設置
上一章
下一章
書頁

第一千九百三十章 殺夜嶺

請牢記域名:黃金屋 劍道第一仙

  金焱魔族。

  “大長老,宗族上下所有人都已進入幻魔秘境。”

  一個老奴匆匆走進大殿稟報。

  “好,你去吧。”

  金焱魔族的大長老金坤點了點頭。

  老奴轉身離開。

  大長老金坤則長吐一口氣。

  眼下,九大魔族最頂尖的魔帝級人物,都早已前往殺夜嶺。

  沒有這些魔帝坐鎮,九大魔族的力量全都收縮了起來。

  幻魔秘境,就是金焱魔族的所掌握的一個隱秘據點,藏在其中,當世無人能找到!

  “王夜,你可真威風,因為你的到來,迫使我們九大魔族不得不出戰不說,還不得不提前讓族人躲藏起來!”

  金坤喃喃。

  他臉色很陰沉,內心很憋悶。

  看一個人究竟是否強大,不在于說過多么狠的話。

  只需看一看,當他出現時,所引發的動靜大小,就一目了然。

  三天前,王夜的轉世之身踏破天狼關,劍鋒直指萬魔祖地,消息一出,靈域天下為之震動。

  便是他們這些在靈域天下宛如主宰的九大魔族,都被牽著鼻子走,不得不調集最頂尖的戰力,一起前往殺夜嶺!

  這就是王夜的可怕之處!

  哪怕時隔萬古歲月,也根本無須他人渲染和吹噓,就能掀動天下風云,令舉世皆驚!!

  “冰影,接下來的時間,只要有任何和殺夜嶺有關的消息,務必第一時間告訴我。”

  金坤吩咐道,“我雖無法親眼見證王夜的轉世之身是如何死的,但只要知道消息,我已心滿意足!”

  “是!”

  大殿外的屋檐上,立著一只渾身籠罩在幽藍冰霧中的兇禽,眼眸犀利如電。

  剛答應下來,這兇禽忽地發出一聲驚恐的尖叫,軀體顫抖。

  “發生了何事?”

  金坤心中一凜。

  那兇禽結結巴巴道:“大人,他他……他來了!”

  “誰?”

  金坤皺眉,有些困惑。

  這可是他們金焱魔族的地盤,到處布設著足可鎮殺魔帝級人物的殺陣,無論是誰,不經允許,休想越雷池一步!

  “是……是……”

  兇禽渾身哆嗦,像受到莫大的驚嚇般,還不等說完,竟是被嚇得活生生暈厥過去,噗通一聲從屋檐上跌落下來。

  金坤霍然起身,意識到不妙,第一時間大喝,“來人!”

  聲如炸雷,傳達到大殿外,震得瓦片亂顫。

  可等來的,卻是一道腳步聲。

  腳步聲帶著獨有的韻律,讓人聽著就感到悠閑和愜意。

  隨著聲音漸近,金坤看到了一個青袍年輕人走來。

  孑然一人,閑散從容,如入無人之境!

  “你……”

  金坤臉色頓時變了,“你是王夜!?”

  蘇奕笑了笑,道:“不錯。”

  金坤雙膝一軟,差點跪在地上。

  腦海中只有一個念頭:完了!

  兩天后。

  殺夜嶺。

  一座如若天塹般橫亙的大山,綿延起伏,常年籠罩在黑色的雷云之中。

  半山腰處,九大魔族的族長、以及上百位魔帝級大人物們,都早已匯聚在那。

  轟隆!

天穹上,雷云  翻騰,電蛇流竄。

  能清楚看到,一道足有萬丈范圍的青色畫卷,懸浮在虛空之中,畫卷中映現出禁忌般的神明氣息,有無數秘紋符號在其中翻涌。

  “有了這神明所賜的‘囚天圖’,我輩已無懼神禍打擊,可以盡情動用一身道行!”

  一位老人望著天穹那一副萬丈畫卷,眼神熾熱滾燙。

  囚天圖!

  神明所賜的一件紀元神寶,由“星龍神使”掌控,在此次針對蘇奕的行動中,借用給了他們九大魔族。

  “雖說我們九大魔族的一批魔帝早已殺進仙界,如今并不在靈域,可憑我們的力量,足可讓那蘇奕授首于此!”

  有人躊躇滿志。

  今天的殺夜嶺,匯聚一百零七位魔帝,其中僅僅玄級魔帝便有十八人!

  這樣的陣容,足可橫掃靈域天下任何地方。

  除此,這殺夜嶺附近,早已布設下天羅地網,而在他們九大魔族的魔帝手中,還準備有許多大殺器!

  這一切,讓他們皆信心滿滿。

  “放眼仙界和靈域,也只有那暴君一人才值得我們勞師動眾了,等今天他殞命于此,我定要親自下達旨意,召集天下同道,擺設慶功宴,大慶三天!”

  有人充滿期待。

  “可別高興太早,等真正滅了那暴君之后,再談這些也不遲。”

  有人語氣平靜,“諸位可別忘了,那些神使曾專門交代,這暴君的轉世之身雖然只有太和階修為,可一身戰力之逆天,卻足可威脅到太玄階人物的性命!”

  眾人皆點了點頭。

  對于蘇奕,他們了解的并不多,僅僅從那些神使口中得知蟠桃會一戰的細節。

  可即便如此,也沒人敢大意。

  因為蟠桃會一戰,蘇奕顯露出的鋒芒太耀眼。

  不止屠戮了一大批太境人物,還斬殺了多位神子!!

  也正因如此,他們才會如此勞師動眾,在殺夜嶺前布設下重重殺局,嚴陣以待。

  換做其他人,根本不夠資格被他們如此對待!

  “時隔萬古,我們和那暴君之間的仇怨終于要做一個了斷,這讓我甚至有種不真實的感覺。”

  有人感慨。

  其他人也都有這種感覺。

  因為誰都沒想到,在他們靈域的百萬大軍進攻仙界時,蘇奕會突然殺進他們靈域。

  一切都那般突然。

  完全出乎他們的預料。

  “他此次是不得不來。”

  有人眸光冷靜,“或者說,憑他自己一人之力,根本無法在仙界擊潰我們靈域的百萬大軍,故而才會兵行險著,孤身一人殺入我們靈域。”

  “簡單來說,他就是在賭!若贏了,既能重創我們九大魔族,又能化解仙界的危機,一舉兩得。”

  眾人皆點了點頭。

  蘇奕的計謀很簡單,可也很有效。

  起碼現在,他們九大魔族就不得不出動最頂尖的戰力,在殺夜嶺等著和蘇奕一決生死。

  可同樣,蘇奕一旦輸了,不止他會死,仙界蒼生也將徹底失去最大的依靠,成為他們靈域天下的盤中餐!

  “此次不管付出多大的代價,也一定要將他拿下!”

  有人沉聲開口,殺氣騰騰。

  “諸位,他來了!”

  驀地,有人沉聲開口。

  轟隆!

  天穹雷云深處,驟然響徹驚天動地的雷霆之音,震蕩十方。

  那刺目的電光照射天地,映在九大魔族一眾大人物身上,讓他們的身影也變得忽明忽滅。

  而他們的目光,都已齊齊看向遠處。

  陰沉晦暗的天穹下,一艘小舟破空而來。

  小舟之上,立著一道峻拔身影,一襲青袍在風中獵獵作響。

  正是蘇奕。

  這還是九大魔族的那些大人物們第一次見到蘇奕,一時間眼神中寫滿了審視的味道。

  “暴君,你可還記得此地?”

  驀地,一個身影足有三丈高的魁梧男子驀地站出來,沖霄而起。

  他一對銅鈴般的眼眸看向遠處的蘇奕,咧嘴笑道,“當初,你被阻截于此,倉惶而逃,誰曾想時隔萬古歲月后,你竟還敢來!真的不怕死嗎?”

  蘇奕瞥了此人一眼,忽地抬手一斬。

  一道劍氣,憑空出現在那魁梧男子頭頂,倏爾斬落。

  那片虛空裂開,劍氣迸濺。

  魁梧男子雖擋住這一擊,整個人卻被一劍斬飛出去,身上甲胄四分五裂,胸膛上都留下一道深可見骨的傷口!

  一劍,傷到一位玄級魔帝!!

  那霸道的一幕,讓不少人眼皮直跳,心中震動不已。

  這暴君的轉世之身……似乎比傳聞中還要可怕一些!

  “我此來,可不是聽你們廢話的。”

  這時候,蘇奕才淡然開口,“來,讓我看看時隔萬古之后,你們這些魔崽子有多少長進。”

  轟隆!

  雷云翻騰,天地震動。

  他一人獨立覆天舟之上,峻拔的身影上蒸騰出如若混沌般晦澀的劍意光雨,那深邃的眸掃視前方,盡顯睥睨而孤傲。

  那等傲岸之威,曠世之姿,一如舉世無雙的一道絕世劍鋒,壓蓋全場!

  九大魔族的魔帝級人物都不禁凜然。

  真正見到蘇奕時,他們才真正感受到,這個被他們仇視了無數年的宿敵,哪怕轉世重修,可依舊強大得令人心顫。

  “想速戰速決?呵,你還是先看看這些人,再決定是否要動手也不遲。”

  驀地,一個滿頭赤色長發的男子走出,甩袖一揮。

  噗通噗通!

  天穹就像下雨似的,墜落一地的身影,密密麻麻,足有上萬之眾!

  這些人,都陷入昏迷之中。

  可從他們的衣著、模樣、以及身上的特征中,一下子讓蘇奕判斷出,這些都是仙界的強者!!

  “拿人質威脅我?”

  蘇奕語氣平靜,“這種老把戲還有臉拿出來,不覺得很沒出息?”

  和那赤發男子笑呵呵道:“越是老套的辦法,越是好用!”

  “本座不妨直言,你眼前所見這些人,皆是仙隕時代的時候,被我們九大魔族從仙界活擒的獵物,每一個的身份,或多或少都和你有關。”

  “比如,他們有的來自永夜學宮,有的來自中央仙庭,有的則是常年鎮守在仙界九大天關的戰將。”

  “當年活擒他們,我們為的就是有朝一日,能夠讓你王夜親眼看一看,那些曾為你效命之人,下場有多慘!”

  說到這,那赤發男子朝蘇奕露出一個肆意張揚的笑容,一字一頓道,“你若不在乎他們的性命,盡可以出手!”

請記住本站域名: 黃金屋
上一章
書頁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