設置
上一章
下一章
書頁

第一千九百二十三章 一切災禍 因我而來

請牢記域名:黃金屋 劍道第一仙

  血腥在天地間彌漫。

  驚恐的尖叫聲,兀自在天地間回蕩。

  而全場的目光,全都匯聚在蘇奕一人身上。

  “王夜,原來是你這個暴君!”

  第七天關外,一位魔帝開口,臉色鐵青陰沉。

  他容貌如中年,身著墨色戰袍,須發如墨,眼眸呈妖異的金色,一身威勢恐怖懾人。

  “果然如傳聞中一樣,那暴君的實力已足可威脅玄級魔帝的性命。”

  另一個魔帝咬牙開口。

  此人身影魁梧,光頭、碧眼、絡腮胡,兇悍如蠻神。

  “王夜,憑你一個,或許能守住這第七天關,可如今在你們仙界天下,其他八座天關都在遭受我靈域大軍的進攻,你拿什么來和我們斗?”

  第三位魔帝開口了。

  這是一個面容妖異的女子,有著一頭如火般的赤色長發,身著灰黑色獸袍,一對呈古銅色的矯健大腿都裸露出來。

  蘇奕轉身,一個邁步,就已來到第七天關外。

  “三個天級魔帝而已,也敢在我面前放肆,真不知道死字怎么寫的?”

  蘇奕語氣隨意,眼神冷冽。

  在異域魔族,魔帝這等存在相當于仙界的太境大能。

  太境分作太武、太和、太玄三階。

  魔帝分作地、天、玄三級。

  天級魔帝,就相當于太和階層次的大能。

  之前死在蘇奕手底下的七位魔帝,僅僅是堪比太武階層次的地級魔帝。

  而在如今的蘇奕眼中,無論是地級魔帝,還是天級魔帝,這等角色早和土雞瓦狗沒什么區別。

  那戰袍中年大喝道:“站住!你難道不想知道,我靈域九族為何要在如今大舉進攻仙界?”

  說話時,他和其他兩位魔帝皆警惕起來,嚴陣以待。

  “哦,那你不妨說來聽聽。”

  蘇奕頓足。

  戰袍中年眼神冷酷,獰笑道:“很簡單,我靈域此次向仙界全面開戰,就是沖著你這暴君而來!”

  蘇奕眉頭一挑,“既然沖我而來,為何要牽累整個仙界?”

  戰袍中年眸光閃爍,道:“很簡單,如此,才能讓你成為全仙界的公敵!千夫所指,萬眾唾罵,徹底身敗名裂!”

  蘇奕不禁一怔,“就這?”

  戰袍中年面無表情道:“當我靈域大軍對外宣揚,此次攻打仙界,是因你一人而起,當仙界天下各個地方全都陷入血雨腥風之中,當無數仙界生靈為此喪命,你覺得,仙界天下的眾生除了恨我們靈域之外,還會恨誰?”

  蘇奕淡然道:“這一切不會發生。”

  “不,已經發生了。”

  戰袍中年道,“昨天夜里,我靈域大軍兵分九路,分別殺上仙界九大天關,直至今日清晨,第一、第四、第五、第六這四大天關已徹底淪陷!我靈域大軍的力量,早已長驅直入,殺向仙界各地!”

  四座天關已淪陷!

  裴鴻景、謝顧等仙王心中一沉,皆手腳發涼。

  一夜之間而已,異域魔族就勢如破竹般入侵四大天關,誰敢信?

  “我們已向仙界天下宣布,這一場戰火的罪魁禍首,便是你這暴君,現在,你還覺得,那天下蒼生不會恨你?”

  戰袍中年眼神中盡是玩味,“

  王夜,仙隕時代以前,你為仙界天下而戰,披肝瀝膽,嘔心瀝血,儼然是仙界第一人,深受仙界眾生推崇。”

  “可現在,我們要做的,就是讓你徹底身敗名裂,讓那些擁護你,推崇你的天下蒼生,視你為千古罪人!”

  “這種被眾叛親離的滋味,你很快就能體會得到!”

  “你一心所捍衛和庇護的天下蒼生,卻最后視你為罪人,到那時,你還會為仙界眾生而戰嗎?還會為他們出生入死嗎?”

  說著,戰袍中年忍不住咧嘴笑起來,“我們都很期待那一天來臨!”

  其他兩位魔帝也冷笑起來。

  殺人誅心。

  他們此次全面向仙界開戰,要收拾的便是蘇奕!自然會無所不用其極!

  “卑鄙!”

  裴鴻景等仙王皆震怒。

  可蘇奕卻只笑了笑,道:“這恐怕并不是你們最終的目的。”

  “不錯。”

  戰袍中年道,“我們真正要做的,是殺了你這個暴君!”

  “就憑你們?”

  蘇奕不屑。

  戰袍中年眼神異樣,道:“當然不是,你這暴君乃是被諸神所不容的異端,而此次大戰中,將有諸多神使協助我靈域九族!除此……”

  說到這,他忽地笑起來,不再說下去,“總之,你王夜哪怕再逆天,可終究只是一個人,注定必死!!”

  蘇奕若有所思道:“怪不得你們有恃無恐,原來是如今充當了替諸神賣命的爪牙。”

  他明白了。

  此次異域魔族對仙界的全面開戰,是受到了諸神的驅使!

  不排除有一部分神子和神使,已經和異域魔族合作,為的就是借異域魔族這把刀,來殺自己!

  蘇奕想到這,忍不住笑起來。

  “你何故發笑。”

  戰袍中年皺眉。

  蘇奕道:“我笑你們被諸神視作炮灰送死,而不自知,蠢不可及。”

  戰袍中年忍不住也笑了,道:“王夜,你太狂妄了,天上神祇,豈是你能詆毀和褻瀆的?蟠桃會一戰,早讓你被諸神盯上!等著吧,你注定蹦跶不了多久!”

  聲音還在回蕩,他和其他兩位魔帝轉身就走。

  并且,他們捏碎了秘符,施展出禁忌般的逃遁之術,剎那間而已,身影就憑空消失不見。

  “真當我不知道,你們之前是故意拖延時間么。”

  蘇奕自語。

  他袖袍鼓蕩,當空一按。

  方圓三萬丈虛空,徹底被禁錮。

  而那三位魔帝的身影,則在極遠處的虛空中出現,一個個被禁錮當場,無法動彈。

  他們都不禁駭然,難以置信。

  因為,他們動用的秘符和逃遁之術,足可逃過來自絕世帝君的追殺。

  可現在,卻被人一掌之間,就在虛空中禁錮,這完全出乎他們的預估!

  “忘了告訴你們,神明之下,我已舉世無敵。”

  輕描淡寫的一句話,回蕩虛空中。

  而那三位魔帝的身影,則一寸寸崩裂外界,神魂化作齏粉!!

  一如彈指碾死螻蟻般輕松。

  至此,前來進攻第七天關的十位魔帝皆斃命!

十萬異域魔族大軍,殞命不下三萬人  ,嚇破肝膽,潰散而逃!

  而自始至終,蘇奕甚至都不曾動用全力。

  對如今的他而言,這些對手……

  的確太弱了!

  第七天關上。

  蘇奕和眾人席地而坐,飲酒對談。

  一場彌天大禍被蘇奕強勢化解,讓眾人都徹底放松下來。

  只是,談起那些駐守第七天關的強者在開戰時就嚇得落荒而逃的事情時,裴鴻景兀自憤慨痛心不已。

  “以前我根本不知道,那些駐守于此的強者,竟是一批烏合之眾!未戰而逃,何其怯懦!”

  裴鴻景喟嘆。

  對此,蘇奕只說道:“以后,都會變好起來的。”

  眾人皆點了點頭。

  的確,有蘇奕在,仙界之天下,必將重現昔日盛景,甚至會遠超從前!

  “帝尊大人,之前那些魔帝說,要讓您身敗名裂,成為仙界所唾罵的公敵,您看此事當如何化解?”

  湘云夫人禁不住問道。

  現在的情況,已無比嚴重,異域魔族的大軍攻克第一、第四、第五、第六四座天關,已殺進仙界境內!

  若任由他們為禍天下,并且把蘇奕視作引發這場災禍的罪魁禍首,那天下蒼生的確可能會去仇視和痛恨蘇奕!

  若再加上一些仙界的內奸推波助瀾,煽風點火,蘇奕還不知要被潑多少臟水,背負多少罵名!

  “無須理會。”

  蘇奕淡然道,“等我把那些魔崽子全殺光了,一切自可迎刃而解。”

  眾人都點了點頭。

  的確,只要蘇帝尊能贏,什么謠言和誣蔑,注定將不復存在!

  只是,蘇帝尊能贏嗎?

  眾人想起之前那些魔帝說的事情,心中都很沉重。

  此次異域魔族向仙界全面開戰,背后還有諸神的影子!

  一些神使也參與其中!

  “帝尊大人,如今已有四座天關淪陷,異域大軍已殺進仙界,他們分散在仙界各地,數目難以估量。”

  裴鴻景憂心忡忡道,“除此,接下來的時間,其他天關怕是也會守不住,一旦淪陷,異域大軍可以源源不斷地殺進仙界,為禍世間和。”

  “這等情況下,要把他們全部鏟除可絕非易事。”

  蘇奕只有一個人,哪怕號令天下去和異域大軍對抗,短時間內也不可能平息這一場戰亂!

  更別說,異域大軍背后還有神使坐鎮,這仙界天下的太境人物,有多少人有膽去得罪為諸神效命的神使?

  雙拳難敵四手!

  不說其他,就說一個最棘手的事情。

  仙界九大天關,分散在仙界不同的疆域中,蘇奕一個人,最多也只能守住一座天關!

  就像現在,有他在,第七天關固若金湯。

  可他一旦去其他地方,敵人怕是會趁虛而入,到時候,這第七天關注定將淪陷!

  眼見眾人的目光都看向自己,蘇奕只笑了笑,說道:“寇可往,我亦可往!既然我一人守不住仙界九大天關,也無法短時間內滅掉異域大軍,那……我就去他們異域走一遭!”

  “他們入侵仙界,我就去踏滅他們老巢。”

  “如此,當可永絕后患!”

  眾人聞言,都不禁呆住。

請記住本站域名: 黃金屋
上一章
書頁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