設置
上一章
下一章
書頁

第一千九百零九章 今世宏愿

請牢記域名:黃金屋 劍道第一仙

  提前勸蘇奕別生氣?

  眾人都感到一頭霧水。

  蘇奕皺了皺眉,忽地一個邁步,身影倏爾來到天穹下。

  “我不生氣,也對你送的大禮不感興趣。”

  他一邊說話,一邊朝祝天佑走去。

  神色平淡如舊。

  可祝天佑眼眸卻驟然一縮,立刻說道:“我送的大禮,和靈域九族有關,難道你不想知道?”

  蘇奕似渾然不覺,或者說直接無視了,腳下步伐沒有任何停頓,“不管怎么說,既然你有膽來道賀,我自當親自送你一程。”

  平淡如水的話語,可卻令人不寒而栗。

  聲音還在回蕩,蘇奕已經出手。

  他隨手一按。

  一片劍雨垂落,煌煌如九天落日。

  祝天佑第一時間閃避,可卻駭然發現,附近虛空皆被一股可怕的劍威禁錮和封鎖,無論躲到何處,都無濟于事。

  “開!!”

  祝天佑大喝,雙臂朝天撐起,勢若霸王舉鼎。

  砰!!

  瞬息,祝天佑如遭雷擊。

  那霸道的劍氣,劈碎他一切抵擋,周身護體力量都被轟破。

  性命攸關的關鍵時刻,一把金燦燦的飛刀掠出,爆綻出刺目的金光,這才擋住那一片劍雨的轟殺。

  可饒是如此,他整個人還是被狠狠震飛出去。

  他猛地咳血,臉色發白。

  眉梢眼角寫滿了驚愕和震駭。

  同一時間,那一片劍雨橫掃長空,勢若摧枯拉朽般,轟向之前擁簇在祝天佑身邊的那些太境神使。

  轟隆!

  那些神使七零八落地飛出去。

  慘叫聲、尖叫聲不絕于耳,凄慘狼狽。

  一擊,祝天佑和其身邊的神使就被挫敗!

  全場無不瞠目結舌。

  一些曾親眼目睹蟠桃會一戰的強者,都猛地察覺到,短短三個月時間而已,蘇帝尊的實力好像又變強了一大截!!

  “就這?”

  蘇奕眼神譏誚,“我很不解,是誰給你的勇氣,敢在這時候跳出來送死,簡直……愚不可及!”

  他右臂揚起,指尖有通天劍意蓄積。

  “住手!”

  祝天佑氣急敗壞,大喝道,“你看看這是何物?”

  說著,他抬手舉起一枚青玉手鐲。

  蘇奕眉頭微挑,這是何物?

  就在此時,凜風忽地叫道:“青乙玉鐲!!那是二師姐的貼身寶物!!”

  他臉上浮現出驚怒之色,意識到不妙。

  二師姐?

  蘇奕頓時明白,凜風說的是自己第五世所收的第二傳人“凝秀”!

  太荒時代,凝秀攜帶兩儀圖離開仙界,前往紀元長河,去尋找師尊李浮游的蹤跡。

  從那之后,凝秀就徹底杳無音訊,不曾歸來。

  而現在,凝秀的青玉手鐲卻落入祝天佑手中,這無疑意味著,很久以前前往紀元長河上的凝秀,發生了意外!

  皺了皺眉,蘇奕當即頓足,道:“這就是你為我準備的賀禮?”

  祝天佑暗松一口氣,意識到自己手中的玉鐲奏效了。

  “我清楚,僅憑這樣一個手鐲,根本無法威脅到你。”

  祝天佑沉聲道,“也沒打算以此做要挾。”

  蘇奕哦了一聲,道:“那你想做什么?”

  “做個交易。”

  祝天佑拿出一塊玉簡,隔空遞了過去,“你一看就知道。”

  蘇奕拿過玉簡。

  片刻后,他終于明白過來。

  神子祝天佑此來,就是個跑腿的角色,是代替一個名叫“封無忌”的神子來傳話,要和蘇奕做一個交易。

  交易內容很簡單,只要蘇奕前往一個名叫“禁魔古跡”的地方,從中取出一種名叫“不朽魔金”的神料,就能換到和凝秀有關的線索。

  是的,僅僅只是換到線索,而非換回凝秀本人!

  這時候,祝天佑忽地說道:“你若拒絕,凝秀必死。”

  蘇奕神色不動,道:“何以見得?”

  祝天佑笑道:“你不怕威脅,封無忌同樣不怕威脅,哪怕你拿滅他全族來威脅,他也無懼。”

  蘇奕眉頭一挑,“他以為自己來自神域,我就奈何不了他和他背后的宗族?”

  祝天佑搖頭道:“不,你不了解封無忌,他只要說到,就會做到,從來不會忌憚什么,在我前來時他已說過,你若拒絕,他無非就是把凝秀殺了,僅此而已。”

  場中眾人聽得心驚肉跳。

  凜風的臉色更是陰沉之極,焦急萬分,再忍不住道:“師尊,二師姐她……”

  不等說完,蘇奕已溫聲道:“放心,我不會讓凝秀出事。”

  師尊?

  場中騷動,人們無不震驚。

  早在太荒時代就已被譽為絕世劍帝的凜風,竟然是蘇帝尊的弟子!?

  這個真相,簡直石破天驚,讓人們一時差點難以接受。

  而負劍老猿的眼睛瞪得滾圓,難以置信地看著遠處天穹下的蘇奕,心生驚濤駭浪。

  在場之中,只有他猜出了蘇奕的身份。

  靈墟天尊李浮游!

  一門四劍帝、靈墟山之主、太荒時代最神秘、也最超然的一位無上劍仙!!

  負劍老猿當初曾有幸得到覆天舟認可,進入靈墟山中參悟大道,焉可能不知道這些?

  甚至,當初在黑霧大淵時,還是他告訴蘇奕和李浮游有關的傳聞,也是他告訴蘇奕,落長寧、凝秀、凜風、東玄四位太玄階絕世劍帝,皆是靈墟天尊李浮游的弟子!

  可……

  可負劍老猿打破腦袋都沒想到,前世乃是自己至交好友永夜帝君的蘇奕,竟然就是李浮游!!

  一下子,負劍老猿都呆滯在那,被徹底驚到。

  李浮游、王夜、蘇奕……

  哪個才是真正的他!?

  蘇奕心中也很感慨,凜風這桀驁不馴的家伙,終于改口尊稱自己為師尊了,真不容易……

  不過,蘇奕談不上高興。

  因為凜風之所以改口,完全是因為在乎他二師姐凝秀的安危。

  “以后,自當讓這家伙心甘情愿地稱自己為師尊。”

  蘇奕暗道。

  “這么說,你答應了?”

  祝天佑笑著開口,顯得很得意。

  頓時,全場眾人都緊張起來,目光齊齊看向蘇奕。

  誰都看出,祝天佑此次所說的威脅,極可能會讓蘇奕妥協!!

  可出乎意料的是,蘇奕卻搖頭道:“你告訴封無忌,我可以答應他提出的條件,但前提是,他必須先放了凝秀。”

  剛說到這,祝天佑已嗤笑道:“不可能,封無忌已表態,要么你接受他的條件,要么就拒絕,沒有任何回旋余地!”

  蘇奕并不理會,自顧自道:“我給他三天時間考慮,三天內,我要見到凝秀,否則,以后我必滅他全族!”

  語氣淡漠,不容置疑。

  祝天佑臉上的笑容消失,眉頭皺起,“我說了,沒有商量的余地!”

  蘇奕驀地抬手一斬。

  無數劍氣乍現,縱橫交錯,剎那間將祝天佑身旁的那一眾太境神使屠戮一空。

  鮮血如瀑飛灑。

  血腥如煉獄!

  這突兀的一幕,讓全場震駭。

  也讓祝天佑受到驚嚇,背脊直冒寒氣,臉色都變得無比鐵青,“你……”

  蘇奕眼神深邃冷冽,“再多說一個字,我殺了你。”

  祝天佑頓時語塞。

  “記住,把我的話一字不落地告訴封無忌。”

  蘇奕道,“滾吧!”

  祝天佑滿臉羞憤。

  他是來自神域的神子,出身尊貴,道行逆天,可卻在眾目睽睽之下,被蘇奕這般詆毀,這無疑是奇恥大辱。

  可最終……

  他忍住了!

  拂袖而去。

  自始至終,的確再不敢多說一個字。

  目睹這一切,人們的心神又是一陣翻騰。

  至于蘇奕,卻似根本不在意這些,轉身返回那一座位于道場中的高臺之上,道:“咱們繼續。”

  語氣平淡自若,就像剛才發生的一切,根本微不足道般。

  那鎮定的氣度,不禁讓人心折!

  當天,永夜學宮的開宗大典結束了。

  在大典上,蘇奕親自宣布了重建永夜學宮的目的、規章制度、以及對永夜學宮的愿景。

  消息也是在當天就傳揚到了天下,引發無數熱議。

  對蘇奕而言,舉辦這一場開宗大典同樣有著不一般的意義。

  太荒時代,第五世李浮游傲立仙界天下之巔時,曾留靈墟山于東海之上,天下有緣者皆可前往修行。

  仙隕時代以前,第六世王夜曾創建永夜學宮、任免中央仙庭帝君的大權,鎮守九大天關,畢生征戰沙場之上,影響了一個時代,名垂千古,至今都被世人銘記和頌揚。

  而今世的自己,已快要真正站到當世最巔峰處,可論實力,還遠不如李浮游,論威望和影響力,也遠不如王夜。

  這讓蘇奕也在思考,當以后自己于仙道之上凌絕頂,又當留下一些什么?

  名和利,自己不在乎。

  可人活于世,且不管其他,總要為了那些所在意的人做一些什么。

  于是,在此次開宗大典上,蘇奕鄭重地立下了自己今世在仙界所要達成的宏愿——

  他日,必永絕異魔魔族之患,為仙界眾生開萬世之太平!

  他日,當留自身道藏于世,教化蒼生,惟愿修行路上,人人如龍!

  他日,開成神之路,破神域眾神之封鎖,愿世間太境之輩,皆有登臨神境之機會!

  三個目標。

  堂堂正正地昭告天下。

  一時間,也是在仙界引發史無前例的轟動,天下眾生無不為之振奮、激動、震撼。

請記住本站域名: 黃金屋
上一章
書頁
下一章