設置
上一章
下一章
書頁

第一千九百五十四章 殺之如割草

請牢記域名:黃金屋 劍道第一仙

  交談時,一眾死神的攻勢愈發狂暴。

  女槍客頭頂懸浮的玉鼎都搖搖欲墜,哀鳴震天。

  她深呼吸一口氣,認真叮囑:“行了,別開玩笑了,記住,在我拼命時,千萬別猶豫,要立刻逃走,逃得越遠越……”

  不等說完,一道蒼茫的劍吟響起。

  女槍客眼眸一凝。

  就見在蘇奕身上,驟然沖出一柄道劍。

  道劍通體如墨,模糊虛幻,當橫空出世,一股足以讓諸天震顫的無上劍威隨之擴散而開。

  天地為之變色,虛空塌陷,承受不住這等恐怖的劍威。

  而在道劍上,一道身影映現出來,一襲長袍,神色孤傲而淡漠,隨意立著,便有俯瞰世間的儀態,超然于世的神韻。

  “這是?”

  “一道意志力量?”

  “那身上的氣息,比之我們生前時候,似乎不遑多讓啊!”

  那正在圍攻女槍客的一眾死神也被驚動,察覺到那一道身影的恐怖。

  “這位是?”

  女槍客美眸睜大。

  “我的一個前世道業力量。”

  蘇奕語氣隨意道,“收拾那些死神,當足夠了。”

  “的確問題不大。”

  李浮游語氣淡漠回答。

  他探手一抓,九獄劍落在手中,隨著當空一掃。

  這片天地崩壞,霸道的劍氣席卷之處,十多位死神的圍攻之勢,盡數被瓦解掉。

  “這么猛?”

  女槍客吃驚,“可你今世為何這么弱?”

  蘇奕:“……”

  遠處,儒袍男子臉色鐵青,道:“我等只想要一個轉世重修的機會而已,閣下為何非要強行干涉?”

  其他死神也臉色難看。

  李浮游的出現,殺了他們一個措手不及,而李浮游那恐怖的劍道力量,也讓他們都嗅到了危險!

  李浮游不答。

  他神色淡漠平靜,邁步長空,劍鋒一轉,橫空一劍朝最近的一個死神斬去。

  劍氣簡單直接。

  可當這一劍斬出,天地直似被劈開,裂開一道巨大筆直的裂痕。

  那位死神發出怒吼,揮動一桿殘破的骨矛對抗。

  可瞬息間,骨矛就炸開。

  他整個身影,都被劈成兩半。

  而后,轟然化作灰燼飄灑一空。

  一劍之間,一位堪比上位神的恐怖存在殞命!!

  那摧枯拉朽般的碾壓一幕,終于讓蘇奕內心積攢的憋悶和不爽得到宣泄,舒服了。

  女槍客美眸發亮,喃喃道:“看得出來,你這前世生前,必是一位在神道路上堪稱主宰般的劍神!那風采、那威勢……絕了!與之相比,現在的你,確實太不夠看了……”

  蘇奕唇角扯動了一下,哭笑不得。

  哪能這么比?

  也不看看各自的修為差距有多大!

  同一時間,那些死神皆憤怒,全力出手,朝李浮游殺去。

  轟隆!

  他們生前,皆是叱咤諸天的神主級人物,哪會不清楚李浮游的厲害,故而動手時,全都傾盡全力。

  毫無保留。

  直接拼命!

  對此,李浮游表現得一如之前那般平靜和超然,手持九獄劍,邁步長空,一身劍威壓蓋乾坤。

  隨著出手。

  轟!!!

  十多位死神的攻勢,直接被轟破。

  他們的身影都橫七豎八地被震飛出去。

  而李浮游余勢不減,手中劍鋒一指。

  砰!!!

  數千丈外,一位死神軀體炸開,化作漫天灰燼飄灑。

  而李浮游眼皮都不帶眨一下,身影憑空消失。

  下一刻,他就出現在三個死神身前。

  不好!

  這三位死神全都臉色大變,分別朝三個方向閃避。

  可已經晚了一步。

  伴隨著震耳欲聾的劍氣轟鳴聲,一片劍氣席卷擴散,將三位死神的軀體徹底淹沒。

  瞬息就灰飛煙滅。

  而李浮游,已朝其他死神殺去。

  一系列動作,發生在電光石火之間,快到不可思議。

  而在李浮游手底下,那些死神幾乎沒有掙扎之力,無不在一劍之間就徹底消亡!

  干脆利索。

  勢若破竹。

  而李浮游自始至終都很從容,很超然,自有一種傲絕世間的曠世風采。

  “不錯,真不錯,和我家里的一些長輩相比,一點都不遜色,真無法想象,你這么弱一個人,前世竟然如此厲害。”

  女槍客嘖嘖贊嘆。

  蘇奕直接無視了這番話。

  他已看出,這女人說話是不諷刺一句,就渾身不舒服!

  “你為何不說話?”

  女槍客問。

  “懶得和一個晚輩計較。”蘇奕淡淡道。

  女槍客:“……”

  交談時,場中局勢已發生徹底的逆轉。

  李浮游再度屠掉七個死神級人物,場中響起一陣凄厲不甘的大叫。

  而此時,已只剩下四個死神!

  這些死神明顯都崩潰了。

  一個個神色間寫滿憤怒、驚懼和不安。

  不是他們不想逃,而是之前他們的同伴有試圖逃跑的,都被無情斬殺當場,無一幸免!

  而拼命的時候,也和飛蛾撲火般,自取滅亡。

  這還怎么打?

  “我等認輸!”

  那矮小侏儒大叫。

  之前,他曾笑容森然地提醒蘇奕,要蘇奕保重好自己。

  而現在,他滿臉寫滿了哀求和惶恐。

  兩相對比,不免令人唏噓。

  劍光一閃。

  矮小侏儒的軀體四分五裂,瓦解消散。

  自始至終,李浮游都懶得多看一眼。

  “我愿意臣服!”

  那黑衣女子顫聲開口。

  可注定是徒勞,一片劍氣怒卷而至,將此女撕裂,全身崩碎成齏粉。

  女槍客看得大呼痛快,眉飛色舞。

  她似乎都忘了自己那渾身慘重的傷勢,也忘了自己剛才有多狼狽。

  最后,儒袍男子和另一位死神也死了。

  被李浮游無情鎮殺。

  直至這一場近乎屠殺的戰斗結束,李浮游也不曾說一個字。

  那般平靜,那般超然。

  可那種孤傲淡漠的威勢,卻震撼人心。

  天地間,煙塵彌漫。

  十七位死神早已消亡。

  大概,連他們自己都沒想到,熬過了上個紀元,延存到了如今,卻會在一場大戰中,像草芥般被收割。

  “當成神之路出現,我已無法再幫到你。”

  李浮游轉身,看向蘇奕。

  蘇奕點了點頭。

  李浮游曾言,他所留的道業力量最多只能再出手三次。

  而現在,已經是最后一次出手。

  對此,蘇奕并不在意,也沒感覺有什么好惋惜的。

  他有自己的道途要走,而不會把任何人視作可依靠的對象。

  “沒有我幫忙,對你而言,這未嘗不是一件好事。”

  李浮游說著,身影已消失在九獄劍中,一起掠入蘇奕的識海內。

  “這次多謝了。”

  女槍客走過來,抬起纖細晶瑩的玉手,拍了拍蘇奕肩膀,“以后,我自會償還這個人情!”

  蘇奕:“……”

  他好笑道:“你還是先療傷吧。”

  女槍客衣袍染血,長發散亂,要多狼狽有多狼狽。

  偏偏她還裝作一副滿不在乎的姿態,讓人啼笑皆非。

  “這點傷,根本不算什么。”

  女槍客拿出酒壺,仰頭喝了一大口,一線酒水從紅潤的唇角灑落,劃過精致雪白的下巴,沿著纖細鵝頸流淌而下。

  風姿颯爽,嫵媚中帶著一股豪邁之意。

  這讓蘇奕都不禁欣賞,這女人,戰斗時無比凌厲堅狠,性情也灑脫豁達,遠非那些矯揉造作的小女人可比。

  “對了,你之前在時空界碑前,究竟見到了誰?”

  女槍客收起酒壺,問道。

  “你父親所留的一道印記。”

  蘇奕道。

  “當真?”

  女槍客蹙眉。

  “否則,你以為我怎么知道你名字的?”

  女槍客眸光一陣變幻,沉默半響,才悵然說道:“可父親他……為何不愿意見我一面?”

  蘇奕正要解釋。

  女槍客已揮了揮手,幽然一嘆,“不必解釋,我只是發牢騷而已,怎會不知道,他早已離開了?”

  說著,她默默走到一側,盤膝坐地,開始療傷。

  這一瞬,蘇奕敏銳察覺到,女槍客看似說的豁達,實則……內心深處對于沒能見到她的父親,怕是頗為失落和黯然。

  對此,蘇奕沒說什么。

  也不好說什么。

  “我父親是我父親,我是我,不管你前世是誰,既然是我欠你的人情,自然會還。”

  冷不丁地,女槍客忽地開口,“記清楚了,我叫林景弘。”

  說著,她拿出一個玉墜,隔空拋給蘇奕,“這是我的信物,成神之路出現時,你若遇到化解不開的危險,可以動用此物。”

  蘇奕一怔,低頭看向這枚氣息晦澀神秘的玉墜。

  五更完畢!

  接下來,就是仙界篇最后一個大劇情,成神之路!

明天是月初第一天,提前跟兄弟們預定一下免費的票票哈

請記住本站域名: 黃金屋
上一章
書頁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