設置
上一章
下一章
書頁

第一千九百七十三章 雷殛之矛

請牢記域名:黃金屋 劍道第一仙

  大地裂開無數溝壑般的裂痕。

  虛空一片紊亂。

  蘇奕的身影猛地倒退出三步。

  一身氣息翻騰。

  可與此同時,駱衡神尊的意志法身則足足倒退出三丈之地!!

  他一張臉龐都漲紅,寫滿驚愕。

  這匪夷所思的一幕,當即震撼全場。

  “這……”

  那些神使都瞠目結舌,之前他們都被戰斗余波掀飛出去,摔得眼前直冒金星,此刻還以為眼花了。

  “難道是真的,這蘇奕前不久曾斬殺一位剛晉升的新神?”

  羲月神尊玉容變幻。

  唯有她清楚,哪怕眼前的是駱衡神尊的一道意志法身,可實力也已堪比下位神!

  可現在,卻在和蘇奕的正面硬撼中,落于下風!

  這讓羲月神尊如何不驚?

  “再來!”

  駱衡神尊眸泛殺機,渾身氣息澎湃,再度出手。

  他一步踏出,身上神光激蕩,衍化出一座詭異可怖的牢獄,牢獄由無數紫色的雷電法則交錯形成,毀滅氣息驚天動地。

  隨著駱衡神尊揮手按出,牢獄騰空鎮殺過去。

  這一次,他明顯動用全力,威能明顯比之前的一掌強大了許多。

  蘇奕也有心試一試神明意志法身的力量究竟有多強大,當即全力出手,施展輪回力量。

  直似一方幽冥世界出現,六道輪回演繹其中,和那座紫色雷電所化的牢獄狠狠撞在一起。

  這片天地動蕩,神輝肆虐。

  還不等這一擊分出高低,幾乎不約而同地,蘇奕和駱衡神尊已再度出手。

  剎那間,就交手上百次。

  每一次爭鋒,就如真正的神戰在上演,大道崩壞,天地失色。

  遠處觀戰者,無不膽寒,驚駭欲絕。

  雖說之前時候,羲寧就聽蘇奕談起斬神的事情,可畢竟不曾真正見識過,內心也好奇,蘇奕當初是如何斬殺姜太阿的。

  而現在,她終于見到了。

  戰場中的蘇奕,睥睨傲岸,神勇蓋世,揮拳殺伐時,輪回橫空,劍意如潮,簡直霸道到極致。

  哪怕和駱衡神尊的意志法身對決,竟都不落下風!

  一股難以形容的震撼,涌上羲寧心頭。

  太和階,都能斬神,能去和一位神境大能的意志法身對戰,這擱在神域之中,都不曾有人能做到!

  絕對稱得上前無古人,后無來者這八字!

  駱天都內心最為掙扎。

  駱衡神尊是他的叔祖,在宗族的地位也很高,威望如天。

  可蘇奕,同樣非尋常可比!

  他執掌輪回,在太和階曾斬神,這樣的存在,豈是隨便能招惹的?

  “這他媽叫什么事啊!”

  駱天都暗自咬牙,頭疼無比。

  至于在場其他人,都呆呆地看著,腦海空白,早被震撼得心神失守。

  “死!”

  激烈征戰中,駱衡神尊一聲怒吼,揮手之間,滾滾紫色雷云垂落,壓塌長空,碾向蘇奕。

  蘇奕掌指如劍,縱身前沖,劍意化作彼岸之路,轟碎那漫天紫色雷云,余勢不減,朝駱衡神尊沖去。

  砰!!!

  聲悶響,駱衡神尊的身影被震得倒退數步。

  他臉頰憋得張青,難以接受,怒吼如雷,全力出擊。

  可僅僅眨眼間而已,他就再次被撼退!

  兩者之間的戰況,無比激烈,這附近山河都已千瘡百孔,十方長空都在塌陷和崩壞。

  可誰都看出,在這樣一場堪稱曠世的大戰中,駱衡神尊的意志法身竟隱隱有被壓制的跡象!!

  激烈廝殺中,蘇奕驀地橫推上前,狠狠撞破駱衡神尊的防御力量,一巴掌抽在駱衡神尊身上。

  砰的一聲,駱衡神尊倒飛出去,那意志法身都一陣劇烈翻騰。

  “就這?”

  蘇奕哂笑道,“連那剛晉升的新神都不如!”

  聲音中的輕蔑,讓駱衡神尊須發怒張。

  “異端,休要猖狂,就讓你見識見識,本座真正的實力!”

  駱衡神尊冰冷開口。

  “是么,那可千萬別讓我失望。”

  蘇奕淡淡開口。

  “且慢!”

  忽地,羲月神尊開口,“道兄,點到為止便可,一旦全力出手,勢必會嚴重損耗你的意志力量!”

  駱衡神尊頓時猶豫,神色陰晴不定。

  歸根到底,他并非血肉之軀,乃是一身意志力量凝聚,哪怕戰力無比強大,可一旦力量消耗嚴重,就再無法恢復過來!

  羲月神尊目光又看向蘇奕,道:“蘇奕,你已證明了自己的強大,還是收斂一些為好,就此止手,為時不晚!別怪我說話難聽,若駱衡道兄全力出手,你注定兇多吉少!”

  眾人的目光,都齊齊看向駱衡神尊和蘇奕。

  卻見蘇奕淡淡道:“你也別怪我說話難聽,之前動手時,為何不見你勸阻?無非是認為我必敗無疑,而現在,見這老家伙吃虧,就插手進來,嘴臉未免也太難看了吧?”

  “你……”

  羲月神尊氣得俏臉一下子陰沉下來,高聳的胸膛都一陣起伏。

  “不服,你也可以動手。”

  蘇奕話語隨意。

  眾人皆震驚,打破腦袋都無法想象,蘇奕竟然強勢到如此地步!!

  羲寧唇角都扯動了一下,很是無奈。

  不過,眼見姑祖母吃癟動怒的樣子,羲寧心中莫名地有些想笑。

  是啊,之前姑祖母都已表態要作壁上觀,可現在卻要摻合一腳,勸阻兩人停戰,這讓蘇奕焉能不怒?

  “姑祖母,咱們還是按你說的……作壁上觀為好。”

  羲寧善意提醒道,“您也別生氣,蘇道友就是這脾氣。”

  羲月神尊臉色一陣青一陣白,最終冷哼一聲,道:“好心當做驢肝肺,既然他要找死,那就由他去便是!”

  “哈哈!好!很好!”

  駱衡神尊仰天大笑,誰都看出,他徹底動怒了,“滅了你這異端,便是舍棄這具意志法身又何妨?”

  他身影一展,一道道粗大如神鏈的紫色雷霆秩序暴涌而出,在他背后交織成一片洶涌的雷霆界域。

  風云變色,山河黯然。

  這一刻的駱衡神尊,一身威勢驟然暴漲一大截!徹底和之前不一樣了,整個身影燦若大日,獨照十方。

“看到了嗎,這是屬于上位神的意志之力,在這仙界  ,受制于規則力量,或許無法真正顯露全部的威能,可也不是一般的下位神可比!”

  羲月神尊輕語。

  聲音還在回蕩,駱衡神尊已暴殺出擊。

  他雙手結印,一道紫色雷霆所化的長河,浩浩蕩蕩碾碎長空,朝蘇奕籠罩而去。

  那驚天動地的毀滅力量,讓所有人為之膽寒。

  蘇奕袖袍翻飛,人間劍出世,縱身迎上去。

  短暫停止后的大戰,再度上演!

  眨眼間而已,蘇奕的處境就變得兇險起來。

  哪怕動用人間劍,都遭受到可怕的壓迫,相形見絀。

  反觀駱衡神尊,威勢如天,橫壓場中,每一擊打出,雷霆咆哮,電光激射,一如發怒的天神,在傾瀉無邊的殺機和怒火。

  不能否認的是,此刻駱衡神尊所顯露出的實力,比姜太阿這樣的新神都要強大一截,恐怖之極!

  羲寧的心神悄然緊繃起來,她也看出,蘇奕處境不堪,兇險之極,仿似隨時都會被鎮壓!

  似察覺到羲寧的心思,羲月神尊淡淡道:“阿寧,我可不會讓你摻合進去,也不會幫你去阻止這一戰,你之前也看到了,我好心勸阻時,那姓蘇的小子非但不領情,還惡語傷人,簡直混賬之極。”

  羲寧心中一沉,神色卻故作鎮定,道:“我可不認為,蘇道友會敗,姑祖母也莫要言之過早。”

  羲月神尊不禁好笑。

  這丫頭,分明是不了解駱衡神尊的意志法身有多強大,都到了此時,還認為那蘇奕能翻盤,可能嗎?

  其他人也在緊張關注這一戰。

  激烈廝殺中,驀地有一片炫亮的雷霆秩序狠狠轟在蘇奕身上,背部一片血肉裂開,焦糊一片,身影都差點從半空跌落。

  “死!”

  駱衡神尊眸綻殺機,揮掌如刀,怒斬而至。

  這一瞬,羲寧心都懸到嗓子眼。

  駱天都也不禁變色。

  可就在這一瞬,鏘的一聲,咫尺劍呼嘯而出,橫空一斬,一抹霸道無匹的混沌劍氣垂落。

  駱衡神尊的一擊,頓時被擊潰,整個人都被震得倒退出去。

  眾人皆驚。

  羲寧暗松一口氣。

  羲月神尊則訝然道:“這就是混沌秘寶咫尺劍?可惜,注定還是要敗的。”

  果然,就見駱衡神尊冷哼一聲,拂袖之間,一把雷霆繚繞的戰矛出現掌中,而后再度出手。

  “雷殛之矛!”

  駱天都不禁為蘇奕捏一把冷汗。

  這是和他叔祖駱衡神尊所煉制的一件紀元神寶,威能恐怖!

  鐺!鐺!鐺!

  一陣震耳欲聾的碰撞聲響徹。

  蘇奕催動咫尺劍和手持雷殛之矛的駱衡神尊激烈廝殺起來。

  兩件紀元神寶,皆顯露出滔天的神威。

  論品相,咫尺劍明顯更勝一籌,畢竟是混沌九秘之一,可動用在蘇奕手中,發揮出的威能終究有限。

  畢竟,他僅僅是太和階修為。

  反觀駱衡神尊則不同,在動用雷殛之矛后,神威愈發恐怖,掀起遮天蔽日般的狂暴雷霆法則。

  須臾間而已,蘇奕的攻勢就完全被壓制住,只能被動招架。

  處境岌岌可危!

請記住本站域名: 黃金屋
上一章
書頁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