設置
上一章
下一章
書頁

第一千九百二十六章 只身登天狼

請牢記域名:黃金屋 劍道第一仙

  “他……他是那個暴君!”

  一片動蕩的景象中,有人失聲尖叫。

  暴君王夜!

  一下子,那天狼關所有強者皆倒吸涼氣,臉色大變。

  在靈域天下的歷史上,暴君王夜是一個無法繞開的人物。

  當初他一人一劍殺入靈域天下的一戰,更被視作是靈域古來至今最屈辱的一戰!

  過往歲月中,只要提起暴君這個稱謂,無不談而色變!

  而現在,那個暴君出現了。

  并且再次出現在天狼關之外!!

  天穹下,蘇奕再次出拳,覆蓋天狼關前方的防御結界隨之劇烈震動,那等聲勢,驚天動地。

  “快!全力運轉結界力量!”

  魔帝丘赤大喝。

  同一時間,他傳音給身旁的銀華峰,“速速傳訊,請求支援!”

  銀華峰卻有些猶豫。

  還未真正開戰,現在就求援,是不是太慫了一些?

  可一想到當初王夜一人一劍殺進天狼關,殺得靈域天下流血漂櫓的景象,他登時不敢再猶豫,第一時間行動。

  魔帝丘赤再次下達命令:“厲道友,你去運轉‘離火滅穹陣’,這次無論如何,咱們也要守住天狼關!”

  “好!”

  厲雪衣領命而去。

  至此,魔帝丘赤心中這才踏實不少。

  甚至,他有些慶幸,慶幸當初王夜從靈域天下撤離之后,九大魔族視此戰為恥,于是一起聯手,把天狼關徹底重修了一遍。

  不止是防御再天狼關外的結界力量變得強大許多,天狼關內更布設著一座足可鎮殺太玄階絕世人物的“離火滅穹陣”!

  除此,和靈域其他十二條防線不同,天狼關內還駐守著九萬強者,以及他們這三位魔帝級人物!

  這在靈域其他防線中,根本見不到!

  “還好那暴君又一次出現在天狼關外,他若是前往其他防線,怕是輕松就能殺進靈域天下。”

  魔帝丘赤暗道。

  思忖時,整個天狼關都已行動起來。

  神焰肆虐,刺目的金光激射十方。

  在魔帝丘赤親自掌控下,天狼關外的防御結界力量暴漲一大截。

  蘇奕又是一拳轟殺而至,直似神人撼動天門,那結界力量再次動蕩,但卻盡數將拳勁抵消化解。

  這讓蘇奕不禁訝然。

  此等防御力量,的確超乎想象的強大。

  不過……

  也僅僅如此罷了。

  蘇奕一如之前,揮拳如劍,不斷轟出。

  咚!咚!咚!

  一道道拳勁,轟在那防御結界上,就像天神擂動的大鼓,聲震十方,掀起滔天般的璀璨光雨。

  那等絕世神威,讓不知多少強者膽寒,心驚肉跳。

  可讓人們心中踏實的是,那些轟擊盡數被擋住了!!

  “蘇奕,我靈域天下早已今非昔比,就憑你一個,還望向故技重施,攻破天狼關,未免不自量力!”

  魔帝丘赤冷哼,“勸你一句,盡早退去,否則必讓你有來無回!!”

  同一時間,魔帝銀華峰也出動,和魔帝丘赤一起運轉防御結界的力量。

  一時間,那防御結界愈發強盛,固若金湯!

  蘇奕沒有理會。

  他深呼吸一口氣,猛地連出九拳!

  每一拳,皆內蘊著他那一身的大道力量,融入至高至強的劍道奧秘。

  轟!!

  當第一拳砸出,那威能已暴漲一大截的防御結界,驟然間凹陷下去一大塊,哀鳴震天。

  能夠清晰看見,那巨大如光罩般的防御結界表面,浮現出密密麻麻的拳印,皆是蘇奕剛才出手所留下。

  而蘇奕這一拳擊中的地方,正是這無數拳印的中心位置!

  轟隆!!

  當第二拳砸出,又精準地轟在第一拳擊中的位置,頓時,防御結界就像一個被尖錐刺中的皮球,那凹陷的地方再次朝深處陷入一部分。

  而整個防御結界都劇烈搖晃起來。

  “這……”

  天狼關上,人們還沒高興太久,就看到這等一幕,驚得心臟都不禁懸在嗓子眼。

  魔帝丘赤和銀華峰也頭皮發麻。

  很久以前,他們靈域曾出動一位戰力頂尖的絕世魔帝出手,驗證天狼關防御結界的威能,結果很讓人吃驚。

  那位絕世魔帝傾盡一切底牌,甚至動用上禁忌秘術,最終都僅僅只能撼動那防御結界,而無法帶來任何傷害。

  可現在,蘇奕赤手空拳,就轟得防御結界不斷凹陷下去,這任誰能不驚?

  根本不敢遲疑,丘赤和銀華峰都施展出渾身解數,全力運轉防御結界力量,去和蘇奕對抗。

  而幾乎同時,蘇奕的第三拳、第四拳、第五拳……盡數轟出。

  每一拳都砸在相同的位置。

  當這一道道拳勁的威能一起疊加到第八拳時,那巨大的防御結界都已凹陷扭曲,像一個快要被擠爆的皮球。

  表面上更出現無數如蛛網般的裂痕。

  即將支離破碎!

  這一瞬,丘赤、銀華峰都不禁驚怒,身心發顫。

  打破腦袋都無法想象,那個轉世歸來的暴君,明明是太和階修為,可戰力卻怎會如此恐怖!

  這一瞬,天狼關上的九萬強者,一個個膽顫心驚,背脊生寒。

  也是這一瞬,蘇奕的第九拳砸出。

  就像壓倒駱駝的最后一根稻草。

  當這一拳擊在相同的方位。

  轟!!!

  一道驚天動地的爆鳴驟然響徹。

  覆蓋在天狼關上的防御結界力量,頓時如布帛般炸開,化作無數崩壞的光雨碎片,像茫茫瀑布般傾灑。

  而天狼關也遭受到可怕的沖擊,那巍峨高聳的城墻在隆隆作響的碰撞聲中,驟然傾塌一大截。

  狂暴的力量洪流肆虐,當場讓一大片躲閃不及的靈域強者殞命,剎那間灰飛煙滅!

  “退,快退!”

  丘赤目眥欲裂,厲聲大吼。

  他祭出一把紫色巨劍,騰空而起,和銀華峰一起抵擋那種力量余波的沖擊。

  其實根本無須催促,那些駐守天狼關上的強者,都早已嚇得潰散而逃,尖叫聲此起彼伏地響起,勾勒出一幅動蕩混亂的景象。

  而在天狼關外,蘇奕長長舒展了一下身影,而后一步邁出,已來到天狼關之上。

  那一幕,正是揮拳破結界,只身登天狼!

  屬于靈域天下的周虛規則力量都被驚動,變得狂暴起來,神禍的力量隨之涌現而出。

  和仙界一樣,太境人物若不壓制修為,暴露出太和階層次的力量,就會遭受到分布在周虛規則內的神禍力量打擊。

  之前,魔帝丘赤、銀華峰等人在運轉防御結界時都很小心,不敢暴露真正的實力,唯恐被神禍盯上。

  而現在,當看到蘇奕引來這樣的劫數,丘赤和銀華峰皆精神一振,內心生出一線希望。

  若這暴君被神禍劈死,無疑再好不過!

  可下一刻,他們就傻眼了。

  便見一片神禍力量所化的晦澀劫光出現后,還未等降臨,就被蘇奕拂袖之間抹滅!

  一如風卷殘云!

  那是輪回的力量,足以克制神禍的打擊!!

  丘赤和銀華峰都差點崩潰。

  怎會這樣!?

  “這天狼關的確變得和以往不同了,但在我眼中……也和當初并沒有多少區別。”

  城墻上,蘇奕語氣淡然開口,“在你們臨死前,我給你們一個傳信的機會,告訴靈域天下,接下來我會重走當年之路,一路殺上萬魔祖地。”

  眾人齊齊色變。

  無疑,這是針對他們靈域天下的報復!!

  “癡心妄想!”

  驀地,一道女子聲音響起。

  緊跟著,整個天狼關上下,忽地浮現無數火紅耀眼的禁陣道紋,一如此起彼伏的熔漿洪流一般。

  而天穹上,更有火焰星河垂落!

  離火滅穹陣!

  一座足可滅殺太玄階絕世人物的古老禁陣,在此刻被魔帝厲雪衣全力運轉,一舉將蘇奕圍困其中。

  見此,丘赤和銀華峰都暗松一口氣,抽身而退,和厲雪衣一起全力運轉這座恐怖殺陣。

  “時間寶貴,可不能再浪費了。”

  輕語聲中,蘇奕掌間一翻,人間劍浮現而出。

  而后,他手起劍落。

  一道磅礴無量般的劍氣從天而降。

  輪回劍道——六道劍輪!

  轟!!

  一劍之下,虛空裂開,萬象凋零。

  整座離火滅穹陣被劈出一道巨大的裂痕!

  勢若摧枯拉朽。

  旋即,整座禁陣四分五裂,迸濺出無數耀眼刺目的光雨。

  三位魔帝傻眼了。

  那躲避到遠處的天狼關強者,也都驚得六神無主,神色呆滯。

  打破腦袋,也沒人能想到,僅僅在一劍之間,蘇奕就破掉了被他們視作至強大殺器的一座禁陣!

  這簡直匪夷所思。

  而還不等人們反應,蘇奕已展開殺戮。81ŹŴ.ČŐM

  他屈指一彈劍鋒,伴著滔天的清越劍吟聲,揚起人間劍。

  天穹上,無數劍氣密匝匝地匯聚而出,鋪滿天狼關上空,彌漫出的無上劍威,恰似黑云壓城!

  而隨著蘇奕這一劍斬下。

  無數劍氣如隕落的星辰般,砸落在天狼關上。

  轟隆!

  巍峨的城墻傾塌,分布著無數古老建筑的天狼關主城四分五裂,虛空中,無數劍氣肆虐飛濺,鑿出無數觸目驚心的裂痕。

  而分散在天狼關上的那數以萬計的強者,一如被無情收割的莊稼,成片成片地倒下。

  暴雨傾盆。

  下的卻是無窮盡似的劍雨。

  血雨如潮。

  流淌的卻是數不盡的靈域強者之血。

  一下子,天地間劍氣呼嘯,天狼關上下,流血漂櫓。

  一如煉獄!

  ps:兄弟們放心,再苦再累,明天也會有爆發的(╥﹏╥)

  “沈兄!”

  “嗯!”

  沈長青走在路上,有遇到相熟的人,彼此都會打個招呼,或是點頭。

  但不管是誰。

  每個人臉上都沒有多余的表情,仿佛對什么都很是淡漠。

  對此。

  沈長青已是習以為常。

  因為這里是鎮魔司,乃是維護大秦穩定的一個機構,主要的職責就是斬殺妖魔詭怪,當然也有一些別的副業。

  可以說。

  鎮魔司中,每一個人手上都沾染了許多的鮮血。

  當一個人見慣了生死,那么對很多事情,都會變得淡漠。

  剛開始來到這個世界的時候,沈長青有些不適應,可久而久之也就習慣了。

  鎮魔司很大。

  能夠留在鎮魔司的人,都是實力強橫的高手,或者是有成為高手潛質的人。

  沈長青屬于后者。

  其中鎮魔司一共分為兩個職業,一為鎮守使,一為除魔使。

  任何一人進入鎮魔司,都是從最低層次的除魔使開始,

網站即將關閉,下載愛閱app免費看最新內容  然后一步步晉升,最終有望成為鎮守使。

  沈長青的前身,就是鎮魔司中的一個見習除魔使,也是除魔使中最低級的那種。

  擁有前身的記憶。

  他對于鎮魔司的環境,也是非常的熟悉。

  沒有用太長時間,沈長青就在一處閣樓面前停下。

  跟鎮魔司其他充滿肅殺的地方不同,此處閣樓好像是鶴立雞群一般,在滿是血腥的鎮魔司中,呈現出不一樣的寧靜。

  此時閣樓大門敞開,偶爾有人進出。

  沈長青僅僅是遲疑了一下,就跨步走了進去。

  進入閣樓。

  環境便是徒然一變。

  一陣墨香夾雜著微弱的血腥味道撲面而來,讓他眉頭本能的一皺,但又很快舒展。

  鎮魔司每個人身上那種血腥的味道,幾乎是沒有辦法清洗干凈。

請記住本站域名: 黃金屋
上一章
書頁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