設置
上一章
下一章
書頁

第一千九百五十一章 魔神呼我為道兄

請牢記域名:黃金屋 劍道第一仙

  天穹深處,混沌云層洶涌翻騰,有璀璨繽紛的光在其中忽明忽滅。

  這代表著,仙界的混沌本源力量已經出現變動,而“紀元戰場”也已開始出現雛形!

  “似這等天地大勢,誰又能阻之?”

  蘇奕感慨。

  世事更迭,順之者昌,逆之者亡。

  面對這即將在一年內出現的成神之路,誰也不可能去對抗和阻撓,只能提前準備,去爭奪這一場劇變中出現的成神契機!

  眾人繼續上前。

  而在前邊帶隊的,是足足十七個死神級存在。

  那儒袍男子明顯是這些死神中的領袖人物,都以他馬首是瞻。

  半刻鐘后。

  前方虛空中,出現一道耀眼神圣的光焰,照徹天穹,煌煌如日。

  儒袍男子等死神都停下腳步。

  神色間都浮現出忌憚之色。

  “那就是時空界碑。”

  同一時間,女槍客指著遠處,輕聲開口。

  順著望去,就見那一片神圣光焰出現的地方,出現一個時空門戶,上通天穹之外,下接大地深處,大到無法想象。

  直似通天之門!

  磅礴浩蕩的時空洪流,直似廣袤無垠的大海,在時空門戶內奔騰咆哮,生生不息,無窮無盡。

  而在那時空門戶中央,懸浮著一座僅僅尺許高的石碑。

  那般渺小,那般不起眼。

  可這石碑卻宛如一輪大日,照徹天穹,釋放無量大光明,給人以神圣不朽的韻味。

  無疑,這就是時空界碑!

  “走。”

  女槍客帶著蘇奕等人朝前行去。

  一眾死神就在前路上,看到他們靠近過來,不少死神目光都變了,一些更是蠢蠢欲動。

  氣氛也隨之變得壓抑起來。

  羲寧抿了抿唇,根本不用想就知道,這些死神若動手,她和駱天都絕對沒有任何招架之力!

  駱天都臉色也空前凝重。

  不是他膽小,實在是那些死神的威勢太恐怖。

  蘇奕識海中,九獄劍蠢蠢欲動。

  “怎么,想動手?”

  女槍客眸光冷冽。

  儒袍男子笑了笑,揮手道:“都讓開,讓他們過去。”

  說著,他率先讓道。

  其他死神見此,最終也紛紛讓開。

  只不過任誰都看出,他們心不甘情不愿。

  女槍客見此,冷哼一聲,便帶著蘇奕一行人繼續前行。

  當路過那些死神身旁時,那矮小如侏儒般的老者忽地冷幽幽地開口道:“這位小友,你可一定要保重。”

  說著,他朝蘇奕咧嘴一笑。

  只是那笑容卻格外地滲人。

  蘇奕瞥了這老家伙一眼,道:“你也是。”

  侏儒老者一愣。

  不等回神,女槍客已經帶著蘇奕他們走遠。

  直至來到那一座時空門戶前方,女槍客明顯也輕松下來,道:“那些死東西不敢靠近過來,否則,必會遭受時空界碑力量的鎮壓。”

  蘇奕點了點頭,扭頭望去,就見那十多個死神并未離去,而是遠遠地立在那,正在朝這邊觀望。

  儒袍男子還露出溫和的笑容,朝蘇奕點了點頭。

  這顯得很莫名其妙。

  可卻讓蘇奕心中愈發感到不爽。

  自始至終,

  這儒袍男子一副運籌帷幄的姿態,就如同吃定他們一樣,眼下沒動手,無非是在看一場熱鬧。

  蘇奕很清楚這種心態。

  當他看到一些跳梁小丑來回蹦跶時,自己也會冷眼旁觀,權當笑話對待。

  無疑,在儒袍男子眼中,他們一行人就是跳梁小丑!

  “別搭理那死東西,救阿采姑娘要緊。”

  女槍客說道。

  她也有這種體會。

  蘇奕點了點頭,抬眼望去,就見時空門戶中央,那座時空界碑下方,浮現著一道渾圓的金環。

  仔細看,那赫然是一條金蠶。

  只不過軀體環了起來,形成一種“蛇吞尾”的形態。

  圓,代表著完滿和不朽。

  恰似太極,周而復始,生生不息。

  在阿采的眉心之地,就有一個類似的圖騰印記。

  “該如何救?”

  蘇奕問道。

  那時空界碑的氣息太過磅礴和神圣,鎮壓在時空門戶中央,附近就是浩浩蕩蕩的時空洪流。

  化作金蠶的阿采,雖熱安然無恙,可看起來處境并不好,仿似陷入一種古怪的封印狀態中。

  女槍客眸光微妙,提醒道:“你且用輪回力量試一試。”

  蘇奕一怔。

  想了想,他抬起右手,指尖頓時縈繞出一縷縷晦澀神秘的輪回力量。

  而后,他以輪回力量結印,橫空一點。

  一張輪回道印所化的大網橫空而起,朝那一座時空界碑靠近過去。

  “輪回……”

  遠處,當看到這一幕時,儒袍男子、侏儒老者等死神的神色間,不可抑制地浮現出狂熱和貪婪之色。

  嗡!!

  不可思議的一幕發生了。

  輪回大網尚在半途,那一座時空界碑似有感應般,金色的表面忽地浮現出無數復雜奇異的道紋。

  同一時間,那時空界碑上,同樣涌現出一股輪回力量!!

  這一股輪回力量無比恐怖,剛一出現,就衍化為一個完整的輪回世界,不止有幽冥地府、還有人世、有諸天位面!

  歲月在其中浮沉,世事在其中更迭,眾生萬靈在其中幻滅和新生……

  一如囊括了諸天萬界!

  貫通在過去、現在、未來!

  涵蓋了世事萬象生與死的輪轉和交替!

  那輪回世界,太過浩瀚,太過至高,圓滿如一,周而復始!!

  一下子,蘇奕憑生一種奇妙的感覺,就好像在大道路上,清晰地看到了以后將要求索的目標。

  是的,眼前所見的這種輪回力量,才稱得上真正的至高、完整和圓滿!

  那是一種主宰諸天萬道的神韻,一種以輪回定天下,以天下容輪回的氣勢!

  這等力量,該是何人所留?

  難道就是靈武紀元中,那個曾執掌輪回力量,被尊奉為“魔神大人”的存在?

  若如此,無疑進一步印證,女槍客說的不錯,這時空界碑的確是那位魔神大人所留!

  心念轉動間,蘇奕已控制著輪回大網,緩緩靠近過去,當和那時空界碑上涌現的輪回力量碰觸的一瞬。

  蘇奕識海中,驟然產生劇震。

  一直蠢蠢欲動的九獄劍,在此刻發生異變,代表著前五世道業的神鏈,在此刻皆嘩嘩作響。

  “于此刻得見道兄的轉世之身,幸甚至哉!”

  一道爽朗的笑聲,在蘇奕識海中響起。

  可他卻看不到,那人究竟是誰,又位于何處。

  “閣下認得我?”

  他忍不住在心中問。

  “曾有幸聽聞陳汐大哥談起道兄,不過,看得出來,道兄應當還未曾徹底覺醒所有記憶。”

  那一道爽朗的聲音再次響起,已帶上一抹遺憾,“可惜,我如今也僅僅只是留在時空界碑中的一縷印記,不久就將散去,未能以真身和道兄一見,還望海涵。”

  蘇奕懵了。

  陳汐大哥是誰?

  為何會談到過自己的前世?

  而這曾留在時空界碑中留下印記的存在,明顯早知道自己轉世重修的事情!

  難道,對方就是那位靈武紀元的“魔神大人”?

  蘇奕一下子想起許多事情。

  早在人間界的時候,他曾在返回玄黃星域的路上,遇到一個尊稱他為伯父的神秘青年。

  那青年名叫陳璞。

  曾幫他對抗五位欲圖進入玄黃星域的神使,也曾告訴他一些秘辛!

  其中,最重要的就是一句話:

  輪回既現,玄黃當隱!

  按陳璞所言,在自己執掌輪回后,玄黃星域就會被一片混沌秩序力量覆蓋,徹底從世間隱匿。

  陳璞也曾說,那覆蓋在玄黃星界上的混沌規則,其實是由自己的某個前世所留,為的便是有朝一日,斬掉這些隱患,讓自己的輪回重修之路,不會被外敵算計。

  并且,也是陳璞告訴自己,等自己凌駕于紀元長河之上,一切疑惑,自會一清二楚。

  而當自己執掌輪回之刃,裁決諸神之時,就能感應到那覆蓋在玄黃星界四周的混沌規則力量,從而找回玄黃星界。

  對于此事,蘇奕記憶最是深刻。

  而現在,聽到那神秘的聲音談起陳汐,蘇奕一下子就聯想到了那個尊稱自己為“伯父”的陳璞。

  無疑,陳汐和陳璞是一家人!

  在自己還沒有輪回重修的第一世的時候,就認識那個名叫陳汐的神秘存在。

  而現在正在和自己對談的家伙,就是通過陳汐,才知道自己第一世輪回重修的事情。

  故而,對方才能一眼識破自己身份!

  意識到這一點,蘇奕忍不住道:“閣下莫非就是那靈武紀元的‘魔神大人’?”

  那爽朗的聲音略一沉默,旋即苦笑道:“這是在我修行路上的一個兇名,是敵人所封,不曾想竟也被道兄知曉了。”

  “那敢問閣下尊姓大名?”

  蘇奕實在好奇。

  因為當初在鬼泣天窟中,那女子神孽曾說,那位魔神大人的名諱,就如同大道無名,徹底被從世間隱去。

  故而,無人知曉其名。

  而現在,既然遇到了對方曾經所留的一道印記,蘇奕自然想知道,對方的名字究竟是什么!

  那爽朗的聲音歉然道:“道不可輕言,我的真名,早已被本尊從世間隱去,一旦提起,必引來不可測的災禍,還望道兄莫怪。”

  “不過,待道兄以后凌駕于諸神之上,探尋到永恒之秘時,自可知曉。”

  先更新兩章!晚上6點前,爭取來個3連更!兄弟們有票的可以投一下。

  沒票的明天投_

請記住本站域名: 黃金屋
上一章
書頁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