重,都已是將死之人,誰能想象,他竟能撐到現在?”

  天荒神主皺眉。

  這一場追擊,已持續近半個時辰!

  而這一路上,他和釣魚佬曾多次出手,可要么被蘇奕避開,要么被蘇奕擋住!

  這簡直不可思議。

  誰敢相信,這是一個太和階人物能做到的?

  “他今世執掌輪回,又擁有那把道劍,豈可能是那般好殺的?”

  釣魚佬臉色也很難看,心里很窩火。

  “我剛獲得傳信,和我們一樣的一些老家伙,都已啟程趕來,時間再拖延下去,可就麻煩了。”

天荒神主忽地道,“該不  會是你把消息傳出去了吧?”

  釣魚佬怒極而笑:“我該蠢到何等地步,才會這么做?”

  “那就一定是燃燈老兒搞的鬼!”

  天荒神主臉色一沉。

  “除了那禿驢,還能有誰?”

  釣魚佬氣得牙快咬碎。

  根本不用想就知道,燃燈佛祖因為搶奪因果書,而耽擱了行動,意識到不可能搶在他們之前擒下蘇奕,于是故意將消息傳出去,打算把水徹底攪渾!

  他得不到。

  別人也休想得到!

  這無疑太卑鄙!!

  “局勢亂了,才好渾水摸魚,這燃燈老兒……不止手黑,心也黑透了!”

  天荒神主也憤恨不已。

  冷不丁地,釣魚佬忽地道:“你察覺沒有,那異端身上的生機在流逝!”

  天荒神主一怔,旋即眼眸發亮。

  無疑,這意味著,蘇奕已徹底到了山窮水盡的地步,都不惜在動用損耗性命本源的禁忌秘法來逃遁!!

  而就在天荒神主正要說什么時,釣魚佬忽地變色,道:“不好!趁火打劫的來了!”

  天荒神主猛地抬眼望去。

  蘇奕的處境,的確已危險到極致。

  他臉色煞白透明,身上的生機在悄然流逝,身上那密密麻麻的傷口,都浮現出淡淡的死氣。

  鮮血,早已不再流淌。

  可傷勢,卻愈發嚴重了。

  他的神魂力量都已快要枯竭,體內的萬界樹早已枯萎,連意識都在遭受嚴重的沖擊。

  無盡的疲憊和傷痛,似潮水般拍打著他的心境。

  根本不用想,只要他敢生出一絲放棄的念頭,連心境都將淪陷,整個人徹底崩潰!!

  蘇奕沒有放棄。

  他此生歷經的生死戰,當以今日為最。

  可若能撐下來,對他而言,自己的道軀、修為、神魂、心境……必然都將迎來一場翻天覆地的蛻變!

  于絕境中起舞,于生死間淬煉。

  縱死,又如何?

  更遑論,他并不認為自己沒有翻盤的機會!

  “快了,按小猴子所指的方向,不出一刻鐘,足可抵達!”

  蘇奕暗道。

  可就在此時,前方路上,忽地出現一群身影。

  那明顯是一些剛晉升的新神!

  就在蘇奕打算改變方向迂回逃遁時,另一個方向上,有驚天動地的神焰沖霄而起。

  神主級人物聞人琴,帶著聞人青虞來了!

  而當蘇奕目光看向另一個方向,就見同樣有恐怖的氣息在極遠處出現,正在朝這邊趕來!

  而在后方,釣魚佬和天荒神主也正在快速靠近!

  一時間,蘇奕的前、后、左、右,全都出現敵人,完全被封鎖。

  前狼后虎,十面埋伏!

  這樣的處境,簡直足以讓那些造物境下位神絕望。

  而蘇奕卻視若無睹。

  他很凄慘,很狼狽。

  可那一對深邃的眸,似萬古不移的深淵,從不曾有絲毫波動。

  哪怕是現在,也如此。

  沒有停留,沒有稍緩腳步,蘇奕筆直前沖!

  敵人來自不同的陣營,這注定他們之間是彼此競爭敵對的關系,不可能精誠合作。

  而這一場包圍網還沒有真正形成,正是突圍的絕佳時機!

請記住本站域名: 黃金屋
上一章
書頁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