設置
上一章
下一章
書頁

第一千九百七十六章 神胎

請牢記域名:黃金屋 劍道第一仙

  補天爐上,烤肉滋滋作響,根本無須任何佐料,就是世間最一流的美味。

  一邊大口飲酒,一邊大口吃肉,那感覺,神仙也不換。

  駱天都初開始,對蘇奕滅殺叔祖駱衡神尊的意志法相還心存一絲芥蒂。

  可隨著和蘇奕把酒對談,這一絲芥蒂也就煙消云散。

  “對了,你可知道這小東西是什么來歷?”

  蘇奕把小猴子拎了出來。

  這小家伙剛出來,一對金色的眼睛就變得賊亮,探出爪子就從補天爐上抓住一根烤肉,大口吞咬起來。

  而看到這小猴子,駱天都眼睛一陣發直,似很震驚。

  半響,他才說道:“蘇兄,這小東西是不是從這紀元戰場中的沌石中生出來的?”

  蘇奕道:“不錯。”

  駱天都倒吸涼氣,眼神狂熱道:“那就對了!若我沒看錯,這小家伙就是先天神胎!一個孕育在混沌本源中的……神!!”

  “神?”

  補天爐錯愕。

  蘇奕也怔住。

  氣氛都有些詭異的寂靜。

  唯有小猴子渾然不覺,抱著烤肉大快朵頤,滿嘴流油。

  “先天神胎,混沌滋養,大道為血,從誕生那一刻,就已是真正的先天神軀,這在我族的古籍中,專門記載過此事。”

  駱天都道,“簡單而言,這小東西就是一個誕生于混沌中的神靈,只不過現在還很幼小和虛弱,可當它成長起來,天生便執掌紀元法則之力,擁有無比可怕的天賦神通,和真正的神明相比,都沒有任何區別。”

  他言辭間,難掩羨慕,“在神域,先天神胎也極其之少,萬千年難得一見。”

  “像妖道六大妖祖之一的‘睚眥妖祖’,就是一位誕生于先天神胎中的神靈!”

  “西天靈山的護教天龍‘彌白龍尊’,同樣是誕生于混沌中的一條白龍!”

  “我可真沒想到,在這紀元戰場中,蘇兄竟能撿到這樣一位神靈,著實太讓人震撼。”

  駱天都看向小猴子的眼神,都變得火熱無比,毫不掩飾自己的羨慕。

  一位天生的神靈!

  這若在神域,勢必會引發天下轟動!

  “這么說的話,我此次還真是撿到了一個大便宜。”

  蘇奕終于意識到這小猴子的價值了。

  對方,是神!!

  無怪乎,半神級先天異種見到它,也忌憚無比,不敢亂動。

  無他,小猴子的血脈充斥與生俱來的神威!!

  駱天都穩了穩心神,道:“蘇兄,想要把這先天神胎養大可不容易,僅僅耗費的修行資源,一般的神族都承受不住。”

  “在神域,也只有那些頂級勢力,才擁有滿足先天神胎成長的財力和底蘊。”

  蘇奕嗯了一聲,道:“養不起的話,讓它自生自滅便可。”

  他自己對修行資源的需求,就是個無底洞,哪還有心思養個“吞金獸”?

  駱天都一陣苦笑。

  恐怕也只有蘇奕才會如此敷衍地對待一位天生的神靈了。

  “蘇兄,你別看它還很弱小,可在這紀元戰場,它則可以發揮不可思議的作用!”

駱天都道,“它誕生于仙界混沌本源,而這紀元戰場本就是由仙界混沌本源力量構建  而成,對它而言,這里就是它的家!”

  蘇奕心中一動,道:“你是說,它能幫我找到紀元碎片?”

  駱天都點頭道:“正是如此!除此,有它在,足可震懾一些極端恐怖的先天異種,趨吉避兇!”

  蘇奕低頭看了看不斷擼串的小猴子,心中暗道,接下來倒是可以試一試它的能耐。

  同一時間,羲寧在和羲月神尊對談。

  “阿寧,待會我帶你去見一位真正的大人物。”

  “誰?”

  “三清道庭的‘云河神主’!”

  云河神主!

  羲寧星眸一凝。

  在神域,三清道庭是主宰般的巨頭勢力之一,道家三大道庭之一。

  而云河神主,便是三清道庭的一位老古董,一位堪稱神話的曠世人物!

  “這等強大的存在,怎會也親自摻合進來?”

  羲寧震驚道。

  “絕品層次的紀元碎片,誰能無動于衷?”

  羲月神尊道,“更別說,還有蘇奕這個異端在,神域那些主宰級的老家伙們,可都在關注此事,無法容忍蘇奕活著從紀元戰場離開。”

  聽到羲月稱蘇奕“異端”,羲寧一對秀眉不易察覺地皺了皺。

  她轉移話題,道:“姑祖母,我們去拜見云河神主做什么?”

  “還不是為了你。”

  羲月神尊有些無奈,“過往時候,你經常和蘇奕一起行動,早被那些神子視作蘇奕的同伙。我從神域前來的時候,已經有許多大人物對此表達不滿,向我們羲氏一族施壓。”

  “甚至有人揚言,要讓你和我們羲氏一族都付出代價!”

  羲寧蹙眉道:“有這么嚴重?”

  羲月神尊神色嚴肅道:“蘇奕和其他人不一樣,他是神域那些主宰的心頭大患,凡是和他有牽連之輩,怎可能有好下場?”

  “咱們羲氏一族,也算得上神域中的古族,可是和那些神主相比,卻遜色了一截。若因為蘇奕而讓我們宗族被盯上,注定后患無窮。”

  “還好,我們羲氏一族的一位先祖,曾和云河神主是同門師兄弟,有這份關系在,云河神主一定會幫我們的忙。”

  說到這,羲月神尊神色明顯緩和不少,道,“只要我們表明態度,徹底和蘇奕劃清界限,起碼在這紀元戰場中,再沒人敢視我們是蘇奕的同伙。”

  羲寧沉默了。

  用劃清界限,來躲避所謂的災禍嗎?

  雖然,蘇奕也曾這般提議,讓她置身事外,可當得知羲月神尊要帶她親自去向云天神主表態,心中總感覺很不舒服。

  這哪里是置身事外,簡直和投靠敵人陣營也沒區別!

  “阿寧,你就是不為自己考慮,也該為宗族上下所有人考慮一下,茲事體大,不容有一絲怠慢!”

  羲月神尊提醒。

  最終,羲寧卻搖了搖頭,堅決道:“我可以不去摻合蘇道友的事情,但絕不會去向蘇道友的敵人表態!”

  “你……”

  羲月神尊氣惱。

  可看到羲寧那堅定的神色,她不由一聲嘆息,道:“也罷,這件事由我自己來辦就是。”

  羲寧低聲道:“姑祖母,我……是不是很不懂事?”

  羲月神尊眼神復雜,

  輕輕拉起羲寧的玉手,道:“再不懂事,也是我心中最需要呵護的小阿寧。”

  羲寧一怔,低著螓首,緊緊握住了羲月神尊的手。

  就像小時候,她最喜歡的,就是牢牢抓住姑祖母的手,去到處游玩,無論她想要什么,姑祖母都會盡全力滿足。

  那是她小時候最美好的回憶。

  霧靄彌漫,山巒起伏。

  一座山腳下,蘇奕盤膝坐在一個洞穴內。

  和駱天都辭別后,蘇奕就尋找到這樣一個洞穴,開始靜修,治療身上的傷勢。

  而他腦海中,則在回憶和駱衡神尊意志法相戰斗的細節。

  最終,他的出結論——

  全力拼命情況下,駱衡神尊意志法身的戰力,的確太可怕,遠不是姜太阿這種新神可比!

  而他要想獲勝,都需要動用九獄劍的氣息才行。

  “駱衡神尊是造化境上位神,若換做不朽境神主的意志法身,實力注定更恐怖。”

  “而按照駱天都所言,不少神主級存在的意志法身,如今都已降臨在這紀元戰場,若遇到他們,可就危險了……”

  蘇奕想起一件事。

  仙隕時代以前,燃燈佛祖的意志法身,曾降臨仙界,殺入東海龍宮,連證道成神的赤霆龍神,都慘死在燃燈佛祖手底下!

  這件事,曾給蘇奕帶來極大的震撼。

  哪怕是現在想來,都不得不承認,像燃燈佛組這等眾神主宰般的人物,的確太可怕了。

  “看來,必須得抓緊時間證道太玄階了。”

  蘇奕心中暗道。

  時局已經很嚴峻,哪怕在渡劫的時候,被諸神聯擊,也必須盡快提升實力,在所不惜!

  時間點滴流逝。

  一天后。

  蘇奕一身傷勢愈合,道行徹底恢復過來,當即長身而起,走出所在的洞穴,來到外界。

  他決定證道!

  心念一動,一身氣機悄然轟鳴,神魂之力徹底釋放,毫無保留。

  冥冥之中,一股強烈的破境契機隨之出現。

  來了!

  蘇奕臉上露出一絲期待之色。

  可很快,他的眉頭一點點皺起。

  那一股強烈的證道契機,竟一下子不見了!

  就像被一只無形的大手抹除掉,任憑蘇奕如何去感應,都再也捕捉不到一絲痕跡。

  這是怎么回事?

  蘇奕神色明滅不定。

  當初擊殺姜太阿之后,他就已生出強烈的預感,可以隨時破境而上,踏足太玄階。

  并且,剛才時候的確引來了破境的契機。

  可誰曾想,那一縷契機卻無緣無故地離奇消失了!

  “難道說,這紀元戰場的混沌本源力量,阻斷了我的破境契機?”

  蘇奕正自思忖。

  忽地,遠處虛空驟然裂開,一道身影憑空出現。

  “異端,終于找到你了!”

  那是一個布袍清瘦老人,當遠遠地看到蘇奕時,滿臉都是笑意,似無比欣喜。

  聲音剛響起,他猛地一步邁出,抬手一拋。

  一條充斥禁忌氣息的詭異黑線從天而降,朝蘇奕籠罩過去。

  竟是直接動手了!

請記住本站域名: 黃金屋
上一章
書頁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