設置
上一章
下一章
書頁

第一千九百七十九章 橫插一手

請牢記域名:黃金屋 劍道第一仙

  黑色神碑搖搖欲墜。

  蘇奕峻拔的身影就像在燃燒,那一股恐怖而神秘的無上劍威則在節節攀升!

  當黑袍高大男子宛如拼命般殺來,蘇奕也動了。

  他拿過懸浮身前的咫尺劍,手腕一甩。

  錚!錚!錚!

  六寸長的咫尺劍,一節節變長。

  劍吟如潮,響徹云霄。

  如瀑似的混沌劍氣,從已變成四尺長的劍身蒸騰擴散。

  隨著蘇奕橫劍一掃。

  砰!!

  一片劍氣激射而出,拼命殺來的黑袍高大男子,如同紙糊般化作漫天灰燼消散。

  一劍之下,斬新神如斬螻蟻!

  而當那劍氣席卷擴散,附近那一片無數星辰所匯聚的星云都隨之劇震,一顆顆星辰炸開。

  遠處,釣魚佬一聲冷哼,雙手抬起,當空按下。

  封禁九萬丈長空的星云,在這一刻開始不斷收縮,從四面八方狠狠朝蘇奕鎮壓過去。

  而在蘇奕頭頂,黑色神碑也在轟鳴,爆綻懾人的光,威能一下子暴漲許多。

  蘇奕指尖在四尺劍鋒上一抹,振衣揮袖,縱劍前沖。

  一個前沖的舉動而已,卻有無匹的劍氣轟然迸發。

  這一瞬,蘇奕身影若星空大日,所釋放出的光,便是那充斥混沌氣息的劍氣。

  劍氣所過,無堅不摧!

  黑色神碑轟然傾塌,四分五裂。

  九萬丈星云,在漫天劍氣中崩碎,潰散如潮。

  而蘇奕依舊保持著前沖之勢,朝釣魚佬殺去。

  一路摧枯拉朽。

  當察覺到這一幕,釣魚佬也終于變色。

  他預感到蘇奕的臨死反撲會很可怕,卻沒想到,當蘇奕真正不顧一切搏命,那等威能會如此恐怖!

  “咄!”

  釣魚佬袖袍鼓蕩,一把黑色短刀騰空而起。

  幾乎同時,暴殺而至的蘇奕,已當空劈出一劍。

  鐺!!!

  驚天動地的碰撞聲響起。

  一股充斥毀滅氣息的力量洪流從兩者之間爆發,附近虛空驟然塌陷無數裂痕,附近山岳如豆腐般被摧垮。

  釣魚佬的身影,猛地倒飛出去,足足在數百丈外才站穩。

  而他這一具意志法身,已多出許多密集的劍痕!

  滿頭長發披散,顯得極為狼狽。

  他臉色鐵青,明顯震怒。

  可當看到蘇奕的處境時,他不禁又笑起來。

  此刻的蘇奕,道軀破損嚴重,鮮血流淌,一身氣機都快崩壞。

  連身上那堪稱恐怖的威勢,都有衰退的跡象。

  無疑,蘇奕雖殺出重圍,可已瀕臨油盡燈枯的邊緣!

  “這樣的一擊,你還能施展出第二次嗎?”

  釣魚佬臉上浮現笑意。

  說話時,他抬手一點。

  那一把黑色短刀化作一道黑光,從天而降,朝蘇奕爆斬而下。

  鐺!!!

  蘇奕揮劍格擋,卻連人帶劍被轟飛出去。

  不過,他身影還未站穩,就猛地一擰腰身,挪移長空,朝遠處逃去。

  都已脫困,他自不會愚蠢到再拿命去拼。

  “都已是砧板魚肉,我豈能讓你再逃了?”

  釣魚佬聲音難掩亢奮。

  伴隨聲音,他猛地捏碎一塊銀色符詔。

  無數流光般的絲線,構建成一張遮天蔽日的漁網,瞬息之間,竟是鑿開虛空,貫穿無盡天宇,將蘇奕四面八方阻斷。

  而蘇奕,就像墜入漁網中的魚兒,即將被徹底困住!

  這銀色符詔,名喚“因果天兜”,是釣魚佬此次專門為活擒蘇奕準備的一件大殺器。

  雖然受制于仙道秩序,無法發揮出這一道符詔全部的威能,可也已足可以輕松擒下造極境中位神!

  “收!”

  釣魚佬一聲大喝。

  無漏天兜猛地朝內收緊,像被一只無形大手提溜了起來。

  這一瞬,蘇奕掌中浮現一塊板磚似的寶物,猛地狠狠一砸。

  猩紅刺目的道光迸發,直接把無漏天兜轟破一個窟窿。

  釣魚佬一呆,旋即眼眸驟然發亮,不驚反喜道:“因果書!!”

  他聲音都因為興奮而有些顫抖。

  而此時,蘇奕正要轉身離開,猛地,一聲宏大的佛音響徹:

  “畫地為牢!”

  一字一頓,響徹云霄。

  無數金燦燦的佛蓮涌現,禁錮長空,將蘇奕四面八方籠罩。

  蘇奕霍然抬頭。

  就見不知何時,一個枯瘦老僧出現,腳踏龍蛇,手托一盞青燈,眼眸開闔間,有神妙的梵文涌現。

  渾身上下,流淌著如若潮汐般的大道梵光。

  過去燃燈佛!

  蘇奕心中一沉。

  一個釣魚佬已經無比棘手,而今又殺來一個西天靈山的神主級巨頭,也讓局勢變得愈發險惡。

  換做其他人,怕早已崩潰!

  可蘇奕沒有。

  他眼神愈發幽邃,平靜得可怕,毫不猶豫以全身力量,一手咫尺劍,一手因果書,朝前路轟去。

  金色佛蓮劇顫,一朵朵崩碎。

  “掌中佛土!”

  遠處,燃燈佛祖口宣佛號,抬手一按。

  一只大手橫空而出,掌心之地,映現出一片浩瀚宏大的極樂世界,有天龍盤旋其中,菩薩誦經,羅漢持戒。

  陣陣梵音滾蕩天地,熾盛璀璨的梵光,將這片天地照亮。

  那一瞬,致命的威脅讓蘇奕幾欲窒息。

  幾乎同時,釣魚佬憤怒,發出大喝:“想摘桃子?癡心妄想!”

  他縱身上前,雙手如擂動大鼓,猛地當空一砸。

  轟!!

  一條浩浩蕩蕩的大河從天決堤而下,瞬間擋住那朝蘇奕籠罩過去的“掌中佛土”。

  兩種堪稱禁忌的通天神通碰撞,讓那片天地崩壞,乾坤顛倒。

  而置身戰場中央的蘇奕,直接被那毀滅般的洪流掀飛了出去,身上的傷勢愈發慘重了。

  “靈機,你拿不下他,還是由貧僧來吧。”

  燃燈佛祖寶相莊嚴,說話時,探手捏印,舌綻春雷,“妙華蓮生!”

  天地間,驟然間涌現出一朵大道金蓮,枝椏接天,根須通地,綻放的蓮花則潑灑出億萬光雨。

  “哼!我怎會不知你的心思?無非為了搶因果書和輪回之秘!”

  釣魚佬明顯急眼了,縱身殺了過去,揮掌之間,一片肆虐的黑色風暴呼嘯而起,朝那一朵大道金蓮狠狠碾壓過去。

  這兩位神主級意志法身,竟是直接廝殺了起來!

  見此,蘇奕轉身就逃。

  “先追殺這異端,再分機緣,如何?”

  燃燈佛祖開口。

  “好!”

  釣魚佬心中雖憤怒不甘,可也只能答應。

  他們都是活了不知多少歲月的神主,自然清楚,當務之急是先把蘇奕徹底擒下!

  當即,兩人停止交手,直接朝蘇奕追去。

  一個比一個速度快,都想第一時間把蘇奕擒下。

  這讓蘇奕心中都一陣憋屈。

  自進入仙界至今,他還從不曾如此狼狽過!

  也從不曾被人逼迫到這等凄慘不堪的地步,饒是他心堅如鐵,也無法抑制內心熊熊燃燒的怒火和殺機。

  “這筆賬,他日一定要好好算一算!”

  “書老六,眼下只能先委屈你一下了”

  蘇奕眸光閃動,做出決斷。

  他猛地一抬手,將因果書朝極遠處狠狠扔了出去。

  “拿我當誘餌,調虎離山?你小子夠狠!”因果書氣急敗壞。

  不過,它也僅僅只是發牢騷。

  蘇奕的處境,它早看在眼底,很清楚蘇奕此刻面臨的是一場命懸一線的殺劫,隨時都有殞命的危險!

  故而,當被蘇奕拋出去那一瞬,因果書猛地爆綻出此言的猩紅因果力量,朝極遠處掠去。

  “嗯?”

  幾乎同時,燃燈佛祖和釣魚佬都注意到了這一幕。

  并且,一眼就識破蘇奕這么做的心思。

  “罷了,那異端姑且讓給道友收拾!”

  燃燈佛祖轉身,直接朝因果書追去。

  仙隕時代以前,他就曾動用意志法身降臨仙界,直接殺進東海龍宮,為的就是搶奪因果書這件混沌秘寶。

  可惜,當初失敗了。

  而前些年,他安排座下護教羅漢伽云僧降臨仙界,目的同樣也是為了找到因果書。

  但,伽云僧同樣失手了。

  而現在,眼見因果書被蘇奕主動拋了出來,燃燈佛組豈可能無動于衷?

  哪怕,蘇奕這么做是為了調虎離山。

  可燃燈佛祖卻不能錯失這樣的機會!

  “癡心妄想!”

  而就在燃燈佛祖行動那一瞬,釣魚佬怒喝一聲,也朝因果書追去。

  燃燈佛組的大道,和因果有關。

  而他的大道,同樣也和因果有關!

  不夸張的說,若能奪得因果書這件混沌秘寶,足可讓他在神道之路上更進一步!

  “道友,那異端身上擁有輪回之秘,以及其他一些不可知的秘密,你何苦與我爭奪因果書?”

  燃燈佛祖皺眉,明顯不悅。

  釣魚佬咬牙切齒道:“那異端已是油盡燈枯之身,就是逃走,也能再抓住他,可這因果書若落入你這禿驢手中,可就真的沒了!”

  他的確快氣瘋了。

  這一路追殺蘇奕,他也付出了不小的代價,近乎是窮盡手段,眼見就將收網,卻被燃燈佛組橫插一手,這讓他焉能不怒?

  燃燈佛祖眉梢間浮現一抹慍怒,語氣淡漠道:“道友,你的意志法身力量也已消耗甚大,若真的動手廝殺,你覺得有幾成勝算?”

  轟隆!

  他一身梵光洶涌,驚天動地,殺機牢牢鎖定釣魚佬。

  釣魚佬眼眸一縮,登時冷靜下來。

  只是,他心中愈發感到憋屈了。

  自己那消耗的力量,還不是為了擒下那異端?

  眼下,反倒成了被燃燈老兒利用的一個弱點!!

請記住本站域名: 黃金屋
上一章
書頁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