設置
上一章
下一章
書頁

第一千九百二十九章 秦憶仙

請牢記域名:黃金屋 劍道第一仙

  那灰衣俊秀青年明顯把蘇奕當做了一位強大的魔族大人物,聽到蘇奕問話,當即恭恭敬敬說道:

  “不錯!正如大人所言,我母親就是個卑賤該死的仙奴,活該一輩子遭罪!”

  “而我不同,身上除了流淌著仙人血脈,還有父親的一半血脈,他老人家是魔族的一位強者,可惜的是,很早之前去仙界殺敵時,不幸罹難,再也沒有回來。”

  俊秀青年談起父親時,神色盡是悲傷,“若非如此,我斷不至于淪落至此,還好,幸虧此次有大人相救,才讓我免遭被販賣為奴的下場!”

  猛地,另一人顫聲道:“我也一樣!大人,我雖是最卑賤的仙奴所生,但我一直視自己為靈域魔族的后代,只要您給我一個機會,我必永生永世追隨在您身邊!”

  說著,他臉上浮現一抹狠色,得意道:“不瞞大人,去年的時候,我趁人不備,親手殺了我那個卑賤的仙奴母親!不,她根本不配當我的母親,太下賤了,連豬狗都不如!”

  蘇奕怔住。

  他看著那人談起弒殺母親時那種亢奮和喜悅之色,一股無名怒火涌上心頭,快要無法遏制。

  在靈域天下,分布著大大小小的魔族勢力。

  和仙界不同的是,靈域等級森嚴,以血脈論貴賤,把世間魔族分作了三六九等,最頂尖的,便是堪比主宰的九大魔族。

  最低等的,便是混血的魔族后裔。

  其中,混血魔族中,以仙奴后裔最卑賤!

  這些仙奴后裔的母親,清一色都是來自仙界的戰俘,被帶到靈域天下后,慘遭玷污和凌辱,被稱作仙奴。

  她們生的后裔,便是仙奴后裔,在誕生之初,眉心之地就會被烙下一個無法抹去的“奴”字烙印。

  在靈域,仙奴后裔是最卑微的角色,幾乎難逃各種厄難。

  男人會被奴役至死。

  女人會被賣為賤奴,永生永世為魔族的人服侍,她們的命運也往往很悲慘。

  這些事,蘇奕都清楚。

  可他卻萬沒想到,今日所見的這些仙奴后裔,不去恨那些魔族奴役他們,反倒痛恨身上流淌著著仙人的血!

  甚至……還有人為此瘋狂地殺害自己的母親!!

  這何止沒有人性,簡直喪盡天良。

  穩了穩心神,蘇奕目光看向其他人,“你們呢?”

  頓時,許多人也連忙開口,表態自己有多痛恨身上的仙奴血脈,倒也并不是裝出來的,完全就是把積壓心中的怨氣都借此宣泄出來。

  唯有一小部分人沒有吭聲。

  “我和他們不一樣!”

  忽地,一個相貌清秀的年輕布衣女子開口。

  她似很緊張,鼓足了勇氣才開口,那緊緊抿著的嘴唇,以及握緊的雙手,暴露出她內心是何等緊張。

  “有何不一樣。”

  蘇奕目光看過去。

  “我從來不認為自己是仙奴!我所痛恨的,也從來不是身上流淌的仙人血脈!”

  布衣女子咬牙說道,“哪怕你殺了我,我也這么說!”

  頓時,場中騷動。

  許多人看向女子的眼神都變了,這不是找死嗎?

尤其是那俊秀青年,厲聲道:“賤人!若非你是仙奴后裔,怎可能會被販  賣?怎可能像牲畜般任憑宰割?”

  女子深呼吸一口氣,神色一點點變得堅毅,道:“迫害我的,是這靈域天下的魔族!怎會和我身上的血脈有關?難道仙人后裔天生就該是罪人?”

  說著,她目光看向蘇奕,“我說完了,要殺要剮,悉聽尊便!”

  氣氛壓抑,人們看向布衣女子的眼神,都帶上憐憫。

  蘇奕道:“你想不想回仙界?”

  眾人一呆,差點不敢相信自己耳朵。

  布衣女子也愣了一下。

  蘇奕溫聲道:“自我介紹一下,我名蘇奕,來自仙界,此來靈域天下,只為踏滅九大魔族。”

  在場眾人如遭雷擊,徹底傻眼。

  之前,他們都把蘇奕視作魔族的一位強大人物,可誰曾想,完全錯了!!

  一直跪在那的俊秀青年等人,更是亡魂大冒,臉色都變得煞白起來。

  這怎可能?

  仙界的人,怎可能活著行走在靈域之中?

  還揚言要踏滅九大魔族,這家伙……難道是個瘋子!?

  布衣女子也睜大眼睛,滿臉寫著驚疑。

  無疑,她很難相信這一切。

  “我知道了!您……您是永夜帝君大人!”

  驀地,一個老者激動地大叫出聲,“前天時候,那些魔族雜碎都在談論您的事跡,說您再次攻陷天狼關,殺入靈域!!”

  他激動得手舞足蹈。

  而在場其他人,都倒吸涼氣,明白過來!

  蘇奕。

  這個名字他們很陌生。

  可在前天開始,有關暴君王夜的消息,卻鬧得天下轟動,哪怕他們這些淪為奴隸的角色,都聽那些魔族強者再議論此事。

  只是,誰都沒想到,在這萬炎城之前,他們所見到的這個青袍年輕人,竟然就是那個被魔族強者仇視無比的暴君!!

  “永夜帝君么……”

  布衣女子明顯也激動起來,兩眼發光。

  而俊秀青年等人,則全都面如土色,一想到之前說的那些話,全都快要崩潰了。

  “不錯,就是我。”

  蘇奕坦然道,“這也并沒什么可隱瞞的。”

  他目光看向那布衣女子,道:“只要你點頭,待離開靈域時,我會帶你離開。”

  一時間,全場寂靜,所有人神色復雜。

  不少看向布衣女子的目光,都已充滿嫉妒和艷羨。

  他們雖然是最卑微的仙奴后裔,可又怎會不清楚,能被永夜帝君這等堪稱傳說般的絕代人物賞識,足可以逆天改命?

  “我……”

  布衣女子胸腔一陣急劇起伏。

  就在眾人以為她要答應時,她卻搖了搖頭!

  “我自出生,就一直在這靈域,我母親也說過,我身上流淌著一半的魔族血脈,哪怕重返仙界,也會被排斥和仇視!”

  布衣女子語氣苦澀。

  所謂進退兩難,就在于此。

  在靈域,她因為身上的仙人血脈,淪為最卑賤的奴隸。

  可在仙界,她必將因為身上的魔族血脈,被仇視為異端!

  蘇奕心中忽地一陣觸動,想起了王夜的身世,王夜的母親,也曾被魔族一位大人物玷污!

  王夜身上,何嘗不也流淌著魔族之血?

  在他小時候,被母親拼著性命送回仙界時,迎來的不是解脫,而是被關押在了囚籠之中,命懸一線!

  而布衣女子的身世,和王夜太相似了!

  事實上,蘇奕也清楚,這樣的身世絕非孤立,在整個靈域天下,必然還有許多類似布衣女子這樣的人。

  “你若愿意,我可以幫你化解一切難題。”

  蘇奕認真說道。

  可布衣女子還是拒絕了,她認真說道:“若前輩真的愿意幫我,我希望……希望前輩可以賜予我修行的機會。”

  “這是為何?”蘇奕不解。

  布衣女子眼眸深處,燃燒起洶洶的仇恨火焰,道:“我想親自替母親報仇!想殺光一切奴役我們的魔族!”

  “是他們,把我們害成了這樣子!”

  “我雖然很卑微,很弱小,可只要有機會,我就會去改變這一切,再不讓我們這些被視作‘仙奴后裔’的人像牲畜般任憑宰割!”

  一番話說完,全場寂靜。

  許多人看向布衣女子的目光都變了。

  似都沒想到,這樣一個嬌弱的女子,竟能說出這樣一番擲地有聲的話來。

  蘇奕欣賞地看著布衣女子,道:“還有嗎?”

  布衣女子猶豫了一下,低聲道:“我也曾渴望徹底改變靈域天下,推翻那些由九大魔族主宰的秩序,只是……我知道這是不切實際的妄想……”

  “妄想?”

  蘇奕眼神變得深邃而認真,“不,我可以給你這樣的機會,就看你自己能否抓住了。”

  布衣女子渾身一震,似難以置信。

  “先回答我,你叫什么名字。”蘇奕問道。

  “秦憶仙!”

  布衣女子不假思索。

  “憶仙,追憶仙界故土么?”蘇奕輕語。

  說著,他袖袍一揮。

  噗噗噗!

  一陣悶響,那俊秀青年等數十人,盡數命喪全場,也讓在場其他人全都驚悚,駭然變色。

  卻見蘇奕道:“這種渣滓,在整個靈域天下,必然還有不少,而我不可能一一將他們殺光,這件事,以后交給你做可好?”

  布衣女子秦憶仙不假思索道:“倘若我有能力做到,必一個不留!”

  蘇奕走上前,指尖輕輕在秦憶仙眉心之地一抹,那一個刺眼的“奴”字烙印頓時被抹除不見。

  同一時間,他將一枚傳承烙印,留在了秦憶仙識海中。

  “機會,我給你了,以后就看你自己的了。”

  說罷,蘇奕轉身而去。

  在這靈域天下,還能見到這樣一個風骨和心性皆不俗的仙人后裔,的確讓蘇奕刮目相看。

  但也僅僅如此。

  修行之路不好走。

  他所能做的,就是給秦憶仙一個機會。

  至于她以后能走多遠,一切都要看她自己。

  “不過,等我解決掉九大魔族,這靈域天下的秩序必將土崩瓦解,令世間陷入混亂動蕩之中。”

  蘇奕暗道,“混亂,是上升的階梯,秦憶仙若能抓住機會,倒是可以趁勢崛起。”

  思忖時,覆天舟已載著他破空而起,朝殺夜嶺趕去!

請記住本站域名: 黃金屋
上一章
書頁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