設置
上一章
下一章
書頁

第一千九百六十七章 生死之外 再無他選

請牢記域名:黃金屋 劍道第一仙

  神格,是神祇的大道之根。

  凝聚于神臺之內,淬煉于神火之間,可衍一身諸般大道于其中!

  神格的本質,便是神祇所掌握的紀元法則。

  紀元法則的品階不同,所凝聚的神格也不同,所筑就的大道根基和一身底蘊,自然也不同。

  姜太阿的神格,映現出銀色的神蓮異象,飄灑如瀑般的星辰光輝,明顯不是一般的神格。

  隨著他施展出一身至強的神道之力,整個人顯露出一股遠超之前的恐怖威勢。

  “神明,翻手可裂日月寵,覆手可遮天穹!王夜,你且試試,我這一身的至強神力!”

  大笑聲中,姜太阿悍然出擊。

  這一瞬,天地劇顫,虛空如布帛般轟然崩壞。

  在姜太阿周身,億萬道光流溢,衍化為星河瀑布,揮掌之間,給人以無量浩瀚,無盡高大之威。

  任何太玄階人物面對這一掌,都會憑生渺小如沙礫般的絕望這感。

  這并非真實,而是一種震懾人心的神威,是神祇之所以能夠凌駕于太境之上的大道之力所衍化。

  瞬息,蘇奕遭受到可怕的鎮壓,軀體肌膚直欲裂開,渾身筋骨都發出不堪重負的摩擦聲。

  砰!!!

  下一刻,蘇奕整個人被轟飛。

  他本就負傷累累,血染青袍,此刻差點被那一擊當場鎮壓磨滅!

  “哈哈哈,痛快!”

  姜太阿大笑,眸綻神芒,周身垂落的萬丈星輝,襯得他威勢愈發可怖。

  沒有遲疑,在擊退蘇奕那一瞬,他已再次出手。

  轟隆!

  就見星河如怒,掀起無盡星辰,在虛空中滾動,對蘇奕進行碾壓,逃無可逃,避無可避。

  面對這等攻勢,蘇奕不再遲疑,動用輪回之力。

  他右臂揮動,如劍行長空,天地隨之變化,變得幽暗深沉,入墜永夜,直似一方幽冥世界橫空出世。

  而當蘇奕這一劍斬出,卻像一抹流光乍現。

  鋪天蓋地而至的一片星河,忽地從中間裂開,那是被一劍劈開的痕跡,劍氣所過,密匝匝的星辰轟然崩碎,一往無前!

  一眼望去,星河如畫卷,卻被一抹劍氣從中間劈成兩半!

  姜太阿眼瞳悄然一縮,揮掌橫擋。

  砰!!

  劍氣和掌力碰撞。

  這一瞬,劍氣中充斥的輪回力量,如山崩海嘯般迸發,饒是姜太阿全力抵擋,掌指也被劃破,有鮮血流淌而出。

  整個身影都被撼動,猛地一陣搖晃。

  那宛如青年般的面容浮現一抹驚色,“這……就是讓諸神忌憚無比的輪回力量?!”

  鮮血從掌指間流淌,刺痛的感覺談不上厲害,可這一劍所釋放出的禁忌威能,卻讓姜太阿動容。

  他清晰捕捉到,在輪回力量的撼動之下,自己那融煉第三階紀元碎片所凝聚的神格,竟有被撼動的跡象!!

  這種撼動的跡象雖然很微小,不易察覺,可已讓姜太阿意識到輪回力量的可怕,明白為何諸神會不容輪回了。

  “你感覺如何?”

  蘇奕道。

  姜太阿笑道:“輪回雖好,可你道行太弱了!”

  “殺你夠用就行。”

  蘇奕說著,已橫空殺來。

  咚!咚!咚!

  他邁步長空,如神雷動乾坤,天地之間,幽暗的輪回光影交織,映現出一幕幕光怪陸離的景象。

  而當蘇奕出手。

  一片浩浩蕩蕩的苦海從輪回世界中奔騰而出,無邊無際,直似要把天地都葬滅其中,永世沉淪。

  輪回奧秘——苦海流殤!

  “神明之前,一切掙扎都是徒勞!”

姜太阿一聲冷哼,掀起滔天的星河神輝  ,直接橫壓過去。

  轟隆!!

  苦海和星河碰撞,直似爆發大地震,狂暴的毀滅力量肆虐,震得姜太阿身影踉蹌,四面八方,已盡數被渾濁的苦海圍堵。

  一股可怕的沉淪力量擴散,直似要把他整個人拖拽到苦海深處,永世不得超脫。

  姜太阿終于變色。

  這等輪回力量,遠比他預測中還要詭異禁忌!

  “開!”

  他衣袍翻飛,掌指如刀,猛地怒斬而出。

  浩浩蕩蕩的苦海,頓時四分五裂。

  可蘇奕早已趁機殺來,一劍從天而降,衍化為六道輪回,如若一輪渾圓的光輪,狠狠鎮殺而至。

  輪回奧秘——六道劍輪!

  砰!!!

  姜太阿全力抗衡,可最終卻被轟得倒退出去,衣衫襤褸,長發凌亂,渾身肌膚殘破,血淋淋的。

  最可怕的是,他所凝聚的神格被撼動了!!

  而還不等他站穩,蘇奕已再次出手。

  剎那之寂!

  彼岸花開!

  浮生奈何!

  每一種劍意,皆被蘇奕極盡演繹,全力催動,融入他一身的精氣神,也襯得他直似輪回主宰臨世。

  轟隆!轟隆!

  一時間,燃燒如火的彼岸路、搖曳生姿的曼陀羅花、浩浩蕩蕩從奈何橋下流淌而過的忘川、衍化生死的轉生臺、鎮守黃泉的十殿閻羅……

  種種不可思議的妙相,盡數在劍意中顯現。

  而姜太阿則遭受到嚴重打擊!

  他傾盡全力出手,神明之力浩蕩,可任何神通和妙法,皆在輪回劍意中崩碎瓦解,反倒是他整個人的處境變得岌岌可危,時而被卷入苦海之中,時而被牽引到彼岸路上,時而遭受轉生臺的鎮壓……

  雖然最終都被他化解,可僅僅須臾間,就已負傷嚴重,披頭散發,雪白的衣衫早已被鮮血浸透染紅,模樣狼狽不堪。

  也是這一刻,姜太阿才深刻體會到輪回的可怕。

  一股說不出的緊迫危機感,涌上姜太阿心頭。

  他很清楚,若不趕緊扭轉局面,自己注定會被活生生困死!!

  “破!!”

  猛地,姜太阿咬牙,徹底豁出去,雙手虛托。

  一座大道神臺騰空而起,縈繞億萬道光,而大道神臺內,有銀色神蓮搖曳,垂落可怕的神道力量。

  這一瞬,姜太阿把自身的大道根基都衍化出來,傾盡一切力量,全力出手。

  轟隆!

  那一種種由輪回劍意衍化出的攻擊,盡數被那大道神臺震碎,掀起狂暴肆虐的毀滅洪流。

  而趁此機會,姜太阿一舉脫困!

  他眼眸如燃燒火焰,大笑道:“王夜,我說了,你道行太低,哪怕輪回力量再逆天,也奈何我不得!!”

  “你高興太早了。”

  遠處,蘇奕眼神幽邃,語氣淡然。

  聲音剛響起,他驀地一步上前,右手如蓄勢已久的劍鋒般揚起,猛地斬出。

  天地巨震。

  一道劍氣呼嘯而出。

  這一瞬,之前被姜太阿崩碎的那些輪回劍意,此刻猶如受到召喚般,悄然間在虛空中凝聚,化作一幅幅恢弘神秘的輪回景象。

  黃泉、轉生臺、苦海、彼岸路、奈何橋、忘川……直似完整的幽冥界域在世間重現。

  而蘇奕這一劍,一如貫穿幽冥的一道光,帶著六道輪轉之力,演繹出生與死輪轉交替的禁忌景象。

  這一瞬,十方之地皆黯然,萬物呈現出凋零枯竭的跡象,連周虛大道都似乎在消亡。

  姜太阿臉龐上的笑容猛地凝固,毛骨悚然。

  他感受到了致命的威脅,那般強烈,那般恐怖!

  “起!”

  猛地,姜太阿一聲大喝。

  大道神臺橫空而起,轟鳴如雷,演繹億萬神輝,綻放無量光明,直似在燃燒般。

  這是姜太阿成神之后,第一次不顧一切地拼命,完全毫無保留地把一切神力盡數釋放!

  而后——

  轟!!!

  天搖地晃,輪回如幕布,遮蔽天上地下。

  幽暗晦澀的幽冥界域,伴隨著那一道劍氣一起,鎮壓而下。

  一如天傾!

  姜太阿祭出的大道神臺,當即遭受到可怕的沖擊,那萬丈光明、無盡道光都在崩碎和瓦解。

  燃燒在神臺之上的神火,都快要熄滅!

  姜太阿咳血。

  那一道劍氣太恐怖,讓他道軀和神魂遭受到嚴重沖擊。

  “開!!”

  他眼眸充血,厲聲長嘯。

  大道神臺和那一道劍氣激烈對抗起來。

  可終究是徒勞。

  到最后,伴隨著驚天般的轟鳴聲,大道神臺被狠狠撞飛,而那一道劍氣余勢不減,斬殺而下。

  姜太阿亡魂大冒,奮力對抗。

  轟隆!

  那片天地,都被霸道恐怖的晦澀劍氣淹沒,徹底動蕩混亂。

  當煙霞彌散,就見場中,姜太阿道軀殘破,重傷垂死,模樣慘不忍睹!

  “沒想到,這次你竟然沒有逃。”

  遠處,蘇奕邁步走來。

  他之前同樣負傷累累,血染青袍。

  可相比姜太阿,已好上太多。

  “明知逃不掉,為何要逃?”

  姜太阿一聲哂笑。

  他凄慘不堪,殘破的軀體上盡是裂痕,都快要崩碎。

  可他卻似根本不在意。

  唯有當目光看向走過來的蘇奕時,神色間不易間浮現一抹復雜。

  有無奈,有憤恨,也有無法掩飾的一絲的震撼。

  大抵,是沒想到蘇奕在太和階層次,就擁有如此逆天可怕的戰力。

  “為何不試一試,你姜太阿可不是輕易認輸之人。”

  蘇奕語氣平靜。

  并非詆毀,而是他很清楚,這殺心、野心、狠心兼備的老家伙,哪怕就剩下最后一口氣,也不會認輸。

  “或許,正因為我太了解你了,才會確定,今日我的結局只有在生死之間分出,而沒有第三條路可選。”

  姜太阿感嘆。

  是的,他明白。

  早在開戰之前,蘇奕將混沌秘寶咫尺劍亮出那一刻,他就知道。

  今天已沒有任何退路。

  必須分生死!

  蘇奕見此,只點了點頭,便直接出手。

  幾乎同時,姜太阿眸子中狠色一閃,焚燃一身剛證道為神的道行,整個人如若燃燒般,朝蘇奕沖去。

  拼命!

  他何曾怕過?

  都已隱忍躲藏萬古歲月,都已證道成神,若再過不了這一關,縱使再茍活,此生也必將活在蘇奕的陰影之中!

  為之恐懼,為之寢食難安。

  與其如此,不如赴死一戰,徹底做個了斷!

  “殺!”

  姜太阿大喝,整個人似劃破天地間最璀璨的一顆彗星,極盡燃燒著,施展出自成神以來最燦爛的一擊。

  這一瞬,人間劍在一聲清越的劍鳴中出現蘇奕掌間。

  人隨劍走,騰空一斬!

  十方天地,在此刻轟震,山河黯然。

  一道驚天動地的碰撞聲,直似九天驚雷,在此刻驟然響徹。

  遠遠一望,姜太阿那宛如彗星般璀璨燃燒的身影,被一道劍氣死死阻擋在半空中。

  無法寸進!

  他呆呆地看著這一切,唇角扯動,失神喃喃:“茍活萬古,一朝成神,不曾想……還是敗給了你!!”

  聲音蕭索,盡是頹然。

請記住本站域名: 黃金屋
上一章
書頁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