設置
上一章
下一章
書頁

第一千九百一十七章 靈武紀元的魔神大人

請牢記域名:黃金屋 劍道第一仙

  女子神孽風姿絕代,雖然身影虛幻,可不難看出,容貌和氣質皆堪稱絕艷,渾身更有著一種凌駕于眾生的威儀。

  而周身覆蓋的厚重死氣,則為她平添一股詭異滲人的氣質。

  之前,蘇奕曾和她交手三次,早已斷定,此女在上個紀元中必然是一位極端恐怖的神祇!

  而此刻,她再次出現,周身殺機縈繞,第一時候朝蘇奕沖來。

  她揮手間,厚重的死氣化作一桿灰色長戟,輕易碾碎長空,震得那片天地轟然劇顫。

  “來得好!”

  蘇奕一聲長嘯,迎沖上去,揮拳如劍,演繹輪回奧義。

  砰!!!

  兩者碰撞,那片虛空驟然塌陷。

  兩道身影皆朝后退去。

  勢均力敵!

  再不像之前那三次大戰一樣,一直被打壓!!

  “再來!”

  蘇奕深邃的眸亮若星辰,率先出手。

  嘩啦!

  劍意如潮,衍化為六道輪回般的幽暗異象,伴隨蘇奕一起,橫空殺出。

  證道太和階之后,他一身戰力早發生翻天覆地的變化,徹底和之前完全不一樣了。

  而現在,蘇奕就打算借女子神孽之手,徹底印證一下自己的戰力究竟強大到了何等地步。

  女子神孽揮動長戟,指天打地,粉碎虛空,撼動天地,霸道到難以想象的地步。

  哪怕沒有神智,那等戰斗手段依舊堪稱驚世駭俗。

  可這一次,蘇奕沒有再被鎮壓。

  他赤手空拳,神勇蓋世,和女子神孽激烈廝殺起來。

  兩者的身影從天上殺到地上,橫移十方虛空之中,所過之處,到處呈現出龜裂塌陷的毀滅跡象。

  “痛快!”

  蘇奕心中快慰,氣勢張揚而睥睨。

  之前和女子神孽的三次大戰中,每次都讓他幾無招架之力,九死一生,傷勢慘重到無以復加的地步。

  很狼狽、很憋屈、也很凄慘!

  而要知道,那時候的他還動用著咫尺劍以及萬界樹的力量,依舊不是女子神孽的對手。

  可現在,在他渡過那一場詭異的絕世大劫,證道太和階之后,在僅憑自身戰力的情況下,無須動用任何寶物,就能和女子神孽分庭抗禮!

  蘇奕愈戰愈勇,大呼痛快。

  而在廝殺中,他那剛剛證道破境的修為,也得到一次次淬煉和鞏固,也讓他進一步洞察到自身實力的變化。

  再對比前世最巔峰時的王夜,讓蘇奕清晰地得出一個結論——

  在都不動用外物的情況下,弄死符天一這樣的神子級人物,和殺雞宰狗也沒區別!

  收拾古蘊禪、封無忌這樣的絕世神子,也不在話下!

  再進一步點說,哪怕那些神子級人物動用紀元之寶,也根本沒用,因為他同樣擁有咫尺劍!

  若動用這等寶物,對方注定只會敗得更快!

  “前世的時候,我已獨斷仙界,劍壓仙道之巔,而今,我的戰力已遠超前世一大截,放眼當世,那些太玄階角色已沒有多少威脅。”

  “至于那些神子……亦如此!”

  “等離開神泣天窟的時候,去找那封無忌試試手,自可以印證我的推斷。”

  心念轉動間,蘇奕和女子神孽之間的戰況愈發激烈起來。

  “就是不知道,眼前這女子神孽,又相當于何等層次的對手,比之李浮游曾斬殺過的下位神又如何……”

  蘇奕有些拿捏不準。

  他今世見過許多神明。

  但也僅僅只是見過,而不曾真正交手。

  甚至,當初在蟠桃會上,僅僅是恒沙神尊的一道意志法身,都強大到讓他無力去對抗。

  以至于,他對女子神孽的實力,也無法做出一個具體的判斷。

  不過,他敢肯定的是,除了自己,神明之下的角色,都不夠這女子神孽殺的!

  并非蘇奕盲目自大。

  而是他清楚,正因為輪回力量能夠瓦解和削弱那女子神孽身上的紀元之劫的氣息,才讓他能夠和女子神孽分庭抗禮!

  若非如此,哪怕他已是太和階修為,都奈何不了對方!

  而諸天上下,只有他一人執掌輪回,可想而知換做其他神明之下的角色,一旦碰到這女子神孽,會敗得何等之慘。

  半個時辰后。

  女子神孽的身影一點點潰散。

  激烈廝殺中,蘇奕被消耗的是體力。

  而女子神孽被削掉的,則是身上的紀元之劫氣息,而直至現在,她身上的紀元之劫氣息已被即將被磨滅一空!

  可就在女子神孽的身影即將潰散的那一瞬,她似是覺醒了一絲靈智,發出一聲如釋重負般的嘆息:“終于……解脫了……”

  這一瞬,她主動收手!

  蘇奕心中一震,也當即止手。

  他察覺到,女子神孽看向自己的眼神,變得復雜起來,不再空洞和麻木,有了情感波動!

  “古老相傳,執掌輪回者,唯有踏足永恒之路的那位魔神大人,莫非,閣下便是那位魔神大人的后人?”

  女子忽地開口。

  魔神大人?

  蘇奕一怔,道,“敢問你說的這位魔神大人,尊姓大名?”

  女子頓時沉默,道:“那位存在,恰似大道無名,不可言說,我僅僅只知道,早在很久以前,那位魔神大人師承方寸山。”

  來自方寸山的魔神大人?

  其名諱如大道,不可言說?

  蘇奕一頭霧水。

  無疑,這所謂的“魔神大人”必然是上個紀元的一位存在,并且,應該也曾執掌輪回之力!!

  “我不認識他。”

  蘇奕搖了搖頭。

  因果書曾說,上個紀元又被叫做‘靈武紀元’,關于這個紀元的一切,早已徹底消失,一如謎團,連諸神都無法得知和靈武紀元有關的一切。

  而此時,那女子神孽卻談起一個來自靈武紀元的“魔神大人”,蘇奕哪可能知道?

  “怎會這樣……我還以為,那位魔神大人已經回來了……”

  女子神孽明顯失望。

  蘇奕忍不住道:“靈武紀元已經徹底消失,你說的那位魔神大人,怕也早已遭遇不測。”

  “不可能!”

女子神孽斬釘截鐵道,“傳聞中,魔神大人早已踏足永恒之路,成為凌駕于命  運長河上的無量主宰,早已無懼紀元更迭!”

  凌駕命運長河之上!

  無量主宰!!

  蘇奕心中一震,想起了自己的第一世,同樣也曾出現在命運長河之上,但為了探尋更高的道途,卻毅然選擇了輪回重修!

  難道說,女子口中的魔神大人,是自己第一世?

  “還有,靈武紀元沒有覆滅!”

  女子忽地道,“也沒有消失,那是魔神大人所庇佑的紀元文明,早已無懼紀元更迭之劫!”

  蘇奕眼眸一凝,“可你生前,分明是殞命在紀元之劫之下!既然曾發生紀元之劫,靈武紀元焉可能有延存的可能?”

  女子眼神頓時惘然,道:“我……我也不清楚……我只知道,在那一場紀元之劫發生時,世間曾流傳一句話,‘輪回不存,紀元長河必將枯竭,一切終將走向消亡’!”

  蘇奕聽得心中一震。

  還有這樣的說法?

  忽地,蘇奕察覺到,女子神孽的身影正在飛快彌散凋零,當即說道:“道友,是否有辦法挽救你回來?”

  女子神孽搖了搖頭。

  她眼神怔怔看向蘇奕,“你既執掌輪回,定然和那位魔神大人有關聯,一定要小心,當年靈武紀元遭遇的那一場大劫,極可能會再次上演。”

  聲音還在回蕩,她身影已徹底凋零潰散。

  地上,只遺留下一個陳舊殘破的戒指。

  蘇奕不禁皺眉。

  他沒想到,這女子神孽消亡之前,竟能恢復一線靈智。

  更沒想到,會從對方口中獲悉如此驚人的秘密!

  “靈武紀元中,那個魔神大人也曾執掌輪回,并且凌駕于命運長河之上。”

  “靈武紀元曾遭受了一場紀元之劫,就此從世間消失,關于這個紀元的一切也被抹除。”

  “輪回不存,紀元長河就會枯竭,走向消亡!”

  “而那女子曾言,那一場曾降臨靈武紀元的大劫,以后極可能會再次重演!”

  蘇奕陷入沉思。

  會否,正因為那位曾執掌輪回力量的“魔神大人”不在了,才會讓靈武紀元遭遇那一場浩劫?

  會否,那一場浩劫所針對的,就是那位“魔神大人”?

  畢竟,按那女子的說法,若沒有輪回,紀元長河就會枯竭,走向消亡!

  若那位凌駕于命運長河上的魔神大人當初還在,怎可能會看著靈武紀元發生這等浩劫?

  許久,蘇奕搖了搖頭,不再多想。

  多想無益。

  這些終究是發生在上個紀元的事情,早消失在不知多漫長的歲月之中。

  更別說,只憑只言片語,根本無法推敲出多少真相。

  不過,經歷此事,倒是讓蘇奕確定一件事——

  在靈武紀元,曾有一個被尊稱為“魔神大人”的存在執掌輪回力量,他也曾凌駕于命運長河之上,被視作無量主宰!

  而蘇奕很懷疑,自己的第一世和這個“魔神大人”之間存在某種聯系。

  畢竟,都執掌著輪回這等禁忌之道!!

  連那女子神孽都如此認為。

  “以后有機會,倒是可以查一查此事。”

  蘇奕暗道。

請記住本站域名: 黃金屋
上一章
書頁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