設置
上一章
下一章
書頁

第一千九百七十四章 羲月神尊的意圖

請牢記域名:黃金屋 劍道第一仙

  鐺——!

  咫尺劍劇烈震顫,被雷殛之矛掃中,連同蘇奕整個人,都被劈得倒飛出去。

  駱衡神尊大步上前,再度出手。

  他渾身雷霆肆虐,如瀑傾瀉,整個人威勢浩蕩,那一桿雷殛之矛宛如有靈性般,指天打地,所向披靡。

  蘇奕縱使全力抵擋,都被殺得節節敗退。

  身上很快就多出許多傷口。

  和姜太阿相比,駱衡神尊的意志法相,無疑要強大太多!

  “現在,你還確信那蘇奕能贏嗎?”

  羲月神尊開口。

  羲寧抿唇不語。

  此刻的蘇奕,的確沒有多少招架之力了,看到他不斷負傷的樣子,讓人揪心不已。

  “死!”

  猛地,駱衡神尊一聲暴喝,雷殛之矛怒劈而下。

  那一瞬,直似九天雷劫垂落,毀滅氣息之盛,將萬丈長空都轟碎。

  所有人變色。

  蘇奕眼眸悄然瞇起。

  這是致命的一擊!

  并且以無法退避。

  “可……我真不想動用九獄劍啊!”

  蘇奕心中暗嘆。

  不動用,也得動用。

  這不是公平的對決,也不是兒戲。

  一個神明的意志法身,不顧一切要滅殺自己,這等時候,已完全沒有必要再保留。

  下一刻,咫尺劍轟鳴,爆綻出滔天的混沌劍光,一股晦澀而恐怖的九獄劍氣息充斥其中,幾乎瞬息,便沖垮那宛如九天雷劫般的致命一擊。

  鐺!!

  雷殛之矛巨震,哀鳴震天。

  那恐怖的混沌劍氣,將駱衡神尊整個人轟飛出去。

  全場死寂。

  鴉雀無聲。

  全都被這逆轉的一幕驚呆了。

  連羲月神尊也不例外。

  她美眸睜大,嬌艷的俏臉寫滿驚愕。

  “你……”

  駱衡神尊驚駭。

  之前那一劍,簡直太可怖!

  “再來。”

  蘇奕縱身上前,咫尺劍當空斬下。

  駱衡神尊揮動戰矛抵擋,可卻像螳臂擋車,雷殛之矛被劈得脫手而飛,整個人再次被轟飛,足足在數百丈外才穩住身影。

  他那意志法身都劇烈動蕩起來,有支撐不住的跡象。

  “他怎會一下子變得如此強大?”

  羲月神尊驚疑,罕見地失態。

  “混賬!”

  駱衡眼眸發紅,一聲怒吼,全力朝蘇奕殺過去。

  可身影尚在半途,就被蘇奕一劍劈飛,摧枯拉朽,他軀體都出現一道道觸目驚心的裂痕。

  所有人頭皮發麻。

  此刻的蘇奕,簡直太霸道和恐怖,殺到駱衡神尊的意志法身都毫無招架之力!

  “可恨本座的本尊不在,否則,滅殺你這般異端,和碾死螻蟻也沒區別!”

  駱衡披頭散發,恨得牙齒快咬碎。

  蘇奕一聲哂笑,“說這些廢話,有何意義?換做我和你同等境界時,你都不夠資格死在我劍下!”

  他縱身上前,咫尺劍橫空一閃,怒斬過去。

  駱衡神尊全力抵擋,可卻終究是徒勞,一條胳膊被劈落。

  他臉色陰沉,暴怒欲狂,道:“

  我不過是一具意志法身,縱使毀滅,也沒什么,可你這異端,此次必將死在這紀元戰場之中!”

  “無能者不止會狂怒,還會把希望寄托在他人身上,你身為一個神明,卻淪落到這般地步,何其可悲。”

  蘇奕搖頭。

  這駱衡神尊,論氣量和風采,甚至遠遜色于姜太阿那種角色。

  劍吟清越,帶起鋪天蓋地的混沌氣,再度出擊。

  駱衡神尊根本無法閃避,咫尺劍的妙用,就在于無視空間的距離,化天涯之遙為咫尺之間。

  當劍氣斬來,他只能全力抵擋。

  可惜,他已擋不住了。

  瞬息,在一眾震撼目光注視下,駱衡神尊那意志法身都被劈開,徹底四分五裂,炸成漫天光雨。

  臨死,只來得及發出一聲充斥不甘的咆哮。

  蘇奕收起咫尺劍。

  劍鳴猶在回蕩,而全場已全都震驚失聲。

  一位神明的意志法相,就這般被毀掉了!

  一時間,誰能接受得了?

  “唉!”

  駱天都喟嘆,雙目失神。

  他滿腔的憋悶和憤怒,卻都不知道該去恨誰。

  還好,毀掉的僅僅是他叔祖的一具意志法相,若換做是他叔祖本人,他怕是非當場崩潰不可。

  “他的殺手锏竟如此可怕么……”

  羲月神尊也受到很大沖擊。

  她同樣是意志法身,論實力,并不在駱衡神尊的意志法相之下。

  可目睹這一戰后,她都感到驚悚和心悸。

  一個太和階的角色,能夠逆天到和駱衡神尊對抗,已堪稱驚世駭俗,而這樣的一個角色,手中竟然還掌握有堪稱禁忌的神秘底牌,這讓誰能不忌憚?

  “姑祖母,蘇道友贏了呢。”

  羲寧長吐一口氣,似卸掉心頭一塊巨石,整個人都徹底放松下來。

  羲月神尊蹙眉,心中暗道,何須你這丫頭提醒,我豈會不知道那姓蘇的贏了?

  分明是想氣我是吧!?

  此時,蘇奕來到駱天都身邊,抬手幫對方解除掉身上的禁錮,問道:“要不要幫你叔祖報仇?”

  駱天都滿臉苦笑,道:“我叔祖只是毀掉一具意志法身而已,我可沒想過要報仇。”

  蘇奕笑著拍了拍他肩膀,道:“你是你,他是他,我分得清,哪怕以后去神域,和你們駱氏一族為敵,我也會分清誰是朋友,誰是敵人。”

  這并不是勸慰,而是在表明自己的態度和立場!

  駱天都喟嘆一聲,點了點頭。

  他很清楚宗族的狀況,像他最初前來仙界的時候,所肩負的滅殺蘇奕的任務,就來自宗族的命令。

  若有可能,駱天都打死都不愿和蘇奕這種人為敵。

  可他清楚,宗族一些神明對滅殺蘇奕的執念很深!

  就像他的叔祖駱衡,就是其中之一。

  勸都勸不住!

  而后,蘇奕轉身,徑自朝羲月神尊走去。

  這一瞬,眾人目光都被吸引過去。

  羲月神尊皺眉道:“怎么,你還想和我動手?”

  羲寧心中發緊,擔憂地看了蘇奕一眼。

  她可太清楚蘇奕的秉性了,這家伙絕對什么事情都做得出來。

  “別誤會。”

  蘇奕道,“你畢竟是羲寧的長輩,不看僧面看佛面,我怎會對你動手?”

  羲月神尊道:“那你想做什么?”

  蘇奕道:“這句話,該由我來問你,身為羲寧姑娘的長輩,你為何要逼迫她帶你來見我?現在既然見面了,就把你的意圖說出來。”

  羲寧正要說什么,羲月神尊已打斷道:“讓我來說。”

  說著,她眸光凝視蘇奕,道:“很簡單,我們羲氏一族,斷不會和你有半分牽連,也不會和其他神明一樣,視你為異端。所以,我勸你今后莫要再糾纏羲寧!”

  聲色俱厲。

  羲寧俏臉頓變,道:“姑祖母,蘇道友可從不曾糾纏過我,您一定是誤會了!還有,我和蘇道友乃是朋友,何來糾纏一說?”

  羲月神尊道:“阿寧,你是咱們羲氏一族的神女,應該清楚,一旦和蘇奕沾上關系,不止你會被牽累,我們整個宗族都會遭受波及。這樣的后果,誰能承擔得起?”

  說著,她神色變得溫和少許,輕嘆道,“換做是其他事情,我定會尊重你的意愿,可在這件事上,哪怕讓你再傷心和委屈,我也斷不能答應!”

  羲寧俏臉變得蒼白起來。

  她沉默片刻,道:“倘若……倘若我拒絕呢?”

  羲月神尊語氣堅定道:“我不會任由你胡來!”

  羲寧悄然握緊玉手,清麗絕俗的俏臉上,已盡是黯然之色。

  此時,蘇奕卻笑了笑,道:“你姑祖母的話語雖難聽,但也說的不錯,正如之前我對你說的,這紀元戰場大多數人視我為眾矢之的,你若和我一起行動,必會遭受牽累。”

  羲寧忍不住道:“可這不一樣,我可不是忘恩負義之輩,豈能做出恩斷義絕的事情?”

  蘇奕開懷笑道:“無須如此,你我相交,貴在相知,縱使天王老子來了,也休想讓你我形同陌路!”

  “你……”羲月神尊美眸如刀鋒般瞪了過來。

  蘇奕直接揮手道:“你先別打岔。”

  羲月神尊:“……”

  她氣得高聳的胸膛都一陣起伏,這小子真以為滅了駱衡神尊的意志法身,就可以對自己隨意指手畫腳了?

  蘇奕可不理會這些。

  他笑著看著羲寧,道:“這件事,你就聽我的,跟你這位姑祖母一起行動,之后無論我遇到何事,你都別摻合進來,這樣我也放心。”

  羲寧怔然不語,明顯不情愿。

  羲月神尊則冷笑道:“念在你識趣的份上,我不介意提醒你一聲,神域中一些諸天神主級大能的意志法身,都已駕臨這紀元戰場,他們一是為了給各自門下的神子謀奪絕品紀元碎片,二便是要滅了你!”

  蘇奕沒有理會。

  他只看著羲寧,道:“當然,你若遇到化解不了的事情,一定告訴我,還記得那女槍客林景弘說的么,我啊……為你擋刀也是應該的,或許,這就是命中注定的事情吧。”

  羲寧抬眼看著蘇奕那臉上掛著的笑容,心中一陣翻騰,道:“那些虛無縹緲的因果,我已不在意,你也不要信以為真,我只知道……”

  說到這,她忽地改用傳音,聲音柔和而堅定:“今生能和道友相遇,相識相知,已是莫大的幸事!”

ps:三連更!求一下票票嗷

請記住本站域名: 黃金屋
上一章
書頁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