設置
上一章
下一章
書頁

第一千九百一十五章 禁忌神劫 神明之墓

請牢記域名:黃金屋 劍道第一仙

  虛空中,蘇奕負傷累累。

  軀體都殘破嚴重,鮮血如瀑流淌,連長發都染上血漬。

  這兩個月以來,他歷經的生死大戰已不下十次!

  每一次,就像在生死之間起舞,兇險到極致,也驚心動魄到極致。

  外人眼中,他既是當初那個曾獨斷仙界,一如神話的永夜帝君,是當今仙界最受矚目的蘇帝尊,曾于蟠桃會敗盡大敵,一戰獨領風騷。

  敵人眼中,他是諸神所不容的異端,是戰力逆天到足可危及絕世神子性命的最大威脅。

  可沒有人知道,他這一生征戰大道路上,歷經過多少生死血戰,品嘗過多少無人知曉的孤獨。

  從今世修行至今,他潛心于劍途,對修煉有著遠非常人可比的苛刻,直至如今,未曾有絲毫變化。

  而為了修為的突破,他甚至可以看淡生死,無慮成敗。

  一如此刻!

  那些神孽很恐怖。

  換做任何神境之下的角色前來,都注定有死無生。

  尤其是此刻正在和蘇奕激烈對決的女子神孽,簡直強大到不可戰勝的地步,遠比蘇奕今世遇到的任何敵人都要強大。

  但,蘇奕不曾退縮。

  他的心境一如堅不可摧的劍鋒,負傷再重,處境再兇險,也不曾動搖過。

  劍修,寧折不屈!

  劍修,所向無前!

  劍修,縱使戰死,也無所畏懼!

  在今世,蘇奕有著許許多多備受矚目的頭銜。

  可他向來不在乎。

  虛名而已,浮云爾,不值一哂!

  故而,他一向自稱為一介劍修!

  不是謙虛,也并非有意為之。

  于他眼中,此生既在求索劍途之路上,無論今世為仙也好,他日成神也罷,自己自始至終就是那大道之路上的一個劍修。

  修的是劍心,求的是劍道。

  僅此而已!

  大戰愈發慘烈,而蘇奕,早已忘卻自身的一切,身心之地,皆沉浸在一種忘我的戰斗境地中。

  哪怕負傷再重,他氣勢卻愈發凝練。

  一如洶洶燃燒的大火。

  寧可一直燃燒到最后一剎,燒盡自身所有,也不愿自我熄滅!

  忽地……

  對面的女子神孽暴退!

  剎那間而已,竟是躲進了那一枚殘破的戒指中,消失不見了。

  而失去對手,蘇奕不禁一怔。

  那熾熱如烈火燃燒的眼神,如磐石般堅不可摧的心境,在這一刻也隨之發生一絲波動。

  而后,他似有察覺般,抬眼看向天穹深處。

  不知何時起,那天穹深處已發生了一場劇變,浮現出一幕不可思議的畫面——

  天穹深處,原本一片虛無,可此時卻已匯聚了一片厚重的灰黑色劫云,覆蓋大半個天穹,像濃稠的墨汁似的凝固在那。

  那劫云深處,無聲息地涌動著一種禁忌般的金色雷光,像洪流般翻騰著,卻沒有發出一丁點聲響。

  而在這片從上個紀元遺留下來的世界中,一縷縷灰濛濛的紀元之劫氣息則像受到牽引般,從四面八方朝天穹深處的劫云匯聚過去。

  頓時,那本就充斥著禁忌、詭異氣息的劫云,又平添一絲令人心悸的紀元之劫氣息!

  整個畫面,寂靜無聲,卻又攝人心魂!

  瞬息,蘇奕從那一種渾然忘我的戰斗狀態中清醒過來。

  不過,他沒有畏懼,沒有震驚,反倒流露出一絲如釋重負般的釋然,眼神中盡是喜悅。

  “這……就是針對我的劫么?”

  蘇奕再忍不住笑起來。

  他負傷已慘重到無以復加的地步,一身道行和生機都已瀕臨枯竭,隨時都會倒下。

  可那笑容卻那般歡暢和明凈!

  誰說在這仙道周虛規則不存的地方,無法證道?

  誰說有紀元之劫影響,不可能引來證道之劫?

  當一心要斬掉阻礙破境的塊壘,破境之事,也自可水到渠成!

  劍修,自當有人定勝天之氣魄!

  “那女子神孽也怕這一場針對我的破境之劫么?如此看來,此次的劫數可遠比以往更可怕……”

  蘇奕憑虛而立,凝望天穹。

  這一場大劫,的確極為怪異,竟然牽引和融合了此地所留的紀元之劫氣息,那劫云深處,更出現了一種神秘未知的金色雷光!

  這是以前證道破境時,根本不曾有過的。

  “覆滅上個紀元的劫難,融入到了這個紀元針對我的太和階大劫中,新舊交替,彼此融合,這等大劫,恐怕在仙界古來至今的歲月中,都無人經歷過。”

  “第五世李浮游呢,是否經歷過這等事情?”

  “這樣的天劫,又有著怎樣的來歷?”

  ……蘇奕心中念頭叢生。

  忽地,他眼眸驟然一縮。

  因為,那劫云深處再次發生變化,有無數虛幻的身影出現在金色的雷光中。

  那些身影就像殞命在河流中的尸體,在那金色雷光中不斷浮沉,極為模糊和虛幻。

  可他們身上的氣息,卻格外恐怖!!

  只遠遠看著,就如蘇奕心驚肉跳,頭皮發麻。

  那些虛幻的身影,一如高高在上的諸神,可分明都早已殞命,只留下烙印,浮蕩在劫云深處的金色雷光中!

  這是否意味著,那金色雷光曾扼殺許多神明?

  若如此,可就太滲人了!!

  而這一刻,一直沉寂在蘇奕識海中的九獄劍也似有警覺,第一時間產生異動,呼嘯而出!

  一股無上劍威彌漫擴散。

  緊跟著,李浮游的身影浮現而出。

  他抬眼看向天穹深處,明顯很吃驚,輕語道:“奇怪,在太境層次,怎會出現這等足可扼殺神明的劫難……”

  蘇奕正要解釋。

  天穹深處,那一場堪稱詭異的禁忌大劫已轟然爆發,翻騰的劫云深處,無數刺目的金色雷光轟鳴激射。

  那無數虛幻模糊的身影,此刻也想活過來一般,一個個全都沖出劫云深處。

  十個、百個、千個……

  一眼望去,一如漫天神佛駕臨!

  那等景象,讓蘇奕都不禁倒吸涼氣,被震撼到了。

  這……真的是由自己引來的一場證道太和階的大劫?!

  鏘——

  九獄劍發出蒼茫厚重的劍吟,和李浮游一起沖向了天穹深處。

  “去!”

  李浮游揮袖,九獄劍騰空橫掃。

  劍氣縱橫三萬丈,劈斷長空,攪亂劫云,上百個宛如神祇般的恐怖身影,隨之被攔腰斬斷。

  那劍氣,扶搖直上,無堅不摧!

  蘇奕瞇著眼眸望著這一幕,心中想的則是,以后當有一日,自己可凌駕于前世李浮游之上。

  痛快出劍,劍鋒所指,諸神授首!

  蘇奕確信,李浮游曾屠戮多位神明,哪怕他曾殞命在諸神手底下,可李浮游生前最巔峰時,依舊遠非一般神祇可比。

  他性情淡漠,超然物外,近似無情,曾在紀元長河之上,被稱作靈墟劍主!

  他也曾在蟠桃會上,揮袖之間,斬殺恒沙神尊的意志法身,輕蔑地稱呼對方為“蚍蜉撼樹,不堪入目”!

  而今,再次目睹李浮游的道業力量出手,去和那一場詭異禁忌的絕世大劫對抗,蘇奕有敬佩、有震撼、有向往。

  但更多的,是一顆“彼可取而代之”的心!

  不恨古人吾不見,恨古人不見吾狂耳!

  轟隆!

  天穹深處,李浮游揮動九獄劍,殺上劫云中,與那密密麻麻的宛如神明般的身影激烈征戰在一起。

  劫云在翻騰咆哮,雷霆大作,狂暴的劫難力量一如滅世風暴,讓整個世界都在震顫、搖晃、動蕩。

  這片從上個紀元遺留下來的廢棄世界,在時隔萬古之后,再次陷入一種崩壞般的末日景象中。

  蘇奕瞇著眼,憑虛而立,就那般看著。

  他要牢牢記住這一切。

  記住這一場針對自己的足以扼殺諸神的大劫!

  與此同時——

  在那天劫深處,無盡時空遠處。

  一眾神明的身影正在遠遠眺望這一切。

  有腳踏木劍,容如少年的道人。

  有騎乘朱雀,掀起億萬神焰的女子。

  有腳踏尸山血海,手托一座佛國的僧人。

  ……足有數十個之眾,那些熟悉的面孔,皆曾在蘇奕過往證道破境遭受的大劫中出現。

  并且,他們曾強勢出手,橫渡無盡時空,試圖干擾大劫,搶奪九獄劍!

  只不過,最終皆鎩羽而歸。

  而如今,他們再次出現了,只不過這一次都立足在那無盡時空遠處,不敢輕舉妄動。

  每個人臉龐上,都帶著一抹無法揮去的驚疑。

  “為何……那異端此次面臨的大劫會招惹來足以威脅神明的禁忌大劫?”

  有人低語,聲震星空,如漣漪般擴散在時空中,震得時空界壁都在顫抖。

  “那金光雷海,似乎是傳說中被列為‘八禁神劫’之一的禁忌劫數,號稱‘神明之墓’,可葬滅神明。”

  有人聲音凝重。

  “此劫,絕非是由輪回引起,極可能是李浮游的轉世之身,觸碰到了某種禁忌,才引來這樣一場災劫!”

  “會否和靈武紀元有關?”

  “不清楚,這件事,或許只有觸碰到紀元秩序本質的存在,才能洞察其中的真相。”

  ……那些神明遠遠觀望,彼此交談,可卻無人能識破,這一場詭異無比的大劫,究竟是如何引起。

  在他們看來,這樣的劫數,根本不該出現在太境層次,甚至都不該出現在一般的神明身上。故而,才會讓他們都感到費解和驚詫!

請記住本站域名: 黃金屋
上一章
書頁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